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男人说我不想拖累你,男生说不想拖累你

裴君临合上了保险箱,那名军人转身大步离开了。

“走,我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密室,淬炼五脏六腑的最后身体零部件!”

裴君临低声道,王子琼和王子瑜姐妹俩纷纷点头,表示裴君临大可以放心去潜修,她们会为其护法。

“裴君临!”

然而,就在三人准备迈步离开的时候,忽然,从另一侧传来一道并不是很友善的声音,三人立刻转头,就看到不远处的院落中,正有一群人恰好走出来。

这一群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来自上古文明时期的强者,其中那位九宫真人赫然也在,在他的身边还跟着几名年轻的上古天骄,比较有趣的是,雪神宫和罗汉寺这两大武道圣地也在场。

他们似乎和这九宫门的上古势力关系很不错的样子,此刻同样以一种略带嘲讽的目光,冷冷扫视着裴君临三人。当男人说我不想拖累你

“有事么?”

面对这样的阵势,裴君临只是轻轻扫了一眼就选择无视了,淡淡开口询问。

既然对方言语不客气,那他也没必要尊敬对方。

随着薛峰给出指令,十八个黑影飞速冲出,他们的速度之快,完全不在叶凡之下,这是很夸张的事情。

因为叶凡脚下有功德金莲,同时还有吞噬的黑猿之力,论到速度,他可不许任何人的,可是,眼前的这些黑影居然比他还要快速。

这是因为,在这个杀意空间中,这些黑影本身就是杀意所化,所以,这个空间就是他们本身,能够利用空间法则行进,无比迅速。

“原始魔兵——横扫千军!”

对方的攻击实在太多,叶凡手持魔兵,横扫而出。

强大的魔神之力,破碎虚空,震撼天地。

“咔嚓,咔嚓,咔嚓!”

很快,在强大的魔力下,那些黑影纷纷破碎。

“哼!风神铃,这就是你的手段吗?”叶凡冷笑着问道。

“嘿嘿,着急什么呢,现在只是一个开始!双子男真分手和假分手”

但对于那些破碎的黑影,薛峰似乎根本不在乎,他继续凝聚手中的杀意利剑。

叶凡眉峰一凛,他立即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他回头看向身后,发现之前被粉碎的黑影,居然重新出现了。

唐若雪没有出声,只是伸出双手,扬起双腿。

叶凡无奈一笑,只能放下东西,上前把女人扛在肩上,然后才出门去隔壁。

“嗯?”

只是唐若雪刚刚进入叶凡房间,她鼻子就止不住狠狠嗅了几下。

叶凡微微一愣:“怎么了?”

“没什么。”

唐若雪揉揉自己鼻子,她闻到了女人香气,寻思莫非是钱家欣以前住过?

叶凡把她放了下来:“莫非你以为我金屋藏娇?”

“我就是有天大胆子也不可能在你眼皮底下出轨啊。”

他认真地表着忠心。

唐若雪娇哼一声:“在我眼皮底下不敢,不在我视野就敢是不是?双子座从爱到不爱”

叶凡很是无奈:“你们女人就是喜欢玩文字游戏。”

“那你说说宋红颜、汪清舞和韩子柒怎么来的?”

唐若雪戏谑一声:“对了,听说袁青衣现在也对你百依百顺?”

“我……”

云仙宗还说保护你的势力千年。

现在的云仙宗,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他还怎么保护你的势力?

“云仙宗的奖励就不要想了,他们不杀我们都是照顾我们这些人了。”

“没错,以前的云仙宗是高高在上的,我们招惹不起的,根本就不敢抗衡的存在,可现在,他们几百万人的云仙宗,只剩下了十多万人,那还有什么怕的?”

“云仙宗以前可是杀了我不少家人,今天终于可以报仇了。”

现场这些人的情绪也是瞬间被激发起来了。

没错!

他们这些人被云仙宗压迫的太久了。

现在有了反抗的机会。

他们也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而且将就像是夏天所说的。

他们如果扫平云仙宗的话,那云仙宗的所有财富也就是他们的了。

杀!

