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在优秀的女人前自卑,女生优秀男生会自卑吗

“为什么突然提到这?”

“怕你到时候想家想你父亲。”

“你这样的行为有些可疑,说究竟是想干嘛?”

“你这样我可是会伤心的。”

“少来。”

“咳,看着你如此美艳迷人,所以我想是不是在离开前你要好好的弥补了,免得到时候我整日盯着你也无心带他们历练。”

“你个色痞,里我远些。”

白幽若瞪着眼睛满脸通红的推搡着蓝羲玄,而男女之间的力气本就悬殊,更何况白幽若只是单纯的推他并没有动用灵力,所以蓝羲玄半点也没有被推动。

“就你这点小力气还是不要浪费了。”说完便抬起白幽若的下颚吻了上去,随后二人的身影消失在此处,而经过此处的人若是留意观察,定能发现这里被设了界,结界里掩盖了什么却无人知道。

深夜蓝羲玄抱着白幽若回到房中将已经睡得很沉的她放在榻上,男生在优秀的女人前自卑看着她的熟睡的容颜蓝羲玄摸着下颚喃喃道“应该能怀吧。”

白幽若要是听到已经很无语,这个男人想要孩子是想疯了吧,他修为可是大帝,而她的修为也可以说只差迈进大帝半步,他们二人修为这么高要孩子怎么可能那么容易。

“少主如何知晓?”

“咳,在世俗界第一次见你二人我就知道,只是你问这问题究竟是什么意思?我知道的跟你说的怕是有些出处。”

“少主何时知道我对楚恒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什么想法?”

白幽若还是想弄清楚他的意思,别到时候他说的与自己想的不一致那就乌龙了,于是白幽若还是故作不解的问墨尘,而墨尘也像是豁出去了,看了白幽若半晌才开口道“我对楚恒有了男女之间才会出现的感情。”

“你的意思是说你喜欢上了楚恒,我没理解错吧?”

“没有,就是这个意思。”

白幽若松了口气,只是随后她便通过这话明白了,看来楚恒还是没有告诉他啊,并且上次那样就可说通了,楚恒一直保持与他的距离,女孩说男生很优秀所以两人看起来才那么奇怪,而楚恒的做法让墨尘错误的理解为他讨厌自己。

“咳,那个,楚恒知道吗?”

“我认为他是察觉到了什么。”

“也就是说他不知道是吧。”

“约你出来,越过云彩,跃上柳梢,乐在心瑶……”庄同学才思敏捷,一首“咏月”,把彼此的心境烘托得淋漓尽致、荡气回肠。

郭姐默默地把庄金荣的诗句牢牢的记在心间,一有机会她肯定会把它们整理成册,作为一种宝贵的精神财富,永久的收藏起来……

由于佳节将至,整个情人岛并没有多少人,估计都在忙着自家的烟火。

明天的自己也将启程去A市陪父母团圆过节了,今晚是她能陪庄小弟的最后一个晚上,所以非常的珍惜。

不一会儿,他们就卿卿我我的来到了情人岛的最高处“梦天阁”,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休息。

看到庄小弟略显疲惫的精神状态,郭御姐就知道连日来的运筹帷幄,肯定透支了庄小弟不少的精力。再加上刚才的应酬,此时的庄小弟最需要的就是按摩和休息。

想到这郭御姐善解人意的说道:

“我看你也累了,男人夸一个已婚女人优秀赶紧躺下来眯一会儿吧,我给你掐掐脚解解乏。”

“不,我口渴了,我要喝茶。”庄金荣孩子般的娇情道。

本来约他出来是想让他独享卿卿我我的二人世界,没想到他为了工作又扯上了马同学。我的心肝宝贝,你什么时候能真正的躺到我的怀里来,真正的做我的大男人呢,姐不图金不图银只图你这个人……

此时的郭御姐早已泣不成声了。

她知道庄金荣之所以这么拼命的工作,完全是为了配合自己,当好这个大笔一挥就能左右别人命运的“一姐”。

说实话。

她对权力也是十分向往的,哪个女人不盼望着被别人崇拜和尊敬呢?就拿她小小语文组的办公室来说吧,她的那些同事哪个不是为了点蝇头小利争的头破血流?哪个不是为了一星半点的权利斗得你死我活?如今自己也站上了权力的巅峰,女生太优秀了 男的害怕拥有了左右别人命运的权利,这种时空角色的转换让御姐郭也止不住地感慨万千……

特别是。

看到昔日的美女同学马冬梅崇拜和羡慕的看着自己批条子的时候,郭一姐觉得一切的辛苦和努力都是值得的。但郭一姐并没有任何的骄傲和膨胀,相反更觉得自己做的还很不够,还得更加努力,否则对不起庄小弟对自己的栽培和鼓励。

