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不拒绝也不主动,挽回前男友不拒绝不主动

梁玉仪皱着眉头,她看了看表,狠下心朝两个下人下了死命令。

“时间快来不及了,把小少爷给我拖走!”

两个下人犹豫了一下,便上前拖拽着慕小包的身子,想把慕小包和黎晚歌分开。

“你们不要碰小包……不管去哪里,我跟你们走!”

黎晚歌朝两人吼道。

他们粗手粗脚的,难保不会伤到孩子。

“小包,你乖乖听话,阿姨很快会回来的……奶奶这是在跟阿姨开玩笑呢,她不会伤害妈咪的!”

她哽着嗓子,眼眶红红的朝小家伙说道。

“不要……妈咪,小包不会放开妈咪的,小包说过了,要保护妈咪,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妈咪……”

小家伙死活不肯放手。

但他毕竟只是个五岁大的小娃娃,梁玉仪态度又坚决,最终还是被两个下人拉开了。

“放开我,奶奶会伤害妈咪的,我要保护妈咪,放开我!”

慕小包被育儿嫂紧紧的抱住,又哭又闹的,直蹬着腿。

而且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局势瞬间改变。

“轰隆!”晶莹的手指突兀出现,前任不拒绝也不主动一指点向了张千刃的眉心。

张千刃整个人几乎是刹那间升空,虽然躲过了这一指,但是肩头却炸开了。

洛无极啊!

号称姜太虚转世!

一路征伐,从未失败过!

姬晋和北地王城这样的人物都甘愿成为马前卒。

不说其他,单单是一个名字,就足以震慑众人,虽然不是阴魂大能,但是却胜过阴魂大能!

“杀!”

“燕京?”苏迎夏讶异的看着韩三千,她知道韩三千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同样是一个未成年,他为什么会千里迢迢从燕京来到云城呢?

“你来云城念书吗?可是燕京的坏境,难道不比云城更好?”苏迎夏问道。

念书这种事情,韩三千可提不起丝毫兴趣,哪怕他曾经想过,来到云城之后,和苏迎夏念同一所学校,这样就能够更加贴身的保护苏迎夏。

可是当这个念头发生的瞬间,韩三千就否决了,以他现在的心态,让他无所事事的坐在课堂里,前男友只回复不主动这是他所不能忍受的。

“我来云城,有更重要的事情。”韩三千说道。

“还有什么事情能比念书更重要?”苏迎夏好奇道,在她认为,这个年纪,就是应该读书的时候,这不光是学习,而且还是一种应当的责任,因为她们在这个年纪,扮演的不就是学生的角色吗?

“当然有,但是不能告诉你。”韩三千笑着说道。

苏迎夏突然感觉,自己问了一大堆的问题,除了知道韩三千叫什么之外,其他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答,反而是更加让她一头雾水了。

“慕……慕太太,请您有什么话好好说,你的这些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为了我这么个人,犯不着。”

黎晚歌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试图让梁玉仪恢复理智。

“法律?”

梁玉仪反而更加愤怒了,揪着黎晚歌头发的力道,也更大了。

“你要真忌惮法律,就不会做这么恶毒的事情了,蔓蔓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死一百次都不够!男人放不下又不和好”

“顾蔓蔓,她……她昨晚不是跑出去了,难道出什么事了?”

黎晚歌心底的不安,不断加剧。

她有预感,梁玉仪突然发这么大的火,绝不是空穴来风。

“还在装!”

梁玉仪怒不可遏的朝黎晚歌吼道:“昨天晚上,要不是你找人**蔓蔓,蔓蔓也不会想不开割腕自杀,现在失血过多,生死未卜!”

“什么……我没有!”

黎晚歌无比冤枉。

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所有人都认定她是杀人犯,那种无力感,快要让她崩溃。

伊莎贝拉哈哈笑了几声:“天才的投资家总是这样自信!”

舞曲结束。

陈文的手松开伊莎贝拉的后背,他的左手正要松开女人手,却被瑞联银的王储忽然紧握了一下。

伊莎贝拉压低声音:“我的弟弟丹尼尔如果像你这样厉害,恐怕我坐不到现在的位置。陈,我

很欣赏你!我会在伯尔尼等你到来!”

