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待假分手的男生,男生的假性分手

现如今的华济世俨然是场上话事人。

也难怪,瞅瞅地上翻滚要死要活郑振……华济世明显更有派头。

马仔们没谁想要挑衅猎鹰枪口,一个个麻溜撤出。

全部撤离完,还不忘顺手给房门关上,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般。

唯独地上脑袋顶洞小头目,悲催诉说着适才发生惨剧。

手下的离开令郑振绝望。

他祈求的冰水算是断了路数。

身体的剧痛愈发强烈,郑振觉着自个儿快要自燃了。

降温!

他需要降温!!

尽管屋内开着空凋,可那点低温根本不足以缓解他身体的灼热!!

眼眸扫动间,郑振锁定了桌上盛放洋酒的酒桶!!

有了适才喝可乐砰吐惨遇,郑振不想再来一遍。

所以,他的目标不是洋酒,如何对待假分手的男生而是洋酒里面的……冰块!

强忍周身不适,郑振跃身而起,扒扯过冰块盆,给里面酒水丢在一边。

“水!冰水,快给我冰水!!”郑振的惨嚎打断了守卫马仔与华济世交流。

“去!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郑老大拿冰水来!!”头目眼见情况危急,催促喝令。

只是不等下面人反应,华济世冷冷唤了声:“猎鹰!”

猎鹰闻声而动,手里双枪并起:“都别动!!”

谁都没料到猎鹰会举枪威胁,头目眉头蹙起:“华神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老大好心请你吃酒,你居然背地使绊子妄图加害我们老大!!我早就看你没安好心,果不其然!!到底是露出你的真面目了!!

不过我真没想到,华神医你会跟唐宗翰穿一条裤子!

谁都知道你被唐宗翰在神医大会羞如过!

华神医,唐宗翰害你丢了脸面,我们的枪口不是应该一致对外吗?

你这么做……不觉着丢人吗?

还有……真当我们是人欺负的软柿子?

我告诉,郑老大今个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保证你走不出岭湖区!!”

陷入回忆的扬程转头望向二十年前的同桌,男人女人断联谁更难受疑惑地问:“赵,赵晓峰!你说什么啊?”

赵晓峰上下左右仔细打量扬程一番,才假装冷着脸说:“兄弟,你是在装吗?”

扬程刚想回答,便听到有个好听的女生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扬程同学,能帮个忙吗?”

赵晓峰和扬程一起抬头朝声源处望了过去。

只见一个身高一米六三左右,长得十分清秀,脸带着一丝的骄傲又带着一丝的羞涩,正用她那好看的眼睛期待地望着扬程。

而站在她身后则是一位圆脸的微胖女生,正一脸怂恿地朝着扬程与她前面的女生两人脸上来回地打量着。

赵晓峰则一脸羡慕地望着扬程。

扬程有点错愕,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位清秀的女生正好是他高中时候的班花——罗凯玲,同时也语文课代表。

只是在他记忆里他记得自己跟对方在高中的时期并没有多大的交集。

罗凯玲见扬程似乎并没有太想搭理她,脸上的羞涩也随之女生的自尊心而瞬间消失,正想转身离开,便听见扬程突然开口温和地说:“罗大美女,假性分手的表现有事吗?”

“唉,别别,猎鹰兄弟,有话好说,你,你千万别乱来!华神医,这,这是干嘛!没,没必要这样吧?”郑振突然之间说话都利索了。

华济世淡漠道 :“没必要这样?我看未必。郑老大刚才不是一直强调自己要死了,受不了了。看你这样痛苦,老夫仁义,干脆给你个痛快,免得你在受苦。”

“不不不,不要啊。那个……那个……”一听华济世要送自己上路,郑振慌了:“我,我,我我我刚才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不作数的。华神医你可千万别当真。我,我没事儿,这,这些我都扛的住!猎鹰兄弟,麻,麻烦给枪口放下,放下。”

“哦?又能抗的住了?”华济世反问。

猎鹰点头:“是,是啊!扛得住,我抗的住!分手后不联系你的男人

“也罢,你能扛得住……猎鹰,放下枪。”华济世示意。

猎鹰当下给枪放下。

只是郑振嘴上应的轻巧,落在实际……身上灼热痛感哪里是那么容易抗的住的?