看来。

庄同学的远见卓识绝非一般的人能够比拟的,他看似憨厚的外表下,隐藏了多么强大的魅力和格局啊。看似是个弟,其实是个帝……

正当御姐郭还沉浸在无限的崇拜和遐想的时候,庄金荣的手机滴滴滴的响了好多声,一定是他的那些小妹妹又来信息催他了……

想到这。

“谁让你喝那么多酒的,都是马冬梅那个骚狐狸灌得你。”

郭姐边说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保温杯给庄小弟倒茶,她知道庄小弟的肠胃不好,不能喝凉茶。所以再忙、再累、再麻烦她都时刻带着保温杯以备不时之需。男生不敢追的十大女生可见姐姐照顾弟弟,那真是无微不至啊!

“茶倒好了,起来喝吧。”

郭姐麻利的倒好水,试了下水温,递到庄小弟的跟前。

“不,我不喝,我要你喂我喝。”

庄金荣竟然孩子般的耍起了赖皮。

“什么?我喂你?你都多大了还让人喂,也不害臊。”

郭姐半嗔半怒地笑着说。

“你不喂,我就不喝,看谁吃亏?”

瞧瞧庄小弟这都是什么逻辑。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我吃亏行了吧,我喂你喝。”

郭姐说完扶起庄小弟半躺在自己的怀里,打算喂他喝。

“我不要你这样喂,我让你用嘴喂我……”

庄小弟也是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不怀好意。

郭御姐适时地按摩着庄小宝的头部,给他减压放松,并不停地轻轻地有节奏地拍着庄小宝,安抚他平稳入睡。女生说你优秀表达啥

也许是太累了,不一会儿庄小宝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看着月光下的大宝贝,轮廓分明、鼻梁高挺的俊美脸庞,郭妈妈心里别提多喜欢了。不知不觉地哼起了摇篮曲:

“月儿明风儿轻,树叶遮我情啊,蛐蛐儿叫铮铮,好比那琴弦儿声啊……琴弦儿轻,琴弦儿动听,摇篮轻摆动啊,娘的宝贝,闭上眼睛,睡了那个睡在怀中啊……娘的宝贝,睡在梦中,微微地露了笑容啊……”

“唉,你这个小冤家,不会是我前世迷失的儿子吧?”

此时的郭御姐不觉得暗暗埋怨天上的月佬牵的这叫什么绳?虽说老姐比母古已有之,但是御姐郭还是止不住的慨叹命运的不公,不知不觉的潸然泪下,打湿了心胸……

“不好了,发大水了,快救我啊!……”

睡梦中的庄儿子,打着癔症,喃喃的说着呓语。

“我的憨孩子,男人眼中的气质女人这哪里是什么雨,这是咱娘俩前世的泪缘啊。”

“唉,德林,刚才你说那话有些太重了。”

原来莫德林刚才说那么伤人的话是故意的。

他解释道:“这小妮子虽然整天哭哭啼啼的,可是心里也倔强的很,要是不这么说,他绝对会辞职的。”

“她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啊,离开了公司,连个能投奔的人都没有,而且现在有时这个状态,你放心让她一个人离开吗?”

在雪清公司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正职撩正职、副职撩副职,陈清水整天跟邱月珊混迹在一块,而莫德林又有事儿没事儿,去逗逗小桃。

除了邱月珊外,莫德林应该是最关心他的那一个了。

“你说得对。”

莫德林接着说道:“只是邱会计?”

“不说了,我也说过了,人各有志,既然不是一路人,也不必强求。”

陈清水摆了摆手:“好了,不提了,得打起精神来。”

高层离职,对于公司的影响是极为巨大的,外界已经就此衍生了各种对公司的,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和谣言已经传播开来。

听到萧白萱这番话的萧光武,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道:“你以为我想喊你这个残疾人为小妹吗?你也不看看自己如今是什么样子?你能够去为聂少打杂,这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别不知足!”

如今的萧白萱几乎没有什么战力可言,而萧韵清的修为完全被封住了。

萧光武在停顿了一下之后,目光看向了萧韵清,说道:“韵清姐,你怎么不说话?明天就是你的大婚之日了,你能够成为聂少的妻子,你知道天底下有多少人会羡慕你吗?”

萧韵清冷哼了一声:“天底下的女子会羡慕我嫁给一个太监?”

此话一出。

原本没有太多情绪起伏的聂文冲,脸色顿时变得比吞了苍蝇还要难看。

而萧光武觉得事情要糟糕了,他也知道当年之事的,而且他很清楚聂文冲最恼怒别人提起此事。

果不其然。

下一秒钟。

“啪”的一道脆响声,在空气中回荡开来。

只见聂文冲隔空扇出了一巴掌,这一身修为被封住的萧韵清,根本是没有躲避的可能性。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