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了男友自尊心导致分手,伤害了男友他要分手

笑眯眯地轻搂着爱女的细腰,杜龙宠溺地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哈哈,让爹爹仔细瞧瞧看,这才几年不见,我的宝贝女儿又变漂亮啦!”

“爹爹!”杜莲儿面露小女儿的娇羞姿态,轻跺莲足娇声嗔道:“爹爹此次怎么闭关苦修了那么多年?!大娘与娘亲她们闲着无聊,全都跑去修炼去了呢!”

“呵呵!怪不得三座洞天世界内都没看到她们的身影,才怪爹爹长时间修炼怠慢了她们几个!”杜龙无奈摇头轻笑道。

“爹爹言重了,若非爹爹在外面拼命苦修闯荡,又岂有我们如此安宁悠然的生活?!是爹爹在外面拼杀多年辛苦了!”杜莲儿乖巧地替杜龙开脱道。

“哈哈!爹爹可是一家之主,外面的热血拼杀自然要一力承担下来啦!伤了男友自尊心导致分手莲儿,近些年来一直闷在洞天世界当中,会不会觉得太无聊啦?!”打了个哈哈,杜龙开始关心起自己宝贝女儿的生活情况来了。

“莲儿并不会感觉无聊,除了修炼以外,闲暇时还能在花仙灵族与火猿妖族在青琅洞天内新建的城镇中逛逛,还有香儿与青儿陪伴左右,日子过得非常舒心写意,爹爹在外界无需挂怀我等,只管注意保重身体即可!”杜莲儿再度乖巧应道。

但是洛尘却知道,那样的一击,足以致命!

而且在这个时候,九条真龙搅动虚空。

他们的龙鳞全都有荷叶一般大,身躯宛如仙金浇筑而成,通体闪烁光芒,像是无法击破一般。

九条真龙压碎虚空,真龙这种生物,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可以无视距离。

因为空间在他们眼中,似乎没有一般。

其中一头真龙一张口,洛尘体表就瞬间亮起一道道五彩神光,因为下一刻,离他很远的龙头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真龙一口下来,可怕的业火滔天,席卷住了整个洛尘,而且是紧紧包裹住了。

业火之中,洛尘根本看不见外界,伤了老公自尊心怎挽救入眼所见,只有漫天的业火。

而且这个时候,一把魔刀,无声无息,直接动摇天地!

在这个时候拦腰而来,刀芒横扫。

洛尘整个人差点被一刀砍中!

“王归!”洛尘这个时候,真的怒了。

倒不是因为小魔君的偷袭让洛尘恼怒。

“姑父哪里话,我们北狐家亦是叔父一手建立,一手扶持而来,北狐家之物,也是姑父之物,爷爷也说了,我们北狐家也就是替姑父守土治领,所以一定要认真负责,绝对不可因此骄纵横行,还训斥了我好一顿,姑父,北狐家因有姑父而有,我们北狐家若无,也得因姑父而无!”北狐傲急忙说道。

宝物虽好,但听罢北狐傲这热血沸腾的一番言语,另外三位仙皇都不禁瞠目结舌,本来都还以为这后生肯定比不过自己,没准还要闹出什么笑话来,但这北狐傲准备实在太充分了,不仅是后浪推前浪,还差点把他们前浪都拍死在沙滩上了,这一番挤兑,妥妥梨花压海棠,伤了男朋友自尊怎么办把这三皇压得透不过气来,估计心中早想着怎么补充一番,也好让自己也如北狐傲这般高大上起来。

这北狐傲虽然自己一个来,但身后却有北狐战这老江湖,确实不可小觑,我也忍不住听了这话笑起来:“呵呵,你爷爷实在是太客气,北狐领便是你们北狐家的,倒也不能强说是我的,毕竟那是你姑姑,你爷爷,甚至是你父亲,乃至于整个北狐家的亲友,仙民,君臣一同与我浴血奋战,一同并肩作战争取而来,那是属于所有天下仙民的,不过,你成为了北狐皇,继往开来,那亦要明白,民如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可知了?”

