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出轨后对我很内疚,让出轨老公感到羞愧信

公孙渊动作瞬间停止,难于置信看着叶飞,这小子连病人都没看过,竟然能说的如此准确?

他一抚山羊胡:“有点能耐啊,怪不得敢开医馆,可惜还不够……”宋红颜眼睛亮起,公孙渊这话,说明叶飞猜测对了。

“我还知道你给她开的是白虎汤。”

“石膏三十克、知母三十克、甘草二十克、粳米五十克,以水一升煮熟,去滓。”

叶飞从容不迫说道:“一天三剂,服用七天,对不对?”

这几句一出口,公孙渊的笑容瞬间僵滞,叶飞所说,无论是药还是量,都跟他要开的方子分毫不差。

十几名患者看公孙渊的神色,心中便明白叶飞推测不错,心中对叶飞的身份好奇了起来。

这究竟是哪里来的年轻人,医术竟然如此高明?

公孙渊点点头:“我走眼了。”

随后他把药方交给红衣大妈,又给另外一个灰衣老人把脉。

老人八十多岁的样子,白发凌乱,五官枯瘦,眼睛深陷,身上冒汗,左手死死捂着腹部。

尽管动作有些生涩,她却在林肖的教导之下逐渐变得熟练起来。老公出轨后对我很内疚

一条小舌,都能配合林肖的进退,不断以另类方式进行着交流。

林肖的一双大手肆意游走,一会的功夫很快放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变的烈起来。

唐芊芊的呼吸声逐渐急促,子也差不多完全瘫软在了椅子上,她眼神朦胧,双颊红,完全一副鲜花盛开任君采撷的模样。

一股邪火也在林肖的体内迅升腾。

良辰美景,俏丽佳人,这时候要是再不趁机做点儿什么,那真是禽兽不如了!

他猛的弯腰,毫不犹豫拦腰抱起唐芊芊,毫不犹豫朝着旁边的沙发走过去!

“去,去内间!”

唐芊芊双手环着他的脖子,脑袋深埋在他的口中,低声说道。

办公室里面,有一个小隔间,是唐芊芊劳累后休息的地方,里面有一张小的单人。

现在林肖显然已经顾不得这么多。

“去什么内间,我现在已经箭在弦上,怎样让出轨的男人说真话不管那么多了,反正现在已是深夜,没人会来打扰!”

冲十多身形却齐齐僵如遭雷击

仿佛进入个莫名领域之中

股看见压力沉重如山岳浩瀚如深海般铺盖地压们身上

短暂滞带之后们原本大步疾走但此刻却变成慢动作般

每步迈出都极其艰难

仿佛每个都背着座巨山艰难行走个个面红耳赤喘过气

止如此每迈出步们感觉身上压力便成倍增幅顿时气血上涌感觉心脏都要跳出喉咙

反观依旧风轻云淡

笑眯眯打量十多名保镖zt0G

寻常之下很少将领域单独拿出作为手段

因为敌对手通常也超级高手与们交手动辄便生死

领域本身便种辅助作用

当然

所谓辅助那针对与同级别高手言

就如同杀生大会上那个疑似女帝神秘女子只释放自己领域便杀于无形

“卧槽!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我什么都没看见!”

“啊!”

唐芊芊一下清醒过来,慌乱把林肖的脑袋从前推开,手忙脚乱坐起子转过,快速的整理好了衣服!

“你妹啊!男人外遇后说愧疚老婆”

林肖要疯了!

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用了苦计,打出悲牌,终于让唐芊芊主动放弃抵抗,有了一次解锁姿势的机会,被徐晓波这混蛋一脚给踢飞了!

“徐晓波,你知道我现

在心里在想什么吗?”

林肖站起子,咬牙切齿盯着他说道。

“啊?想什么?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徐晓波嘿嘿一笑,尴尬的摇摇头。

“我现在恨不得把你交给天霸,蹂躏你一百遍!”林肖恶狠狠的说道。

“哈哈!看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哪知道你们会在办公室里这样哈!”

