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一旦变心回不去了吗,老婆一旦变心能回头吗

一分钟后。

周离抱着团子推开了门。

老妖怪已经在门口做起了健美操。

周离额头上不由冒出几条黑线,有时候这老妖怪的脑回路他是真的搞不明白。

“呀你出来啦!”

“……”

“昨晚睡得好吗?”

“你呢?”

“我?睡得可香了!”槐序咧嘴笑着。

“你在哪睡的?”

“唔……”

老妖怪一听便知道了,于是也不隐瞒,只眨巴着眼睛说:“我昨晚在这坐了会儿,就回家睡去了……这儿网也不好,被子还有点潮,哪有我自己的小床睡得舒服,是吧?而且我又对你们两个小孩晚上闹出来的动静不感兴趣,我都活了这么多年了……”

说完他还反问:“怎么啦?”

“没怎么。女人一旦变心回不去了吗”

“让我猜猜……”槐序停下了健美操的动作,摸了摸下巴,“难道你半夜睡不着,发现相比起女朋友,还是槐序更可爱,所以想偷偷跑过来挨着我睡,结果发现我不在,于是你才失望的回到房间又挨着女朋友睡?”

每句话的声线都异常柔软、拖着尾音,让周离耳朵嗡嗡的,差点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

试想要是楠哥平时说话也这样……

他可能会原地爆炸。

很快反应过来,周离在枕头边上摸到楠哥手机,摁开之后:“有密码……”

一只白生生的胳膊从被窝里伸了出来,竖着食指。

周离便掰过她的手,用指纹解了锁,并不由自主的吸了吸鼻子——因为她这个动作,从被窝里溢出来的满满都是她身上的香气,还暖呼呼的。

“没有。”

“那你问问她~~”

“你没睡醒的时候都是这么说话的吗?变心的女人多久会后悔”

“什嘛~~”

“没什么。”

“菜逼~”

“??”

这怎么突然就骂上人来了呢?而且这个词和上文有什么关联么?

周离百思不得其解。

默默打字。

门口再次传来槐序的悄悄话,只有周离的听力才听得到:“你醒了还赖床……和女朋友一起睡有这么舒服吗?”

联军战船能锁定皇城的船飞机和智能武器,但却不可能锁定黑夜中手里抓着简易兵器的人。

而且月黑风高,十艘战船更多是盯着皇城大动作,不会注意江水中散落的木头和冲浪板。

她相信叶凡的实力,只要让叶凡贴近前沿指挥部,今晚就必定能够取得胜利。

“呼——”

一千一百人趴在特制的冲浪板上。

他们戴着头盔护目镜呼吸着氧气,一动不动宛如前方飞奔的木头。

但趴着的身躯,变心的女人值得挽回吗却流露出饥饿凶兽择人欲噬时,那种危险张力,还有道不尽的凶狠。

疾驶的冲浪板,仿佛像是鸟儿一样飞翔,时而冲上浪尖,时而落到波谷。

但使终保持着一泄千里的高速。

其中的惊心动魄,决非言辞所能形容。

有的冲浪板在高速飞驰中,毫无征兆的撞到了岸边或者木头。

接着发出一声脆响,支离破碎。

但只要是没有死亡的落水者便会从水里翻出来自救。

这一个老头子过生日,能到这种门庭若市,小轿车停在门口,可见杨老头在北京城的地位。

“今日只是一个喜气家宴,还希望大家不要拘谨。”杨老的儿子杨恭谨站在厅内,来往招呼这,脸上遍布了一层薄汗。人罗倩一早就等在了门口,看到张成和谭江边到了赶紧拉着人快步的穿过了清秀大气的走廊,墙壁上挂着许多的山水画,张成一打眼过去,老婆变心了还会回头吗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也算是看了个真切。

这乍一看是一个四合院,但其实主楼这一层是一个复式结构的小洋楼,楼梯转交还摆着一个琉璃屏风和一些开的正盛的盆栽。

房间内十分的宽敞,地上第一层铺上了地毯,院子里买房了八章楠木宴客用的圆桌。

这杨老坐在大厅里,笑的十分慈爱,房间内水晶吊灯开着,灯光照耀的原本就明亮的室内更加明亮,那亮黄色的光,更如明镜一般,使房间照的那叫一个富丽堂皇。

“别瞅了,等咱们以后赚了钱,你自己在家也搞一个。”

张成看着谭江边那小子一双眼睛都快要掉到那灯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这不仅是给众多的企业家打了一个预防针,更是希望能够带动更多的企业和个人参与到社会责任的建设之中。”

“所以...老总的意思是希望林先生以及你的公司能够拥有更大的曝光度。”

“用来影响和传播正能量。”谷雨,看着林希,妻子变心了还能要吗说出第一个要求。

林希皱了皱眉头:“所以老总的意思是希望我能够代替灵希科技尽量多的多出现在媒体以及大众的面前?”

