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男朋友还联系我,分手后千万别删男朋友

司机是个中年人,似乎很爱跟乘客聊天,向南一上车,他就热情地问东问西起来。

“小伙子,看你好像不是京城本地人,你怎么还没回家过年啊?”

“听说现在火车票都开始网购了,好像也很难抢到票啊!”

“租住在我隔壁的一对中年夫妻,在京城这边都是打零工的,网购不会操作,她男人就熬了一夜排队买票,结果等排到他了,没票了,你说多惨?”

“……”

向南嘴角带着笑意,除了上车时应了一声,后面也没怎么说话,就那么听了一路。

等到了地方,向南付了车费准备下车时,司机又来了一句,“哎,小伙子,没事了早点回家,家里爸妈都在等着你呢。”

向南回头看了他一眼,正想说点什么,忽然又听这司机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儿子到现在也没回来,这臭小子,不知道家里人担心吗?”

向南张了张嘴,分手后男朋友还联系我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顺着上一次来这里的些微记忆,向南还是准确地找到了齐文超租住的一套小四合院。

山路崎岖,白雪飘飘中,张发财胡须霜白,身旁并肩而行的是个中年男子。

男人亦穿着登山服,带着护目镜,加上头顶的帽子,几乎遮住了全部的面容。

可看到那男子的刹那,沈约脑海中却如同遭到雷击般。只是刹那,他随即收敛了心神,却发现那个精神师竟然没有趁机离去。

感觉有些奇怪,沈约问道:“你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不想那精神师淡淡道:“不错,但我要逃走,不是错过了一场看戏的机会?”

一场大戏——让沈约为之惊骇的戏份,让张发财没有选择清醒,却将梦延续下去的大戏!

张发财自主的将梦境变成雪山,一定有张发财的理由。

这个理由,甚至比逃命还要重要!

精神师虽然催眠了张发财,却对张发财这人很是佩服,分手一年后男突然联系他输给了沈约,对沈约更是好奇。

这两个人都关注的事情,他自然也舍不得离去。

沈约不想这精神师转变的也快,不由道:“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快的看破了生死。”

你喝的本来也是虚无的水,就如在梦中小解,你无论放出了多少水,膀胱还应该是胀的。

当然了,尿床另当别论。

沈约益发的觉得这个张发财很是神奇。

没有异常的清醒,就发现不了自己置身如梦,没有强大的意志,不要说在现实中处处受阻,在自身的梦境也不能肆意妄为。

因为软弱的意志,哪怕是在自身的梦中,也一样是软弱无力的。

张发财看起来已经异常的强大,看向了四周,他喃喃道:“如果一切是精神师操纵的话,我们为什么会进入这个沙漠?分手后主动联系前男友

沉吟不过片刻,张发财缓缓又道:“因为我心中有片荒漠,对方利用的就是我的弱点。”

赖六停止了喝水,费解的看着张发财。

沈约内心惊奇,他知道张发财是在自我解脱、寻找缘由!他也隐约明白精神师为什么要不以张发财为筹码,因为精神师似也知道,张发财迟早会醒来。

张发财喃喃又道:“我心中有片荒漠,我心中有片荒漠?”

【就算背景再大,在娱乐圈也应该尊敬前辈吧?我们晶晶出道比苏晚晚早这么多,也太不尊重前辈了吧。】

【希望苏晚晚还是关注一下孩子的教育吧/微笑】

……

韩晶晶的粉丝出来了,月光们当然也不甘落后,而且月光们表现的比他们更加的生气。

【什么叫作弊,走个近路就是作弊了?这不是说明我们小挽歌聪明吗?】

【对啊,自己孩子笨就要承认自己孩子笨,好好教一教就好了,人要认清楚现实嘛。】

【我的妈呀,分手好久突然联系我了我从来没有发现韩晶晶竟然这么绿茶,门口那段话不就是在内涵吗?而且刚刚来的时候韩晶晶的嘴歪成那个样子,不会有人没看见吧?】

【韩晶晶耍大牌的消息那么多,现在来骂我们晚晚?好意思吗?】

……

苏晚晚虽然不知道网上的这些争论,但是刚刚在门外的事情她也已经问清楚了,她没想到两个孩子竟然把人关在了外面。

但是她没有说什么,不少寒韩晶晶的粉丝们看到她这样的举动,也骂得更加的来劲儿。

齐文超笑了笑,说道,“我在家呢,你过来吧,正好咱爷俩说说话。”

