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出轨回归家庭的心态,出轨的妻子后悔回归家庭

至于鬼见愁,直接投靠了风家。

不过后来风家被灭,鬼见愁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

眼见鬼门被灭,九护法立刻成为了丧家之犬。

为了能够活着,九护法毅然投靠了朱宸濠。

至于鬼见愁,九护法对他早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好感。

之前他被杨风废掉了回到鬼门,竟然直接被鬼见愁抛弃了,这让他的心里充满了怨恨。

他想要报仇!

他要杀了杨风!

更加要杀了鬼见愁!

此番。

他投靠朱宸濠,只为报仇!

林羽望着她纯真的笑容,内心间不由稍稍有些心疼,但是这种情感很快便被他强行隐去了。

晚上江颜给林羽打来电话,说自己下班比较晚,让他过去接接自己。

因为江颜也没说哪个楼,所以他便照常将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路边,带着叶清眉一起去医院大门口等。

林羽怕叶清眉自己在家里有危险,所以便把她一起带了过来,毕竟那个会玄术的变态杀手还没找到,他不得不小心。

经过半个下午的积累,女人出轨回归家庭的心态地上的积雪已经是厚厚一片,踩在地上吱吱作响。

生在南方长在南方的叶清眉很少见到这么大的雪,有些兴奋的穿着小皮靴在地上不停的踩着厚厚的积雪,发出吱吱的声响。

林羽看着她宛如孩子般兴奋的面庞,心里说不出的柔情蜜意。

此时江颜刚刚开完会,从医院最后面的后勤大楼快步往外走去。

因为她刚升任主任助理,开完会有些资料要整理,所以出来的有些晚,路上很冷清,路灯闪着幽幽的亮光,虽然前面灯光璀璨的住院大楼并不远,但是她还是有些恐慌,不由加快了步伐。

林羽感觉自己都快要哭出来了,就算他想负责,他也负不了啊……这个李大小姐要是赖上自己,那自己就完蛋了,以江颜的性格,还不得杀了他啊?

李千影转过头好奇的望了他一眼,说道:“何先生,你误会了,我没让你对我负责啊,你可能误解我的意思了,我是说我的命是你救的,所以我这个人也就是你的,我想为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报答你。”

林羽听到她这么解释才陡然松了口气,回归家庭多久会想情人冲她解释道:“李小姐,你别这么说,我只是暂时让你的精气神稳定在一个正常的状态而已,还没有完全帮你破解命格呢。”

“是啊,我就是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走到何时便会终结,所以才想着用有限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李千影说话间抬头仰望起了天空,伸手轻轻接住空中的雪花,没有说出下面的半句话,其实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能够陪在林羽的身边,无论以什么身份。

自从林羽为救她受伤之后,她心中对林羽的感情便更加的深重,对她而言,她往后的生命都将为林羽而活。

秦小宝委屈巴巴的说:“妈妈,拉筋太疼了。我能不能不学舞蹈了。”

秦依依非常注重孩子意志力的培养,“小宝,学舞蹈是你自己说要学的,不是我逼你的,你怎么能因为这些基本功辛苦就要放弃呢。”

秦小宝被秦依依说的眼泪在眼里打转。

秦依依虽然还在说教,语气软了下来,“妈妈不是骂你,你看啊爸爸妈妈已经交钱了,这不能浪费了吧。虽然我们家是有钱,但是爸爸妈妈的钱也不是大风刮过来的。是爸爸妈妈努力工作挣回来的,女人会忘掉婚外情人吗你觉得你这样浪费爸爸妈妈的血汗钱,是对的吗?”

秦小宝抽泣,“妈妈,小宝知道错了”

顾寒没想到秦依依这次的反应那么大,因为之前也说过秦小宝偷懒,但也没见秦依依的反应那么大。

他不知道的事,以前秦小宝还没有触及到秦依依的底线。

等哄好秦小宝后,顾寒让他们几个去玩。

顾寒认真的说:“我和你说个事。”

秦依依不以为然,“说吧,什么事?”

“我查到你二叔和张家齐最近走得很近。”

秦依依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以前他们也经常联系,三天两头还一起吃饭什么的,你说的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顾寒有点想敲看秦依依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装满了豆腐,怎么那么白。

“对了,那些师伯、师叔们可都带来了?”幸儿怕神小御聊个没完,连忙提醒正事。

“带来了!不过我们能光明正大的去葫芦仙城么?”神小御连忙问道,还偷偷看了一旁默不作声的梦雪君一眼。

“师娘……可以么?”幸儿也看向了梦雪君。

梦雪君又给师娘两字震得脸上飘来红晕,轻咳一声后从袖子里拿出了一面小令牌,出轨女人回归家庭心理说道:“这葫芦仙城是你师父的东西,你既然得到过他提点要去葫芦仙城办事,那就没什么不可以的,这令牌可让你在天剑仙门随意走动,不过一些没有守卫的禁地,你断不可去,太危险了,明白么?”

