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出轨回归还是放不下,老公回归后我却放不下

傅友告诉慧园小和尚的话像是真的,陈江也相信慧园小和尚的判断,可是傅德说的也天衣无缝,傅西燕那双可怜之中带着绝望的眼神还从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陈江感觉自己的胸口很压抑,紧接着,他叹了一口气。

“西风,你先好好休息,你房间里已经被我布置下法阵,这回你不会有危险了,有什么需要尽管叫胖子。”

陈江抿了一下嘴,随后拉着胖子离开了傅西风的房间。

“小江,这次的这事情好像不简单啊。”

李连结刚刚关上傅西风房间的门,就神神秘秘的和陈江说了一嘴。

“你都看出来了,这事情能简单。”

陈江打趣的笑了笑,随后拍了拍李连结的肩膀。

“靠,臭咸鱼,我好歹也是麻衣一脉唯一……”

“停停停,老公出轨回归还是放不下打住,打住,连结,你一定要保护好傅西风和傅北城,我感觉大鱼要咬人了。”

团子跳到沙发上窝着,不屑道“你以为堂堂团子大人没有小妖使唤吗?”

说着,她忽然吸了吸鼻子

仿佛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又趴下来认真嗅了嗅,片刻后她抬起头,不解的盯着周离“团子大人的床上怎么是你的味道?”

“嗯?你的床不是那个纸箱子吗?”周离反问。

“那是团子大人另一个床。”

“这样啊。”周离点了点头,“那我临时在你的床上睡了两天。”

“为什么要在团子大人的床上睡,你自己的床呢?”团子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思念团子大人。”

“唔……”

团子抬起一只小爪子舔了舔,又擦了擦脸,从沙发上跑到周离腿上,躺下来仰头问他“你是不是最喜欢团子大人了?”

“是呀。”

“我就知道喵!”

边上的槐序忽然发出‘噫’的一声,出轨了怎么办两边都放不下狠狠甩了甩头,连忙低头狂吃。

晚上。

团子费劲的拖着手机来到周离身边“周离,团子大人的手机怎么按不亮?”

“天呢……我们的街区又要多一个神经病了吗?这工作没法干了!”

而他的同伴明显比他冷静多了:“不,你想多了,他只有一级……是一个刚毕业的小子……”

“别问我他为什么会住在D区域的失败区……这大概是那个小子唯一能付的起钱的区域了。”

“接下来我们要想的是怎么保住他的小命……”

“工作量绝对会加大,但是却不是你想的那种。”

啊?是这样吗?

巡逻队员望向了麦凡马上就要消失的地方……是的这个小子身上的外勤人员的工服还在身上呢。

而居住在避难所中的人员等级平顶牌,的确显示了……他是一个一级的小子。

只要不是又多一个可怕的失败者……

那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两个人对于麦凡的关注,瞬间就少了许多。

而此时的麦凡,出轨两边都不放的男人也顺利的抵达到了他的新房间。

‘吱嘎…….’

他不知道,自己在进入到房间之前,就已经被他的邻居们盯上了。

苏觉只点头嗯嗯嗯,脸很红。

回去找到教练,教练也没指责苏觉,只对他说“不要紧张,也别难受,多开开就好了,反正你今天就算侥幸过了也不敢开上路,不如在拿证前多交点钱,免得拿证后再出钱。”

“好。”

苏觉脸还是很红,他觉得自己太没用了,四个人就他一个挂了,真是丢脸。

周离犹豫了下,提议道“要不我们还是去吃个饭吧,好歹相处了这么久,考完之后,估计以后在学校里也不容易遇得见。”

区小高点头“好啊!”

周离又拍了拍苏觉的肩膀“挂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多费点时间而已。”

“嗯。”

加上教练,男人出轨两边不想断五个人一起吃了个饭。

这次是苏觉给的钱。

周离没有将钱发在群里,而是加了苏觉好友,发了个红包,顺便点开他的朋友圈。

里面干干净净。

随后教练送区小高和苏觉回去,周离则和楠哥骑自行车,中途还去春明理工转了一圈。

若是造成损伤的主要责任方是麦凡的话,对方不但一分钱不会报销,可能还需要麦凡支付一定的维修费用。

“让我来看看,这些东西都好用吗?”

由于房间内的自我循环清洁系统是自主运行的,所以麦凡现在查看的设备上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灰尘的。

他很快就打开了洗漱以及排泄清洁工具……

功能顺滑,甚至可以说是崭新如初。

看来这个房间应该是长时间没有人入住的……它的损耗度甚至比一些居住历史只有几年的新胶囊房还要好。

“厨房……厨房……厨房的工具可是不行的!”

