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会因为什么而自卑,男生会因为什么自卑

“您也是医生吗?”庞先生疑惑道。

“不错,中医。”

林羽说着一把拽过他的胳膊,将他的袖子撸上去,随后用手蘸着水在他胳膊上用力的击打,很快庞先生的手臂便泛红了。

庞先生忍不住咬了咬牙,暗想林羽这打的不是自己,还真下得去手啊。

“现在感觉如何?”林羽停下来,用毛巾擦了擦手。

庞先生一愣,随后摆了下头,惊讶道:“不疼了!哎,真的不疼了!”

说着他接连晃了几下头,发现连日的头痛确实消失了,顿时惊喜万分,一把握住了林羽的手,“先生,您真是高人啊,敢问您尊姓大名?”

“我叫何家荣。”林羽笑道。

“何家荣?”

庞先生皱了皱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华夏还有位叫何家荣的神医。

“无名小辈,男生会因为什么而自卑庞先生不知道也正常。”林羽笑道。

“您放心,从今天以后我就记住了。”庞先生担保道,“不过先生,我想问一下,我这个毛病会不会再犯啊?”

“轰隆!”

倏地,她觉得有一股隐藏在体内深处的力量,骤然被唤醒。

娇躯上,顿时浮现出大面积的血红线条,就像是某种神秘的纹身或是图腾,那具完美无瑕的胴体,从头至脚,都被血色图腾所包围。

定睛望去,这图腾竟然是一只狐狸的模样,在狐香香的匈口正中央,恰好是狐狸的脑袋。

巨大的狐狸身子,贯穿狐香香的娇躯,背脊上则纹着足足九条尾巴。

更令人惊讶的是,那只狐狸的双眸之中,透露出一股神圣高远的气息,仿佛至高无上的神祇一般,给人带来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

“远古圣狐!她竟然真的觉醒血脉了!”豢人老祖惊呼出声。

下一刻,狐香香身上纹着的那只狐狸,仿佛“活”过来似的,爆发出毁天灭地般的力量。

“嗷……嗷……嗷……”

一阵狐狸叫响彻全场,男生自卑不敢谈恋爱叫声充满着极致的威严,犹如惊涛骇浪拍打而至,可以瞬间拍碎天穹上的日月星辰一般。

……愿娜娜给他好运。

.

雪山之巅,水清如镜,双月与群星的光辉之下,一片静谧……一片总是刚刚成形会被小龙打嗝儿的声音击碎的静谧。

也有雾气微微地漂浮在湖面上,但并不曾笼罩整片湖水,只是像云一般淡淡地飘着,倘若一直盯着湖面,某一个瞬间,会突然分不清自己所注视的到底是湖水还是天空。

但湖边的一龙一人并没有什么欣赏美景的心情。在能够缓和气氛的埃德离开之后,这里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

或许伊斯并不觉得尴尬。但玛雅,作为一个心思纤细又敏感的少女,却并没有那么粗的精神。

她倔强地坐在那里没动,但几乎一直不停地变幻着姿势。那不仅是因为尴尬,也是因为不安。

当她不时望向某个方向,手指无意识地在雪地上摁出一个又一个小圆坑,伊斯突然开口问了一句:“你能找到那条船?”

“我当然能!”玛雅脱口回答,然后又警惕地竖起了她满身的尖刺,没钱自卑不敢谈恋爱仿佛伊斯想要从她这里掏出什么秘密。

余飞觉得收回来就太尴尬了,坚持给她一个后腿。

“真的吗?”

女孩惊讶的看着余飞,虽说问的是疑问句,可是手已经伸出来了。

“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余飞笑了笑,将另外一条后腿给自己撕扯下来,放在嘴边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外围烤的金黄的表皮,被牙齿咬断的时候,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然后狠狠的一甩头,上面的肉被撕下来,余飞大口的嚼了起来。

女孩看了看余飞,也学着余飞的样子,狠狠的咬了一口,顿时美的表情十分生动,然后便不顾形象的又大吃了起来。

一只肥美的兔子,被两个人很快就吃下了肚子,余飞没有多烤,因为好东西不能一次吃太多,吃太多容易吃腻,只有每次都吃七分饱,下一次吃起来一样好吃。

两个人吃完去小湖泊边上洗了洗手,顺便清洗了一下脸,毕竟吃完手和脸上,必然沾上许多的油脂和调味。

洗干净之后,火堆也快熄灭了,余飞该修炼了,女孩该睡觉了。

原本喘不上气的安妮身子猛地一起一伏,长出一口气,说什么老公会自卑呼吸立即恢复了正常,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意识也渐渐恢复。

“你做什么!”

