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前男友不通过也不拒绝,加前男友不同意也不拒绝

王胖子呆若木鸡,怔愣许久,惶惶开口。“魂一,这下玩大了。”

唐柔皱眉不语,朝着楼梯下走去,火龙已经退去,只剩下一地狼藉。

“掌门,弟子去探路。”

“不用。”我伸手拦住她。

四人中,唐柔有火灵心诀,她走在前头,若是再遇到此种情况,可以第一时间阻止。

通道很长,大约走了十多分钟,看到了爆炸地点,十几个汽油桶横七竖八歪在路当中,焦黑的地表依然散发着热浪。

要不是这条通道过于坚固,刚才的爆炸很可以将这里震塌,暗门处封死的目的,也正是敌人的阴谋之一。

好在,我们的运气没那么差,这通道又十分的牢固,逃过一劫。

不知是敌人过于狡猾,还是有意要给我们此次行动,增加些猛料,侥幸的念头刚刚升起,加前男友不通过也不拒绝就被眼前出现的一幕给震慑住。

通道尽头居然走来一头异种白象。

通道高有三米,这头异种白象达到了两米七五的高度,要想通过这条通道,只有杀了这头异种白象,然后将其分尸。

许护法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快,医疗队赶紧上去救人,把边渡带下去,快!”

刀客边渡倒地的那一幕,所有人都看傻了。楚黎的所作所为,又一次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竞技场上上下下的所有人,都想不到一个没有灵气的人,是怎么把一个合道期后期的高手打败的,还是一招秒杀的那种。

离圣使眉头皱起对楚黎说:“青云门的小子,你刚刚用的是何等手段,本座怎么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楚黎悠闲自在地躺着:“只是普通的招式而已,不知道的,只能说明你们孤陋寡闻了。前任没同意也没拒绝很好”

“不可能,你作弊了,你用的肯定不是功法!”有苍琥弟子一脸愤慨地喊着。

许护法对楚黎的手段相当好奇:“青云门首席,按照我们竞技场的规矩。上场修士除了本命法器外,是不允许使用任何法宝的。鉴于你刚才的表现,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作弊。现在我希望你,给我们好好解释一下刚才用的手段是什么。”

楚黎咧嘴笑了笑:“解释?可以啊。我听说你们苍琥山顶级的功法浩如烟海,要不你们给我百来套功法,我给你们讲讲我刚刚的招式。”

“剑。”漆氏的声音从异种白象的屁股后传来。

“给她。”我看向王胖子。

王胖子低吼一声。“接住。”

长剑顺着异种白象的腿间,贴着底面滑了过去。

漆氏接了长剑,对准了异种白象的屁股。

“噗嗤。”

整个没入。

“卧槽,你听见了没有。”王胖子猪脸一红,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屁股。“这妞太辣了,加前男友微信他没同意哪有 这么干的道理。”

“小心。”唐柔惊呼。连拍两团火球,砸向冲上来的异种白象。

“让开。”我爆喝一声,双臂抖动,气沉丹田。“大力掌。”

“轰。”

一道肉眼可见的气爆白光从我掌手拍出,这是我炼气五重发出的全力一击,就算这头异种白象不死,也能震住它三分。

“砰。”白象被我震退三步,却又从地上爬起。

“哞......”异种白象,吃痛。怪叫一声,拔蹄猛踩地面,朝我们冲来。

床有多重咱就不说了,普通人光是抬几块床板,上下楼一趟,都要被累得气喘吁吁。

更何况是整张床了,没有两三个人,根本抬不起来。

而文龙这家伙比较绝,一个人将病床抬起来也就罢了,他还是单手将其举了起来!这种力量…你丫的还是人吗?

见此一幕,不论医生还是主任,总之无一例外,纷纷瞪大着双眼,满脸的不可置信。

“卧槽!我是不是见鬼了?这也太神了吧?他真的是刚刚那个,浑身骨折的病人吗?”

“当真是奇迹啊!这种力道,前男友不同意好友请求别说是一个骨折患者了,即便是我…

上次就抬过那张床,可那时候我们是四个人合力,一起抬的啊!而且还显得很吃力。

可这家伙倒好,单手就将它给举了起来!”

