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追回失望的女朋友,让女朋友失望了怎么挽回

叶凡淡淡一笑:“是不是尊重,你心里有数。”

柳知心气得要吐血,真想弄死叶凡,但最终压制了念头。

城卫军被屠的怒意也只能暂时按捺。

没有得到皇无极的击杀指令前,她如果对叶凡下死手,那真的会严重损害皇无极权威。

因为在世人眼里,近卫军是皇无极最亲信最依靠的战队。

几个近卫军也是说不出的憋屈。

而叶凡闭上眼睛休息。

他知道,这一战还没结束,甚至是刚刚开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升机缓缓下落。

柳知心对叶凡冷冷开口:“叶少主,皇城到了!”

叶凡睁开眼睛,伸伸懒腰,正见直升机下降在一个开阔之地。

这一块空地,摆着整整十八架直升机,周围还有大批将士荷枪实弹扼守。

不过吸引叶凡的,还是远处一个恢宏大气的皇宫。怎样追回失望的女朋友

又过了半小时,叶凡被柳知心领着来到一处宫苑。

“你脑子进水吗?”

叶凡靠在座椅上无视对方杀机:

“无论是明心公主还是城卫军,都是他们违背国主指令先动手,我们才被迫自卫反击。”

“如果城卫军乖乖放我女人离开八重山,三堂的兄弟根本就不用杀出一条血路。”

“所以你应该斥骂无视君令的城卫军他们活该。”

“而不是怪责我和三堂怎么屠掉他们。”

“除非你跟城卫军他们一样无视君令。”

“不过看得出,皇无极权威好像确实不太够,否则他的君令怎么对你们毫无威慑?”

“不仅明心公主和城卫军不当一回事,连你们近卫军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叶凡直接扣上一顶帽子:“否则你就不会第二次把枪对着我这个国主贵客了。”

“你——”

柳知心怒意一滞,忙低垂枪口吼道:

“我对国主忠心耿耿,随时愿意为他赴汤蹈火,怎可能不尊重他?”

她杀气腾腾喝斥叶凡:“你不要血口喷人和挑拨离间。”

一帮人顿时醒悟了过来,女朋友对自己失望怎么办纷纷替林羽鸣不平,随后有人拿起石头和手里的杂物朝红鼻头等人砸了过去。

红鼻头等人浑身瑟瑟发抖,低着头躲都不敢躲,任由石头和杂物砸到自己身上。

“军队特供?你蒙谁呢,你说是军队特供就是军队特供啊?!”浓眉男这时候突然皱着眉头走了过来,扫了卢绍靖一眼,“再说,你一个退休的老头子,没事跟着瞎掺和什么?”

“就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有证据吗?再说,就算是军需特供,也得军需处来管吧?告诉你,我父亲可是给军需处处长看过病的!”万维运也赶紧附和着浓眉男的话反驳道,意思是让这俩人别想蒙他。

他现在严重怀疑这两个人是林羽的朋友,故意帮着林羽解围的。

再说,就算真是军队特供,也没这俩人说的这么夸张吧,还什么军事机密,吓唬谁呢。

而且就凭自己父亲认识军需处长这一点,他就可以有恃无恐。

不过可惜,他父亲认识卢绍靖,如何挽回女朋友他却不认识卢绍靖。

红发恨得牙痒痒,对于叶凡来营地,他是第一个不答应,凭什么那个打了自己的家伙能够得到营地里其他人的尊敬和拥护,甚至很多人都离他而去,宁可加入蓝眼和张然的势力!

“张然,你他吗之前可是一直不希望他过来,现在改口这么快,莫不是想男人了?看不出来你这个拉拉也被掰直了?”

面对红发的嘲讽,张然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腹部,有枪在手红发压根不敢还手,“命他吗都没了,你还在为了那点自尊心哔哔赖赖?难怪你只能当个没脑子的水手!”

“红发,你真是让人失望,我现在有些后悔当时跟你搞什么和平了,你这种没脑子的人,老子就该早点灭了你!”蓝眼说罢便和张然走出了帐篷,作为营地的领导者,他们必须站到前线。

尊卢人一部分手持火把,量一部分则直接对着营地里放箭,由于之前幸存者们设置了栅栏防护,有效的阻拦了尊卢人直接冲进营地,如果是白刃战,尊卢人有信心顷刻之间结束战斗。

冈村和老潘站在一名扎着辫子的尊卢人身边,女孩对自己失望了怎么办老潘谄媚地问道,“巴楚大人,我们是不是可以直接让后备队也跟上去?一鼓作气解决掉这些人?相信梵神得到了这些祭品,一定会很高兴!”

