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很有钱我很穷,男朋友家有钱我很自卑

还是随他们自己好了。

……

“文物修复研究机构的办公室,暂时就租在这里,一个有四个办公室,行政财务一个办公室,两个科研组各一个办公室,最后一个大一点的办公室,就是公共实验室了。”

孙福民领着刘其正和齐文超走在金陵大学里面的一栋老式办公楼里,一边走一边介绍道,

“其中一个科研组,是负责向氏‘珠联璧合’古书画修复技术产品化,目前已经有了初步的成品,当然,还是有些小缺陷,科研团队正在攻关中;另一个科研组的主攻方向是,古书画修复揭裱项目,我们正在寻找一种药剂,可以让画芯与命纸之间的浆糊失去黏性的物质,一旦找到了合适的药剂,将会大大降低揭裱的难度,显著提升揭裱速度。”

“咦,这第二个课题很有意思啊。男朋友很有钱我很穷”

齐文超经常在世界各大博物馆里进行交流学习,对于文物修复的理解也更深刻一些,他说道,“我们目前揭裱的方式,基本上用水浸透画芯和命纸,这种方法,实际上也是为了减弱浆糊的黏性,但为什么揭裱的过程依然很复杂呢?”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但是周小昆不知道,麻烦事还在后面等着他呢……

中午两点,一家网咖内,马天翔正跟自己的朋友在这打游戏,正玩得起劲呢,有人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

打电话的自称是派出所的,说是根据学校内的监控,很快抓到了其中一名打他的混混,经过审讯,对方说是一个叫周小昆的指使他们打的人。

得到这个消息后,马天翔乐的差点从凳子上蹦起来,他有种天助我也的感觉。

今天被人打了之后,他心里很清楚是周小昆找人干的,虽然也把这事告诉了陈兔,但毕竟自己没证据,现在好了,派出所的已经抓到了人,男朋友家里有钱我家穷而且对方也供出了周小昆,那自己要是把这个信息告诉陈兔,怕是周小昆在陈兔心里的印象就差多了吧?

整不好两个人还要分手呢?

想到这,他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给陈兔打去了电话。

旁边一个兄弟回头看了他一眼,还赶紧提醒他:“喂,你走路装像一点啊,这哪像是骨折了的人?”

“这块石碑,暂时由你保管,我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会来拿。”韩三千说道。

南宫博陵点了点头,两人进入电梯,回到了地面。

这一去一回,南宫博陵对韩三千已经有了完全的改观,在他心里,韩三千已经不仅仅是天启的强者,而是另一个世界的神。

之前对韩三千的诸多猜疑,已经在南宫博陵心里化成了泡影,现在南宫博陵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满足韩三千提出的所有要求。

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在去到另一个世界的时候得到安全。

这一趟来南宫家族,对韩三千来说收获颇丰,虽然他还无法确定石碑上的文字,是不是真的对付麟龙的办法,但至少这是一个机会,不过就目前而言,想要知道石碑上的文字究竟是什么意思,男朋友有钱我没钱我很自卑不太可能,因为这是地球,是没有人了解轩辕世界文明的。

“老大,你可算是回来了。”看到韩三千,小龙第一时间就跑到了韩三千身边,虽然这里的人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但小龙应付这样的大场面,还是会有些拘谨,心里一直有些不安,直到看见韩三千,紧张的心情才缓解了一些。

“孙先生,你是一个很强大的人。”

叶凡施展完最后一针,随后神情犹豫着开口:

“敌人要对你催眠,要深入你内心,只要你不愿意,哪怕你身体虚弱,你也能抗衡。”

“可是你却毫无征兆的掉入对方陷阱。”

“可见这个敌人跟你很熟悉,还获得你的许可催眠,不然你不会轻易中招的。”

“不知道过去几个月,你有哪个朋友接近过你,还对你催眠过?”

“面具人想要拿出孙家两成利益给各方,堵住大家的嘴以及获取众人支持,然后吞掉整个孙氏。”

“他们算计很好,事实端木蓉也拿到了孙道义很多权限。”

“距离端木蓉执掌孙家也就临门一脚。”

“可惜她运气不好撞见了我们,怎么找个有钱的男朋友最终落得这个悲惨下场……”

宋红颜风轻云淡把事情说出来,眸子多了一丝戏谑。

如非端木蓉膨胀过度,未必会这么快倒霉。

“原来如此。”

叶凡轻轻点头,吃入一口蛋糕,随后问道:

“那个面具人是谁?”

