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提分手就是不爱了,男生提分手是不爱了吗

“你脑子进水吗?”

叶凡靠在座椅上无视对方杀机:

“无论是明心公主还是城卫军,都是他们违背国主指令先动手,我们才被迫自卫反击。”

“如果城卫军乖乖放我女人离开八重山,三堂的兄弟根本就不用杀出一条血路。”

“所以你应该斥骂无视君令的城卫军他们活该。”

“而不是怪责我和三堂怎么屠掉他们。”

“除非你跟城卫军他们一样无视君令。”

“不过看得出,皇无极权威好像确实不太够,否则他的君令怎么对你们毫无威慑?”

“不仅明心公主和城卫军不当一回事,连你们近卫军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叶凡直接扣上一顶帽子:“否则你就不会第二次把枪对着我这个国主贵客了。”

“你——”

柳知心怒意一滞,忙低垂枪口吼道:

“我对国主忠心耿耿,随时愿意为他赴汤蹈火,怎可能不尊重他?”

她杀气腾腾喝斥叶凡:“你不要血口喷人和挑拨离间。”

“买的啊,还能从哪弄的!男人提分手就是不爱了”红鼻头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说道。

“从哪买的?”卢绍靖继续问道。

“药店!”

“哪个药店?!”

“哎呦卧槽,你这老头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他妈从哪里买的,关你屁事!”

红鼻头终于被卢绍靖接二连三的发问问烦了,不耐烦的骂了一声。

“你嘴巴给我干净点!”

岑钧面色一沉,一个箭步窜上去,一脚将红鼻头踹坐到了地上。

“你竟然敢打人?!”

浓眉男面色一狞,怒喝了一声。

“就打你了,怎么着!”厉振生猛地一个跨步迈过来,拳头捏的“咯叭”作响,浓眉男浑身一哆嗦,吓得立马往后退了一步。

“我们首长问你话呢,说!”

岑钧指着红鼻头男冷声呵斥道。

卢绍靖面色铁青,没有任何的阻止。

红鼻头一见这架势,立马放起了赖,高声喊道:“哎呦,打人了,打人了!男生分手后的心理变化当兵的打人了!”

叶凡明白两姐妹说的不错,之前他们遇到的尊卢人后备队实力明显不强,但瑶和紫琪都一口咬定,作为部落里常年征战的高级战士,不会将鸡蛋丢在一个篮子里,肯定还会有其他人现身!

等了不久,果然有五个健壮的尊卢人朝着幸存者营地走去,五人散发出的气势已经比之前十个人的小队强得多。

“小心,他们是中级战士!”紫琪靠近叶凡,后者闻着她的体香,有些心猿意马,“你别发呆了!战场上发呆,你不怕死么?”

被紫琪一提醒,叶凡才立刻端正了眼神,“咳咳!我刚才也是在观察他们的行踪,我们怎么办?直接动手?”

“叶凡,你要注意观察,你看他们时刻都在戒备着周围,这些是作为战士的基本条件,男人不爱了分手如果想要保护雪姐姐和小箐姐姐在这座岛上生存的更久,你必须学习这些技能!”

瑶说得认真严肃,鬼面之下看不到她的深情,叶凡收紧了心神,认真地观察着那些尊卢中级战士的行动,他们有意识的利用石矛清扫草丛,生怕有任何遗漏的地方,幸亏瑶和紫琪的经验更加丰富,她们躲藏的地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又能够攻击到对方,弹药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存。

在这种情况下,王震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像只虾米般佝偻着身躯,双手抱头,尽可能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

尽管如此,在短短几分钟内,他还是被打断了十几根骨头,皮开肉绽、遍体鳞伤。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服,遥遥望去,就像是个血人!

任谁也无法想象,在军营之中,竟会发生如此丧心病狂的恶行!

不远处,楚南像是被吓傻了似的,瞳孔涣散,目光呆滞,像是被石化了般,根本动弹不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打了个哆嗦,才回过神来,但脸上却写满了恐慌之色,无法抑制地尖叫道:

“啊啊啊!分手后不联系你的男人震哥!你们别打了!这是在犯罪!”

