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对象又去另外相亲,相亲男故意吊着你啥意思

“你以为我们会不做一点准备吗?你的情况我们自然要了解一点。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你说对吗?”白衣老者得意的笑道。

“确实。”韩三千笑着点点头:“知己知彼确实才能百战百胜,但问题是,你真的了解我吗?如果有偏差的话,那该怎么办呢?不过,这个答案,恐怕你只有下辈子才能慢慢的品尝了。”

说完,韩三千招招手,做出一个拜拜的姿势,也不顾白衣老者再说什么,转身便直接飞下城墙以内。

白衣老者怒目一瞪,自己还在这呢,这家伙竟然不管不闻的便要先行离开?

但他刚想追身韩三千,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的不受控制,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双眼顿时瞳孔大睁!

他的身上,此时赫然满满都是各种血窟窿,透过那些窟窿,他甚至可以看到身后的天空!!

“这家伙,什么鬼?气息为何如此之强?”

“这特么的还是人吗?”

韩三千人还未到,朱家数位高手已经胆寒,有人心中更是萌发退意。

“给我死!”

一声怒喝,相亲对象又去另外相亲韩三千持斧而下,天火月轮同时迸发,如同狂龙席卷众人。

轰!!

盘古斧举天而下,百米厚的城墙硬在一斧之下,直接被砍爆达到几十米,剧烈的爆炸甚至让整个城墙都为之一抖。

天火月轮如同火龙电姣,横穿竖摆,所过之处,火闪电缠,死伤无数。

朱家一帮高手,连韩三千对也没对上,此时竟然已经被打的狼狈不已,疲于应付。

“以你一人之力,就想斗我火石朱家,你太狂妄了。”白衣老者怒声一跺脚,整个身体直接弹射而出。

身后,几十名朱家高手也稳定身形,立即随之加入,围剿韩三千。

“找死!”

轰!!

韩三千身上金光大散,周身金光更是直接散开,宛如一尊神佛,银发无风而起,扬扬而荡。

而那些没挡住的血雨,此时却顺势而下,直淋下方的那些朱家高手。

当鲜血淋下,有不少人脸上或者身上都沾上了几滴鲜血。

当看到韩三千身上流的正是金色鲜血的时候,一帮高管终于放下心来了。

“天翔长老果然是我辈楷模啊,哈哈,这才几下,便已经打伤了那个韩三千。”

“呵呵,同时和两个相亲男生联系都说韩三千是什么神秘人,了不起的很,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岐山之巅虽是高手比武,这小子在上面大放异彩,但不去岐山之巅的人也不代表不是高手。八方世界奇大无比,卧虎藏龙更是不在话下,巧与不巧,我朱家正好有位潜龙在野。”

几位朱家高手,此时已是满心喜悦,就差喝酒庆祝了。

“韩三千,浪得虚名。”

半空之上,挡下鲜血以后,白衣老者不屑将挡住的白衣一放,鄙夷而道。

“你对我很了解吗?”韩三千也不进攻了,此时轻轻的停下身,好笑的望着白衣老者。

于韩三千而言,眼下的他不过只是死尸一具而已,自然没有兴趣再进攻了。

怦然一声。

白江奇惨叫,无法起身。

这时,封小鬼才伸了个懒腰,提起斗笠。看向那边倒在地上,痛苦不已的白江奇,一脸疑惑。

“你躺地上干什么?相亲能同时相几个吗”

白江奇根本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的嘴唇,都已经变成了黑色,眼睛当中,也在冒着黑气,浑身发僵,发冷。

其他几位风水师只见白江奇被偷袭,摔了出去,却并未注意到细节,一个个全都怒了。

他们怒斥。

“封小鬼,你干什么呢?居然敢对我们师兄出手?”

“找死,是不是?”

封小鬼面对这样的斥责,毫无反应,他睁着一双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拿出葫芦,猛灌了一口。

然后,才看起来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他,中了我的尸毒?”

