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对女人彻底失望了,男人越绝情越说明

“拍文艺片的?”

“这要到三楼还得小心些!”于是又往旁边荡了荡绳子。

刚到四楼,忽然听见里边敲门的声音。

“当当当!”

“当当当!”

“开门!警察!”说的是标准的伦敦腔。

林语透过门定睛一看,“我草!周明!”

“什么情况?上楼来扫黄?”

“话说你个外国警察管不了吧?”

哎一细看,后便还真跟着两个穿制服的当地警察。

屋里的人顿时没了动静,一个黑哥们一骨碌爬起来,就往窗户这边来了。

掀起窗帘就钻到了窗帘后边,顿时尴尬了。

窗帘后边这位也没准备啊。俩人坦诚相见,林语还看见黑哥们呲了呲牙,意思是打了个招呼?

“干什么?大半夜的?”床上的俩白条搭了话。

男人穿上个裤衩,男人对女人彻底失望了围了条浴巾,向门走去,女的赶紧拿条毛巾被把自己盖上,还紧张的向窗户看了看。

窗户后边俩人觉得不妥,推开窗户,就往外爬。

林语一看这架势,赶紧提了一口气,一个轻身荡到了五楼防盗网的顶上。

四楼这两位爬出来,关了窗户。伸手拉着防盗网,一边一个躲在了窗边,就这么光不出溜的吊在防盗网上。

这时候门开了,警察走了进来。

“身份证!检查!”

“我是房主,这是我男朋友,我们是合法的!”女人在床上说了话。

一名制服警察开始在屋里四处搜索,床下边,柜子里通通看了一遍。

然后向着窗户走来,女人一脸紧张,还故作镇定。

“你们到底找什么?我们是合法的!我要告你们!”

警察掀开窗帘看了一眼,窗户关着,帘子后边没有啥,于是放下窗帘往回走。

可巧不巧,这老旧的防盗窗实在是禁不住这样的蹂躏,

“嘎吱嘎吱”开始发出声响。女人对老公彻底失望寒心

警察听到声音,又返回来,一把拉开窗帘,伸手推开窗户往外看。

周沛龙见两人都不说话,便主动将刚才的事情告知白主管。

白展堂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直勾勾盯着钟若兰道:“你说我老板偷窥你,还说他是个变态,是这样吗?”

“我,我……”

钟若兰被白展堂身上的不怒而威的气势震慑,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白展堂又看向明心战,皱眉道:“明少,你被我老板打了?”

明心战赶忙摆手摇头道:“没有的事,只是一场误会。”

“明少,我们明明……”

钟若兰慌了,但还是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靠山明心战。

“住口,都是你惹出来的祸事!”

是出于男人的面子,而究竟谁对谁错,他心中已经几分猜测。当男生对女生彻底失望

毕竟对于钟若兰的脾气他还是知道几分的。

“两位,监控调出来了。”

这时候,方才的服务员跑来,拿着一只平板给众人观看。

视频中正好是李天低头捡垃圾,钟若兰打电话不注意将他撞到的那一段。

林羽没有说话,足足的探脉探了四五遍,这才神色一缓,彻底放下心里,点头道,“确实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晕倒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工作的明明好好的,但是突然间就感觉到一阵头晕恶心,眼前一黑,就栽倒在地上了!”

江颜冲林羽柔声说道,“可能是这几日减脂,吃饭的时候营养没跟上吧!”

这几天她为了控制体重,保持体型,吃饭主要是以青菜和水果为主,米饭都主食吃的很少。

想到这里,她又不由有些心生怨念,气的瞪了林羽一眼,都怪这个混蛋,每次吃饭都要让自己多吃点多吃点,导致自己都胖了!

“呵呵,你们女孩子啊,男人一旦对你心寒了就是爱美,都这么苗条了,吃饭还那么控制!”

赵忠吉也跟着笑呵呵的说道,“要不我给你放两天假,回去好好歇歇吧!”

“没事,赵院,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江颜摇摇头,急忙从床上站起来,冲赵忠吉保证道,“我能够干好自己手头的工作的,您放心!”