楚南的惊声尖叫,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将他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唰!唰!唰!”

下一刻,无数道恶狠狠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楚南的脸色瞬间煞白,毫无血色,身子不受控住的战栗起来,仿佛被掏空了全身的力气。

“你杀了公主,你杀了公主!”

“我说过已经结束,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不听?”

她气得差一点都要扣动扳机,真恨不得乱枪把叶凡打死。

几个近卫军也是义愤填膺。

他们都是王室子侄,对明心公主感情不浅。

现在明心公主被叶凡一枪爆头,他们也是充满着杀机。

“你已经犯了一次错,没有劝好明心公主,让她对我开枪丢掉了性命。”

叶凡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只是掏出纸巾擦拭鱼肠剑:

“如果你再开枪攻击国主要召见的我,分手说不爱了你这个队长今天就是不死也到头了。”

“我不当场杀掉你,国主也会撂掉你。”

他淡淡开口:“好自为之!”

“你——”

柳知心气得手腕发抖,好几次想要扣动扳机。

她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威胁过。

但想到满地尸首以及皇无极指令,她又只能按捺住心底怒意。

叶凡淡淡一笑:“是不是尊重,你心里有数。”

柳知心气得要吐血,真想弄死叶凡,但最终压制了念头。

城卫军被屠的怒意也只能暂时按捺。

没有得到皇无极的击杀指令前,她如果对叶凡下死手,那真的会严重损害皇无极权威。

因为在世人眼里,近卫军是皇无极最亲信最依靠的战队。

几个近卫军也是说不出的憋屈。

而叶凡闭上眼睛休息。

他知道,这一战还没结束,甚至是刚刚开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升机缓缓下落。

柳知心对叶凡冷冷开口:“叶少主,皇城到了!”

叶凡睁开眼睛,伸伸懒腰,正见直升机下降在一个开阔之地。

这一块空地,摆着整整十八架直升机,周围还有大批将士荷枪实弹扼守。男生提分手后会后悔吗

不过吸引叶凡的,还是远处一个恢宏大气的皇宫。

又过了半小时,叶凡被柳知心领着来到一处宫苑。

此言一出,那七八个教官面露狂喜之色,显然心动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以他们的级别,每个月的津贴约莫四五千,虽然在这儿包吃包住,但在华海这个国际大都市,还是得显有些捉襟见肘!

崔志豪承诺的十万块钱,相当于他们两年的收入!

而且,他们也毫不怀疑崔志豪所言的真实性。

毕竟,能让马勇刚亲自出面打招呼的年轻人,来头绝对不小,不可能差他们这点钱!

想到这儿,那八七个教官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抹狞笑,凶神恶煞地望着王震,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此刻,王震浑身绷紧,汗毛竖起,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凶兽盯住似的,脸色难看至极。

他虽然身材魁梧,自幼习武,但也只是普通人里的高手,远远无法与叶凡那般“妖孽”的存在相比!

现在,他赤手空拳,在这个狭窄的大通铺内被包围起来,敌人是七八个手持防爆棍的教官。

他的胜算,微乎其微!

这时,男人提分手后别去挽回楚南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但在后方,一个教官猛地抡起防暴棍,狠狠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咚!”

沉闷的撞击声传来。

楚南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脑袋一歪昏厥过去,生死不知。

……

见到这一幕,王震虎目含泪,怒发冲冠,咬牙嘶吼道:“混蛋!你们竟然敢对楚南下手,老子跟你们拼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却遭到新一轮的拳打脚踢。

又过了好几分钟,连那些教官都有些打累了。

而王震,更是体无完肤,奄奄一息,只剩着半口气硬吊着,否则早就昏厥过去了。

这时,几个教官半蹲下来,用膝盖压着王震的四肢和后背,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蹬!蹬!蹬!”

这时,崔志豪一步一步走向了王震,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阴狠的笑容,冷冷道:

“王震,你刚才不是还很牛逼么?现在不还是像条丧家之犬一样,乖乖趴在我的面前?我早就说过了,我的牛逼,你们根本想象不到!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