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还理我就是不和好,联系前男友是不是很贱

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到了傍晚,两人正在分吃一袋鱿鱼丝之际,突然听到门铃声!

“我去,老姐今天怎么这么快回来了?”陈江暗道。

他一把抱起多莉就传送回水晶球里。

“抱歉,老姐回来了,我下次再带你出来玩。”陈江对着嘟着小嘴的多莉说道,随即回到现实世界。

“来了,来了。”陈江叫道,他走过去开门。

陈诗黑着脸走进来,边说道:“这帮见色忘义的家伙,明明说好了决战到天明,一个个都被男朋友召唤走了!”

陈江笑道:“你要不爽,你也去找一个呗,你不一大堆备胎吗?”

“我才不要呢,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还有你,你是咸鱼!”陈诗瞪着眼睛说道。

“这好端端的扯我干嘛……”陈江嘟囔道。

“你看看你这一桌的零食,你不是咸鱼是什么?”老姐说道。

陈江一脸黑线,只是有苦难言,这特么大多数是小萝莉吃的啊。

“啊啊啊啊,前男友还理我就是不和好不行了,老娘要发泄!”陈诗抓狂道。

“没错,它们就是文房四宝:笔、墨、纸、砚!这可是咱们华夏独有的书法绘画工具。”

“它起源于南北朝时期。历史上,‘文房四宝’所指之物发生过多次变化。在南唐时,是特指宣城的诸葛笔、徽州的李廷圭墨、澄心堂纸和婺源龙尾砚。”

“到了宋朝,‘文房四宝’则特指宣城的宣笔、徽州的徽墨、宣城的宣纸以及歙砚、洮砚和端砚。”

“而元代往后,湖州的湖笔名气大涨,而宣笔渐渐没落,直至今日,经过宣传推广之后,宣笔才重新崛起。”

“所以我今天去新华书店买的,就是宣纸宣笔,加上徽墨和歙砚。”

听了夏杰的侃侃而谈,观众纷纷惊叹。

“啊呀我去,果然没说错,主播是个文化人啊,这个文房四宝说得是头头是道,挺内行啊!”

“豪啊,买的都是品牌货,就这些,恐怕没个大几千买不到吧!”

“主播,你到底准备当画家,还是书法家?”

“我觉得应该是书法家,画家难度更高啊!忘不了前男友要联系吗”

宋小东跟着问道。

“你叫你的,问我干嘛?”

夏杰瞥了眼小黑子道。

“他们来了不也得去你那儿转转嘛!”

宋小东搓了搓双手说道。

“我看你小子主要目的,恐怕是想请陆凡来玩吧。”

夏杰扬手说道。

刚刚在饭桌上他就看出来了,这家伙对陆凡特别热情呢。

以前上学时候,陆凡就坐他后面,有基础啊。

“嘿嘿,加深加深同学友谊嘛!”

宋小东抓了抓头说道。

“行啊,那你就叫呗,没问题。”

夏杰点点头,要是能帮宋小东一把,让他追到陆凡的话,也挺不错呢。

“谢谢杰哥!”

宋小东嘴巴笑得恨不得裂到耳朵根子。

有了夏杰帮衬,他的底气更足了。

……

驾驶员一直将夏杰送到小院,还十分热心地帮着拿东西。

“师父,来来来,吃个桃儿,歇会再走。”

“我里面穿着呢,你想什么呢!?”苏菲妍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看着舒服一点的,看球的样子,陈小天嘿嘿一笑。

既然有这么好的差事,他不做是傻子……

陈小天。慢慢的褪去了苏菲妍最外的白色衬衫。

“真好,断联一个月后男人心里有你的香味。”陈小天对着白色衬衫狠狠的一吸,当然他不是故意的,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比较正直的。

苏菲妍被陈小天一调侃,脸顿时红到脖子根了……

“讨厌,明明是洗衣粉的味道。”苏婉言把头扭到一旁故意不理陈小天,其实内心早已经春心荡漾,小鹿乱撞。

女人的心思有时候更不容易猜测,因为女人的大小脑和男人不一样,她们的思维比较细腻。

心中已然有了张美妙的画卷!

“虽然不知道主播要干嘛,但是看他的样子,觉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呢!”

“嗯,的确有点我们美院老师的派头。”

“开局很完美,就看后续能否坚持到底了!”

“动了动了,他开始下笔了!”