“我刚才收拾好东西去别墅找你,他们说你没回去,我猜着你能就在这里,所以就直接过来找你!”

面呈愤怒历喝声

然就句话却仿佛加重保镖担子

其中脸色顿时变成青紫色双眼几乎凸瞪出哇声张口喷出大口鲜血

噗通

整个摔倒地上身躯停抽搐着

第二个同样大口吐血

哇哇哇

仿佛连锁反应般剩下亦齐齐喷血砰砰砰接连砸地上

沉重如山压力并未因此消失摔倒地上之后连翻身都做到

和几个中年男女全都傻眼

怎么回事?写给出轨老公简短的话

知道

但们傻子下秒立刻将目光对准

你看我怎么说

却没有理会们看着目瞪口呆钱妞妞我说们会动手就会动手哈哈对吧

反观钱妞妞同样震惊无以复加

没有知道十多个保镖为什么会样

但都清楚肯定搞鬼

你究竟什么

脸上暴怒和戾气已经消失换取之无比忌惮之色

“好像……有某个地方有问题……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我们忽略了?”肖梦瑶这时候皱着眉头说道。

“你说的我知道。”

李云淡淡道:“如果这些猜测属实,那么这个神秘人物的嫌疑范围我们也可以确定了!”

“是谁?!”其他人激动地看向李云。

李云说道:“这个神秘人,一定是京城武道大学的人,而且很有可能是京城武道大学的高层!”

“因为郭循失踪之后,京城武道大学是上交了郭循退赛的申请,婚外情被老公发现怎么办并且还派人替补了郭循的位置。”

“如果神秘人物不是京城武道大学的话,那这些手续就无法解释了,因为郭循只是失踪或者失联,京城武道大学无法确定他是否还能参赛,就不会帮他退赛了。”

“想不到……我们学校竟然还隐藏着这么恐怖的人……实在太可怕了……”楚悠悠赶到毛骨悚然。

李云接着看向李勋:“那么你的办法呢?确保这个神秘人物不会杀害老周和王哥的办法。”

所有人都看向李勋,而李勋这时候也不再卖关子了,对李云说道:“李云,明天你比赛结束后,原本就计划去联络炎黄守护者的是吧?”

根本给继续说下去机会发出道歇斯底里怒吼给我废我要让慢慢死让给我儿子陪葬

大厅回荡怒吼中跟随进十多名保镖闪电般向着扑去

十名保镖和外面同乃贴身保镖

每个都全能级别高手仅综合实力强大更深得信任

旁边钱妞妞再也忍住惊慌由发出惊呼

要怕

投安慰眼神温和道们会对我们动手

愕然听到句话钱妞妞由呆

冲十多个保镖更险些被气乐

到现还幅欠揍表情

会对你动手?给背叛你的男人一句话

哪儿自信

既然先生让废说明先生要亲手炮制对方那就打断四肢

十几刹那到近前当下就要动手

唉怎么就能好好说话呢

摇摇头叹息声

随即

抬起右腿

轻轻地上跺

声音并高也没有任何殊之处

李勋得意地笑道:“嘿嘿……现在看到带我玩的好处了吧?”

“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呢?快说吧!”韩菲儿急道。

李云为李勋解释道:“李勋的意思大概是,让三教人马包围住京城武道大学,什么都不用做,但是在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却又让三教人马悄悄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总之,要营造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要给人一种,三教人马随时会开战的架势。”

“这种情况在一般人眼里,当然会觉得莫名其妙,但是在那个神秘人物眼里,却是另一种感觉了。”

“他会觉得,三教的人应该是察觉到了一丝异样,虽然没有明确的怀疑对象,但是三教的高层已经察觉到有传人出事了,男人出轨后对谁更愧疚并且三教已经做好了随时营救传人或者为传人报仇的准备。”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他贸然杀了老周或者王哥的话,三教人马立刻会冲进京城武道大学,外加三教圣器的指引,很快就能确定杀人真凶,到时候他必死无疑!”

“这是一种震慑的手段,让他知道三教已经做好鱼死网破的打算,让其不敢妄动!”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