“做一个好的社会榜样?”

“是这个意思!”谷雨点了点头。

“这样啊...”林希,皱着眉头,靠在椅子上,抛头露面,向来不是他的风格,闷声发大财,暗戳戳的打冷枪。

这才是作为一个阴谋企业家的风格。

现在上面的意思是希望他能够起一个带头模范作用,这和他的想法可是背道而驰。

“林先生不爱抛头露面?”谷雨看着林希问了一句。

林希点了点头。

谷雨笑了笑,喝了一口水,看着林希,脸上表情满含深意:“林先生是害怕抛头露面,还是不想抛头露面?”

语气像是在做贼。

周离干脆懒得理他。

发送完消息,他等了会儿,对眯着眼睛的楠哥说:“她没有回你。”

顿了一下,他又说:“你先睡吧,等下她回消息了我去接她,或者我叫你。”

“叫我~~”

“好。女友变心了她还会回头吗”

于是楠哥便放心睡了。

周离拿着她的手机,退出聊天界面的时候不经意瞄了眼微信界面,退回主界面又瞄了几眼,都是不经意的,然后他找了找,将锁屏时间设置到最久,因为没找到不锁屏的选项。随即他将手机放在兜里,穿好鞋子往外走去。

床尾突然冒出一颗小脑袋——

“嗷!”

周离先是一愣,随即才抖了一下,以做出被吓了一跳的样子。

团子脸上露出满意之色,但潜意识里还是知道周离是在敷衍,因此也不多说,只从被窝里钻出来,直立而起,张开前爪望着周离:“抱团子大人。”

团子大人宰相肚里能撑船。

“我们想过组织敢死队斩首行动,但推演了好几次行不通。”

柳知心向叶凡告知斩首的艰难。

皇城到敌人前沿指挥部只不过一百多公里,全程高速不过一个半小时。

可对此刻的皇城来说却无异于登天之难。

“看来确实不太好下手!”

叶凡看着地图微微沉思。

没船没飞机没火炮可用,两岸又被探子和大军盯着,老婆变心了还能挽回吗想要斩首确实如天方夜谭。

幕僚长一叹:“要斩首,除非我们长翅膀飞过去。”

“我们长不了翅膀飞过去。”

宋红颜突然一点战船一笑:“但我们可以从黄泥江穿过去……”

叶凡等人望向了宋红颜。

临近黄昏,上官虎的联军逼近皇城公子关,大战气氛越发浓重。

上官虎的通牒也定在了第二天早上七点。

七点如果皇无极他们还不投降,联军就会全面冲击公子关。

无数百姓也都躲去地下室或者地窖。

和白天不一样的还有一点。

睡觉的楠哥穿的是一条短裤,白天她的腿摸到是凉丝丝的,现在则滚烫。

相同点则是都滑溜溜的。

周离安静的感受着。

两人挨得很近,楠哥的呼吸打在他脸上,鼻息间全是她头发的味道,这种感觉让从未谈过恋爱的他有些晕乎乎的,有时甚至会怀疑这一刻到底是不是真的。

脚边有个东西在动,毛绒绒的,动弹也是小心翼翼的,没有往常的肆无忌惮。

周离没有理会。

直到门外传来一阵扣门声,然后是槐序压得极低的声音——

“起床了没?”

“……”

周离默默掀开被子钻出去,动作小心翼翼的,然后开始穿衣服。

耳边很快响起楠哥的一声嘤咛,拖着长长的尾音,是平日里听不到的慵懒软糯,然后她将一只眼睁开了一条缝,瞄着周离。

“你醒啦~~”

“嗯。”

“帮我看看玄清小师父给我发消息了没~~”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