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说做朋友什么意思,前任说当朋友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孩子的关系,林国安回归家庭,对她比以前还要好,她以为林国安回心转意,便打消了离婚念头。

决定原谅他,好好过日子。

然而,林国安的变好不是真心悔过,只是要霸占她带过来的财产。

她一直被林国安欺骗,暗地里林国安一直就没有和那个女人断过,直到他彻底掌握了她带过的财产,就不在假装讨好她,逼她离婚,为了她不碍他的眼,还把她丢到国外去。

现在想想,她当时多么蠢,怎么能够相信一个出轨男人的话呢?

被伤了身和心,还夺走了她带过来所有的财产。

她报复林国安的心,何止是儿子死了,是这些年积压在内心的仇恨。

想到往事她不禁潸然泪下,“言言那孩子命也苦,就希望你们好好的,如果我还能活着,也希望你能原谅我之前的消极状态,我应该好好活着,至少要看到她的孩子出生,虽然她不是我生的,可是这些年相依为命,和真的母女没有区别。”

“所以她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宗景灏的声音又低又沉,带着不易察觉的复杂和茫然。

“我还没有说完,她就走了,有些接受不了不愿意听,前任说做朋友什么意思也不愿意相信,现在你知道了,我希望你能照顾她。”庄子衿几乎是恳求的语气。

在这个世上,她唯一牵挂的也就是林辛言了。

宗景灏唇角紧抿,下一秒便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不过,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之下,柳婷还是把真国林家最近的部署打探清楚了。真国林家,将海外的很多人手都叫了回来,这、或许就是九妖看见的那些仓促转移的林家人。

除此之外,林家近期开始筹备一个祭坛,祭坛的位置,与飞升台相近,同样在真国的东部。这祭坛,把手严密,柳婷没有摸清楚里面的情况,不过据听闻,这个祭坛,是为了给一个什么人复活使用的。祭坛之上,有十个孩子,都在三到五岁。五个男孩,五个女孩。听起来,都有些残忍。

柳辰得知这个消息,心中也是越发的气愤。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居然要用十个孩子的生命来交换,这样的复活,真的是丧心病狂。

不过,柳辰也没有说让柳婷去阻止这件事。毕竟,这祭坛在真国的境内,而且有重兵把守。柳婷现在的处境本来就很危险,如果在因为这件事暴露了自己,得不偿失。

柳辰告诉柳婷小心行事,前任分手后说做朋友近期无需打探消息,照顾好自己的安全即可。如今真国内部如此混乱,距离柳辰进入真国的时间也越来越近,林家肯定忙于处理各式各样的事情,因此,这逃离的机会,还是有的。

青年男子正背着成熟女人,在周围不时投来的诧异目光中往苗家村西面的别墅区走去。

“咳咳。”

张知琴觉得有点沉,倒不是说莫烟的体重,而是后背上似乎总有什么一团一团的东西压着自己,让他觉得有点手脚发软。

“背不动了就放我下来,我给芳芳打电话,让她出来接我。”

莫烟以为张知琴这就不行了,冷笑一声:

“银样镴枪头。”

张知琴顿时加快了脚步:“谁说我不行的?既然是我的责任,我肯定会负责到底!”

莫烟突然骂道:“你胡说什么!”

张知琴又被吓得缩了缩白头,嘀咕道:“怎么又生气了?年纪大的女人真可怕。”

他心想还是赶紧把这女魔女送回家了事,分手后做朋友说明什么加快脚步,很快到了别墅区大门口。

今天站岗的不是昨晚那位大哥,不过在莫烟出示了门卡之后,保安便放了行。

莫烟指点张知琴走到了她们住的那栋,然后给芳芳打了电话。

与其让他为难,她宁愿这个时候退出他的生活,让他放手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她呆在他的身边,他多少都会有顾忌。

她不想他为难,不想他为了自己收手然后成为心结后悔一辈子。

此时此刻面对女儿的话,她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的抱着她,用身体的温度是温暖她。

“妈咪。”林蕊曦的脑袋埋在林辛言的怀里,不知道是不是被林辛言的情绪给感染了,低低的道,“我不问了,妈咪不要伤心。”

她亲亲女儿的额头,“有你们在妈咪身边,妈咪不会伤心。”

车窗外的风景不断的倒退,这座城市的繁华依旧,街道仍然人来人往。

她望着车窗外,神色暗淡下来。

才刚离开她就已经开始想他了。

这会儿两个孩子很安静,她掏出手机,点到信息页面,心中有很多很多话想要对他说,可是真的要说时,前任说当朋友是放下吗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她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久,黑了就又按亮,反反复复好多次……

“不认识。”宗景灏冷冷的掀起唇角。

对于林辛言,宗景灏在心里给她定了很多标签,她私生活混乱,才18肚子就怀孕,一面在他面前表现母爱,一面跑来堕~胎。

心机boy!

