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生特别自卑,自卑帅气的男生

于是李欣只好又回身向山下走去。来到江晓岚等人身边时,他问道:“在哪里?我看看。”

江晓岚说:“在这呢,就是这个东西,你看怎么长得这么怪异?”

李欣凑近仔细一看,不由得惊叫道:“我靠,谁发现的?!”

小饼干不明就里,怯生生地举举手说:“我看见的。”

李欣说:“真是牌落生人手啊,你中头奖了!”

三人一听眼睛都亮了,江晓岚赶紧拉拉李欣的手袖说:“怎么回事啊?你快说说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时候,小眼镜听见他们几个人在这里嚷嚷,也走过来说:“你们找到什么了?”

李欣说:“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最好吃的野生菌,名字叫干巴菌!我从小到大上山去捡菌子也有十几次了,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东西,没想到你们今天能捡到,小饼干,你的运气真好!”

小饼干高兴地说:“那我把它摘下来了哈!”

李欣说:“你把它周围的土刨开一点,一个男生特别自卑别把它弄断了。”

“……3、2、1!”

“唰!”

就在林风数到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众人只感觉心脏一紧,下一秒,温倩怡就从天台上纵身一跳,直接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中!

“啊!”

惊呼声再次从学生群里响起,不少人都被吓得跌坐在地上,甚至还有人当场被吓晕了过去!

“林老师……”

不知道谁用悲愤的声音大喊了一声,几乎所有的学生都齐刷刷地望向了林风。

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站在原地的林风,居然开始慢慢消散了起来,先是双腿消失不见,然后是身躯,接着是双手,最后是脖子和脑袋……

这画面,就像是电影里的幽灵一样,不禁让学生们感到背脊发凉!

学生们当然不知道这只是林风的残影,就在温倩怡跳楼的那一刻,林风当即就使用了瞬步,在原地留下了一个残影之后,本体已经随着温倩怡一起跳出了天台!

“唰!”

说时迟,那时快,男朋友会因为自卑疏远我温倩怡紧闭着双眼,然后奋力往下一跳,可是,耳边的风声才刚刚响起,下一秒,她就感觉自己被一双强劲而有力的臂弯给搂在了怀里!

其实,我并不了解李古仙,甚至觉得她神秘之极,或许脑海里有着不输给韩珊珊的脑洞吧?而且她满天下的蹦跶,这聚少离多,又何尝不是我不了解她的原因。

微弱的星光照在了亭子里,纸仆将周围的灯盏添上了烛火,亭子里看起来也温暖了,而李古仙忽然这个时候一笑,说道:“别再弹了,再谈我可就要舞剑了。”

何操琴不免失笑,随后把琴弦压住,看着李古仙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他摇了摇头,说道:“都醒来了就说说正事吧,为了不让我这极西的一亩三分地也给波及,对这李天剑道友,我们看来也得做点什么了。”

“前辈原来只是为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给波及呀,不知道那么便宜的事情,其他地方可还有呀?”我笑了笑。

“据我所知,极西之地怕只有我敢声张此事了。”何操琴笑道。

“好了,你们也都别嘴贫了,内心缺乏安全感的男人差不多也该去天剑城走一遭了,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去见一见,你们恐怕也不懂这里面的情况,你们都是知晓天道法则的仙家,相信对于天剑城的体会,会远超越其他仙家能够体会到的。”李古仙笑道。

“呵呵,被人威胁的滋味很不舒服吧?”林风居然还笑了起来。

温倩怡闻言微微一愣,只见她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便犹犹豫豫地对林风说道:“对…对不起。”

“现在可以下来了吗?有什么话,等你下来之后,咱们再慢慢谈。”林风的语气也稍微软了一点。

“可是…可是……”温倩怡不知道还在纠结什么,脸上也挂满了复杂的表情。

“不甘心吗?”林风抽了一口烟问道。

“嗯。”温倩怡用力地点了点脑袋。

沉默,男生非常自卑不语。

林风和温倩怡都没有开口说话,而站在不远处的学生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屏住了呼吸,伸长了脖子,死死地盯着他们两个,场面有点紧张而又尴尬!

片刻后,只见林风沉吟了一下,然后便对着温倩怡说道:“这样吧,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了。”

“什么机会?”温倩怡的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

“你不是想做我的跟班吗?”林风掐灭了手中的烟头。

小饼干说:“它长得怪怪的,我也不确定是不是灵芝,万一是毒菌怎么办?”

