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要不要把前任删了,男生彻底放下后的表现

虽然现在陪着唐妩也蛮不错的,不仅可以增进感情,有时候还可以吃吃豆腐啥,但这也伴随着一定的危险性!

毕竟一天只有24个小时,自己可以在有限的时间中进行极限的管理,但却并无法让一天的时间变多,变成二十五个小时。

而一直陪着唐妩,也极其容易给唐妩造成一种“陪伴习惯”!

要是自己只有唐妩一个老婆还好,但自己的志向可是星辰大海,未来必定不会仅有唐妩一个女人。

到时候,一旦自己需要去做别的事情,不能够继续陪着唐妩的话,两者之间固定的情侣相处模式被打破,矛盾就会随之而来。

施清海并不想未来徒增麻烦,况且他却是还有很多别的事情去做。

这是情侣双方相处的一个学问,也渣男海王多数能够成功交往,并且一直长久不衰一个因素。

“哈哈,那没有别的事情我先上班了,晚上再过来接你。”

唐妩仰头瞥了施清海一眼,撩起额前略显凌乱的发丝:“去吧。”

施清海已经转头,都准备离开了,可是心里一直痒痒的。

而且这家伙的脸色好像有些发白,分手后要不要把前任删了不会是因为自己吧……

唐妩记得清楚,施清海每次动用医术之后都好像很累,一副快虚脱的样子。

无意识地拂过自己刚才受伤的地方,唐妩心里的生气已经少了许多。

她迟疑地问道:“你刚才,真的只看到大腿吗?”

施清海一本正经地回答:“当然,你装水弯腰的幅度太小了,我想看也看不到,是吧!”

唐妩只觉得羞耻无比,寒声警告道:“再有下次,我就不跟你约会了!”

施清海吓了一跳,忙忙答应道:“放心放心,我的人格你还不清楚!”

“哼。”

唐妩轻哼一声,转身离开,又再次回到饮水机旁边,先把掉在地上的保温杯用凉水洗了洗,再用一次性的杯子接了一杯水。

只不过这一次的女人严加提防,根本不让施清海有任何的可乘之机。施清海也老实了,刚才都已经让唐妩够生气,这要是再火上浇油一下,可就真的是在作死了。

见着今天早上的两军壁垒自己已经大获全胜,施清海也有了功成身退的打算了。

魏余连说了几句。

“不过,在县安装十套设备太多了,和前任分手了要互删吗设备太多反而会影响其他设备的运行,安装五套。”

“已经是最大的保障了。”

“其他的设备安装到周围的区县吧?如何?”魏余连征求意见。

林希思考了一下,皱着眉问道:“五套设备已经足够用了吗?”

“是!绝对够用!”魏余连点了点头。

林希点头答应:“好!设备的安装如何布置魏所长做主。”

“一定尽力完成!”魏余连高兴的点了点头。

一脸满意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上首的孙先生笑了笑,开口问道:“哈哈你们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了”

“没了”众人摇头。

“好!”孙先生直接拍板同意:“既然没有了意见,那这个合作就正是的达成了。”

“后面的工作要全力配合灵希科技去完成,有什么问题再通知我!”孙先生认真的说到

一边的薛云大秘书此时正款款走来,手上捧着一叠文件,看样子是要去向总裁汇报工作呢。

施清海见着,伸出了一只手,赶紧制止道:“你等五分钟再进去。分手后删了所有联系方式”

“???”

薛云一脸疑惑地看着施清海:“怎么了吗?施总裁?”

施清海语重心长道:“你们的唐总今天来大姨妈了,心情特别不好,我刚才进去无缘无故就被骂了……反正现在她十分愤怒,你就等一首歌的时间再进去吧。”

施清海或许不能够阻止自己身上要遭受到的折磨,但他希望因为自己的努力,会有更多人能够幸免于难,逃过一劫!

