伤害了男朋友的自尊心,伤害男友自尊心

对于这些拒绝、厌烦和嘲讽,华韵不以为意。

依旧是淡然如水的模样:“黄医生的丹药如果给夫人吃了,才会要了她的性命!”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华韵的身上。

黄医生骂道:“你是看行骗不成,故意污蔑我是吧?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如此恶毒?”

萧主任拖拽着华韵:“华医生,你不要因为不甘心就口出恶言,这样不是医者之道啊!”

上官华指着华韵喊道:“快点出去,再胡言乱语,我就叫保安了!”

就连一直沉稳的上官锦也摇摇头:“华和医院的管理就这个水平吗?真是混乱!”

上官绣则眉头紧锁:“小姑娘你不要在这里故意给我们添堵,赶快出去吧!”

只有上官年拦住众人,并摆摆手让大家保持安静,对华韵问道:“华医生,伤害了男朋友的自尊心为何我母亲吃了黄医生的丹药反而会被要了性命,你不妨讲清楚,免得引起误会,也免得让大家心里不舒服。”

多年特案科的办案经验告诉他,一个年轻女孩能如此淡然,就肯定不简单。

叶凡完全无视了魏人杰,把他当做空气。

几分钟后,下注的活动完毕了。

“现在比试开始!”

随着主持人的一句话,比赛正式开始了。

“臭小子,现在吓到连看我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虽然魏人杰很清楚,叶凡站在那边很轻松,似乎根本就无视他的吼叫。

可是,他还是要这么喊出来,面对这种的小星辰修士,他绝对不能没了气势,否则,就算是赢了,也不会得到众人的赞赏。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马上跪伏在地,给我道歉,认输,然后滚着走下战场,否则,我这次就不会只是赢你那么简单了,明白吗?”

魏人杰直接明着威胁叶凡。

“哎呀,没想到这武曲星魏人杰,就是一个只会讲大话的废物啊。我本来以为这边的角斗场会给我一点刺激感呢,伤害了一个男生怎么办看来,我是高估这边的修士了。”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叶凡这不仅仅是嘲讽了魏人杰,居然是直接挑衅了全场的斗士。

此生看着林辰忽然一下子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也是有些意料之外,因为他并不知道林辰到底想做什么,他觉得他也没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事情,从刚才到现在,他的姿态可以说是平生最低。

林辰凑到了死神的耳边。

“说实话,我还是比较欣赏曾经那个在雇佣兵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死神,而不是现在这个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组织,有了大笔的财产之后,却又在乎自己身家性命的那个人。”

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林辰仔细的观察着死神,现在那一脸阴沉的表情,微微的笑了一笑,露出了一个笑脸,随后一部收了回来,站在死神的面前。

“你不是想要得到天使草,还派出了这么多手下来吗?没错,我就是抢走你天使草的那个人,而且不仅如此。”

干掉四个顶级杀手,这种夸张至极的战果,听他说出来,仿佛不值一提。

“我还将你手底下的4个杀手干掉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伤了男朋友的自尊那4个杀手的其中之一,有一个肌肉非常健硕的女人,她应该就是霸王龙的夫人对吧?他是第1个死在我手中的。”

“二是他需要慕容无心将功赎罪去霸占华西的资源。”

“这个倒可能是真实想法,因为一个人位置到了金字塔,眼里不仅要利,还要名。”

“所以,慕容无心如果没有找死,你可以看我和唐门面子,井水不犯河水。”

“如果他找死,你可以连他一起收拾了。”

“不过动作要快,一旦你动手对付慕容家族,唐门肯定也会抢胜利果实。”

“唐平凡白养这么多年的猪,不会眼睁睁看着你独吞的。”

宋红颜一笑:“你雷霆拿下,我再宣告说是我们的,唐平凡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红颜,谢谢你!”

叶凡听完轻声一句。

他心里知道,宋红颜来这个电话,伤自尊了怎么办除了讲述慕容无心跟唐门的恩怨外,还有就是让叶凡不要有半点负担。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唐门有什么怪责,她会好好担着。

“迂腐!”

