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和你说他很自卑,男生跟你说他自卑

这时卫生局的车去而复返,领头的还是邓成斌。

孙丰顿时慌了,急忙迎上去,“邓局,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邓成斌压根没理他,快步走到林羽跟前,客气道:“何兄弟,刚才多有得罪,希望您别往心里去。”

起初邓成斌对林羽十分不屑,但亲眼看到他将自己侄女的病医治好,并且对病情分析的头头是道,立马对林羽刮目相看。

“邓局长客气了。”林羽也没有太计较,毕竟自己老婆在人家掌管的系统下工作。

“不瞒您说,我是来请您帮我瞧病的。”邓成斌四下看了一眼,有些拘谨。

林羽微微诧异,作为卫生局副局,吩咐一声,恐怕整个清海的医生都会抢着给他看病吧?

不过仔细瞧了一眼,林羽立马看出了他的症状,不由笑了笑,这个病其实很常见,但着实有些不太好治。

“邓局长最近应该经常会感到腰膝酸痛、四肢发凉吧,而且还畏寒怕冷,极易疲劳。”林羽笑道,他这病说白了,就是肾虚。

打完电话回到会场,张总别提多高兴了,这哪里是双赢?这是多赢、全赢啊!

“既然张总和总公司都没意见,男生和你说他很自卑这条我们就通过了啊。”庄行长自信满满的说道。

“全票通过!”张总也是很场面的笑着总结。

5、蒋影影由公关部调至财务部,出任办事处的财务总监。趁着兴头庄行长适时地加了一条。

“这个暂时没问题,公司的财务总监老钟业务能力有限,我正打算调整呢,等他把手上的业务办完,蒋影影就可以到财务部上班了。”

张总实话实说,只是苦了他的小秘冯笑笑。他本想把她扶到财务总监的位子上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谁让人家庄行长手里有自己急需的资金、资源呢?

“既然张总这么说那蒋影影就客串两边,使双工资,一份是张总公关部的,一份是我这边营销部的;另外阿强在张总这边没事的时候也要客串我这边,帮忙送货和协调也使双工资。”庄行长说完看了看张总等着他的回答。男生对女生说自己自卑

“既然大家都是一个大公司的,资源的合理配置和共享是必须的,这种人尽其用的提议我没意见。”张总毫不犹豫的回答。

当然。

作为主贷方的张总更是心急如焚。他的公司迫切需要这笔资金来救急,他也迫切想借庄行长的资源和人脉来开拓市场扩大销售,别说让他们3个点,就是让5个点又何妨?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要庄行长这条线有销量,利润的大头还不是自己的吗?签字、担保、质押这些手续都无所谓的,他和他的团队绝对会配合的,唯独这个价格战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他一时也陷入了沉思,希望能突破这个困局,但是太难了!……

正当大家各怀心思,陷入僵局的时候,庄行长说话了:

“张总和在座的各位,你们看这样好不好?为了彻底杜绝打价格战的隐患,我们打算另外出资10万元,重新包装设计出一款青青系列酒,当一个男生总是说自己自卑跟我们目前市面上销售的任何一款青青酒都不一样。但也仅限于包装设计的不一样,具体的酒质还是一样的,说白了就是新瓶装旧酒,这样就可以有效的避免撞酒打价格战了。”

话音落地,在场的所有人都如同发现新大陆似的盯着庄行长。这么让人困惑的事情就让他的一个金点子给解决了?为什么这么简单的创意自己就没想到呢?大家不约而同的给庄行长鼓掌。尤其是张总,更是走出会议室,亲自给总公司的领导汇报庄行长的设想。没想到那边的领导层都没讨论就同意了,还说庄行长可以买断这个包装,以后再有类似的加盟商,也可以按这个模式进行操作。

“三年后有什么事?”他忍不住问了这个他最关心的。

跟他的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蒋东辰的:“荆大人背后的人,难道是贵……”

接下来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嫁给自卑男人的下场他就被狄林捂住了嘴。

许问只听见了一个字,心想:“桂?桂什么?”

“这事我就跟你们说了,你们听听就完了,别到处瞎嚷嚷!”狄林压低声音警告,转过头来又恐吓许问,“这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本来也不是你该知道的,回头没了性命,可不要怨人!”

关乎性命吗?看来涉及到的层面的确相当高了。

许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不会乱说的。”

“干活干活!别耽误时间了!”狄林吆喝了一声,强行收回话题,“三年通过徒工三试,你是很有本事,但也不要得意!大木论及精细复杂之处,要学的东西比细木多多了,别只管把事情扔给别人,自己偷懒!”