尽管还是一肚子疑惑,但见施清海都已经这么说了,薛云也便同意,微笑着道:“好的,谢谢施总的好言相告了。”

施清海摇了摇手:“咱俩啥关系,你跟我客气这个。”

薛云怔了下,随即脸上浮现出一缕暧昧的笑容:“嗯,希望施总能够尽快抱得美人归,若是有什么吩咐的话,也不必顾忌。”

“薛云是永远站在你这一边呢。”

酒吧负责人知道苏少棠不想高调,分手后千万别删男朋友便派了个酒保在旁边候着。一方面是为了让苏少有更好的体验,另一方面也是担心有一些酒后犯冲,不长眼的人招惹到了他。

苏少棠招呼了声酒保,正要点酒的时候,好像想到了什么,转头道:“施少,你晚上要喝多少呢?”

施少虽说要请客,但自己可不能真的瞎几把点,福市的人谁不知道施清海是个冷面阎罗,要真让施少不开心了,那自己可就亏大发了。

施清海伸出食指,摆出了一个“1”的动作。

苏少棠愣了下,道:“一瓶350ml的黑桃A吗?”

施清海摇头。

苏少棠想了想,继续道:“不然换成750的?”

施清海继续摇头。

苏少棠挠了挠头,嘿嘿说道:“施少你就别卖关子啦,你的酒量深不可测,谁猜得透?难不成是要十支吗?”

施清海轻笑一声,道:“没有,我的意思是,我要一直喝。”

淡淡的话语声中,却透露着一股非凡的气息。

“我想问一下林总。”魏余连说出自己疑惑,林希连忙摆手:“魏所长不用客气。”

“请说!”

魏余连考虑了一下,开口说到:“林总预计先投入三千万购置十台设备布置到县附近?男友分手后删除我一切”

“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地方?”

“县虽然说是处于地质带上,但是县只是一个普通区县而已,相比较于其他的城市。”

“并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的情况。”

“为何会选择在县,还要布置这么多?”

“哦魏所长是反应这件事啊。”林希早就知道一定会有人要问这样的一件事情。

早就想好了说辞,开口说到:“选择县这个地方是随机选择的。”

“正好当时在选择这样的一个地方的时候,我们公司有一个员工的家乡就在县。”

“哦原来是这样。”魏余连点了点头,一脸恍然大悟。

随即又点了点头,开口赞同的说到:“县这个地方虽然城镇不大,不过人口不少。”

“计划的安装进行,复杂性都会小上一些,县也在活跃带上,用来检测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而且,结婚后前任千万不要联系做这件事不止是为了做公益如果我说我最开始的目的不是为了做公益。”

“是为了给我们公司做一下宣传,打广告,你相信吗?”

李于婉笑了笑没有说话,伸手揽过她的脑袋放在肩上,脸颊枕着他的头,认真的说道:

“我相信说什么我都相信。”

林希叹了口气,靠在李于婉身上,问了一句:“其实我只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安而已。”

“天灾这种事,谁也说不定,先做好准备,才有更多的机会去应对。”

“没有跟婉姐商量一声代言人的事情,有意见没有?”

李于婉温柔的笑了笑,摸着他的头发:“什么事都没有关系。”

“你安排就好了。”

“嗯”林希点了点头,眼中在仔细的思索着什么东西。

靠着李于婉柔软的身体,鼻尖嗅着淡淡的幽香,有些感慨的说了一句:“婉姐好软啊”

李于婉顿时面红耳赤,伸手捏了捏他的耳朵,小声的斥骂了一句:“不许扭来扭去!”

“小色鬼”

“小色鬼?”林希诧异的抬头看了李于婉一眼,见她脸色通红的瞪着他,到底要不要删掉前任鼻子哼哼的说道。

“不是吗?”

林希哈哈轻声笑了笑,换了个舒适的姿势:“是就是吧”

“我又不吃亏什么。”

李于婉没好气的觉得有些异样,脸蛋绯红,看着躺在身上姿势明显在作怪的林希。

也没有舍得推开。

就任由他躺着了。

半个小时过后,林希几人跟着魏余连等人走进了一栋看起来有些老旧的两层独楼建筑。

看着众人四处打量,又些惊讶的目光,魏余连连忙开口解释了一句:“研究所虽然看着有些老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