宋红颜白了叶凡一眼:“对了,还有一个提醒你,慕容无心这人,喜欢玩阴的,你要小心。”

“唐老夫人也就是慕容氏,唐平凡的妈……嗯,我奶奶。”

“她看唐三国势力如日冲天,越来越越压下儿子唐平凡,就恶向胆边生想要除掉唐三国。”

“有一次,老门主宴请家人和外戚一起赏月吃饭。”

“唐老夫人就唆使唐石耳在赏月的时候学李白舞剑。”

“意思就是要他找机会‘一不小心’刺死唐三国这个强大竞争者。”

“唐石耳向来拥护唐平凡,毫不犹豫答应,吃饭的时候趁着酒意说舞剑。”

“老门主允许。”

“唐石耳于是拿着一把染毒的利剑翩翩起舞,时不时往唐三国的身上刺过去。”

“慕容无心看出不对劲,喊着一人舞剑太孤独,伤男友自尊心两人对抗才有意思。”

“因此慕容无心也扛了一把剑,把唐石耳刺向唐三国的毒剑全部挡掉。”

“慕容无心救了唐三国一条命,但却成了慕容家族唾弃的背叛者。”

宋红颜幽幽一叹,看似轻描淡写,却能让人想到当年的暗波汹涌。

“杀!”

他飞身而起,对着叶凡不断地释放剑气。

“嗖,嗖,嗖!”

无尽的剑气朝着叶凡袭来,如同无数的冰凌,一旦中招,似乎就会把对手的身体撕裂。

“哼,废招!”

可是,叶凡只是冷笑,全身一股无形气罩开启。

大荒神火的威能爆发,那些冰霜剑气,在烈焰的燃烧中,彻底消散,化为了水蒸气。

“该死!无极星辰变!”

终于,魏人杰开启了星河圣体,催动三百六十颗星辰之力,爆发出了毁灭天地之威。

轰隆隆!伤了狮子座的自尊

“我去,这个小子疯了!”

“太嚣张了!”

“这个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紫宸星这样的小星辰,居然可以出现这么狂妄的小子吗?”

……

一时间,无数的修士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叶凡的身上,虽然众人还是认为他在胡说八道,是故意刷自己的存在感。

可是,能够讲出如此大话,还如此镇定的人,也是不一般了。

“你,你个混蛋,你说什么!”

魏人杰直接“疯了”,在他看来,叶凡几乎就是这个角斗场中最弱小的存在了,但是,他居然敢与把自己的地位,提升到这种程度。

而自己之前的那些话语,似乎在这种狂傲之前,不值一提。

“呵呵,魏人杰,就这点本事,讲也讲不过我,打呢又不敢出手,真是废物!”

叶凡用手指着魏人杰的鼻子说道。

“你!”

魏人杰直接抓狂了,伤了一个男人的自尊心自己作为武曲星之上的强者,居然和一个三十六档小星辰的小子斗嘴,这是何等耻辱的事情,问题是还没斗得过,这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结果。

“孙老伯的电话,他今天的巨大的灰机!”苏志海拿起电话对王小思晃了—下说道。

“哼哼……”王小思看着苏志海冷哼—声直截了当把脑袋转过去了。

苏志海拿着电话,不知道自已究竟是应当接不接,如果自已不接,电话那端地孙姓老头儿会怎么想?并且宅子的顺利移交又该当怎么是好?

在电话响到最后—刻,苏志海—眯上双眼最后摁动了接听按钮。

“苏志海啊,你前来了么?我—个小时候的飞机!我要在跟你交待—些屋中的事儿。”高保真环绕立体声听筒里边儿传过来孙姓老头儿十分熟谙的声音。

对孙姓老头儿来说,裕和雄伟的大楼的这—套房子便是他和伴侶就看见最后的记忆,老头儿不容有丝的损害,所以心里边儿—直—直—直都还是难以放下,想要亲自跟苏志海面对面儿交待好要特别注意的几个明显的问题。

“我……我正在从公司上路,在跑过来的途中。”苏志海稍微踟蹰,本欲说自已依然尚在人民医院,但是终究还是告诉了孙姓老头儿自已正在跑过来。

以前死神在雇佣兵战场,只有他孤身一人,不管做什么,从来都不会畏惧死亡。

可是现在的死神却完全不一样了,正如之前林辰临走的时候说的那么一句话,现在死神家大业大,身后更是有让整个世界瑟瑟发抖的恶魔组织一声号令,恐怕整个世界所有的那些组织都要畏惧。

死神如果倒下了,那么整个恶魔组织将会分崩离析,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恐怕不用想也明白,群龙无首了之后。

他们这些表面上看上去相亲相爱,跟随着死神打出名气的顶级杀手,绝对会因此而争夺不休,到时候一旦让外界的敌对势力得到的消息,恐怕最后难免会走向灭亡的后果。

看着死神并没有回答自己,而是这样径直走上了飞机,而死神身后的那十几个雇佣兵,还是尽职地跟随在身后。

霸王龙失望的神色不加掩饰,他恨,恨自己追随多年的死神不闻不问,恨自己的实力太弱小,没有办法帮助心爱的妻子报仇雪恨。

“唉……”

想到这里,霸王龙抬头望了望天,随后低下头颅,自嘲一笑,随后叹息一声,朝着广场另一边的出口走了出去。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