他把许问到这里来“参观”当成是偷懒了,许问也不解释,只认真地应了声是,但也没说听话去找自己的队伍,还是继续在原地徘徊,用眼睛一寸寸丈量这座祈水殿的每一个角落。

“这年头小偷都这么张狂?”刘大宝装作不认识他们的模样,也冷哼道,“半夜三更来偷东西,被抓到了还不说跑?”

“我呸,男生面对女生感觉自卑谁是小偷?实话告诉你,老子就是来揍你的!”柳二嚷道,抬脚就朝刘大宝冲上来了。

房间拢共也没多大,三米三的宽度,两步就冲到了跟前,柳二一拳就朝刘大宝打了过来。

就这一拳,刘大宝就知道人家练过武,是真的名不虚传,这一拳不仅又快又狠,关键是瞄准的地方正是自己是咽喉!

一般人打架,都是朝身上招呼,稍微有点打架经验的,则是打头,可力量不够的话,打头根本没用,反倒是咽喉,更脆弱也更致命。

不过咽喉也不是那么容易打的,如果出手不够快,对方则很容易躲闪开,至不济低下下巴,也能护住要害。

柳二这一拳却是足够快了,可问题是刘大宝更快。

柳二的拳头还没碰到刘大宝的咽喉,刘大宝已经一个侧踹,上半身向后一侧,刚好躲开了柳二的攻击,下边一条腿踹出,正踹在柳二的肋侧,可怜柳二那小二百斤的身子立马踉跄倒退两步,脑袋一下子撞在门框上,二话不说就昏死了过去。男生总是说他自卑

其他几个内科医生一听脸上颇有些自豪之色,真不是吹,他们医院的一些设备,在国内,甚至在世界范围,都是首屈一指的。

李浩明对自己医院的设备了如指掌,自然知道这段时间内还不至于对小女孩的大脑造成损伤,他之所以这么问,是故意试探林羽。

林羽的回答让他心里微惊,虽然现在中医衰微,但是中医的博大精深是西医远远不能比的。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优秀的中医专家根本不需要借助仪器,观气断神便能看出病人的病兆,而林羽一眼能看出小女孩的病情,并断定她大脑没有损伤,可见医术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

“我要用独门秘法给这孩子的病除根,麻烦诸位回避一下。”

现在孩子虽然好了,但体内的黑气还没驱除,林羽怕吓到众人,所以只能先把他们支开,毕竟鬼神在这个世界对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是神秘的存在。

等众人撤出去后,林羽刚要动手,打破他的自卑谁知女孩身上的黑气率先窜出,快速的往窗外飞去。

想跑?

好你个庄老色,姐姐在前面替你冲锋陷阵,你倒好,躲进酒窝享乐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想到这,郭二姐不怀好意的提醒说:

“庄老板还没喝多少就醉了,小心前面有个温柔坑,掉进去就出不来了。”

“嗯嗯,还是两个坑呢。”蒋学员也看不惯庄老师的做派不失时机的附和着。

“什么坑?还两个?你们姊妹俩喝多了吧?”庄老板开玩笑道。他当然知道她们联合的矛头指向的是谁,更知道蒋学员所说的两个坑是什么意思。无外乎一个是酒坑「温柔坑」,一个是金坑「财务坑」。

蒋学员是害怕冯酒窝夺了她未来的财务总监之位,所以十分的担心,岂不知在庄老色眼里她们三个都是坑,都是阱、都是情。但庄老色情愿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离开了美色的金融还是金融吗?离开了美女的金荣还是金荣吗?……

午宴进行的愉快而热烈。

除了几个美女的内心活动稍微有点波动之外,整个午宴是异常的顺利和轻松。

毕竟是一个大系统下的合作、互利、共享、共赢,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没有根本的分歧和冲突,这就是共享经济的好处。

吴建国连忙点头,说道:“对,对,我女儿半年前有过一次中毒性肝炎,不过已经治愈了。”

林羽点点头道:“确实治愈了,但是还有少量的毒素残留,加上长时间发烧导致心火上升,在两者的作用下,简单的肺热就形成了夺命的重病。”

林羽说的这些都是病症的主因,但其实并不至于这么严重,主要是那团黑气在利用这个病症作怪,导致小女孩差点有生命危险。

一众医生听完他的分析后纷纷点头,李浩明也暗自佩服,单凭不用任何检查,就能看出小女孩得过隐疾这点,自己就做不到。

江颜听他说的头头是道,不禁有些诧异,不过心里仍旧不屑一顾,他看过几本书,自己心里最清楚,这次不过是走运撞上了而已。

林羽离开医院的时候,李浩明特地追了出来,递给他一张名片,说他如果有兴趣来人民医院工作的话,可以联系自己。

看着手里的名片,林羽询问道:“你有兴趣来这里上班吗?要不要……”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我想要什么,会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未等林羽说完,江颜便冷冷打断了他。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