当一名走在最后的中级战士靠近紫琪时,这狐媚子直接起身手里拿着弓箭对准了那人的头颅插去,这样生猛的作战方式哪里还有勾引叶凡时的妩媚之姿,也许这才是云图巫女的真实一面!

瑶更是行动迅速,断水出鞘一刀便砍断了另一人的头颅,倒是叶凡有些尴尬,第一次与尊卢人打白刃战,对方的石矛本来就比消防斧长,一时间竟然逼得叶凡有些狼狈不堪。

“你这是在命令我?”名叫巴楚的男人健硕的肌肉显得威武雄壮,尤其是他手中拿着双石斧,本来双持武器就需要更强的力量与技巧,就连冈村也有些忌惮的看着对方。

“不...我不敢...我只是提出建议而已。”

“梵神的女儿赐予我们祭品,她就是圣女,以前你们对她做过的事情,圣女既往不咎,女朋友对我失望了怎么挽回但我希望以后你们好自为之!”

巴楚的话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即使老潘手里拿着枪也不敢与其顶嘴,只因这厮的实力太强,以往冈村早就耐不住寂寞上前,而现在的他却也跟个弟弟一样默不作声。

“你们两个去帮忙!”

“是,我们这就去!”

冈村和老潘只能硬着头皮混在野人堆里,他们一向看不起这些野人,却没想到现在要受这些人摆布!

“潘!机会,杀他!”冈村愤恨地说道,小日本抄起双刀,恶狠狠地看向巴楚。

“别他吗开玩笑了!那厮看你一眼,就仿佛是头凶手,杀了他?谁直到这部落里还有多少猛人?”老潘打消了与巴楚对抗,只因双方的目标不同,“我们进去那片试炼他们族人的森林,找到那些东西就足够了,何必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在这种情况下,王震毫无招架之力,挽回失望至极的女友只能像只虾米般佝偻着身躯,双手抱头,尽可能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

尽管如此,在短短几分钟内,他还是被打断了十几根骨头,皮开肉绽、遍体鳞伤。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服,遥遥望去,就像是个血人!

任谁也无法想象,在军营之中,竟会发生如此丧心病狂的恶行!

不远处,楚南像是被吓傻了似的,瞳孔涣散,目光呆滞,像是被石化了般,根本动弹不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打了个哆嗦,才回过神来,但脸上却写满了恐慌之色,无法抑制地尖叫道:

“啊啊啊!震哥!你们别打了!这是在犯罪!”

楚南的惊声尖叫,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将他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唰!唰!唰!”

下一刻,无数道恶狠狠的目光,怎么挽留女朋友齐刷刷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楚南的脸色瞬间煞白,毫无血色,身子不受控住的战栗起来,仿佛被掏空了全身的力气。

“买的啊,还能从哪弄的!”红鼻头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说道。

“从哪买的?”卢绍靖继续问道。

“药店!”

“哪个药店?!”

“哎呦卧槽,你这老头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他妈从哪里买的,关你屁事!”

红鼻头终于被卢绍靖接二连三的发问问烦了,不耐烦的骂了一声。

“你嘴巴给我干净点!”

岑钧面色一沉,一个箭步窜上去,一脚将红鼻头踹坐到了地上。

“你竟然敢打人?!”

浓眉男面色一狞,怒喝了一声。

“就打你了,怎么着!”厉振生猛地一个跨步迈过来,拳头捏的“咯叭”作响,浓眉男浑身一哆嗦,吓得立马往后退了一步。

“我们首长问你话呢,说!”

岑钧指着红鼻头男冷声呵斥道。

卢绍靖面色铁青,没有任何的阻止。

红鼻头一见这架势,立马放起了赖,高声喊道:“哎呦,打人了,打人了!当兵的打人了!”

“几十号人只是明面的。”

近卫军死死控制着悲痛喊出一声:

“三堂的人早夺取了上官家族的机甲营,武装了三百名刀枪不入的重火力将士。”

“他们里应外合杀死了城卫军和上官子侄。”

他凄然一叹:“除了宾客,其余人几乎都死了。”

“混蛋,混蛋!”

柳知心闻言全身一僵,随后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我说已经结束了,你怎么还一而再动手?”

“杀了上官狼和上官轻雪不够,把明心公主也杀了。”

“杀了明心公主还不罢休,又把城卫军他们也杀了。”

“你这个侩子手,我要毙掉你!”

她的枪口再度指向了叶凡。

听到机甲营被三堂精锐掌控,柳知心就知道他们屠杀城卫军没有水分。

因为机甲营是上官狼重金打造的王牌。

单单铠甲装备和强大火力,人均就超过千万。

三百人重火力攻击,城卫军根本扛不住。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