“好嘞,我这就来。”

挂了电话,向南套上羽绒服,又戴上帽子,就下楼出了门。

齐文超还是住在靠近什刹海公园的那条巷子里,今天虽然没有下雪,但前几天下的雪堆积在角落里,到现在也没有化掉的意思。分手后还见面抱你亲你

这就是南方和北方的区别了。

南方这边,不管下多大的雪,都会很快化掉。而北方这里,哪怕只是一场略有积雪的小雪,依然可以在地面上、草丛里留存许久,一直等到你不在意它了,它才会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化去。

向南出了门,就拦了辆出租车,然后直奔齐文超所在的地方赶去。

这几天,从京城返乡的“京漂”有很多,无论是长途汽车站、火车站,还是飞机场,都挤满了人,到处都在上演着真实的华夏年度大戏《春运》。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原本车流滚滚、人潮涌动的市区内,一下子仿佛空了一半,相比平时要安静得多,就马路也显得宽敞了起来。

“哦,那好吧。”

许弋澄见向南真不需要自己留下,也没在意,他点了点头,又说道,“对了,老板,你要不要上我家去认个门,吃顿饭?好歹也到家门口了,不招呼你显得我没礼貌啊。”

“这次真没时间,高情商女人分手不联系办完事我就得走。”

向南想了想,这才说道,“下次吧,下次有机会一定去。记得代我向你家里人问好。”

“哦,好,那我走了啊。”许弋澄点了点头,提起行李就出了门。

等许弋澄离开了,向南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也带着行李出了店门,朝附近的宾馆走去。

大概是快过年了,宾馆里并不忙碌,显得有些冷清,向南开了一个房间,然后拿着钥匙就上了楼。

前一段时间天天加班到深夜,即便是向南这个“加班狂魔”也都有些吃不消了,来到房间里稍稍午休了一会儿,向南感觉整个人精神了不少,他到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这才回到卧室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老爷子,我是向南啊,您现在还好吗?”

地点:极道组织基地。

然后梵深到了极道组织的基地,看到首领和手下穿着西装,手里还拿把枪。

【在行真说】你地,是谁,我叫在行真,是极道的首领。

【梵深说】我叫梵深,我是铁拳侠,永远不死。

【在行真说】你就是破坏了,我朋友的空手道道馆的人。

【梵深说】那就干脆让你死得明明白白的吧,前男友放不下你的表现是我破坏了,你朋友的空手道道馆,因为我要毁灭日本,所以我要从日本的一部分毁灭。

【在行真说】就算是,这个仇我还是要报,毕竟他是我的朋友。

【梵深说】但是你还要对付那些日本警察,其实你是在一直在做好事的。

【梵深说】我打赢了你咱俩就合作,一起毁灭日本。

【在行真说】“好的”

然后在行真用拳头打向梵深,而梵深拿着在行真的手臂,往下推,再用手掌心打在行真的脸,然后再用左腿横踢,踢在行真的腰部。

【在行真说】哦,舒服,以前我这里一直很难受。

等我们收拢了执法队,笑千剑、步玉心、骆永丹也都过来了,看着满目苍夷的门派,笑千剑叹了口气,然后问起了损失情况,得到回答,笑千剑眉心始终没有舒展,我身边站着汪南,就顺口问道:“汪大长老,难道弟子损失很大么?我在下界带过一个门派,觉得数量上……”

汪南垂头丧气的摇摇头,说道:“夏道友,你有所不知呀,我们宛州七大人类仙门,本来我们九霄神剑门为第一,弟子数量虽然不多,但质量确实最好的,但如今,高阶弟子死伤殆尽,估计这一次其大仙门里,排名要改一改咯,你也算问对人,如果我来计算,我觉得有笑掌门的话,能排在红尘莫问前面一点。”

“原来如此……”我皱了皱眉,心中也是叹息,红尘莫问当时对笑千剑如何,这点我亲身体验,但现在只凌驾上去一个位置,实在就反差太大了。

似乎听到我和汪南的讨论,笑千剑摇摇头走过来,说道:“汪师弟,你这就猜错了,我现在实力大损,但红尘莫问却还有个九重仙老怪物重出江湖了,那老怪我我怕我是打不过了,他还带走了红尘莫问的三少主晏浩云,这么算起来,我们现在九霄神剑门,恐怕要垫底了!就算有你们这些老兄弟撑着不垫底,但恐怕也就平起平坐的格局。”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