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加qq该不该同意,前男友加你qq什么心理

“对,一家人,一家人……”老太太闻声,笑呵呵地重复了遍,

“霞芹,你尝尝这总督豆腐吧,这是你喜欢的菜。”

“好,妈……”霞芹端着碗筷,应了声,夹了筷子豆腐,吃了起来,

见状,老太太笑着,收回了视线。

……

转过头,老太太看向了另一侧,看向另一个儿子。

看着陈茂仁,老太太没说话。

“妈……”陈茂仁看着他母亲,情绪复杂着,喊了声。

“……茂仁啊,你从小就是个老实孩子,就是有时候太老实了。”老太太看着陈茂仁,说着话摇了摇头。

陈茂仁看着他母亲,情绪愈加复杂,

“妈不怪你……吃饭吧,这鸡里蹦是你从小就喜欢吃得菜……你小时候家里穷,也难得吃回肉,家里养得也基本是要么留着下蛋,要么就是拿去卖了,逢年过节才能吃上这么一回,等德义长大些了,前男友加qq该不该同意你也是让着他,吃他喜欢吃得……”

“妈……”陈茂仁眼眶有些泛红,“妈,您先吃,我喂你吃……”

“一介武夫而已!”

……

这边,皇朝至尊包厢里面气氛沉重。

曹淳现在心思百转,想着是否要继续留在这,这架势是真的要把蛮总给叫来?

如果蛮总来的话,发现这长明卡没给周小昆那自己怎么办?

“怎么了,怕了?怕了就认个错,毕竟我们明天晚上还要见。”

周小昆说的是一个事实,但让曹淳心中很是不爽。

“草他吗,老子还怕了你不成?”

虽然他们曹家早有算计,但一想到明天晚上居然要把曹家大院连带着妙春堂都要给出去,曹淳这败家子都心如刀割。

曹淳话音刚落,房间里面众人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

“周小昆?哈哈哈,是你?真的是你!?”

周小昆眯起眼睛,看着来人,要跟着叫出他名字。

“魏冲!”

“哈哈哈,你这狗东西还记得你爷爷我!冤家路窄,冤家路窄啊!”

魏冲因为当时在雍和酒楼受到了侮辱,前男友加我好友要不要同意而且被打的身上全是伤,现在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进来。

但今天,叶枫跟薛茹清见面后,在不经意间用如此宠溺的语气对薛茹清讲话,这证明他跟薛茹清分手只是因为他对她有愧疚,并没有其它因素。

只要把心结结开,季溪相信叶枫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当然,这其中她的态度很重要。

顾夜恒说的很对,叶枫对她的愧疚更多的是她给予了他这个错觉,让他感到她现在的不如意都是他的错。

“我相信刑助理不是在开玩笑。”季溪说道,“优秀的男人本来就不多,加上我们现在都是大龄剩女,看到好的男人自然要毛遂自荐,所以我也决定等公司有所起色后也要去追求我的爱情。”

“追求你的爱情?”一直没有说话的顾安心听到季溪说这样的话,终于忍不住发了问,“难道你又有了喜欢的人?”

“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堂哥顾夜恒。前任加好友要不要通过”季溪望向顾安心,“从我被他资助那一天起我就喜欢上了他。”

“呵!”顾安心笑了,但是嘲笑,她摆出一副你还有脸说出这种话的架式质问季溪,“那你当年为什么又跟叶枫在一起,难道是因为我堂哥跟温婉亭好了,你没得选择退而求其次才跟叶枫在一起的?”

“对对对,说的太对了。”

明武顿时喜笑颜开,又夸赞了夏天几句,随后道,“我去给老爷子拜个年。”

说罢之后,转身离开大堂,走向后院。

“怎么了四叔?”

夏天笑眯眯望着眉头皱起的明烈。

“没什么?”

明烈摇摇头,说道,“你二伯他……怎么说呢,有些反常。”

顿了顿,赶忙附和,“小天,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说你二伯的不好,他既然能地下身段和你道歉,说明他真的认真想过了,只是……只是……”

明烈再次摇摇头,加她qq不同意也不拒绝却又说不下去了。

“只是这不符合他往常的行事作风和性格,对吧?”

