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不想拖累你提分手,男朋友欠债不想拖累我

孟雨站起来走过去气愤地说:“你们这些人,一个个都良心狗肺,我在外面被人欺负了,也不可怜可怜我。”

陈颖说:“哎?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们离开寝室之前可是叫你了的,怪就怪你太能睡了!”

孟雨“哼”了一声:“想和你们绝交的第n天!”

……

“叮铃铃”,下午两点半的铃声准时响起,一班的人都来齐了,很快整齐有序地站好。

刘帅这会儿才正眼看到孟雨,他对她说道:“喂,这位正班长,你早上人去哪儿了?怎么不见你人。”

孟雨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听到他说话更是烦,直接白了他一眼说:“你管我?我爱去哪就去哪。”

刘帅有些气炸,但还是什么也没说。

教官过来整队,先让他们一一报数,报完后,他才说到:“先复习今天早上的内容,待会再教新内容。”

教官清了下嗓子,大声吼出:“稍息!立正!向右看齐!站军姿半个小时!”

说完他一边四处转转一边说道:“记住早上我说的,做到三挺三收一睁一顶。”

冯金牙曾不止一次跟我吹嘘,男友不想拖累你提分手每当自己装出痛苦模样,家属就会多塞给几百块的红包,他心里偷着乐呵,但不敢表现出来。

只有等拉着死人开出几百米外,他才敢笑出声。

我挤过人群去找冯金牙,打算给他交代一下注意事项。

冯金牙看到我后,也朝我走来:“兄弟,都准备好了吗?”

“没啥准备的,今天你拉要的人有点特殊。”我低声说道。

冯金牙一怔,问:“怎么个特殊法?难不成是活人咋滴?”

我指了指赵二爷的遗体:“那倒不至于,只是睁着眼而已。”

冯金牙陷入了沉思,默默点燃一支烟。

顿了几秒,开口道:“有怨气啊,不好办,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去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我冷冷地说:“算了吧,馆长让我居家反省,我贸然回去,他还不得吃了我。”

冯金牙拍了一下手,想笑但又不敢笑,低声说:“我正要跟你说馆里的事了。”

“什么事?抓紧说,要不别人该怀疑我们的关系了。”我也点燃一支烟,警惕着村民们。

双方都静了下来。

海明珠一旁颤声道:“或许汪泉没有死吧?”

“不可能!”金鑫大声道:“我亲眼看到是玻璃弹打中了汪泉的心脏!男朋友没钱要不要分手那是玻璃弹!”

高洁立即道:“是击杀黄非的那种玻璃弹?”

金鑫反问道:“那时凶手和我对峙,一直用的是滑膛枪,你觉得枪里会有两种子弹吗?”

高洁没有反驳,拿出另外的手机拨电话道:“冯警官,是我,高洁。麻烦你让人查查汪泉的出入境记录,对,是汪兴海的儿子。很紧急,立即查。”

放下电话,高洁问道:“金总,看来你确定汪泉是死了。你觉得玻璃杀手为什么要杀汪泉?”

金鑫想了想道:“我当时以为他们要杀汪泉灭口,避免汪泉吐露更多李雅薇的事情。”

“那你为什么又问我汪泉死没死?”高洁的风格改变了很多,少了些疑问,多了建设,“你应该是看到了他?”

“是海明珠看到的。”金鑫感觉高洁爽快,自己回的也痛快,“丫头,把视频给高女士传一份。”

高洁很快的看完了视频,询问道:“我没有见过汪泉,鉴别不出视频中是不是汪泉。沈顾问呢,觉得这人是汪泉吗?男朋友不想拖累我分手”她信沈约的专业。

沈约半晌才道:“他下颌有颗小黑痣,和我见过的汪泉一模一样。别的地方,也和汪泉没有什么区别。”

高洁怔了良久,这才道:“那的确很奇怪。我接个电话……”她接听另外一个手机,“嗯”了几声后再次道:“立即调查汪泉的所有资料,一定要全面。”

等放下另外的手机,高洁语气有些怪异道:“是冯浩南打的电话,他说汪泉最近半年一直在国内没有出境。只有在昨天才到了普吉岛,事由是旅游。冯浩南顺便还查了下航空记录,汪泉如今就在曼谷!他是在曼谷新机场下的飞机。”

想到这里,向南忍不住抬眼看了看老戴。

老戴这会儿心情正好,坐在那里驾着二郎腿抖脚呢,看到向南在看他,他还朝向南和蔼地笑了笑。

“幸好我只是想想,要是老戴知道我说他修复文物很磨唧,那还了得?”