卸除紧张,暂时压制痛感立马是如洪水猛兽再次席卷。

“别人说这话我信,你说这话我可就不信了。”

贾昌道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你小子真要是尊敬我,当初还敢把我手底下的人才给挖走?”

“那可不是我挖的,人家是觉得这里没我那好。”

向南辩解了一句,一脸无语地说道,“而且,这事儿都过去快两年了,怎么在这儿就过不去了呢?”

“哼,向来只有我挖别人墙角的份,哪有人挖我的墙角?这事啊,别说两年,过去二十年我都还记得!”

贾昌道瞪了向南一眼,撇了撇嘴说道,“除非,除非哪天我把你给挖到我们博物馆来,那这事才算完。”

向南:“……”

好嘛,男人分手后真爱的表现这小老头,到现在还惦记着把我“挖”过去呢!

两个人一边说笑着,一边来到了文保大院门口,贾昌道掏出门禁卡放在门边的机器上刷了一下,向南赶紧上前帮忙推开门,让贾昌道推着自行车先进去,然后自己也跟着走了进去,又重新将门关上。

贾昌道回头看了看向南,问道:“到我办公室里喝一杯茶?”

这个主意确实是不错,关键他们心怀鬼胎,根本就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我们三个之中,我的实力最强,就算是要让某一个人提前渡劫,也应该是让我来。”

天魔宗主立即说道,他在这算计了大半天,自然不会成全了别人。

“你的实力最强,这一点我可从来没有承认过,要不你和我的几具傀儡炼尸比一比?”

阴煞宗主开口呵道,他自己现在也是一具强大的傀儡炼尸,从外貌上看去,他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哼,我们三个这么不团结,如此相互算计,只怕魔宗衰落,那是早晚的事情。”

“咦?海域之中发现了一座地下洞府,男生彻底放下后的表现很有可能是化神灵者的洞府!”

“我这里也收到消息了,赶紧动身,要是能够在其中得到几件法宝,那么我们就不用在这里争吵了。”

“化神灵者的洞府,好家伙!”

三大魔头立即被这个消息给吸引,说白了他们也打算去发死人财,因为化神灵者会有大限到来的一天,但是他身边的法宝,却是能够延长十倍,百倍的寿命。

“哈哈哈…;…;小凡,你果然没让我失望,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突破到炼气四重,还领悟了玄武之力!既然如此,那你便有资格修炼神通法术了!”魏老赞叹道。

叶凡闻言,眼睛一亮。

之前魏老就说过,炼气前三重境界,只能算半只脚踏入修仙一途,不过是夯实基础、淬炼身体而已!

只有晋入炼气四重,你不纠缠他他反而想起才能够修炼真正的仙家法术。

“魏老,到底什么是神通法术啊?”叶凡好奇地问道。

“哈哈哈…;…;撒豆成兵、缩地成寸、袖里乾坤、五行遁术、呼风唤雨…;…;当年诸葛亮借东风、袁天罡称骨算命,这些都是神通法术!”

听到魏老的话后,叶凡心中巨震,仿佛打开了另一片天地的大门。

紧接着,魏老又继续说道:“小凡,现在对你而言,那些神通太过高深,只能从最低级的学起!不过…;…;你刚刚领悟玄武之力,我就传授你一个与之相辅相成的神通吧!”

“是什么?”叶凡好奇道。

“金光神甲!”

小头目也端是硬气。

适才猎鹰在屋内举枪示威就已经引得一众头目不爽。

现在,华济世更为过分,竟然在他们岭湖区对郑振不利。

这简直就是给他们岭湖区上上下下按在地上摩擦啊。

着目迎上小头目嚣张狠厉目光,华济世淡漠道了句:“猎鹰,听到了吧?这人说不让老夫活着离开岭湖区。该怎么做,老夫就不回答了。你给他答案吧。”

猎鹰闻声,干脆调转枪口,眼不眨扣动扳机……“砰~”

枪声响起,惊了在场众人一大跳。

小头目双目圆睁,脑门上顶着个窟窿,丝丝血水渗淌流下。

接着……后仰栽倒在了地上,死了!!

华济世整整衣襟,扫过在场余下马仔:“还有人有话说吗?”

黑洞洞枪口威慑下,谁还敢造次?

郑振的命固然重要,可再如何重要也远没自个儿小命重要。

马仔们识趣的摇头。

华济世拂袖摆手:“既然没话说,那就都退下吧。”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