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挽回一个死心的男友,如何挽回一个死心的男友

她一跃成为林家最忙的人,天天是挑灯夜战,就冲这个,梁晨就心疼地不行,揪着林瑾瑜的耳朵念叨了许久。

意思是姜蝉还是个小姑娘呢,现在都这么拼,多伤身体啊。

回来还是姜蝉给林瑾瑜解围,她现在有一种紧迫感。能够跟在林瑾瑜的身边学习是一种非常难得的经历,要是不付出百分之两百的努力,她很难将林瑾瑜的存货全都掏空。

再说了,距离她接手姜宇的公司没有多长时间了,也就是这几个月的事情,她不趁着现在努力,到时候接手了姜宇的公司万一弄地局面更糟了怎么办?

一旦她接手了姜宇的公司,她几乎就不能再跟着林瑾瑜后面学习了。那就是两个公司了,你一个公司的老总还去给人家当助理,到时候公司的那帮子人肯定是有意见的。

所以姜蝉不得不趁着这个暑假拼命地压缩时间,再加上她暑假开学后要跳级去念初三,毕竟不在一个班级又怎么能够更直观地打击姜恋雨呢?

“卧槽,蝉姐,你开学后都去念初三了?我们还要在初二继续混着?”

王翼看着这样的唐小涵,怎么挽回一个死心的男友心里面不会掉应该怎么才好。

因为他也感觉唐小涵有些莫名其妙。

为什么要跑到联合国那边去说要有冻雨,冻雨这么大的危害,怎么能说就说呢。

这么厉害的危害,可不能乱说。

这样的唐小涵,让他的心里面变的非常的复杂。

他已经开始在想,自己究竟要不要成为唐小涵的追随者了,因为他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要是自己追随着他的话,自己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王翼不知道,也不敢冒险。

“唐小姐,打断一下。”王翼下定了决心,来到唐小涵的面前,站定说道。

听到王翼说话,唐小涵微微一笑,笑容还是这么的苍白无力。

“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要说,你就说吧。”

怎么忽然这么严肃?

难道有很严重的事情?

“恩,是这样的,虽然很抱歉,但是还是想说,因为我的公司让我尽快的回去,所以,我可能,不能够做你的追随者者了,不好意思。”

越是批改,就越是惊讶,等他全都批改好,姜蝉的成绩也出来了。除了几个因为步骤不够全而失了一点分数以外,挽回前任的话100字姜蝉的数学考了有148分。

这还是这位老师吹毛求疵额批改,否则的话就应该是满分来着。

看他一脸的惊愕,其余的老师是抓耳挠腮的,眼看着姜蝉的物理化学都出来了,成绩也是非常的喜人。

几个理科老师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一直等到了姜蝉所有学科的成绩出来,所有老师看着姜蝉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这是人吗?710分的试卷,她考了有698分,这个成绩已经可以在初三年级傲视群雄了好吗?几个老师的心思全都浮动了。

尤其是姜蝉的那篇作文,那是真的让那位语文老师拍案叫绝。到现在还拿着姜蝉的作文不停的品鉴呢,人家是省级的特级教师。

再加上那个教导主任拿过来的试卷本身就是难度偏大的,这个难度一个初一的女生能够考这么高的分数,已经说明了人家确实成绩好。

梁晨在一边看着也是惊讶不已,没先到外甥女这么厉害啊,真给他们老林家长脸。等最后姜蝉是如愿跳级到了姜恋雨的班级,就是那位数学老师的班上。

数学老师老王对姜蝉那是一个春风拂面,教你挽回一个死心老公这可是一个金饽饽,怎么就慧眼识珠地落到了他的班级里里呢?

人生如此大计!

现在,他就想要知道,唐小涵知道这边的事情之后,回事什么心情和表情。

其他的事情暂且不说,现在心中难受是肯定的。

其实不用樊丽梅去想,唐小涵现在本身就已经非常难受了。

回到家中看到扬天凡的时候,勉强打起精神,朝着扬天凡微微一笑。

看到这样的唐小涵,扬天凡都快要担心死了,但是这会儿却始终都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够看着这样的唐小涵,束手无措。

在电视上的时候,他们都看到了那个狼狈的唐小涵,他从来都没有这样狼狈过,但是这一次,好像,他已经失去了所有对未来的希望,这怎么可能是自己的老婆,是自己的妻子呢。

唐小涵应该是高傲的啊,不应该是这样的。

“小涵。”扬天凡紧张的开口说道。

“我没事儿。”唐小涵在扬天凡还没有说出安慰的话的时候,就打断了他的话,挽留男朋友的话50句笑了笑,笑容苍白无力。

好像是想要表名自己确实没事儿一样。

虽然戚依云没有化妆,但是没有带眼镜的她,即便是素颜也能够让人自惭形秽。

“干什么?还不去照顾那个窝囊废,挡着我干什么,没听过好狗不挡道这句话吗?”苏亦涵冷声说道。

戚依云淡淡一笑,说道:“听说以前有人给下过很重的聘礼?”

