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回归家庭后,老公出轨回归老婆老提

“二仙女,请问你来自哪个星座?可否赏个脸脱下来,让俺再欣赏一下你的里面?”

庄姐夫脑残般地开着二曼的玩笑?

“你才二呢,俺是仙女下凡,不能看里面的。”

二曼也是自信满满地怼着。

“切,小气鬼,俺去看你仙姐姐的。”

庄金荣故作生气地要去调戏大曼。

“俺是大仙女,你更不能造次,你还是去糟蹋那个二吧。”

大曼的嘴更毒,直接把二曼给卖了。

“是我。”

庄金荣故意捏着鼻子说。

“你是谁,我们怎么听不懂你的声音呢?”

两位小美女互相看了看,立马拿起了火铲子。

“我是棒槌啊,还不快开门,你想冻死俺啊。”

庄金荣实在演不下去了,只好赶紧现身。

“要死啊?老公回归家庭后你!”人不装去装鬼,二曼一听是庄姐夫的声音更不愿意开门了。还是大曼心软执意要上前营救庄姐夫,但又心有不甘的笑着说,“就你一个人来的?还是?”

“可不是我一个人来的,手里还拎两件宝贝呢。”

可不是嘛,庄姐夫的手里拿了两件刚从女神姐那化缘来的两套高档的双面羊绒大衣,那面料!那色泽!那手感!绝对是冬天里的一把火,上乘的软黄金啊。

“啊?还带着礼物来的,这多不好意思啊,姐姐还不赶快开门,犹豫什么呢?冻坏了姐夫你赔得起吗?”

二曼翻脸比翻书还快,听说姐夫不是空手来的,立马赔上了笑脸。

这才是奴家朝思暮想的三人转嘛,看来这个棒槌还是个有心的人儿,二曼心里不禁涌上一阵暖意。

“这是我这里最好的茶叶,只有在招待贵宾的时候才会拿出来,你看得出来这是什么茶叶吗?”纪霖渊笑着介绍着自己的茶叶,也在暗示着李芷芫。

李芷芫朝着茶杯里的茶叶瞅了一眼,说实话她对于茶道一窍不通,当初在机组当空姐的时候,她也只会泡茶,而需要什么茶叶,男人出轨后婚姻会幸福吗都是同事帮忙配好的。

李芷芫意识到纪霖渊是故意在刁难她,为了不输气场,她笑着说道:“我对茶叶没有什么兴趣,我只喝咖啡。”

“是吗?你平常喝什么咖啡?”纪霖渊顺着李芷芫的话再次问道。

李芷芫觉得纪霖渊这个问题看似寻常,但却暗藏歪心,她脑海中搜索着那些名贵的咖啡品牌,最后说道:“我平常只喝黄金曼特宁咖啡。”

李芷芫觉得这个咖啡听上去足够高端大气上档次,露出了一个高贵的笑容。

纪霖渊听了李芷芫的答案,低头轻轻一笑,随后微微摇头说道:“不是带有黄金两个字就显得很高端,曼特宁不过是一种很寻常的咖啡而已,看来李小姐的品味也不怎么样嘛。”

“……现在这祭了祖,敬了香,燃了祭文,就相当于啊,跟这祖宗啊通明通明,他们也知道你们的情况,知道你们也不容易,不是成心不祭祀,自然也就不会怪罪你们……这村子里的事情啊,也就自然消了。”

“……这符纸呢,刚才祭祖的时候,老婆如何对待回归的丈夫在这供桌上,也是沾了香火。你们呢,各自把这符纸拿回去一张,贴在门上,也不为别得,就当除除晦气……你们也放宽心,这事儿啊,也算是了了,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了……”

“……当然,要我看呢,你们最好,还是每年呢,就祭下祖,这村子里人凑凑,也花不了多少钱,对不对……也用不着非要请我嘛,也可以……”

笑着,穿着道袍的老头说着,

“……如果明年还要祭祖的话,到时候肯定还是请戚师傅你。”

老人闻声,赶紧接过话,说道。

“……倒也不用,倒也不用……”

穿着道袍的老头闻声,脸上愈加笑了起来,

“……来,这符你也拿一张……拿两张回去吧。”

笑着,说着,穿着道袍的老头拿着符,朝着老人走了过来,老公出轨回归还能幸福吗

“老人家,能和我讲讲,是什么邪性的事儿吗?”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老人闻言,再转过头,打量着廉歌,看了看,