等她看到林羽的手所放的地方后,一把将他的胳膊打开,猛地站起来,连忙护住胸口,同时一个侧踢凌厉的踢向林羽。

林羽没想到她身手这么好,等到反应过来已经晚了,被她这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左臂上。

“啊呀。”

林羽摸着左臂痛苦的跳了起来,这一脚下去,自己这左臂绝对是青了。

“流氓!”安妮狠狠的骂道,慌忙把自己胸前的扣子扣好。

“安妮小姐,你误会了,你刚才产生了心悸危症,我是为了救你啊。”林羽满脸苦色的说道。

“小姐,我刚才都看到了,这位先生确实是在救您。”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服务员急忙出面替林羽解释。

安妮此时也回想起昏迷前身体的不适,不由红了红脸,有些不好意思道:“对不起,何,我向你道歉。”

“我也得跟你道歉,我也是迫不得已,所以才……才……”林羽脸上发烫,男生说没钱不敢谈恋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要知道自己的团队为了研究这款药,可是耗尽了两年的心血。

“安妮小姐,我并没有不尊重你们的意思,你们的药物确实在西医界达到了一个很先进的水平,但是中西有别,在我们中医界,针对此症,有独特的治疗方法,简单有效。”林羽不紧不慢的说道。

“不可能!”

安妮面色阴沉,林羽这话锋一转,确实不是在侮辱她们医疗协会了,但是却是在侮辱她们西医!

西医界的顶端药物才能抑制的病症,对中医而言却易如反掌?这不是藐视她们西医是什么!

“安妮小姐不信,我可以现场治给你看。”

林羽对这个安妮的脾气也已经了解了,索性没再跟她争辩,转头冲庞先生道:“您现在头还痛吧?”

“对,但是不是很严重,以前服药前痛的很厉害,多亏了安妮小姐的特效药。”庞先生说话很小心,不经意的捧了安妮一把,生怕她一生气,不卖给自己药了。

“我给你医治一下,谈恋爱没钱带来的自卑马上就不痛了。”林羽笑了笑,让服务员端来了一碗清水。

毕竟在一重天之内,四品战技绝对属于是高阶战技了。

同样震惊的还有段四海和段天野这对爷孙,杜家只是一个小型修炼家族,一般情况下,不可能拥有高阶战技的。

这种名为冰玄的四品战技,乃是杜振林在一次机缘巧合下获得的,而且并没有付出太大的代价。

在如今的杜家之内,只有嫡系一脉的少数人,知道这种四品战技的存在。

所以,包括杜勇诚和杜弘盛等人,在看到杜振林施展冰玄之后,他们也陷入了惊骇之中。

一名掌握了四品战技的地玄境五层修士,战力无疑又会提高不少,原本就没什么希望的比斗,这下子,让杜勇诚和杜惜芸等人是更加绝望了。

段天野脑中回想着当初在玄舟上的事情,男生自卑故意远离女生如若那时候沈风愿意开口,那么他绝对不会被白发老者给拍在海面上。

他作为灵炎阁五长老的孙子,在扶天岛上敢招惹他的人并不多,所以之前被赶下玄舟这件事情,让他心里面完全无法接受。

感受着擂台上越降越低的温度,以及急速旋转起来的白色玄气,段天野阴狠的笑道:“小子,你认为还有继续下去的意义吗?如若我是你,那么我立马会跪地求饶。”

余飞伸手将肉最多,并且最好吃的后腿,撕下来了一个,递给了女孩。

后腿肉最是筋道不过了,因为兔子活动量最大的就是这两条腿了,外面烤的金黄,里面的肉反而很嫩,又很有嚼头。

“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不然我会忍不住爱上你,我吃前腿就好了!”

女孩抬起头看了一眼,努力控制着自己伸手接的想法,指着兔子对余飞说道。

“@#¥%……”

余飞没想到她还有这脑回路,都搞的余飞不知道说什么了。

伸在空中的后腿,一股股的香味不断的想女孩的鼻子里飘了过去,余飞的烤肉技术太精湛了,对于火候的掌控十分精准,加上经过他手烤制的烤肉,肉质都被他用灵气洗涮过,所以会更加的鲜美。

女孩又咽下去了一口唾沫,美食就在眼前,抵挡起来实在困难,毕竟她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我这只是一个正常人的善意而已,在我接受的教育之中,礼让女士是美德,保护女孩子是男人的义务,不必要一定牵扯进去感情!”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