“当真是太神奇了!天啦!我不是在做梦吧?他居然真的痊愈了!”

“那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会有此等超神般的手段?”

“你没听见刘主任,称他为大师吗?”

但是很快文龙就听到了,那些医生与郑少歌的对话,郑大师说不用动手术,自己很快就可以出院。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是说,不用做手术,自己也能痊愈。但说实话,当时文龙是完全不相信的。

毕竟要治好自己这个,即便是动了手术也会是终生残疾的人,谈何容易?

文龙知道郑少歌实力强,但那是武道实力,而并非医道,二者根本就不搭边,他怎么可能治好自己?

就算你懂点医术,但想要治好自己这个,连这些医生都下了定论的残疾人,这就有点天方夜谭了。

这种事情他也只在神话小说,前男友加好友要同意吗或电视上看到过,怎么可能会发生在现实世界里,而又正好让自己给遇到了呢?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奇妙,正当文龙心里暗自唉声叹气的时候,进入他体内的药丸开始发挥作用了。

一股庞大的药力,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几乎要将他浑身的骨头,尽数搅碎才肯罢休。

比碎骨还要强烈几十倍的剧痛,也随之而来,迅速传遍全身,致使他浑身剧烈抽搐,嘴中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但三年不同。

这里的学生经过了一年和二年的磨砺,本事本身就不同,而且他们更加有底蕴,沉得住气,虽然他们也听说了有一个一年级的小子干翻了整个二年级,但他们也没有在意,而是先分析了一下夏天是怎么做到的。

他们是打算迎战了。

“老大,他来了。”

“哦?来了?太有意思了,既然他来了,那就要好好的迎接了,兄弟们,跟我去会会那个一年级的。”独残腿说完之后,主动加前男友微信被拒直接向着外面走去。

他刚出去就看到了夏天:“小子,废话不用说,去操场吧,这里毕竟是学府的里面。”

“恩!”夏天点了点头:“叫其他班的人一起出来吧,你们抗不住我的。”

唐柔心神一动,手中出现一团火球砸向这只朝我们走来的异种白象。此物,每走一步,地下就传来剧烈震动。

然而,火球砸到异种白象身上,只是溅起细微火光,根本奈何不了。此物,皮糙肉厚,宛如铜墙铁壁,刀枪不入。

王胖子见状,跑到唐柔跟前。

“唐唐,退后。”

“大力掌。”

“轰。”

异种白象纹丝不动,依然跨着四步八稳的象蹄朝我们缓慢走来。

“咔咔。”

就在这时,我们身后三十米的地方落下一道闸门。

“卧槽,这下完犊子了。”王胖子躲到了我身后。“魂一,上,干它丫的。”

“你先上,我想想办法 。前男友不接受也不拒绝”我抬起脚,将王胖子踹出去三四米远。他带着咆啸,举起手中长剑,就刺上去。

“不行!没反应!它的皮肤比钢铁还要硬。”王胖子又跑了回来,把拿剑的手伸给我看。“虎口都裂了,恐怕咱们要交代在这里了。”

我皱眉刚要说话,漆氏身形一晃,如同一只轻快的燕子,“掌门,我去试试。”她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但身体已经贴着通道顶面到了另一侧。

这些人个个气息流露出一股可怕的波动,周勇在这些之中,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就连坐在一旁的周靓除了因为长得极其漂亮,会引来留意一下,修为上来说,还真没有人去留意。

毕竟不说整个中洲的天骄都来了,但是大多数都来了。

“另外一个彩头呢?”洛尘好奇的问道。

“顶上三花!”

“这是一种至宝。”

“若是获得苍穹之战获得第一,便可拿到那顶上三花。”周勇露出希冀之色。

“顶上三花,这种东西不仅是至宝,更是可以修复道基!”

“常人的道基本就是有残缺,若是能够修复到达完美,那么日后的成就将不可限量。”周勇开口道。

“北斗天宫出这个彩头吗?”洛尘再次问了一句。

周勇点了点头,这是前人留下的至宝,轻易不会拿出,别的势力,除了神朝也没有人能够拿的出来。

而洛尘在听完之后双目闪动。

金翅大鹏那位受伤严重,若是要疗伤不知道是否会来争抢这东西。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