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了老公的自尊心怎么挽回,男人自尊心受伤如何挽回

既然是亲手辛苦炼制的丹药,总该知道里面都有什么药材吧。

可是黄医生又急又怒,却说不出一味配药。

上官年制止了黄医生的怒骂声,转而看向萧主任:“萧主任,华医生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不然也不会只带着她来给母亲看病,你不妨介绍一下!”

萧主任之前还觉得华韵说的太过玄乎,可是看到黄医生变得如此慌张失态,再看看上官家人的脸色变化,已经掂量清楚了。

但是岳院长亲自交待了,有些事情打死他都不能说,所以他也很纠结。

可是迎面就是上官文宣一道狠厉又冷冽的眼刀。

“呵!呵!”萧主任吓得两腿发软,工作没了可以再找,得罪了上官家可是会没命的。

“华医生虽然年轻,但是针法很妙,上次盛老夫人能够起死回生,就是她最先发现被判定死亡的盛老夫人还有一线生机,而且......而且还在我腾不出手的时候,伤了老公的自尊心怎么挽回替我进行施针,这才让盛老夫人起死回生的,实在是功不可没!”

萧主任尽量表达的委婉含蓄,上官文宣已听的很明白。

“二是他需要慕容无心将功赎罪去霸占华西的资源。”

“这个倒可能是真实想法,因为一个人位置到了金字塔,眼里不仅要利,还要名。”

“所以,慕容无心如果没有找死,你可以看我和唐门面子,井水不犯河水。”

“如果他找死,你可以连他一起收拾了。”

“不过动作要快,一旦你动手对付慕容家族,唐门肯定也会抢胜利果实。”

“唐平凡白养这么多年的猪,不会眼睁睁看着你独吞的。”

宋红颜一笑:“你雷霆拿下,我再宣告说是我们的,唐平凡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红颜,谢谢你!”

叶凡听完轻声一句。

他心里知道,宋红颜来这个电话,除了讲述慕容无心跟唐门的恩怨外,还有就是让叶凡不要有半点负担。伤了一个男人的自尊心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唐门有什么怪责,她会好好担着。

“迂腐!”

宋红颜白了叶凡一眼:“对了,还有一个提醒你,慕容无心这人,喜欢玩阴的,你要小心。”

沈培川自然听出她这话里的意思,表情有些不自然,觉得她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今天我高兴,让培川来家里吃饭。你说些什么玩意儿?你的心情不好,不要带给别人,不饿就先不吃,去屋里呆一会儿。”宋局沉声呵斥女儿,“尽在饭桌上说些扫兴的话。”

“爸我是你女儿吧?你怎么赶我呢?”宋雅馨咬唇,“算了,我不吃了。”

说完她站起身,看着大家,“不好意思啊,我心情不大好,说话带情绪你们不要在意。”

“别嫌我笨。”沈培川站了起来,真有我去帮忙的架势,宋雅馨连忙摆手,“开玩笑的,还当真了。“

“你们坐着吧。”说完她转身进了厨房。

宋夫人站在一旁,看了桑榆两眼,心里闷的慌,转身进了厨房,本想撮合沈培川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的,他却带来一个小女朋友,心里自然是痛快不起来。吵架伤了男朋友的自尊

她看着女儿还在切菜,过来夺了她手里的菜刀,“你去外面陪客人吧,这里我一个人行了。”

“外面也没外人,有爸在呢。”宋雅馨没理解母亲的用意。

也不是没理解,而是她心里也意外沈培川会呆女孩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母亲站在一旁,叹气,“当初你爸让你嫁给沈培川,你偏不,你看看人家现在,已经是副局了,这几年身边也没有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

“妈。”宋雅馨不想听母亲唠叨,“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别再说了行吗?”

世上又没有后悔的药,就算后悔有什么用?

“哎。”宋夫人又叹了一口气,过来帮女儿,“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以前觉得他太闷,不懂浪漫,也很没情趣,结过一次婚以后,才发觉,这样的男人更可靠。比起那些会甜言蜜语的男人,这样的性格,更能让人踏实。

宋夫人问她都不后悔吗?怎么不后悔?

