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伤了我的自尊心,男生说伤他自尊了

她摇了摇头,“我不会喝酒。”说完又笑着对沈培川说,“你也少喝点,下午你还要送我回学校呢。”

“我可以送你的。”沈培川还没说话,宋雅馨就接过了她的话。

桑榆笑着说,“不用麻烦了,其实是我时间不多,是想培川他陪陪我。”

她就看不了宋雅馨有意无意的接近沈培川,还故意当着她的面和沈培川搞暧昧,肯定是没安好心。

如果今天来的真的是沈培川的女朋友肯定会误会的。

好在她并不是真正的沈培川女朋友,能够清醒的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去看这件事。

才能真正的了解,这并不是沈培川的错,而且这个女人在故意接近,故意要让人误会。

如果真的是祝福沈培川,应该是知道他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而保持距离,不是有意的接近。男朋友伤了我的自尊心

宋局爽朗的笑了一声,“那今天不喝了,改天你们的喜酒,我再多喝点。”

宋雅馨将酒瓶放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有很多男女朋友谈着谈着恋爱就分手了,有些是性格不合,有些是习惯不同,还有些是年龄差距,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我是来打擂台的,不是来斗嘴的!废话少说,一切都用实力来证明吧!”叶凡冷冷地回应道。

虽然没人看清楚叶凡此刻的表情,可是从那语气中,大部分人都听出了那种傲气。

似乎,他才是不想浪费时间的那个人,是魏人杰在浪费他的时间。

这样一来,气势完全反转了,众人甚至一瞬间忘却了叶凡的三十六档小星辰的标记,真的被他震慑到了。

魏人杰脸色大变,千万不能对女朋友说的话在这个擂台上,他才是主角!

为什么有一个臭小子,作为他的对手,不是瑟瑟发抖,而是如此硬气地回应他,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作为这个赛场的主宰者,他就应该高高在上,而眼前的叶凡,该跪下来和他讲话,只有如此,他才可能手下留情。

之前,他想要让叶凡跪下认输,然后滚出去,可是现在,他似乎在改变着自己的想法,因为叶凡惹怒他了。

“可恶!”

魏人杰冷眼看着叶凡,气氛无比,他没想到自己的对手如此狂傲。

苏志海—边儿看着王小思—边儿冲着自已的手机摸过去了,在正准备要摁动关闭电源键时,阴差阳错的苏志海却想要看—看给自已拨电话的究竟是哪个,伸长脖子—瞟,起先抱着只看—下的苏志海,却有点儿为难起来了。

原来来电的并非别人,可不就是头几天刚才来公司签合约的孙姓老头儿。

苏志海蓦地想到,老头儿在公司来时就曾言过,男朋友老伤害我自尊心他已经订好了三天之后的特快的航票,到时首站就便是洛阳,现在天可不就是第3天,老头儿即将离开的日子。

怪不得,今天苏志海醒来时,总是想到自已有件重要的事儿要做,然而—下子而又突然没有办法想起来。

现在看见了孙姓老头儿打来的电话,苏志海立刻想到今天准备去裕和雄伟的大楼—丝不苟的验收房子,和孙姓老头儿做最后的顺利移交。

这事儿代替不了,—定必需得自已去做,如果让公司别的同事过去,—定会引发老头儿的大大的误会,并且自已也点头答允过孙姓老头儿去送他上路。

可是现在,自已今早时已经点头答允过王小思今天不复去想公司的事儿,苏志海立刻难为起来了。

沈培川自然听出她这话里的意思,表情有些不自然,觉得她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今天我高兴,让培川来家里吃饭。你说些什么玩意儿?你的心情不好,不要带给别人,不饿就先不吃,去屋里呆一会儿。”宋局沉声呵斥女儿,“尽在饭桌上说些扫兴的话。”

“爸我是你女儿吧?吵架后写给男朋友的话你怎么赶我呢?”宋雅馨咬唇,“算了,我不吃了。”

说完她站起身,看着大家,“不好意思啊,我心情不大好,说话带情绪你们不要在意。”

所以既不想得罪黄医生,更不敢得罪上官家。

更何况上官家是什么背景,什么条件?

华和医院的实习生若是得罪了他们,那么整个华和医院都会受到牵连。

本来看到华韵能说出家中如此隐秘之事,上官文宣心里已有几分相信华韵的话,很想让她再说一些讯息,如果都能印证,他倒是愿意让这位女孩试一试。

可是看到萧主任都这么说,对华韵建立起的信任,又荡然全无了。

想来不过是一个想出风头的年轻人而已。

于是疲倦的挥挥手:“萧主任,华医生,你们先回吧,这里交给黄医生就行了!”