夏天直接点破。

“呃……”

明烈愣了愣,倒也没有否认。

“你二伯的性格极为倔强,而且喜欢钻牛角尖,处事风格很霸道,怎么说呢,反正我没见过他和别人低过头,哪怕是做错了一样,即便面对老爷子,他也不会轻易服软。”

“是么……”

夏天的眼眸闪烁,沉思着。

他对明武不了解,自然也想不通。

不过明烈这样说,倒是让他稍加留意。

又过了片刻,明武陪着老爷子来到了大堂之内,气氛也更加热闹了。

接下来,果然如明烈说的那般。

前来上门给老爷子拜年的人犹如过江之卿一般,一波接着一波。

来的这些人之中,绝不缺乏达官显贵,甚至好多人的身份都高的吓人。

毕竟,老爷子曾是军人出身。

这些人拜年之后,自然不会立即离开。加前任qq不同意也不拒绝

而明文和明武便上前去招待。

一旁的夏天看的眼花缭乱,这兄弟俩简直是在……抢人啊。

反倒是明烈,早已经见怪不怪。

一直到将近中午,才总算清闲下来。

吃罢饭后,这一次,明文明武及明烈,则带着各自的家人离去了。

不过在临行前,明武却是来到夏天近前,笑呵呵说道,“小天,我们单独谈谈?”

“不,不……”

“秃子,不是我说你,这小骚货我给你调教成这样了,你怎么还没出师?没让她接点客人?这种烂货就要多使才行啊!”

魏冲一边说,从身上掏出一个皮鞭,啪的一声凌空打了一个响鞭。

这不算大的声音,温朵听见之后,双眼一闭,直接吓的昏死过去。

周小昆一把揽住倒下去的温朵,头慢慢的抬起。

“你们,找死?!”

周小昆真的怒了,这张强就伤害了温朵一只手,就被周小昆折磨的吃了玻璃,这蔡经理跟魏冲明显不知道对温朵做了多少过分的事!

“找死?你知道这是谁的地方?”

魏冲显然有恃无恐。前男友加我我要同意吗

“这可是蛮总的地盘,不是雍和酒楼,就算你身边的那个娘们在这,也照样没用!告诉你,你在这只能受着!知道吗,受着老子给你的侮辱,眼睁睁的看着老子欺负那娘们,不服气啊,不服气你咬我啊!”

“魏公子,你这不是为难这条狗么,在这蛮总的地盘,谁敢乱来啊!疯狗也不敢啊!要不然您怎么能把那骚娘们送这来?”

“路……路少……”

“滚!”

路遥不耐烦的来了一句。

“这,这车不是给我了吗?”

徐千禧绝望喊。

“给你?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老子砸烂了也不给你!”

说完之后,路遥左右一看,还真的捡了一块砖哐的一声砸那718的挡风玻璃上。

徐千禧双腿一软,瘫在了地上。

“不……不……不是的……”

众人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徐千禧,这本来是天之娇女的,今天可以说是栽到家了,丢人被打脸不说,关键居然不长心,敢踢路遥送给她的车,路遥那车本来是压轴的,现在完全被法拉利给比了下去,他心中不爽,加上这二手转送给徐千禧后,徐千禧居然还嫌弃踢了他的车,重新加前男友他同意了这不是又当众揭开路遥的痛处?

“得罪路遥,这不光是车没了啊……”

有人小声嘀咕,再看徐千禧的眼神中,那是浓浓的可怜了。

这边,叶青知道是周小昆送的车后,丝毫没有矫情,她还不太会开,先让展雄飞带她回去,齐薇薇开着那辆玛莎拉蒂跟在后面,路过失魂落魄的徐千禧身边时候摇下车窗。

周小昆不太想搭理他,但周小昆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从这魏冲被人推进来之后,温朵一直在抖,似乎是在惧怕着什么。

“魏少,你看这狗东西,还假装不认识人呢!是不是不知道咱们给他准备了礼物?”

推着魏冲进来的那人看见周小昆直接忽略了自己,很是不爽。

“看什么看,小子,不认识我了吗?”

这人周小昆还真熟悉,是雍和酒楼当时吃了大亏的蔡经理,天知道这两个人怎么勾搭到一起了。

“你找刺激?”

周小昆冷哼一声。

那蔡经理本来是张牙舞爪,但听见周小昆这么说,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您牛逼!”

蔡经理低头跟魏冲说,“魏少爷,这小子是不是很牛逼?咱惹不起!”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那蔡经理一脸的玩味嘲讽。

“小骚货!你他妈还不赶紧过来,站那等男人不成?”

周小昆身边那一直无悲无喜的温朵听见蔡经理的话,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