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自卑的男朋友,如何安慰自卑的男朋友

此时,石洞里缓缓的有了脚步声,四龙很快从洞中走了出来。

看到四龙,百兽欢呼,心中的担忧也全然消失了,既然他们都平安无事,相信兽王也应该平安无事。

“恭请兽王!”

四龙齐声呼唤,百兽顿时匍匐跪下,虔诚无比。

洞内再次响起脚步声,石猴多了个心眼,悄悄的看了一眼,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此时的韩三千抱着秦霜,缓缓的走了出来!

“是你!”石猴怒吼一声,同时,他的吼声也惊起了百兽,一个个顿时从地上爬了起来,做出攻击姿态,对准韩三千!

“全部给我跪下,兽王面前,谁敢放肆!”四龙齐声一怒,紧接这直接横在了韩三千的面前,谁敢上前,杀无赦!

“四大护卫,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石猴愤怒的吼道。

“没有什么意思,安慰自卑的男朋友保护兽王而已,石猴,我倒要问你什么意思?在兽王面前不跪下,你是想造反吗?”四龙之首此时怒声喝道。

在韩三千和麟龙,兽王面前他不敢放肆,但在这百兽面前,那还不逞够威风!

“你怎么说话呢!”岑钧听到这话面色猛然一沉,怒瞪了浓眉男一眼。

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竟然敢对他们首长如此说话,简直是不知死活!

“岑钧,算了!人家办案,我们别打扰人家。”

卢绍靖伸手拦了他一下,随后转头冲林羽歉意道:“何先生,对不起,你的事,我不便插手……”

“卢先生,这件事,可能必须得您插手……”

林羽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何先生,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但是这种情况,我实在无能为力。”卢绍靖歉意的摇了摇头,下意识的扫了眼躺在地上的腿伤男子,写给男朋友最真实的话以为是林羽的私事。

“知道就好!”浓眉男冷哼了一声,别说,这个老头还挺识抬举。

林羽也没多做解释,冲浓眉男问道:“警官,我问你,你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你贩卖假药,把人都治成这个样子了,我不抓你抓谁!”浓眉男冷声道。

“是这款药吗?”林羽把手里的止血祛疤药膏拿起来晃了晃。

“你叫这个人类叫兽王?”石猴怒道。

“废话,他不是兽王,难不成你是?”四龙之首不屑道。

“你这个叛徒,我杀了你。”石猴顿时一怒,直接就朝四龙冲去,而百兽见石猴已动,一个个也跟着带着杀意冲了过去。

“够了!”韩三千怒声一吼。

这一吼,威严十足,气势霸道,硬生生的吼得百兽顿时一愣,停止了进攻。

“不要管他,给我上。”石猴大吼一声,回眼扫了一眼百兽,安慰自残的人的暖心话转身就要进攻。

可突然,他猛的看见所有百兽不仅没有跟随他一起怒声吼叫,反而是一个个突然没了杀气,然后乖乖的跪在地上,虔诚无比的跪下磕头。

“兽王万岁!”

随着百兽齐声大喊,石猴猛的一回头,整个人瞳孔不断放大,直到极限!

韩三千此时单手轻举,右手手掌心处,一个白白的如同兔子的东西,正立在手心,乖乖的冲着韩三千低着头,做称臣状!

石猴整个人猴躯一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永世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突然,王震的眸中闪过一抹决绝之色,暴喝道:

“呔!”

下一刻,他右脚猛地跺地,借助反震之力向前冲去,如果能够杀出重围逃到外面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然而,那些教官又岂是易于之辈?

七八根防暴棍,从各个方向朝着王震的害要部位甩来!

就算王震竭尽全力,也仅仅躲到了其中的几根,剩下的则砸在了他的小腹、腿部以及后背。

……

“砰!”“砰!怎么哄男朋友开心”“砰!”

沉闷的击打声响起。

王震发出一道闷哼,强烈的痛楚让他身躯一软,顿时瘫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但这么一来,更加给了对方行凶的机会。

“砰砰砰砰砰!”

一时间,防暴棍击打肉身的声音,像是狂风骤雨般,不绝于耳。

那七八个教官全都杀红了眼,兽性大发,真的要将王震往死里打。

“刺啦!”

防暴棍砸在王震的眉骨之上,撕开一条长达七八公分的口子,深可见骨,殷红的鲜血汩汩流出,触目惊心。

在这种情况下,王震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像只虾米般佝偻着身躯,双手抱头,尽可能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

尽管如此,在短短几分钟内,他还是被打断了十几根骨头,皮开肉绽、遍体鳞伤。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服,遥遥望去,就像是个血人!