她很后悔,以前觉得是缺点的东西,现在都成了优点。

“有空带着女朋友经常来,对了,你女朋友叫什么?”宋雅馨笑着问。伤自尊心是什么意思

沈培川看了一眼桑榆,说道,“桑榆。”

桑榆什么话也不说,很安静的坐着。

“大家都上桌吧,饭菜都准备好了。”宋夫人站在餐厅门口,笑着说。

宋局首先站起来说道,“好了,边吃边聊吧。”

大家都从沙发上站起来往餐厅走,沈培川扶了一下桑榆的腰,怕她在陌生的环境里不自在,所以很照顾她的感受。

桑榆仰头看他,唇角微微的勾起一丝微笑。

他虽然很沉闷,但是偶尔一丝体贴会让人很暖心,也很安心。

宋雅馨看了一眼就默默收回视线。

“呃,那敢情好,等你来了我们当面说吧!”孙姓老头儿安慰的说道。

“恩恩,好的!”苏志海点头答允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自已现在宝安医院,物理距离裕和雄伟的大楼虽说没从公司到雄伟的大楼那么远,伤男朋友自尊怎么挽回然而依旧要坐将近半个钟头的公共汽车,自已现在上路,刚刚好可以逐渐的追上和孙姓老头儿的顺利移交。

站在—边儿的王小思听见苏志海说要赶去的那瞬,内心深处立刻—寒,甚至于可以听见自已十分的伤心的声音。

王小思泪珠子立刻哗啦啦啦~而下,她对苏志海转眼觉得无助,分明点头答允好要陪伴着自已,不复去想公司内部的事儿。

可是时间还没有过1小时,苏志海而又拿起电话,甚至于还有了离开的征兆。

哪个—点事也没有?王小思这几日为好生生的陪苏志海就经过—番抉择之后选择放弃了2个亲笔签字儿,可是自已为他辛苦的付岀的这些他知道么?

自已为他熬通宵保卫,跑上快速的奔下的抓药打伙食,忍住—直—直—直安安静静的待在这样的—个紧窄的空间,这些他知道么?难道自已辛苦的付岀的这些全徒劳无获么?

宋夫人转身走出去,宋雅馨叫住她,“妈,你干什么去?”

“我去给他们倒杯水。”宋夫人说。

“我去吧,你看着锅里的菜。”宋雅馨放下手里的铲子。

宋夫人觉得他们年轻有话说些,很伤女孩子自尊心的事情便走进来,接过女儿炒的辣子鸡丁,问道,“里面调料都放了吗?”

“嗯,都放了。”宋雅馨洗了手,拿出水杯倒了三杯新鲜果汁端出去,分别放在他们跟前,将空了的托盘放在桌子上,在桑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你看着很年轻,应该比培川小吧?”

桑榆说,“嗯。”

“你在什么地上班?”宋雅馨从果盘里摘了一颗葡萄放在嘴里。

桑榆并未遮掩,也不觉得有什么,回答道,“大一。”

宋雅馨愣了一下,看着桑榆小,但是没想到还是大一的学生,她的目光投向沈培川,笑说,“你喜欢这么小的呀?以前还以为你不喜欢女的呢。”

沈培川讪讪扯出僵硬的笑,“我也是正常人。”

宋雅馨点头,“也是,你又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和尚。”

对于这些拒绝、厌烦和嘲讽,华韵不以为意。

依旧是淡然如水的模样:“黄医生的丹药如果给夫人吃了,才会要了她的性命!”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华韵的身上。挽回被伤自尊的男朋友

黄医生骂道:“你是看行骗不成,故意污蔑我是吧?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如此恶毒?”

萧主任拖拽着华韵:“华医生,你不要因为不甘心就口出恶言,这样不是医者之道啊!”

上官华指着华韵喊道:“快点出去,再胡言乱语,我就叫保安了!”

就连一直沉稳的上官锦也摇摇头:“华和医院的管理就这个水平吗?真是混乱!”

上官绣则眉头紧锁:“小姑娘你不要在这里故意给我们添堵,赶快出去吧!”

只有上官年拦住众人,并摆摆手让大家保持安静,对华韵问道:“华医生,为何我母亲吃了黄医生的丹药反而会被要了性命,你不妨讲清楚,免得引起误会,也免得让大家心里不舒服。”

多年特案科的办案经验告诉他,一个年轻女孩能如此淡然,就肯定不简单。

这个男人以前本该是属于她的,这份温柔也应该是属于她的。可是现在却属于了另外一个女人,她心里不怎么舒服。

宋夫人调整好情绪,对桑榆也能露出笑脸了,让她不要见外,“来到这里就当是自己的家一样。”

桑榆笑着说好。

宋局让女儿拿了一瓶酒,“陪我喝点?”

沈培川说,“我开车来的,下次我再陪你喝。”

“陪我爸喝点吧,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宋雅馨给沈培川倒酒,故意压低身子在他耳边道,“我离婚了,他心里不高兴,就陪他喝一杯吧。”

她靠的沈培川太近,显得暧昧,沈培川撤开身子,说道,“那就喝点。”

宋雅馨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似乎沈培川的距离和疏远让她一时间有些不适应,或者是失望他对自己的冷淡感到不舒服。她很快就调整好情绪恢复自然,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笑看着桑榆,“你会喝吗?”

桑榆将她刚刚的举止都看在眼里,放在桌子下的手不由的握紧,很明显她在故意靠近沈培川,或许都是女人,能感觉到对方的用意。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