“是又怎么样,跟有关系吗?”时至今日,这件事情依旧是苏亦涵心里过不去的一道坎,她感觉自己曾经已经摸到了豪门的门栏,可是却因为那个男人迟迟不出现,最终便宜了苏迎夏。

“想知道下聘礼的人是谁吗?”戚依云说道。

“知道他是谁?”苏亦涵顿时来了兴趣,因为她到现在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心里非常好奇。

“当然知道,而且我还知道这份聘礼并不是给的,如何挽回老公冷淡的心一直以来,不过是自作多情而已。”戚依云笑着道。

苏亦涵是个非常爱面子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她自作多情,苏家除了她之外,谁有资格得到这份聘礼。

“什么都不知道,张口胡说八道,聘礼不是我的,难道还是的吗?知道苏家都有些什么人吗?那些人,怎么可能有资格跟我比。”苏亦涵不屑的说道。

而她认知中的窝囊废,竟然是燕京韩家的小少爷!

这让苏亦涵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但是没有得到苏海超的证实,她绝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情。

想当初聘礼送达苏家,苏亦涵可是对苏迎夏狠狠的嘲讽了一番,如果这都是真的,那么当天她对苏迎夏的嘲讽,可就变得极为可笑了。

戚依云回到花园,发现韩三千和一个剃着光头,穿着病号服的小男孩聊得很开心。

看小男孩苍白的脸色,应该病得不轻,而在两人身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的少妇,估计是小男孩的母亲。

戚依云走近之后,才听韩三千说道:“哥哥说的话可是非常准的,女人怎么挽回死心的男人明天肯定会有人给送一笔捐款,以后也能够好起来,等长大了,要当个男子汉,好好照顾妈妈。”

从刚才的聊天当中,韩三千得知小男孩得了重病,而且需要一大笔的治疗费用,如果不尽快治疗的话,他就活不了多久了,虽然得到了一些社会援助,但是这些钱是远远不够的。更惨的是,当小男孩的父亲知道他得病之后,就彻底的人间蒸发,这一切,都靠他的母亲才撑到了现在。

“哥哥。”小男孩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条红绳子,牵着韩三千的手,绑在韩三千的手腕上,说道:“妈妈说,这能够保平安,我送给,希望能够快点好起来。”

“傻孩子,哥哥身体倍棒,还是留着吧。”韩三千说道。

“既然知道我免疫,还来嘲笑我,不是浪费唇舌吗?”韩三千笑着说道。

韩三千满不在乎的表情让苏亦涵非常气恼,她可是看到韩三千之后,故意出现落井下石的,可韩三千的态度,却没有让她有半点落井下石的感觉。

“真不知道这种废物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要是我,早就去自杀了,有什么脸活在世上。”苏亦涵咬牙切齿的说道。挽回死心的男人的绝招

“刚才不是说了嘛,自杀到一半后悔了,所以才没死,这也得感谢老天爷不杀之恩啊。”韩三千说道。

这才没两三句话,苏亦涵就已经被气得七窍生烟了,跟贱人说话,似乎就是在伤害自己。

“韩三千,天底下男人的脸都被丢光了,趁早去死吧,活着也是浪费空气。”苏亦涵扔下这句话之后,快步离开,她怕再说下去,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

韩三千淡淡一笑,以苏亦涵的浮躁心境,竟然还想数落他,这不是笑话吗?

“我去拿点东西,在这里等着我。”戚依云对韩三千说道,然后快步离开。

离开花园之后,戚依云追上了苏亦涵,并且挡在她面前。

秦依依目转睛的盯着新闻,直到新闻都结束了,她这才又变得慌乱了起来,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打电话给顾寒的助理,电视里的记者,甚至打电话到了市中心的医院。

但是找了一通,都没有谁知道顾寒现在在哪家医院。

秦依依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舒晴看到秦依依这样,也有些急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过,现在舒晴可比秦依依理智多了,拍着秦依依的后背,一边安慰着她,一边仔细地想着策略,“好了,依依,你先别激动,你先别哭了,在想想看看,还有谁知道顾寒他们送去了哪所医院。”

突然,舒晴想到了顾寒远在国外的弟弟,虽然说顾天现在国外,但是没准医院里会通知病人家属,他连忙说道:“对了,依依,你有没有打电话问问顾天,也许他知道呢?”

秦依依给顾天打了一通电话。

当下,顾天正从机场里出来,准备去顾寒所在的医院,接到了秦依依的电话。

他还没有开口说些什么,却听见电话那头的秦依依,早已经哭成了个泪人,“顾天……你现在……在哪?你知不……知道……顾寒他出了车祸,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