“我早就提醒过你们,我睡觉的时候,别打扰我。”

这话更是让那几位风水师,恨得牙痒痒。

这些道士塔之下,其中四位,甚至还是正一道和全真道掌教的遗骨。

因此。

刘伯温对此处风水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当然,我所知道的这些,全都是从丁无妄那里听来的。

他对周山禁地,倒是了解颇深。

而当风水大会比试的时间,真正定下后。

有几位风水师一怒之下,直接选择退出。

众人都知周山禁地的凶险,同时相亲多个对象好吗而且凶险到需要一个道观的气运,世代镇守,这种情况下,北山府居然还要求晚上比试。

年轻的风水师想要北山府的机缘,但也不想去送死。

等夜幕落下。

除却退出比试的四个人之外,剩下的,包括我在内,总共二十六位风水师,进入了周山禁地,其中,有十位,是北山府的白衣风水师。

其他那些,也是各地北山派家族,年轻人之中的佼佼者。

周山禁地入口附近,有道士塔塔林。

道士塔饱经沧桑,甚至,有的已经摇摇欲坠。

天摇地晃!

两大高手对决,火光四溅。

从半空一直斗到苍穹,从苍穹一直斗到至虚无,半空之中,电闪雷鸣,防佛天空都被撕裂,随时会踏方而下。

半空之上,两人丝毫不留后手,韩三千勇猛无比,白衣老者也不断抓住韩三千不守的机会,试图用自己致命的攻击,败下韩三千。

下面之上,朱家一帮高手,也时刻关注上方之战,一旦有任何机会,便会立即释放攻击,远程帮助白衣老者。

但显然,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太虚神步之下的韩三千身法飘忽,相亲同时跟几个人联系时而离白衣老者很远,时而又忽然缠斗于他,一帮人虽然想帮,但又怕误伤白衣老者。

“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韩三千突然狰狞不屑一笑,望着右臂被这老头割开的伤口,金色鲜血直流,下一秒,韩三千猛然左手猛的一拍右手,一道鲜血瞬间被拍成无数血雨,直轰白衣老者。

白衣老者仓促之下,淡然只是用自己的袍衣相挡。

但这,显然会让他付出无比沉重的代价。

作为一个手段狠辣,在早期伤人断手是家常便饭的人,说出这样的话不违心吗?

“是是是,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强哥早就没有之前的勇敢,心惊胆战是他现在的常态心情。

“哼,按你的意思,你们是因为车子才找上我的了哦?”

“嗯!”强哥委屈的点头,余光瞄到周一的不爽,立马加大音量:“是的,当天晚上从我们手里救人的是谁我们没有看到,但是当时的车子就是你这车。”

“我这款奔驰在上海虽然不多,男生跟你说他去相亲了但也是有那么几辆的,你们既然连人都没看到,凭什么就认定是我这辆了?”

有些事情不问清楚,周一今天晚上觉都睡不着。

“这个,这个……”

强哥也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转头看向了依然还在修炼倒挂金钟的小弟们。

周一顺着他的眼神吗,留在一个全身颤抖不已的白条上,伸手一指:“把他弄下来。”

一头黄发,脖颈上标着一个大帅字的小弟,被放下来如同拖二师兄一般,被保镖拉到了周一的面前。

向十看了陈兰一眼,不得不承认,陈兰说的很有道理,不管将来怎么样,这一关总是要过的。

幸好他们这一支不是嫡系,他虽然也参与家族的一些事,但是毕竟不是掌权的,将来就算是秋后算账,他也不是第一个顶雷的。

“那就去见一见好了!”

这一夜,向十注定是要失眠了。

易青估计都想不到,他要找这位向老板帮个忙,对付吊着你的相亲男没想到竟然还把人家给吓到了。

转天,易青和中森明菜一起吃过了早饭,等陈养正的车到了,便一起去了橙天娱乐公司。

公司的办公地点在中环的一栋写字楼,整栋楼22层,全都被易青给买下了,不得不说,有钱就是任性,别人都是租,他直接砸钱买。

易青过来的时候,向十和陈兰已经到了,永盛的另外一个股东向家老幺没过来,他从去年开始就有意识的逐渐淡出了公司的管理层,将永盛全都交给了向十打理。

在20楼的会议室内,易青见到了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龙五哥。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