“想清楚了吗?”护士再三确定。

林辛言不想被人看见自己的狼狈,即使心里是不愿意的,是心痛的,无奈的,还是点了点头,“我想清楚了。”

“那跟我进来吧。”

林辛言低着头,不去看任何人,跟着护士走进手术室,手术室里的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白竹微隐隐有些不安,她感觉到了宗景灏在生气,伸出手挽住他的手臂,柔声道,“啊灏。”

宗景灏冷着脸,“走吧。”

白竹微挽着他的手紧了一些,男友说做朋友意味什么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关上门的手术室,再看宗景灏的反应,不像不认识,可是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他身边又从来没有出现过女人。

这一点她很清楚,刚刚那个女人是谁?

他为何如此生气?!

“啊灏,刚刚那个女孩……”

宗景灏搂住她,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无关紧要的人,不用放在心上。”

白竹微只能闭口,即使心里好奇也没在说话。

看到这一幕,他马上想到了相隔千里的爷爷,他的心头一酸,关灯、锁门,而后来入到空间中欧。

空间依旧灰蒙蒙的,不过比起最初已经亮了很多,此刻空间的面积差不多有了二亩左右。

空间中的蔬菜长势喜人,西红柿秧苗更是有将近两米高,整个株苗之上几乎看不到绿叶,前任说要和我做朋友能够看到的都是红彤彤的西红柿,而用来搭建架子的竹子都被压弯。

已经重新搭建了两次的黄瓜、豆角和西红柿一样,看到的叶子少,果实多,而茄子、青椒因为挂的果实太多,没办法也用竹子架起。

看着蔬菜上硕果累累,赵新宇的心情才好了一些,想想药草能够起到作用,他心头一动回到房间,将买回来的药草都带进了空间,他想的是用空间水将药草浸透,那样的话效果会更好一些。

在浸泡药草的时候,赵新宇将一些没有用处的药草枯枝、种子随手就丢在了空间中。

听不到爆竹声,也勾不起他思乡之心,赵新宇干脆找了个地方躺下,看着黑风在蔬菜地中钻出钻进。

“哪里抽筋,怎么走路都这么累?”林瑶急了,拿着芳芳的手机就要拨号码。

“我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莫烟抓着林瑶的手:“你问谁?”

林瑶看着她,不说话。

莫烟沉默片刻,突然问道:“你早就知道我要去见方小乐了?所以才假装喝醉,好不让我为难?前任说做朋友是放不下吗”

林瑶点点头,低声道:“你知道我昨晚和他在一起,肯定不会没有动作的。”

莫烟叹了口气,喃喃道:“没想到被他说中了。”

她想起刚才方小乐说的一句话:“或许并不是她在照顾林瑶,而是林瑶一直在照顾她。”

不知怎么的,莫烟的心里突然冒出一股心酸。

就像一个保护着自己女儿长大的老母亲,某一天突然发现女儿长大了,懂事了,已经不再需要自己的照顾一般。

那种欣慰而失落的心情。

莫烟慢慢挪到了沙发上,让林瑶把昨晚芳芳买的药拿了过来,随后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个手机递给林瑶。

“那万阁主应该知道,我既然有那么大笔的资金,自然不会被分红或多或少产生影响,所以如果我们这一队想要拿冠军呢?”我看向了第一组的四个小队,到达决赛的那支队伍,队长叫郑聚宝,一看名字就知道跟聚宝阁能拉上关系,要不是九龙城主的亲属我都不相信。

“那也可以,只不过阁下那一队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一直获胜下去。”万方宁笑道。

我蹙眉点了点台面,说道:“呵呵,看来庄家信心百倍,谈谈你们万宝阁抽水吧。”

“阁下有五六千件的上三境仙宝,之前月娥确实抽太多了,但既然我来了,就由我做主,只抽阁下八分水钱,如何。”万方宁笑道。

“是不是资本越多,抽水越少?”我又问道。

万方宁诧异的看向我,说道:“确实如此,阁下难道还有更多的上三境上品仙宝?这可是武装一个仙域的数量。”

当年纵云仙域就是炼宝之地,到处遍布军备所,这样的上三境上品仙宝确实不少,光是到我手中的,就有五六万件之多,我之前说出的五六千件,不过是投石问路而已,现在正主来了,当然不止这个数。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