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自卑又自负的男人,极度自卑的人最可怕

“我本想对他赔不是的。”张宝乐焦急的开口道。

“但是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怎么了,鬼使神差之下,抬起巴掌就是狠狠的一耳光打在了那个小斯的脸上。”张胖子战战兢兢的开口道。

“打的重不重?”屈哓哓也眉头一皱。

“用修为打的,人怕是重伤了。”张宝乐开口道,他虽然很差,如今也就圣人层次,但是对方不过觉醒层次的小斯。

即便他已经竭力收回力道了,但是还是差点一巴掌下去,将对方打爆了。

张宝乐此刻心有余悸。

张宝乐虽然为人不着调,但是也不是什么暴戾狠辣之辈,怎会突然下手打人?

“你莫不是被人下了蛊?”云三郎再次看向了张宝乐。

蛊术一脉传承久远,莫说圣人层次,就是阴魂大能不小心都要中招,因为蛊术传承自上古大巫一脉。

上古大巫一脉可绝非易与之辈,尤其帝江等为首是大巫,手段通天彻地!

吞噬天地,遣风使雨,搬山赶月,甚至能够改天换地,可以说在那个时期,简直就是神王一般的存在。

余飞点点头,刀疤这话说的让人心窝子很舒服,因为让人知道了他是在向一个好的方向发展,极度自卑又自负的男人这就够了。

“走吧!不看了!”

刀疤摇摇头,十分的果断,选了一辆车就上去了。

“走!回家!”

余飞点点头,立马招呼其他人也上车离开。

车里剩下的油,刚好够他们开回去,车队回到最近的一个加油站

,每一辆车的油表,都已经见底。

所有的车全部加油完毕,这就仿佛刀疤的新人生的开始,重新奔驰在了大道上。

不过车回到最近的县城之后,刀疤却要求下车,余飞知道他要去干什么。

余飞不太放心,便告知陈东派来的那些宗师,让他们将剩下的人,全都送回去村里,这趟任务就算结束,在几人答应之后,车队继续前进,余飞陪着刀疤下车了。

其实这次旁系白家的人清理的并不算是干净,因为旁系家族要养活那一个山头的人,在外面经营了不少的生意,所以很多人都在外面。

上午陪吴妍做完了出院前的所有检查,欧阳初就被老爷子逼着带吴妍去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才回的公寓。

两个人的婚事,在欧阳家族的操办下,也定下了时间,并通知了吴妍的家人。

像这样的大家族,对付自卑又自负的男人虽然不会去征求吴妍家人的意见,但是在礼数上,自然都是做的面面俱到。

这不,日子一定下来,他们就给吴妍家送去了丰厚的聘礼。

吴妍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级,一下子收到了这么丰厚的聘礼,也没管对方是什么人?女儿是什么年纪?只打电话向吴妍嘘寒问暖了一番,就高高兴兴的通知了亲朋好友这个好消息。吴妍目前所有的苦难都随着这张结婚证迎刃而解。只是,在她的心里,始终有个未解开的心结。

住院的这个星期,袁媛每次来都是上官宇陪着的,所以两个人都没有单独聊过天,今天上官宇没来,吴妍一到公寓安顿下来之后,就以姐妹聊天为由把她拉进了房间。

客厅里,欧阳初和小李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默默地看起了手机。

看来,聪明人还是很多的呀。

宋瑞强有些不太担心,咬着牙说道:“请支持柳书记意见的同志举手。”

很快的,金东阳、王向东、胡学明、姚光南全都举起手来。

其他人依然保持着中立。男的自负自卑敏感多疑

柳浩天笑着看向宋瑞强说道:“宋县长,既然致使咱们两个人的票数都没有超过半数,我看这个议题就暂时搁置吧。”

宋瑞强听到这里,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个结果他还是能够接受的。只是心中有些不爽罢了。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次的常委会到此就要结束的时候,柳浩天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同志们,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在今天的网络问政大会上,李炳轩同志所分管的领域出了很多的问题,李炳轩同志一共分管8个重要的领域,7个都出现了问题,而且其中有三个一把手直接被拿下了。

我认为,这个现象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

我认为,作为分管的副县长,他所分管的领域出现了这么严重的问题,李炳轩同志责无旁贷。自卑又自傲的人的表现

嘶吼完了之后,刀疤便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每一个头都砸的地面咚咚响。

然后余飞看到地面上,似乎多了一些水滴,迅速渗入了地面,余飞抬头看了看,天空中没有云朵,不是下雨了。

“我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找到了一个特别漂亮,心地也好的老婆,她已经坏了我的孩子了!咱们白家没

有绝种,咱们白家的血脉还会继续流传下去!”