陈文看着伊莎贝拉魔幻般的眼睛,心神有一种原始的冲动。

很久以来,陈文没有产生过这样的冲动,如此想侵犯一个女人。前男友说想我却不和好

那是,征服的味道。

伊莎贝拉右手松开陈文的手:“抱歉,只能邀请你跳一支舞,今晚我会很忙,恐怕不会有时间再打扰你了。”

陈文微笑半鞠躬行了个欧式绅士礼:“感谢你的这支舞,我会把方才的5分钟铭记一整年。”

伊莎贝拉甜甜一笑,转身离去,走向了索尼公司创始人盛田昭夫。

看着身高一米七五且穿着高跟鞋的伊莎贝拉,陪着身高一米六几赤脚走路的老鬼子一起跳舞,陈文心里是各种滋味上涌。

正准备整理床褥的时候,杂物间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

“你们两个,把这个狠毒的女人,给我绑起来!”

梁玉仪冷着一张脸,气势汹汹的朝两个牛高马大的下人命令道。

“是,夫人!”

两个男人不由分说的冲进来,男人拖着不表态一人手里拿着粗粗的绳子,另一个则直接反扣住黎晚歌的手臂。

“发生什么了,你们想干嘛……放开我!”

黎晚歌慌了,死命的挣扎,完全摸不清状况。

“毒妇!”

梁玉仪直接扇了女人两耳光,一把拽住她的头发,恶狠狠道:“做出那么恶毒的事情,还好意思问发生了什么,你可真会装啊,比我那个杀人犯前儿媳都有过之无不及!”

黎晚歌被两个男人桎梏住,浑身五花大绑的,根本动弹不得。

她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和绝望。

梁玉仪相比当年的恶劣,才是有过之无不及。

她若想弄死她,是真的可以毫无顾忌的弄死她!

“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把他拉开!”

梁玉仪气得直跺脚。

她就是猜到慕小包会护着这个毒妇,才早早让育儿嫂送小家伙去幼儿园。

谁知道这废物,竟然连个孩子都看不好,不表态不主动不拒绝真该被解雇了。

“小少爷,乖啊,跟我走吧,幼儿园要上课了,再不走就迟到了!”

育儿嫂战战兢兢的去拉慕小包。

“别过来……放开我妈咪,不然我不客气了!”

慕小包细细的小胳膊死死抱住黎晚歌的大腿,气场强大的朝众人命令。

若不是有梁玉仪在场,两个下人可能就照办了。

“小包,你放开这女人,她是个坏蛋,奶奶必须把她带走,不然迟早有一天,她也会伤害你!”

梁玉仪冷着脸对慕小包说道。

她还从未对自己的宝贝孙子,如此严肃过。

“我不!”

小包很坚决,小脸趴在黎晚歌的腿上,圆圆的眼睛里忍着眼泪,“妈咪不是坏蛋,你们谁也不能伤害妈咪,更不能把妈咪带走!”

“张千刃,你说,凭我洛无极能保下女英殿吗?”

“你说,凭我洛无极,够不够那个底气?”洛尘没有回头,但是这两句话,却让张千刃整个人不寒而栗!

能不能?

如何不能?

哪里不能?加前男友不通过也不拒绝

因为姬晋是为什么而来,在场的谁都清楚!

而洛无极三个字意味着什么,在场的又有谁不清楚?

“杀了他们!”洛尘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但是这句话落地的刹那间,整个女英殿上空蓦地一震,一股更加可怕的气息刹那间冲天而起。

六十四卦的巨大周易图蓦地像是一张画卷一般展开在天穹之上!

这一刻,姬晋双手发光,长发飞舞!

剑圣张千刃猛地神色一变。

因为对方可是姬晋,一旦动手,莫说他们六人了,就是再来六个怕是今日都要饮恨在此了。

所以见到姬晋想要动手的刹那间,张千刃请来的另外五人,甚至包括张千刃自己刹那间不寒而栗!

“其实,我倒是想看看,你今日如何保下女英殿?”剑圣依旧不慌不忙的绕着洛尘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讥讽的开口道。

“今日与我动手,可不再是我一人了。”

“所以我特别好奇,凭你,谁给你的胆子说出女英殿你保了这番话!”剑圣张千刃再次冷笑连连。

“你要看,我便满足你。”洛尘依旧是负手而立。

“你退下!”洛尘又对着吕伏龙开口道。

“可是公子,大势已去。”

“没事,你退下!”洛尘再次开口道。

“你难道还打算自己动手不成?”剑圣张千刃见到洛尘让吕伏龙退下。

“区区超脱六层,你还想今日搏杀六位英魂大能不成?”

“你这句话倒是不错,我不会与你们六人搏杀!”

“因为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洛尘看着剑圣张千刃,然后径直走了过去。

“但是,我说了,今天女英殿我保了!”洛尘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剑圣,脚步的方向,却是走向了海姬那边。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