“多谢师娘!”幸儿很是高兴,随后看向了神小御:“那我们现在就去把大家召集到葫芦仙城的入口好了!”

“要的,我现在就给师叔师伯们发消息!”神小御也非常兴奋,连忙一阵的传音。

而梦雪君也带着两人一同直达葫芦仙城所在的天坑,看着天坑底下氤氲稀薄了起来,她也难免一怔,但很快说道:“这葫芦仙城快要把这里的晶石消耗干净了,不过撑个几日想来也不是问题,不过切不可待久了,你应该自己知道把握吧?”

“知道的,师娘,我们不会给天剑仙门带来麻烦的。”幸儿得到我的提醒,也知道葫芦仙城在这里放不久了,毕竟摘了那么多的果实和花叶,葫芦需要吸纳大量的混沌重气才能恢复过来。

“哼,你以为这种事还少么?又不是第一次了,这十几年来,比这个还夸张的都有,只不过为了天城和平,不至于让仙民恐慌,男人放弃情人回归家庭消息一直压着罢了,毕竟自己人不乱,他们外面的也会一头雾水不是?”李古仙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

“不愧是古仙界的剑神道尊,对内对外皆处理得井井有条。”我倒是有些小看了李古仙了,或许是她的身份切换太久了,我还真是偶尔会忘记她曾经统一过古仙界。

“嘻嘻,还用说么?”李古仙得意一笑,接着说道:“不过你下来了我就轻松了,若是道身得以凝聚,解决混沌天遗仙的事情也就有着落了。”

“话是这么说,凝聚道身必须要珂儿证道,还不能让这孩子出半点问题,这事怕一两天内成不了,况且夏瑞泽和妘九天不知道就算了,如果知道,不会让我道身轻易凝聚的。”我说道。

有这个担忧并不奇怪,特别是连李古仙都召见了,幸儿的身份存疑的概率很高,如果我是夏瑞泽或者妘九天,绝不会放过一探究竟的机会。

小剑会不能再去了。

一想到这是林羽的安排,她心里又顿时觉得温暖无比,女人出轨很难回归家庭这个傻蛋,有时候心思也挺细腻的嘛。

“巴波谢给(傻逼崽子)!”

韩国男子捂着鼻子怒气冲冲的瞪着秦朗骂了一句。

“说的什么鸟语?!”

秦朗冷冷扫了他一眼,冲江颜问道,“夫人,他骚扰您是不是,要不要我帮您教训他一顿?”

“不用了,不用了,他是韩国代表团的人,来我们院学习的,最好不要闹得太厉害。”江颜赶紧制止了住了他。

“以后,离,我们夫人,远一点!”

秦朗一边说着话,一边冲韩国男子做着手势,随后翻了个白眼,“傻棒子!”

随后他再没搭理韩国男子,送江颜到前面的明亮区域后便说道:“您径直往外走吧,先生在外面等你呢。”

说完他便没了身影。

江颜走到门口后,林羽正跟叶清眉团着雪球打雪仗呢,江颜一看立马把攥了一个雪球朝林羽脸上砸了过去。女人回归家庭后悔心理

“好啊,你们俩反了!”

顾寒见家里的厨房老大都这样说了,勉强安下了心。

叮咚。

秦依依吩咐道:“顾寒,去开下门。”

身为一个总裁居然被叫去开门,原本是一件非常令我们顾大总裁不爽的事。

但是是媳妇叫的,开就开吧。

然后顾寒就屁颠屁颠的去开门了。

宫沐擎忽视顾寒直接走了进去。

宫沐擎觉得秦依依再不回去,宫氏就要完了,“依依,宫氏现在被二叔搞得资金周转不灵了,你给我个准话,你啥时候回去上班。”

秦依依没想到以宫氏的财力,宫安居然那么快就完了,“这么快就不行了,按道理来说,他还能撑一阵。”

宫沐擎从公文包里拿出几份文件,“你看看,这些是他最近过批的案子。”

“快了,我现在回去二叔他倒不好下手了。”秦依依拿着沙拉出来,“这样,你就说你想到二叔身边学点东西,帮下他,加快进度,我想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

顾寒被二人彻底无视,但也不恼。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