刀疤磕完头之后,又抬起头继续大声喊道,仿佛唠家常一般,想让这些亲人长辈兄弟姐妹们都知道一下。

咔擦……

忽然天空中晴空万里之下,响起了一声炸雷的声音,就仿佛给刀疤的回应一般。

余飞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天空,因为真的没有云朵,也没有闪电,这声炸雷的声音,到底是从何而来?

难道真的是刀疤的亲人给他的回应吗?

刀疤也抬起头看了看,没有看到什么,便又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我就当这是你们对我的回应了,就当你们这是在祝福我了,我以后一定好好的生活,一定多生几个小崽子,让咱们的基因,不在自然的发展中被淘汰!自卑又自负的男人弱点”

柳浩天说完,距离柳浩天不远处的李炳轩脸上怒气滔天,眼神恨不得直接可以把柳浩天杀死了。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柳浩天竟然当着现场所有常委的面儿直接给市委书记打电话来告自己的状。

这一招太出人意料了。

原本告状属于阴谋,但是柳浩天当着所有人的面告他的状,这就是阳谋,这就是想要把他李炳轩赶出整个降龙县的节奏。

他偏偏还没有任何的办法。

韩宇豪也没有想到,柳浩天竟然直接用这种方式来展开他的手段。

面对柳浩天提出的这个要求,韩宇豪略微沉吟了片刻,缓缓说道:“柳浩天同志,你的这个要求很有道理,因为你们今天的这场网络问政大会我也看了,的确问题不少,我个人表示同意,不过呢,还需要上市委常委会讨论一下。不过,时间不需要太长,因为目前我们正在召开市委常委会。你稍等片刻。”

说完,韩宇豪并没有挂断电话,而是看向众人说道:“同志们,就在刚才,柳浩天同志提出,自卑又自负的男人表现在他们这次的网络问政大会上,常务副县长李炳轩所分管的8个领域中,7个领域出现了问题,三个人现场被县纪委带走了,其他的一把手也受到了处分,柳浩天认为李炳轩不适合在降龙县继续干下去了,因为此人已经阻碍了降龙县的发展,我个人比较赞同柳浩天同志的意见。”

这一刻,胡学明、姚光南和金东阳三人彼此相视一笑,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庆幸。

他们在柳浩天还没有正式出招之前,就已经选择了站在柳浩天这一边,这是他们所做的最正确的决定。这是非常明智的。

谁都清楚,市委调查组不下来怎么办,一下来,如果查不出什么东西了,又怎么可能会走呢?

哪怕是将这些畜生全部千刀万剐,刀疤的亲人还是无法回来。

“人要向前面看,逝去的人终究逝去了,极度自卑又极度自负但是你却代表他们所有人活着,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轮回投胎,他们不愿意去投胎的冤魂,此刻应该全都放心的去投胎了,他们那些善良的人,却遭受了这样的苦难,下辈子一定会投胎一个好人家,有一个好的生活。”

“所以现在他们可能正在全世界各地呱呱落地,所以咱们要让这个世界美好起来,他们要是投胎转世了,才能活的更好,弥补这辈子的遗憾。”

余飞只好也用神学来安慰刀疤,希望可以借此给他一些心灵上的慰藉。

“那要是这个世界,没有投胎转世,那他们好不容易集合天地之造化,来这个世界走一遭,却被自己施以善意的人残忍杀害,那岂不是太冤了?岂不是毫无善因来报?”

刀疤却不信余飞这话,转头对余飞反问道。

这话不光问的余飞心里有种沉甸甸的感觉,其他人听到这话,也都觉得内心十分的沉重。

事实的确是如此,哪怕是杀了这些恶人,好人也没有死而复生,所以恶人虽然遭了报应,好人却没有得到该有的补偿。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