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不想拖累耽误我分手,男朋友没钱不想拖累我

如今蔡老板手下十多人被杀……他竟敢在这样的场合出言调戏。

这家伙的脑子被驴踢了了吧。

果然。

哪怕是蔡老板都是一愣,感到很不可思议。

她止住脚步,缓缓望去,依旧面带微笑。

“蔡老板,很抱歉。”

青年旁边的老者赶忙站起,“我们家少爷喝多了,多有冒犯,勿怪。”

“我没喝醉。”

青年当即打断,面带厉色狠狠瞪了一眼老者,“钱老,给我闭嘴。”

说罢之后,立刻又面带微笑看向蔡老板,“老板娘,鄙人李飞龙,来自暗楼。应该有资格请老板娘喝一杯吧。”

暗楼。

两个字。

大厅顿时安静下来。

不少的脸上全都流露出了震惊之色。男朋友不想拖累耽误我分手

更多的人,看向青年的目光,全都闪现一抹惊惧。

暗楼。

那可是全世界都有名的三大杀手组织之一。

“我敢不敢,你不清楚吗!”古保民咬牙回应。

“我他妈跟你拼了!”荀向金听见这话,当场失去理智,隔着中间的扶手箱,对着古保民就扑了上去。

“嘭!”

古保民拽着荀向金的衣领子,对着他脸上就闷了一拳,荀向金挨了这一拳以后,眼前一黑,伸手在车里随便摸了一下,抓起中控台上的香水瓶子以后,对着古保民就砸了下去。

“哗啦!”

在荀向金伸手的一瞬间,古保民抽出了随身携带的勃朗宁手枪,上膛以后,直接顶在了荀向金的脑门上。

“刷!”

荀向金感觉到脑门的一阵冰凉,看见抵在自己额头上枪身湛蓝的手枪,男朋友不想拖累我动作一滞,身上开始哗哗冒冷汗。

“咔哒!”

古保民见荀向金保持静止,伸手掰开了手枪击发锤:“怎么着,还打吗?”

“表、表哥……”荀向金看着顶在额头上的枪,结结巴巴的开口。

“呵呵。”古保民看见荀向金凝结汗珠的脸颊,关掉了手枪保险,把枪里从荀向金头上移开:“我以为,你真的不怕死。”

看来这两只灵虫同样潜力非凡,如果好好培养的话,以后绝对能够成为战斗伙伴。

他唆了一下鸡骨头,随后吐在了桌子上,立即迎来斩意的注视。

“林木,这可是妖兽,骨头里同样蕴含着丰富的灵气,应该咬碎了一起吃掉。”

斩意说道,看他这模样,如果不是不好意思的话,都想捡起骨头再唆两口。

林木一阵汗颜,看样子如今的灵者界,真的是太穷了。

灵界大门关闭之后,他们简直就成为了一群被放逐的灵者,属于自生自灭的类型。

“斩大哥,男友不想拖累你提分手这种草鸡就算是锐变成了妖兽,以后的潜力估计也非常有限吧。”

林木开口问道,毕竟这只是家禽草鸡,怎么也应该没办法和飞禽走兽相提并论。

斩意点点头:“潜力上确实是没有办法和其他的野兽相提并论,不过要是能培养的好的话,就算是草鸡,也可以飞上枝头做凤凰。”

“不过太难了,如今的灵者界,大家养活自己都已经不容易,如果再养一只妖兽的话,只怕谁也养不起。”

“林木,差点忘了正事,我刚才和孔老匹夫在后山转了转,突然发现,你可以种植一些普通的药材。”

“灵药虽然种子不够,但是普通的药材绝对不成问题,以这里的灵气浓郁度,十年就可以达到百年的效果,这比种普通的农产品可划算多了。”

斩意言归正传,想到林木在这里种些辣椒茄子,不得不让他一阵心痛。

“十年啊。”

林木真心等不起,真等到十年之后,他哪里还需要这些普通的百年药材。

到时候炼制出的大培元丹,对他来说应该没有什么效果,但这只是普通的丹药,男朋友穷 说不想耽误我又不可能兑换到灵气石,大批量的种植,完全就是在浪费土地。

“十年时间,如果漫山遍野都是成熟的百年药材,你一个人就可以撑起一个宗门,或许灵者兴盛之日,就落在你的手上了。”

