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出轨会内疚吗,让出轨女人内疚的句子

“徐晓冰,你不要走呀,我可是伤员,你得照顾我,你不能这么狠心把我自己丢在这里,要是待会儿我还要嘘嘘的话怎么办呀!”

林肖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这个混蛋!真恨不得一刀捅死他!”

想到自己刚才竟然用手帮他扶着嘘嘘,徐晓冰就后悔的要死。

她一边气呼呼的说着,一边走到楼梯走向大厅。

“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芊芊,千万不能让她再跟这个混蛋在一起……恩?你是谁?”

徐晓冰正在自言自语,一抬头,却突然愣住。

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正站在大厅中央,双手抱着肩膀笑呵呵的看着她。

看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徐晓冰,汤姆眼睛一亮。

要知道徐晓冰的长相身材,那可是顶呱呱的,就算在美女如云的别墅里面,也绝对排名极品,仅次于唐芊芊!

“漂亮的女士,你好!”汤姆很优雅的弯腰,绅士十足笑着问候道。

“我在问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接着,叶凡还做了另一手准备。

他让沈东星送苗封狼回十万大山,男人出轨会内疚吗一是避免对战失败被清算,二是希望用苗封狼布局十万大山。

接着,叶凡又安排唐家姐妹连夜飞回龙都,叶无九、沈碧琴和苏惜儿去宋家暂住,钟天师也云游四方历练。

唐若雪她们开始不愿意离开,要跟叶凡一起面对决战,但叶凡却坚持让她们听从安排。

没有后顾之忧,叶凡才能放手一战。

叶无九他们最终只能相续散去。

至于独孤殇,叶凡没有对他安排,他心里清楚,自己怎么安排,他都不会离开自己半步。

“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把父母他们送走后,叶凡坐在飞龙别墅的凉亭里,泡了一壶茶晃悠悠喝着,享受大战来临前的静谧。

“良辰美景,又怎能少得了佳人?”

这时,背后一阵香风吹拂了过来,接着,一个香喷喷的人儿就从后面抱住了叶凡的身子。

叶凡侧头一看,一张绝世容颜映入视野,巧笑倩兮,又不乏含情脉脉,娇艳的红唇,更是绽放着致命诱惑。

“大盟主,这些悬河会盟的小崽子实在太嚣张了。出轨内疚的人走出来了吗”

东侧看台上,坐在大盟主身旁的二宗主面色铁青。

现场喧嚣不堪,各种声浪冲天,但是场内中央几人的语态声音,却瞒不住这些灵海境强者。

他们都听到了那些人对夏天的挑衅与威胁。

所有灵海境强者的脸色多多少少都有些难看,同时也生出了忧虑。

要知道,混乱小界的考核,是不禁止彼此厮杀的。

若是在里面死了,那就真的死了。

“他们这是打定主意要杀死王祤啊。

为什么这么大的敌意?”

“这个我倒是听说了,那一日……”一名灵海境强者将来龙去脉述说了一遍,最后又道,“不过其中还有疑惑,若仅仅如此的话,也只有吴恒和关于山针对夏天才对,现在的情形是,除了那个叫云洋的不世天才之外,剩下的所有人似乎都在针对王祤。”

“竟然还有这等事?

那个叫昌平的年轻人真够狠辣的。”

就连屋里进了人都没有察觉。

宗启封有意要锻炼宗言晨的耐心和细心,也不急着催促,静静地等着他发现棋局的破绽。

宗景灏和林辛言自觉的放轻脚步,没有打扰他们,而是从门旁沿着墙壁往里面走,分手后让男人内疚的话里面靠着窗户的角落里,宗言曦就蹲在那儿,地上趴着一只大型的萨摩耶犬,它一身雪白的毛,没有一根杂毛,像是雪球一样,白白的一团。

宗言曦用手抚摸着它的脑袋,好像很喜欢它,嘴里还念念有词,“你怎么这么可爱?”

林辛言蹲下摸摸女儿的头发,“很喜欢这只狗吗?”

宗言曦仰头,看到是林辛言惊喜的扑进她的怀里,“妈咪。”

亲热地紧紧搂着她的脖子,“你怎么来了?”

林辛言顺顺女儿的头发,“想你了,就来了。”

宗言晨的下巴抵着她的肩膀,扭头看向宗景灏,“爸爸,你和妈咪和好了吗?”

“我们什么时候不好了?”