一时间。

所有人全都向前杀去。双子说不想拖累我

夏天也是带头冲向了前方。

袁横直接任命道:“你有什么需要,可以现在就提出,同时此次泰山之行,国家方面会给你们安排一支专业的队伍,从而确保你们的安全!”

“袁至尊,属下还真有所求!”

裴君临朗声道。

“说!”

袁横声音平静。

“我现在的实力处于一个关键点,需要一件木属性的至宝才能得以圆满!”

“泰山攻破禁制之路,凶险万分,多一分实力便能多增加一分活命的机会,所以我现在很需要一件木属性至宝!”裴君临同样声音不疾不徐道。

适逢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傻瓜才会不提条件呢?!

有国家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做支撑,只要条件不过分,相信都会满足的,尤其还是像他这样稀缺的年轻阵法大师。

“可以!会议结束后,我会让人给你送来!”

果然,对于裴君临的要求,袁横连犹豫都没有,当男人说我不想耽误你直接就点头答应了。

裴君临暗自心中喊了声:爽,想不到一直苦恼的木属性至宝竟然如此轻松就解决了,真的是运气来了怎么挡都挡不住!

“这……”

他内心一颤,脑中不断地思考着,眼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照世龙眼!”

随着体内的大荒神火晋升为荒宇龙炎,叶凡的慧眼同时进化,成为了照世龙眼。

“吼!’

随着一声龙吼之音,叶凡的头上浮现出了应龙龙皇之象,同时,释放两道金光,直接穿透了眼前的虚空。

在龙眼之内,周围的法则排布,渐渐地清晰了。

这个空间正是杀意空间,而且是深层次的杀意空间,一般的灵眼根本看不透。

只有叶凡的龙眼,才能够看清楚其中的法则排布,这就是叶凡升级自己体内神火的一个效果。

“呵呵呵,叶凡,如何啊,这些黑影杀之不尽,你没有机会,等到我杀意之剑彻底凝聚,就是你的死期。”

薛峰阴冷地笑着,他现在诛杀叶凡的心到了极致,双子座不再爱你的预兆只有叶凡死,他的最终大计才能够完成,走出这个金牛先生为他设计的禁锢。

“是吗,可惜了,你没有办法估计到我的成长速度!”

“无论如何,这不重要。”斯科特说。

菲利气得笑了出来。

“好啊。”他说,“那么,圣者大人,你觉得什么才能称得上‘重要’呢?”

斯科特再次皱眉——他脸上的肌肉似乎已经只能做出这样简单的表情,以至于他眼中掠过的迷茫和黯然,菲利都觉得只是自己的想象。

“等等。”他说。

圣骑士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突然转身离开,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他.妈.到底什么毛病?!”

他试图把小白从他身上推下去,追过去把应有的表情从那张令人厌恶的死人脸上揍出来,小白却似乎觉得他是在跟它玩闹,大大的脚掌甩过来,不轻不重地拍在他脸上。

在他怒气冲天又无可奈何地跟白豹扭成一团时,有人推开了门。

“……你看起来精神不错。”艾伦说。

“……你看见那家伙了吗?!”菲利一边躲避着白豹粗糙的舌头一边迫不及待地控诉,“那是什么鬼样子!男的说不想耽误你那到底还是不是斯科特?!”

但唐若雪这双腿,叶凡感受到的只有来自生理的强势冲击。

如雪白的藕断一般,又绝不臃肿。

叶凡感觉自己呼吸出来的都是热气。

“你是揩油,还是治疗啊?”

唐若雪能够感受到叶凡气息,止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

“摸了那么久,一点效果都没有?”

她难得娇嗔的样子让叶凡微微恍惚。

“马上,马上就好了,刚才在酝酿。”

叶凡打了一个哈哈,没有银针的他,干脆一转生死石修复。

片刻之后,唐若雪的足踝红肿渐渐消退,重新变得红润诱人。

不过叶凡没有马上松手,依然牢牢握在掌心,同时用另一只手捡起资料。

“今天又坐飞机又邮轮冲突,折腾一天你洗完澡不好好休息,还看什么公司文件啊?”

他把掉落的文件捡起来递给女人。

“你以为我来港城就纯粹作证啊?”

唐若雪看着叶凡嘟囔一句:“我还有一个项目要跟进。”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