向南忍不住额头有点冒汗,男朋友负债说不想拖累我他也朝老戴点了点头,脸上扯出了一个笑容来。

说是开会,实际上也没什么可讨论的,江易鸿说完情况后,很快就根据自己对个人的了解,一一分派到了各个修复室中。

向南是上午就跟江易鸿说了,自己想去四号修复室,多了解一下龙泉窑的古陶瓷器物。

对于自己学生,江易鸿自然不会亏待,现在在分派人员的时候,向南就被分到了四号修复室,而老戴,则去了五号修复室。

五号修复室和六号修复室,主要是德化窑、磁灶窑、景市窑系、龙泉窑系之外的窑口所出产的古陶瓷器物。

并不是说这两个修复室里,没有名窑烧制的古陶瓷,而是除了那四大窑系之外,其余窑口所烧制的古陶瓷,在“南海一号”南宋古沉船中,不想拖累对方的分手并没有大批量的出现,数量相对而言,都算不上多。

从血缘伦理上来说,馆长是鬼胎的亲爹,难道是要父子相残了吗?

鬼胎会不会是在嫉恨没有把自己生下来?如果按照这个路子推断,我和冯金牙几人都跑不了,毕竟是我们把它送进的火化炉。

“嘿,你俩干嘛呢?现在是聊天的时候吗?赶紧办正事。”老爸朝我们快步走来。

冯金牙掐灭手中烟,快速对我嘱咐道:“孙秃子让我提醒你小心,鬼胎很可能会来找你,还有就是,孙秃子说让你随时做好回馆上班的准备,他说殡仪馆离不开你,你也离不开殡仪馆。”

我冷笑一声骂道:“他以前就这么说过,我可不信。”

老爸已经走到了我跟前,冯金牙转身离开,对着人群喊了一声:“请大爷上车吧,男友不想拖累我而分手别误了好时辰。”

老爸指着冯金牙问:“殡仪馆开车的人也认识呀?”

我漫不经心地回一句:“以前的同事,他转行了,随便聊了几句,忙正事吧。”

老爸将信将疑,拉着我朝赵二爷的灵堂走去。

冯金牙将裹尸袋递给六叔,示意他将赵二爷装进去。

“行吧,看在你知错了的份上,就勉强原谅你了,”杨天道,“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去哪?”

于朵朵听到这话,微微一笑,从随身携带的小手包里拿出一张卡,在杨天面前晃了一下。

“要先去下这里,”于朵朵道。

杨天定睛一看。

以他强大的动态视力,一眼就看清了上面的文字。

“斯瑞克……快……快捷酒店?”杨天微微一惊,然后表情顿时变得有点奇怪。

去酒店?

还连房都开好了?

这……能让人联想到什么,自是不用多说。

杨天心想,我这才刚下飞机,这丫头就要把我带酒店去?这也直白得太过分了些吧?

杨天顿了顿,略带尴尬地看着于朵朵,道:“你这丫头,男朋友没钱不想拖累我是不是……太大胆了一点。我觉得,我得给你上上思想教育课啊。”

于朵朵愣了一下,道:“呃?为什么啊?”

杨天翻了翻白眼,道:“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我才刚下飞机呢,你就要拉我去酒店?”

于是一家四口在开展了伟大理论辩论。

杨天凡:蚊子100%吸你的血。

唐小涵:胡说。

8-9岁的小男孩:蚊子吸爸爸的血。

4-5岁小女孩:哥哥胡说,不可能!我不同意。

“.............”

最后在哥哥晃悠悠的小拳头威逼之下,小女孩只好很委屈的同意了蚊子是吸爸爸的血的定论。

小女孩眼泪汪汪的摇晃着杨天凡的大手臂说道:“爸爸,我们不要输给哥哥和妈妈,爸爸,我要赢嘛!我要赢!”

杨天凡笑眯眯的亲了宝贝女儿脸蛋一口悄悄说道:“爸爸给你一个考题,考妈妈和哥哥,他们两个保证回答不上来,我们就赢了。”说完就在女儿耳朵边悄悄的说了几句。

小女孩听完爸爸的悄悄话,立即兴奋的跳起来,站到唐小涵和哥哥的面前,神气地说:“请问孔子为什么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请在三秒钟内回答问题。”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