斩意非常的激动,如今的灵者界却越来越衰败,因为天地灵气越来越稀薄,已经不适合修炼。

但是如果能有丹药供应的话,完全可以将这个不足弥补过来,甚至还能犹有过之。

他漫不经心地想着,松开弓弦,甚至没有刻意去瞄准。

他的猎物已无力奔逃,只能俯身半跪下去,勉强避开那些无形的箭矢——它们更细,却分成了十几支,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很难完全避开。

血染红了.半.身。原本束起的银色长发乱糟糟地披散开来,一缕缕被血粘连。格里瓦尔的王大概从未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刻。他试图站起来,然而身体一晃,最终还是又跪了下去。

帕纳色斯缓缓放下长弓,走近几步,低头俯视着他。这个角度令他心生愉悦——难怪人类喜欢让对手用跪拜来表示臣服。男的为啥说不想拖累我

佩恩抬起头来,帕纳色斯短暂的愉悦瞬间消失无踪。

那双深绿色的眼睛里有他未能夺走的光辉。在他沉默的凝视之下,帕纳色斯恍惚觉得,自己才是被俯视的那一个。

油然而生的怒意夹杂着某种暴虐的冲动,他几乎想要抬腿一脚踹在那张脸上。

但佩恩猛然挥剑,长剑横切向他的小腿。残破不堪的长剑掠起的风声依然凌厉,持剑者却已经失去了控制它的力量。

他虽然越来越激动,可惜林木却一点都不感兴趣,养活自己和身边的女人就已经不容易了,哪有这个能力再去养一个宗门。

“斩大哥,其实我外面还有其他的农产品基地,不过种值的不是农产品,而是药材。”

“至于这里的话,就让他这样发展吧。”

林木回道,他说的是苏盈盈那里的药材基地。

想到苏盈盈,他发现回来之后还没有去找一找这个绝世尤物,哪天抽空,必须得去安慰一下她。异地恋男友说怕耽误我

“原来如此,既然你已经有了安排,那我就不多说了。”

斩意不再劝说,不过依然有些心疼,觉得太奢侈。

如果换成他们拥有这样的灵地,都恨不得把自己种下去,怎么也不可能种西瓜黄瓜。

半晚,孔老匹夫的人总算是到了,一共三个老家伙,是清风宗的宗主和另外两位长老。

他们修为都在筑基境界,他们现在目光火热,内心激动,在确定了林木的身份之后,立即向着他抱拳一拜。

“拜见林木大师,我是清风宗宗主令胜旗,灵者界还有林木大师这样的丹师,真是灵者界的幸运。”

“我只能试试,但是会不会成功,我没办法跟你保证。”荀向金的心理防线,此刻已经被古保民击溃了,面对古保民这种无赖之举,他连反击的方式都想象不出来。

“你不仅要试,而且必须得成功,我相信你的能力。”古保民伸手拍了拍荀向金的后脑勺,男的以不想拖累你分手随后摘下了身后的斜挎包,放在了车内的中控台上:“这些东西是给你的,从今天开始,每晚十一点,用里面的电话跟我联系一次。”

“咣当!”

叫的人的身影。

可这惨叫真得很惨。

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而且还不只是一声,后续还连绵不断地惨叫着。

如果不是出现什么重大的事件,肯定是不会有人发出这种惨叫声的。

所以……很快,杨天和这些村民们都起身朝着那个方向走去。村子里其他的村民们,也大多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

村子本来也不大,众人很快来到了村子东边临近边界的地方,然后看到了那位惨叫的女子,脸色纷纷大变。

因为……

那女子已经被一把长枪的枪头给穿透了腹部,倒在了地上,血流一地,动弹不得,只能发出惨痛的叫声。

而这长枪的主人……则是站在女子身后一两米外,一个人高马大、赤果着上半身、身上有着不少刀痕、凶煞气息十足的壮汉。

还不止于此!

这壮汉可不是单枪匹马来的!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大片人,至少有二三十个吧,而且个个都是虎背熊腰,高大魁梧,凶煞至极,光是瞪一眼就能让这些淳朴善良的村民心惊胆战。

“是山贼!”

“天哪,山贼怎么又来了?”

“他们不是都不敢来了么?怎么又出现了?”

“啊,那不是小翠么,小翠流了好多血啊,天哪……那群混账山贼!”

“可恶!”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