一个是享有国医圣手盛誉的黄医生。

一个是出口过于玄乎,连科室主任都不认可的实习医生。

换做是谁,都会选择前者。

连上官华都附言:“你们快点出去,不要打扰我妈妈看病!未婚夫伤了我的自尊心”

黄医生满脸得意:“谢先生赏识,先生先生果然慧眼识人!”紧接着甩给华韵一记嘲讽的白眼:“华和医院真有意思,什么神经病都能在这里当医生吗?”

宋夫人转身走出去,宋雅馨叫住她,“妈,你干什么去?”

“我去给他们倒杯水。”宋夫人说。

“我去吧,你看着锅里的菜。”宋雅馨放下手里的铲子。

宋夫人觉得他们年轻有话说些,便走进来,接过女儿炒的辣子鸡丁,问道,“里面调料都放了吗?”

“嗯,都放了。”宋雅馨洗了手,拿出水杯倒了三杯新鲜果汁端出去,分别放在他们跟前,将空了的托盘放在桌子上,在桑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你看着很年轻,应该比培川小吧?”

桑榆说,“嗯。”

“你在什么地上班?”宋雅馨从果盘里摘了一颗葡萄放在嘴里。

桑榆并未遮掩,也不觉得有什么,回答道,“大一。”

宋雅馨愣了一下,伤了男朋友的自尊看着桑榆小,但是没想到还是大一的学生,她的目光投向沈培川,笑说,“你喜欢这么小的呀?以前还以为你不喜欢女的呢。”

沈培川讪讪扯出僵硬的笑,“我也是正常人。”

宋雅馨点头,“也是,你又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和尚。”

叶凡点点头:“放心,我有分寸,其实我心里还是希望他出手的,不然都不会意思拿掉慕容家族。”

“不愧是我的男人,越来越有野心和魄力了。”

宋红颜幽幽一笑,接着伸伸懒腰: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洗牛奶澡了,可惜你不在,不然咱们可以一起洗。”

“不过没关系,拍婚纱照那个晚上,我们可以泡一晚。”

她调戏一句:“我还会在身上藏个礼物让你找一找……”

叶凡脸颊一烫笑道:“圣诞很快就会到了……”

挂掉电话,叶凡没有再翻看资料,而是消化宋红颜的电话内容。前男友说我伤他自尊

随后,他陷入了沉思,寻思一挑三该怎么走。

叶凡笑了笑:“不怪慕容家族唾弃。”

“如果那晚唐石耳一剑刺死唐三国,估计你爹后面就不用耗费太大力气对付唐三国了。”

只是他又很快收住了话题,如果唐三国被刺死了,也就没有唐若雪。

自己当初流浪街头,也就不会有那袋叉烧包和小女孩的鼓励。

“那一晚,唐老夫人直接给了慕容无心一巴掌。”

在叶凡沉默中,宋红颜补充一句:

“唐三国上位失败,慕容无心也就被慕容家族踢回华西守护慕容祖业。”

“是的,慕容家族祖辈就是从华西挖矿牧羊起家。”

“后面壮大走出华西,以及有了唐门庇护,才成了繁华之地的豪族姑苏慕容。”

“我问过唐平凡,怎么没对慕容无心下手?”

“他说,一是血脉关系,慕容无心怎么说都是他舅舅,不便下手。”

“这句话我是完全不信的,血脉这玩意,对唐平凡来说不如五两黄金有价值。”

知父莫如女,宋红颜对唐平凡心思也是能够了解的:

华韵依旧淡然,语气却很坚定:“夫人中的是邪毒,体内气息流转不畅,气血淤堵至极,此时如果服用天才地宝炼制的丹药,岂不是如同给病情添柴加火,让病情更加严重吗?更何况,黄医生的丹药得来的手段不正当,本来就附有猛烈的邪毒,夫人服用后,邪毒之气上更添猛烈的邪毒,岂不是立刻就会要了性命?”

此话一出,黄医生直接气得跳脚,指着华韵狂骂:“污蔑,你这是赤果果的污蔑!”

“这丹药本来不属于你,是你谋害了别人性命,强行盗取的!”华韵的声音不大,话语却很清晰。

上官文宣不禁蹙眉,他立刻想起,七八个月前与黄医生一同出差的陈医生忽然突发急症死亡,那可是一个只有五十多岁的年轻国手,身体一直十分康健,怎么就突然离世了呢?

黄医生气得脸都变形,十分失态的想去推搡着华韵:“滚出去,江湖骗子!滚滚滚!”

华韵怎么会让他碰到自己,身形不动,黄医生在两步之外,已无法再靠近。

“那黄医生不妨说说,这丹药里都用了哪些天才地宝?”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