近在咫尺的裴君临都无法感知到两者之间争斗的波动,因为这里是虚无,一切都是虚无的,没有风没有空气,所以裴君临根本感觉不到。

两者之间爆发了强烈的对抗,伤男朋友自尊后被绝情分手但是很快裴君临就发现那岁月符文一点点被镇压下来,渐渐支撑不住。

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一截干枯的大手,似乎从天边浮现过来,瞬间朝着那黑暗大手攻击过去。

裴君临麻木的看着这一切心中并没有任何恐惧,因为在这虚无的世界里,裴君临的一切感觉似乎都由不得自己了。

不过就当他看到这些干枯大手的时候,裴君临内心忽然闪过了一道亮光,因为这只干枯的大手他太熟悉了,时常从地狱之门伸出来。

干枯的大树和那黑暗大手战在了一起互不相让,而就在这一瞬间那岁月符文猛然散发出一股炙热的光芒,将裴君临包裹住。

裴君临不再沉默,一跃而起,他的周身散发出朦胧的光芒,披星赶月,一眨眼就冲过了那道地狱门户。

冲出来的一瞬间,一切都结束了,裴君临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一团沸水之中,紧接着就是刺骨的寒冷。

这是什么行为?

这才是赤果果的拍马屁!伤男朋友的自尊分手了

“梅雷迪斯,现在怎么处理?”

贝利医生情绪一收,切换回了拿粹状态。

“清肠!”

梅雷迪斯同学开始认真回答导师的提问。

“具体的。”

贝利医生追问道。

“我们要将哈珀先生全部的36尺10.8米的肠子从他的腹腔中拿出来,用手找到这些朱迪娃娃的头,切开肠子,将朱迪娃娃一个个挤出来,然后缝合。”

梅雷迪斯快速回答。

“ok,梅雷迪斯,去预约手术室,哈珀先生已经很危险了,今天必须将这个手术做了。”

贝利医生对梅雷迪斯的回答还算满意,开始分派任务:“然后看看乔治、杨、利兹她们有没有空,有空都叫过来。”

“是。”

梅雷迪斯大声答应,得意的看了亚当一眼。

想抢手术?

别做梦了。

亚当笑而不语。

似乎感受到裴君临的生命里已经付复苏了,那瓦罐儿竟然再次慢慢悬浮了起来,伤了男朋友散发出一股迷蒙的光芒,将裴君临笼罩住了,那瓦罐的盖子自动打开,一滴淡蓝色的液体被倾倒出来。

当那天道之血滴在裴君临眉心的时候,瞬间就被裴君临吸收了,很快他身体上淡蓝色的坚冰慢慢的退化,裴君临终于从那种寒冷的感觉之中被解脱出来了。

一滴天道之血轻松的解救了裴君临,裴君临看着自己柔软的身体,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想起之前在那虚无之中遇到的黑暗大手,裴君临不寒而栗,那就是死后的秘密。

不知道为什么,裴君临每每想起这种秘密想要说出来的时候,总感觉无法开口。只是刚刚想起,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金爷的念头,那个念头立即就无声无息的洇灭。

裴君临有一种通体发寒的感觉,因为他感觉冥冥之中有一只大手,在隐藏死后世界的秘密。

“孤只想要告诉你一句话!”

“可分孤血肉,勿动百姓一人!”

而后他自燃了,伤了男朋友自尊分手了他自杀了!

火光之中,他在鹿台之上放肆狂笑,和眼前的一幕极其相似!

“孤一死,换千古太平!”

“值了!”

“手挥大风平天下!”

“脚踏日月定乾坤!”

“海到尽头天作岸!”

“山登绝顶我为峰!”

“姜太虚,这是你告诉孤的,别忘记你的承诺!”

“这天下,孤来过,此生无憾!”

商辛的声音震慑天地,响彻整个朝歌城!

也在这一刻,神秀蓦地露出了愕然之色。

同时他眼中带着惊惧与恐惧!

“孤,不是商辛!”

“我是天王殿的少殿主,身负天王殿精血!”

“这世间,谁能够让我输掉?”

“你,不过蝼蚁尔!”王归依旧高高在上。

下方王归这边的十四殿主,带着人攻伐的最为猛烈!

“大王,你走!”

“大王走啊!”下方,大殷朝歌城内,一切都变了,火焰滔天,大军进城了。

人仰马翻!

商辛站在鹿台上一言不发,下方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神秀带着人,还有十四殿主都带着人已经进城了。

商辛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这一幕幕蓦地间,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依稀间,有些景象在重合!

依稀间,有些话语,在他耳边回荡。

那是一个相似的场景,那是一个让人惊愕的回忆。

他同样站在鹿台之上,他在交接王权!

他把王权交给了武王!

他似乎隐约间说出过一句话。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