任谁也无法想象,在军营之中,竟会发生如此丧心病狂的恶行!

不远处,让男朋友感动哭的句子楚南像是被吓傻了似的,瞳孔涣散,目光呆滞,像是被石化了般,根本动弹不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打了个哆嗦,才回过神来,但脸上却写满了恐慌之色,无法抑制地尖叫道:

“啊啊啊!震哥!你们别打了!这是在犯罪!”

楚南的惊声尖叫,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将他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唰!唰!唰!”

下一刻,无数道恶狠狠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楚南的脸色瞬间煞白,毫无血色,身子不受控住的战栗起来,仿佛被掏空了全身的力气。

岑钧面色一寒,沉声道:“你面前的这位就是……”

卢绍靖摆摆手打断了他,瞥眼望着万维运说道:“奥,千植堂,你是万士龄的儿子?!”

“不错!”万维运一听卢绍靖听过自己父亲,不由挺胸昂起了头,神情更加的傲然。

“听你的意思,你好像挺维护这几个人的,怎么,这件事与你也有关系?”卢绍靖气势威严的扫了他一眼。

万维运心里咯噔一下,急忙说道:“笑话,这件事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个过路的,我之所以站出来,男朋友生气了八种消气方法不过是看不惯你们欺负人而已!”

“是吗?他们偷取军需物资,还成了我们欺负人了?”

卢绍靖冷笑一声,冲岑钧说道:“给他看看你的证件!”

“是!”岑钧点头一应,立马掏出证件亮给了万维运,看到岑钧证件上“军需处”几个大字,万维运顿时面色一变,一时间哑口无言。

“怎么样,现在我们有资格审问他们了吧?”卢绍靖瞥了万维运一眼,随后沉脸冲红鼻头等人冷声问道:“说,你们的药膏是从哪里偷来的?!如果说真话,我还可以视情节严重酌情开恩,但你们要是敢撒一句谎,你们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砰!”

岑钧抬手朝天就是一枪,怒吼道:“谁敢跑,我立马击毙他!”

那几个吓得脚下一软,噗通一声栽到了地上,接着二话没说,对自卑的人一些鼓励的话连滚带爬的跑了回来,跪在红鼻头跟前也一个劲儿的磕头,哭着喊着求饶命。

万维运此时也是面色惨变,脚下一踉跄,差点摔到地上,幸亏一把扶住了旁边的木门。

军……军队特供?!压根不对外销售?!

他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心头震撼不已,感觉跟做梦似得,满脸的不可置信。

围观的群众也顿时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不对外销售?那他们怎么买到的?”

“这他妈还用问吗?故意讹人家何先生的呗!”

“是啊,这小子刚才还口口声声说是从药店买的呢,怪不得连小票也拿不出来呢,感情是来骗人的!”

“太他妈不要脸了,亏老子刚才还替他喊冤,操你妈的,浪费老子感情!”

“真该死!害我们冤枉了何医生,老子砸死你!”

当一名走在最后的中级战士靠近紫琪时,这狐媚子直接起身手里拿着弓箭对准了那人的头颅插去,这样生猛的作战方式哪里还有勾引叶凡时的妩媚之姿,也许这才是云图巫女的真实一面!

瑶更是行动迅速,断水出鞘一刀便砍断了另一人的头颅,倒是叶凡有些尴尬,第一次与尊卢人打白刃战,对方的石矛本来就比消防斧长,一时间竟然逼得叶凡有些狼狈不堪。

梁飞似乎不敢相信雷劈枣木这么生猛,拿在眼前看了看,眼睛瞪得很大。

这正是龙小云给叶天,而叶天又转手给他的千年雷劈枣木,密密麻麻有许多神异的雷纹交织其上,那是雷电法则的具现,烙印在枣木上,法力催动下,可爆发出雷霆之威,是一件很不错的杀伐利器。

“该死的人类,竟然杀死了伊恩!”

所有的吸血鬼暴怒,一双双猩红如血的眼睛盯在了梁飞身上。

他们本以为这是一群软柿子,没想到里面有个硬茬。

“一群鬼东西,赶紧给我滚,不然我把你们全杀光。”梁飞怒斥道,雷劈枣木横在身前,一道道雷光吞吐不定,非常恐怖。

而这时的叶天,仿佛置身事外,抬头看着天上的极光,探出一只手来。

就见,一条极光被引动,无尽的光华垂落,仿佛光雨一般落在他的掌心中。

不消片刻间,一条长度不知几许的绿色极光带就在天上消失不见了,化成一个弹珠大小的绿色光球出现在他的掌心中。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