思路确定,夏杰开始挥毫泼墨,在洁白的宣纸上作画。

勾、皴、擦、染、点,这五种技法被他用得是淋漓尽致。

期间,或浓墨重笔,或轻描淡写,或行云流水,或刚柔并济,可谓是笔情恣肆,淋漓洒脱,颇有一种奔放豪迈的气势。

无人机全程直播,观众们也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我去,虽然我不会画画,但是我觉得大力杰画得不错!前男友联系你又不和好”

“我敢打赌,大力杰是从美术院校毕业的!”

“哈哈,主播新身份:画师杰!”

“我觉得这副画里,那种深山幽远,云雾缭绕的感觉很有味道。”

“纯粹的水墨山水画,看似简单,但非常考验画师的功底,尤其是对构图和立意的要求很高,由此推断,主播画功很了得啊!”

“我去你妈的!”刚刚被孙兴松开的小蔡听见枪响,猛然暴起,直接一个飞扑把孙兴压在了地上,死死的按住了他拿枪的胳膊。

“啊!!”

孙兴感受到伤口传来的剧痛,登时一声哀嚎。

“别动!艹你妈的!”黄硕在小蔡动身的同时,枪口也对准了另外一个握枪的人,而那个青年还没等做出反应,就被窜上去的二河还有腾翔、刘占按在地上一顿爆揍。

“杨东!我艹你妈!你他妈还有没有道义?前男友说想我却不和好!”孙兴躺在地上,脸上因为疼痛浮起的冷汗如同水洗,面色惨白。

“嘭!”

杨东在孙兴喊话的同时,两步踏上前去,对着他的嘴上闷了一脚。

“全给我蹲好了!转过去!”吴志远持枪指向蹲成一片的青年,厉声暴喝。

“道义?”

杨东对着孙兴嘴上踢了一脚之后,俯身攥住了他的头发:“你来十里河,是跟我抢饭碗的!有利的时候,你跟我谈条件!不行的时候,你跟我讲道义?!没有把脚扎烂的觉悟,你跟我比什么刀尖上跳舞!”

“这些知识点美术老师也跟我讲过,可惜我都忘记了!”

……

跟着,夏杰又拿起桌上的墨盒说道:“常见的制墨原料有油烟、松烟两种,制成的墨则分别称为油烟墨和松烟墨。”

“油烟墨是以桐油烟制成,墨色黑且光泽,能充分彰显出墨色浓淡的细致变化,所以拿来画山水画是极好的。”

“至于松烟墨黑但是无光,多用于翎毛及人物的毛发使用。”

“我手上这个就是油烟墨了,等会磨出来,大家就能看到效果。”

抽出一大张宣纸,夏杰轻轻抖了抖,然后铺设在画毡上,分手一年后男突然联系用镇纸压好。

“大家看,这个就是宣纸了,它需要纯手工制作,润墨性能非常好,可以长久摆放而不易变色。写字、作画能够达到‘墨分五色’的效果。”

“即一笔落成,深浅浓淡,纹理可见,墨韵清晰,层次分明的效果,所以自古有‘纸中之王、千年寿纸‘’的美誉。”

“主播,恐怕这一刀宣纸就得上千吧!”

几秒种后,维修车间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随后孙兴左臂勒着小蔡的脖子,右手的一把仿五四顶在他的太阳穴上,躲在他身后走出了门外。

“艹你妈!把枪放下!”黄硕看见小蔡被孙兴挟持,枪口横移,嗷的喊了一嗓子。

“你他妈喝假酒了!做梦呢?!”孙兴瞪着眼珠子喊了一句,随后看着这边的人群:“谁是杨东?男人放不下又不和好”

“我是!”杨东迎着孙兴的目光往前迈了一步。

“能找到我这,你消息挺灵通啊!”孙兴眯眼看着杨东,目光闪动:“这次跟我过来办事的人,全是我认识了许多年的小兄弟,消息是在老杜那漏的,对吧?”

“我既然能找到你,从哪得到的消息,就已经不重要了!把我弟弟放了,咱们俩好好聊聊,你觉得呢?”杨东语罢,把手移到了腰间。

“别他妈乱动!”孙兴看见杨东的动作,一声嘶吼。

“呵呵!”杨东咧嘴一笑,在兜里掏出烟盒,低头点燃了一支,全然没把孙兴的威胁当回事,吐出一口烟雾继续道:“你的背景我了解过,在外地有自己的工厂,生活也算过得不错,真没必要走十里河这趟浑水,这种事,你参与不起,也玩不转!”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