麦凡一下子就明白了,明明有半高科技的工具辅助,男人出轨回归家庭太难但是E区域的早点铺子却依然用那种最原始的灶台做饭的原因了。

因为这个房间内的灶台,只能起到将食物加热了的效果。

想要调节火力或者是做一些复杂的操作……

对方的主控指令里边压根就没有。

为了安全性,胶囊房内是不存在明火的发出点的。

“多谢你的信任,叶凡,能够讲出自己的终极秘密,我们之间的信任已然建立。虽然我选定你为接班人,但是,你依旧要通过武道大会的考验!”

“希望你在大会之上,能够展现出自己的天赋和实力,让所有人都认同你!只有如此,你才能够成我的继承者!”

“否则,就算是我强行选定你为继承人,四荒宇宙,强者如云,他们不会承认你的。”

……

“还请仙帝大人放心,这点我很清楚,我会努力的。”叶凡说道。

“很好,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一并讲出来吧,我不想你抱着任何的包袱,去参与武道大会。”

听到这里,叶凡内心感激不已,婚外情者两边不放弃结局仙帝想到太周到了。

“仙帝大人,我确实有心愿未了。”

叶凡起身,躬身行礼说道。

“不用多礼,直接说出来吧,如果我能够办得到,一定会帮你。”

“我现在急需要一件奇珍,来救人。”

“哦?是何奇珍呢?”

叶凡脸上露出笑容,内心却是十分的紧张,他收起不死药,用最快的速度,朝着北斗星系前行。

……

北斗星系,武皇宫内。

“父皇,你已憔悴到这样的程度,还是休息一下吧。”太子齐弘说道。

看着武皇魁梧的身躯变得渐渐佝偻,为了齐玲珑,他付出了太多,整个人都陷入极度不稳定的状态。

本来,在大战魔族的时候,他就因为使用禁术而消耗太多的寿元,现在已经是油尽灯枯,到了最后的时刻。

“小凡,小凡还没回来啊。”

武皇一边看着齐玲珑,一边问道。

“这……他,他没回来。这都五年了,整整五年了,父皇,叶凡不会回来了。不会了。”

太子齐弘虽然不想这么说,但事实就是如此。

十二月初。

科三考试。

相对于科二,科三的练习时间要短很多,两边都放不下的男人感觉也要轻松很多,前几天教练偷偷带他们跑到考试场地开了几圈,心里也算是有底了。

金色驾校依然排得很靠后,周离他们早早的来到场地,却过了中午才考。

楠哥排在最前头。

她一遍过,着实开了个好头。

周离排第二个,第一圈设备出了点问题,于是他开了第二圈,所幸也直接过了。

第三个是苏觉。

苏觉心态向来不怎么好,教练最担心的就是他。果不其然,起步时他忘了打转向灯,安员咳了两声又拍了拍腿,好心提醒他,反倒让他更紧张了。

最终死在了直线行驶上。

第二圈,还是死在直线行驶上。

这让小伙子非常难受。

区小高也一遍过。

他们四个是最后考试的,安员将车开回去,路上还夸他们教练教得好,同时也说苏觉有些过于紧张了,提醒苏觉开直线要看得远,不要盯着前边地面。

“不让!”陈兔果断的回绝道,不过回绝的时候她在笑,估计就是嘴上说说。

周小昆虽然这时候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没墨迹,直接抓住陈兔,把嘴凑了上去。

陈兔还象征性的往后缩了下,不过等周小昆亲到她的嘴时,她也只能默许了。

两人这都是头一次正儿八经的接吻,都没啥经验,一开始就是嘴对着嘴谁也不动,两个人的手和胳膊啥的,也不知道抱着对方,而是各自放在各自的腿上。

其实周小昆是很想抱着她的,也想从后面摸摸人家的细腰啥的,只是他没敢,他觉得一步一步来,别着急。

而陈兔这时候满脑子都是懵的,眼睛也紧紧的闭着,至于嘴巴,几乎是僵硬着的。

好半天后,周小昆才试着用嘴唇轻轻的咬陈兔的下嘴唇,陈兔也配合着他,他咬一下,自己也就回咬一下。

就这样持续了有几分钟,陈兔最终推开了周小昆。

她感觉这个接吻,跟电视剧里的那种接吻完全不一样啊,人家那个接吻感觉很浪漫,自己这怎么感觉就是互相啃嘴唇啊?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