“既然来了,那么都是我的客人,总不能让他们连我的面也没见到。”

这老头儿从来不拘泥于小节,照理来说,可以让其余院落里的人过来敬酒,但他这个主角却提出要去其他院落。

在场的不少人也清楚天火老妖随意的性格,他们也没有劝阻,几乎知道劝阻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倒是郭锋滕和陈语菡听到药帝要去其他院落走一圈,他们两个嘴角划过一抹冷意,如若等待会药帝到了年轻一辈的院落之中,只要他们两个使点绊子,根本不需要他们动手,男人对女人说太失望了药帝身边的弟子,恐怕直接会将沈风给拍成肉泥,到时候蝎帝别说是保住沈风了,自己也会陷入药帝的怒火之中。

在他们看来沈风只有等死的份,心里面迫不及待的想陪着一众大人物去其他院落里了,今天他们注定了是所有年轻一辈中最为耀眼的存在。

……

与此同时。

城主府最外围的院落之中。

在郭锋滕等人离开之后,气氛显得十分的诡异。

武明城一直守在院落外面,而天妖殿的大长老没有出现在院落门口,应该是在暗处注意着这里的一切变化。

轮椅上,老太太瘫靠着,浑身颤抖着,看着这中年男人。

……

“……妈,你还是先坐会儿儿啊。”

那间卧室门被打开,卧室里一片漆黑,堂屋里昏黄的灯光勉强透进些,

中年男人推着轮椅,走了进去,

廉歌挪动着脚步,也走进了那卧室屋里,走到了一旁,

那中年男人回过身,男人对老婆失望的表现重新合上了卧室门,反锁了上,才打开了卧室里的灯。

白炽灯亮起,挥洒下灯光,照亮着灯下的卧室。

卧室不小,靠着一侧墙边,摆着张床,床上,被子整齐折叠着。

一旁的何继川、凤芸萱和柳叶生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药尊灵玉,他们三个都是炼药师,清楚药尊灵玉的巨大价值,刚刚皱起的眉头早已经松了开来。

郭锋滕在将盒子递出之后。

陈语菡小心翼翼的恭敬说道:“药帝前辈,晚辈有个请求,不知道能不能在这里说出来?”

天火老妖将盒子里的药尊灵玉拿在了手里,感受着其中磅礴的炼药之力,他的心情非常不错,道:“小女娃,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

陈语菡心里面一喜,道:“晚辈如今怀有身孕,我从前一直很仰慕药帝前辈您,只可惜无缘跟随您踏上炼药一途。”

“等晚辈的孩子出生后,不知道有没有福气拜入您的门下,跟着您追求炼药之巅!”

此番话一出。

在场的不少妖冥域大人物,脸色全部微微一变,他们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如若陈语菡和郭锋滕将来的孩子,真的成为了药帝的真传弟子,当男人对一个女人心寒了那么对他们这些人将会非常的不利。

原本不死妖蝎一直在找机会想要离开,如今听到陈语菡的请求之后,他心里面有一种危机感,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天火老妖。

沈嫣身上的香味,淡淡的,那是少女身上特有的青春,阳光和灿烂。

“这妞是你的女朋友?”黑帝冷不丁在脑中冒出一句话,能明显得感觉到黑帝也是异常的紧张,甚至可以说是躁动不安。

“那个,上次的蛋糕好吃吗?”沈嫣望着卓不凡死盯着自己,脸色一红,低下头问。

“好吃,我们嫣儿的蛋糕松软可口,齿间留香,火候烘培出来的刚刚好,发酵的糕点软硬适中,好吃得我已经看不上别人家的蛋糕了。”黑帝见卓不凡跟个傻子一样,尴尬的赶紧开口。

这一句惊得卓不凡和沈嫣都吓得一跳。

而且他刚才帮江颜探脉的时候探的十分的仔细认真,确认江颜的身体绝对没有任何的不适!

所以,那么问题也就来了,江颜到到底是因为什么晕倒的呢?!

林羽回来的路上想了一路都没想通,不过也正是这种没想通,才让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安!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想多了,或许江颜确实是突然不舒服晕倒了而已。

接下来的两天林羽都在家里陪护照顾着江颜,时不时的给她做一些药膳类的炖补品帮她调理身子,同时观察江颜的身体状况,见江颜再没有出现那天的情况,他这才松了口气。

这天临近中午,郭兆宗突然给林羽打来了电话,恭敬道,“何先生,夫人的身体养的如何了?我想亲自登门探望探望,我特地托人从国外买来的珍贵补品,顺便给您打过去!”

“不用了,郭总,她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

林羽笑道,“对了,你那个朋友和家人来京城了吗,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去我医馆一趟,我帮忙给看看,如果我没办法的话,他们也好及时找别人帮忙!”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