他想到熊天骏去朝阳号营救端木老太太的场景:“是不是熊天骏?”

“不是,端木蓉虽然看不到面具男子面貌,但能看到对方的体格和身高。”

宋红颜毫不犹豫摇头,还从手机调出一张素描图片给叶凡看:

“从她描述的人物来看,面具男子比熊天骏要大一号。”

“结合我们在朝阳号击杀熊天骏时他说的话,他也不知道是自己来救端木老太太……”

之前韩三千不畏惧那些护卫,南宫博陵还觉得他在强装底气,但是现在南宫博陵已经明白了,韩三千是真的不怕那些枪手,以他的能力,那些热武器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

毕竟他已经踏进了神的领域,普通人,又怎么能够对他造成伤害呢?男朋友很有钱我很穷知乎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一切?”南宫博陵疑惑道,他清楚,自己很有可能是这个世界唯一知道韩三千真正身份的人,而韩三千愿意在他面前暴露,必然会有原因。

“这块石碑,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会将它带走。”韩三千说道。

南宫博陵瞬间变了脸色,对于他来说,这块石碑的重要性,甚至比南宫家族还要重要,而韩三千,却要将它带走。

“你不能这么做。”南宫博陵说道。

韩三千转过身,面如冰霜的盯着南宫博陵,说道:“你能够阻止我吗?”

话音刚落,南宫博陵突然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死死的掐住,但韩三千却是站在他面前,根本就没有出手。

随着力道越来越大,南宫博陵几乎已经无法呼吸了。

“轰。”

别墅院墙骤然轰塌开来,夏天再次被震飞出去。男友太有钱觉得配不上

滚滚尘埃激荡中,他直冲而上,空翻落地,冷冷凝视着前方。

他的招式技巧、战斗意识与经验,并不弱于戈乾,但是力量方面却差了许多。

哪怕三丹贯通,内息雄厚,激烈碰撞之下,让他再次吃了一个暗亏。

注视着对面的戈乾,他点了点头,“这就是蜕凡的力量吗,只是更加精纯?”

戈乾的眸子中射出两道暴戾的寒光,冷笑道,“蜕凡的强大,不是你能揣测的。”

“杀!”

夏天不再言语,一瞬间劈出十八刀。

刀罡破碎,又化作了密密麻麻微型刀与剑从天而降。

刀剑雨幕。

不止如此,最后三刀之后,刀身流转黑白二色。

三个犹如太极图般的轮盘化作三道残影极速冲出。

“剑域!”

戈乾感到了威胁,一声大喝,整个人突然消失了。

周小昆本来对这些事是没兴趣的,男朋友有钱但是很低调但是突然他想起老爸跟陈兔她爸的矛盾来了,他寻思为啥不借着这个机会去跟老爸聊聊呢,兴许能化解两人的矛盾呢,这样以后自己见未来丈母娘和老丈人的时候,就容易多了。

想罢,他回道:“那你在校门口等着我,我这就去了!”

……

五分钟后,周小昆跟老爸在校门口见了面,老爸开车带着他往公司走的时候,周小昆就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了:“爸,上周日我们去体验工作的时候,我见你跟几个人争吵起来了,他们说是你伤了人啥的,这是咋回事啊?”

周为民眉头一皱:“你问这个干啥?”

“没事啊,就是随便问问嘛。”

像她这样身材火爆的白富美,以后到底会嫁给哪个男人呢?

想着想着,林风突然点开了系统物品栏,目光也随之落在了第二根红线上。

要不再试一次?

“叮!请问是否使用道具—红线?”

系统的提示音不禁让林风心跳加速了起来,只见他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便在心里默念道:“是!”

“叮!请选择一个目标使用红线。”

系统的提示音再度响起,林风下意识将目光扫向了坐在驾驶位上的柳月如。

“叮!道具红线使用成功。”

只见物品栏内的红线化作一道流光射向了柳月如,于此同时,林风的左手和柳月如的右手之间,突然出现了一条红色的线!

这条红线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在连续闪烁了几次之后,便慢慢消失不见。

整个过程中,林风没有感到任何不适的地方,而柳月如也一样,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林风给系了一条红线。

又完了?

为什么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呢?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