又再看了看廉歌肩上,蹲着的小白鼠,有些浑浊的视线顿了顿,

又再仔细打量了下廉歌,沉默着,再转回头,望向了供桌前。

而这时,那供桌前,那穿着道袍的老头,念诵着祭文,也接近尾声,

拿着那祭文,又再作揖了下,将那祭文也点燃,扔到了旁边纸钱堆里,那老头再直起了身,望向围着供桌的一众村里人,

“……祭祀礼成……后辈子孙上前,依次敬香叩拜,领符一张。”

对着一众村里人,那穿着道袍的老头长呼了一声,

闻声,离着那供桌前的村里人走上前,对着供桌作了个揖,再上了柱香,

穿着道袍的老头拿起放在供桌上一碟符,走上前,发了张递给那村里人,

那村里人慌忙接过,出轨了怎么回归家庭拿到了手里,又低着头,望着那张符纸,手上愈加攥紧。

啪嗒!

两个阵旗被叶修扔到了地上,让残空弯腰将其捡起。

他挥舞了一番,打入神灵之力,瞬间,外面的两拨机关傀儡涌动开来,掀起惊涛骇浪的声势。

看到这一幕,不论是残空还是败柳,都露出了惊喜之色。

掌握了机关傀儡大军,完全弥补了被灭杀的弟子的亏空。

有了这等底牌,就算是统一四门都不在话下。

“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是不是应该见证一下,杀人不眨眼的邪魔叶修,也有如此温顺的一面啊!”

“来人啊,给我去传令,叫来其他门主过来欣赏,叶邪魔伏诛的画面!”

“让整个四门知道,我双仙门才是最强的!”

此时,外面的长老们也都振奋无比,总算是度过了浩劫。

而且,门主掌控了傀儡机关大军,对宗门来说是大喜事。

甚至可以凭借这股力量,一举成为三宗一样的存在!

很快,几名长老便飞速向外赶去,通知其他门,把这条震撼的消息传递出去,结束婚外情回归家庭后让所有人都见识双仙门的手段。

“很好,接下来,你要继续配合,只要我开心了,舒服了,她就有活下来的几率,否则,你们都要死!”

话落,残空拿出了一条碧绿色的铁索,对着叶修的肩膀猛然刺去!

砰!

二曼也不知该如何评价她的这份爱意了?

还是试衣服转移一下浴火吧,刚打开包装就“啊”的一声,嘴张成了O型。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大曼赶紧松开了庄姐夫的左拥。

再不松开,估计自己也得沦陷下去,这还得了,当着二曼的面,总不能儿童不宜吧,所以借故也离开了是非之地。

来到了二曼的身边,打开了另一个纸带,“哇!”大曼的嘴也张成了o型。

“别啊哇的了,赶紧试试吧,这都是今年的尊享款,出轨回归后的婚姻更好我好不容易骗来的,还没给钱呢。”

庄姐夫一激动连实话都说出来了。

“哈哈哈,怕姐姐,你就是个没血没汗的货。”

大曼二曼一同打趣着姐夫。

“管你是骗来的还是抢来的,到俺这就是俺的了。”

二曼得意洋洋的得瑟着。

“就是!走,妹妹,去里间试衣服去。”

大曼也是故意的挑逗庄姐夫。

陆铭泉等人也不是傻子,这座矿山其实已经虚有其表,能够从里面挖出的玄石不多了,只是表面上感觉还非常的不错。

这件事情,只有陆铭泉等少数几个人知道,要不然他们根本不会拿出一座玄石矿山。

不过,易千白等人是不知道此事的,他们只知道那座矿山周围玄气浓郁。

“大长老,你先看一看这张聘礼单。”易千白笑着说道。

陆铭泉等人是一脸淡定的表情,仿佛一切事情都定了下来。

脸色有些难看的薛无衡,接过聘礼单,看到灵炎阁竟然想要给出一座矿山,这让他愣了数秒钟。

旁边的薛文生和薛轻影也看到了这张聘礼单上的内容。

如若换做是曾经,薛无衡真的会有些心动,并且会一再劝说自己的孙女。

但是,如今在得知沈风的天赋之后,他更希望自己的孙女和沈风在一起。

平静了一下情绪之后,薛无衡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站在一旁薛文生,虽说对这张聘礼单上的内容大咽口水,但他还是坚定不移的支持沈风和自己的侄女在一起。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