江晓岚说:“我看看,是什么东西?”说完她和老妹俩人就向小饼干那个地方走去。

小饼干站在一棵松树下,用手里的树枝不停地拨弄着地上的一个东西。见江晓岚她们走过来,就指着地上的东西说:“你们看,就是这个东西。男人为什么自卑它在一堆松针里边,露出一点点边缘来,边缘有一圈白色的东西,看着形状像是灵芝,可拨开松针一看,除了边上的颜色有点白以外,其余部分却是灰黑色的,形状又很古怪,看着又不像是灵芝,会不会是毒菌啊?”

江晓岚和老妹儿蹲下来仔细看看,也说:“怎么这么怪怪的一坨?菌子哪有长成这样的?”

老妹儿对江晓岚说:“你快让李欣过来看看,没准他认识这东西。”

江晓岚回过头叫道:“李欣。”

李欣已经往山上走出去几十米的距离了,他听见江晓岚的喊声,停下脚步回答说:“什么事儿?”

江晓岚说:“这里有个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菌子,你过来看看?”

李古仙和何操琴有着一些同步,这是某种心有灵犀。

“我是喜欢她,她也很喜欢我,我们在一起,很快乐。”何操琴笑了笑,但眼中却闪过了一抹失落,笑道:“但喜欢总归是喜欢,就好像我喜欢守着灵蟾漫长的时间只为了一壶酒胆,男生跟你说自己很自卑她喜欢我也不过是因为性情相似而心有戚戚焉,可惜,心有戚戚焉,然心戚戚矣。”

我愣了一下,心中已经了然了这意思,太多的共同,毕竟只是知交,那并非是爱。

何操琴是个温文尔雅的君子,又是个聪明绝顶的人,更同样富有诗情画意,有着琴心深意,只不过有些时候再完美都是徒劳的,若不得一人心,这些完美集于一身又能如何?

我看了一眼李古仙,双目中的明光忍不住恍然,方才她醉得七荤八素,原来想要回内庭睡觉去,可最后却去而复返,睡在了我身边的桌子上,这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好了。

是为什么?

我忍不住苦笑。

何操琴没有继续说什么,犹自在那操琴,这一幕让我心中也感到了他的孤寂。

江晓岚用手试了试:“还真是,这个菌杆扯都扯不断。可就是太小了,像一朵小花一样。”

李欣说:“积少成多嘛,多找一些也能炒一盘菜的。”

老妹从包里掏出一个塑料袋来说:“那我们把它们摘回去了哈?”

李欣说:“对啊,把它们一朵一朵摘下来放在塑料袋里带回去,自卑 担心你会离开别的菌子我没有把握,这种菌子以前我们就上山捡回去吃过,今天要是能多找到一些,中午我炒给你们吃。”

江晓岚一边摘地上的菌子,一边问李欣:“这种菌子是不是在市场上的卖价也比较便宜?”

李欣说:“是的,皮条菌是属于那种比较便宜的菌子,可是它的味道也不错,而且这种菌子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因为它们比较皮实,所以它们的膳食纤维比较丰富,对肠道非常好。”

小眼镜说:“费了这么大的劲儿,还是只捡到一些不怎么值钱的便宜货色。”

李欣说:“你别这么想嘛。这种菌子虽然价钱不贵,味道上也比不上干巴菌、鸡枞这些高档菌子,可是它的营养价值也不低呀。这就好像海鲜里的石斑鱼和沙丁鱼相比,石斑鱼比较稀少,味道鲜美,价钱就贵,沙丁鱼比较容易抓到,数量比较多,所以价钱就比较便宜,口味也不如石斑鱼那么好吃。可要是论营养价值,沙丁鱼未必就比石斑鱼的营养价值低。”

情报员想了想,道:“这恐怕不太容易。杨天先生的想法好像是要请回所有的名医。所以他应该会一个一个去寻找。到目前位置他好像只见了其中三个。”

“那就把剩下几个请到咱家来!让杨天直接来咱们韩家见,不就行了?”韩老随口说道。

情报员听到这话,不由苦笑,道:“韩老,这这就更不简单了。六大名医,虽然在世俗界名声也不算特别响亮,但在中医界也都是顶尖的人物。他们恐怕不是说请就能请到的。”

韩老爷子微微皱起眉头,倒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想了想,道:“那你查过这些名医的资料吗?有没有什么比较特别的信息?”

情报员点了点头,道:“查了不过,特别的信息的话哦对了!剩下的三名名医中,有两位似乎是老对头。他们互相不服,经常嘲讽对方,还有过几次比试呢,可都没有结果。也算是很有个性的两位老中医了。”

韩老爷子一听到这话,眼睛一眯,沉默了数秒,倒是有了个计策,“你听我的,这样去办”

灵药坊里。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