他将女儿从林辛言的怀里抱出来,捏她的脸蛋儿,“我和你妈咪只是暂时的分开,并不是吵架生气分开,懂吗?”

就在这时,大盟主姜无量开口了,“昌平的伴侣乃是李谈的后人,如果他在暗中命令这些人杀死王祤,就不足为奇了。”

说话间,他神色冷漠抬头望去。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就在对面的宏大宫殿看台上,亦有一名老者抬眼望来。男人出轨后对谁更愧疚

虽然距离极远,但两人的目光却仿似实质一般在空气中碰撞。

一触即散。

他们能听到下方的谈话,悬河会盟的高手,同样能听到。

“至于为什么要杀王祤,大约是在王祤身上感到了威胁?”

嗯?

众多灵海境强者皆一愣,神色好奇。

大盟主叹了一口气,“那日发生的事情,我亦看到了,我本想救下那个叫凌烟的女娃,但是被李谈拦住了。

我与他进行了一场神念之战。”

什么!!闻言,众强者再次错愕当场。

都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隐秘。

大盟主又道,“那一日,昌平也对王祤动手了,想要以神念威压屈辱羞辱,但王祤抗住了威压,并不受影响……我推测,这也让昌平起了真正的杀意,再加上王祤和凌烟之间的关系,将来必然会为凌烟报仇……”不夸张的说,自从夏天和左小鱼来到帝丘城之后,大盟主姜无量几乎时刻都在关注着夏天。

秦雅不原谅他,就连兄弟也只要媳妇。

他说了一句没良心,没走远的宗景灏听见他的声音,回头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苏湛秒怂,大脑里快速的组织语言,不纠缠了男人反而会愧疚“那个……那个你家两个孩子要吃冰激凌,我现在出去,我想问你们有什么要买的吗?

我出去给你们捎回来。”

宗景灏问林辛言,“你有没有想吃的东西?”

“蛋糕,奶油蛋糕。”

她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这会儿忽然想念奶油的那个味。

“什么口味的?”

宗景灏又问。

林辛言想了一下说道,“芒果。”

苏湛说知道了,“我顺便再买点水果吧。”

宗景灏嗯了一声,今天怕是走不了,得等到明天,这里买东西并不是那么方便,要开车到外面去买。

这里最好的地方就是安静。

院子里这个时间有太阳,他们进了堂屋,这样用木头建筑的房子,夏天很阴凉,进到屋里和外面完全是两种感觉,像是进了空调房一样,堂屋中间有张方桌,宗启封在和宗言晨相对而坐,桌子上摆着棋盘,两人在下国际象棋,宗言晨遇到了难题,瞅着棋盘在想走哪一步,才能反败为胜。

可心里一直刻着唐若雪的影子,让他无法在宋红颜身上投入全部感情。

而离开宋红颜,男人因愧疚主动承认出轨叶凡心里也清楚,就算自己能狠心,宋红颜也不会放弃,甚至会作出过激的举动。

“咱们之间不需要对不起,我也没怨恨过你半分。”

“你不需要对我负责,也不需要对我愧疚,我只希望你不要驱赶我,让我在你心里留有一点位置。”

宋红颜很坦率很真诚,不给叶凡半点滑走的机会:“能够时不时看到你,我就很高兴了。”

叶凡苦笑一声:“谢谢你。”

“叶凡,明天一战,虽然我希望你胜利,但你我都无法预测结果。”

实则脑海中在反复回忆着此次考核的一些规则。

十几万选手,几乎被同时传送进入混乱小界。

当然,说是小界,可十几万人在里面,就如同雨点落入大海一般。

别说十几万人,就是百万、千万、万万的人数,也能被混乱小界容下。

重点不在这里。

重要的是,每一座城池,都有属于己方‘特定’的区域。

不是不能去别的区域,而是做不到。

因为每一个区域的间隔,让男人听了内疚的话都是异常凶险的险地和禁地。

就在他思绪间,对面一名天才讥讽道,“小子,我听说你之前很嚣张啊,怎么现在变成缩头乌龟了?”

“想好自己会有什么下场了吗?”

另外是一个女子,眼中涌现着讥诮,“我们在里面考核的所有状况,会被所有人看到,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被打成死狗,然后跪在我们面前求饶,最后又被斩了头颅的一幕?”

此话一出,左小鱼和炎以及大夏这边的天才全都露出惊怒之色。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