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特别特别想离婚,真想离婚一个人过

给我这么一问。顿时无数的弟子门人朝我飞过来,虽然知道天劫可怕,但我也算他们大半个掌门了,难道我还会找他们送死不成?包括许芸芸,安君和萧怡这两个小姑娘都飞奔过来了,两眼中全是炽热。

我大笑一声说道:“能上七劫神塔的,修为也不低了,五劫一组,六劫一组,大家手拉手,排排坐,不要慌乱!赤留和古戎,你们赶紧把那些要应劫而怀劫不遇的族群长老弟子招上来!我带他们齐齐应劫!”

赤留和古戎站在那已经喜不自禁了,但脚下却没动,其实早就发了信息上去了。大家正快速飞上神塔呢。

天一道规矩没那么多,有能力上神塔的,一般都直接给上来,平时没有特别的事,干脆还有弟子坐在广场中央修炼的,虽然杂乱无序,但也和气一团,是营造出的良好修炼氛围,当然,在雪倾城的管理下,等级制度和纪律还是相当森严的。

看到安君和萧怡都过去了,第一次特别特别想离婚束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自己也跑过来了,我说道:“你不是刚晋级了么?”

“这……这都好几天过去了,你让我试试吧,我感觉我可以的。”束离急道。

“随你,自找罪受,你这小姑娘有自虐倾向,这可是你自找的,疼了别喊就是。”我无语了。

几轮交流之后,许问又与岳云罗见了一面,敲定了细节。

如此麻烦,连林林一直笑眯眯的,全程站在许问这边,不厌其烦跟她娘讨价还价。

岳云罗中间有几次皱眉,似乎略有些觉得他们事太多,但最后她微微有些动容,把那些条件包括定时递信之类的全部答应了下来。

当然,许问他们并没有把安全的筹码全部压在岳云罗身上,更多的还是自己的准备。

时间过得很快,三天之内,他们把所有的一切全部安排好了,连林林没有迟疑,准备出行。

最后确定陪她一起上路的是吴可铭,无论年纪还是经历还是与连天青的关系,他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分离的时候,许问才意识到自己比想象中更加不舍。

在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他紧紧拥抱了连林林很久。很想离婚自己一个人过别的他什么也没做,这种时候,仿佛只有拥抱才能表达他的心情。

连林林依偎在他怀里,同样安静了很久。

良久之后,她仰起脸,笑着对许问说:“说不定用不着三年,我提前就回来了呢。到时候没准会给你个惊喜,然后意外发现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气坏了,提刀要砍你……不对,我不会,我还是会哭吧……”

然而他没想到,短短几日,外面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怎么了?”

夏天彻底清醒过来,对方的语态让他隐隐生出了不安的感觉。

“你的人世间遭到了各大势力的围剿,具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赶紧去问问。”

夏天瞳孔一缩,赶忙走向一边,拿起充着电的手机,迅速开机。

随后,他拨通了玛姬的电话号码。

手机只响了一声便被接通了,里面传来玛姬惊喜的声音,“老大,是,是你吗?”

“是我,发生了什么。”

“我们这边出事了,一夜之间,我们人世间在世界各地的情报网同时被端了,当你想离婚的时候怎么办还有修罗佣兵团的基地,被五大佣兵团围杀,一千多兄弟,只活下来一百多人……”

霎时!

夏天原本嘘眯着的双眼陡然张大,黝黑的眸子之中寒光疾疾闪动。

心中的杀意更是一瞬间升腾而起,蠢蠢欲动。

轰!

站在一旁的夏千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感到一股完全无法理解的气势陡然冲击而来。

门一开,一股浓烈的味道便扑鼻而来。

杨天闻到这味道,眉头却是一下子皱紧了。

他往里一看……

屋子里有许多个木箱子。

木箱子都是那种非常结实、没有镂空的木箱,乍一看看不出里面的东西。

但光这味道,就让杨天警惕了起来。

他走过去,打开其中一个箱子一看……

果然。

偌大的箱子里,也就摆放了几个巴掌大的袋子。三种夫妻关系早晚离婚

袋子里面是白色的粉末。

成分嘛,一般人闻不出来,但杨天是闻得出来的。

这就是海落因,俗称白粉。毒品中最臭名昭著的一类。

别小看这一个箱子里这几包东西,这一包得有好几百克。

一克这种东西,真卖给瘾君子,可以卖大几百甚至上千。

也就是说,这样一包,就值好几十万。

这一个箱子里的几包东西,加起来绝对是上百万甚至好几百万的。

陈文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理工大那种女生稀缺、漂亮女孩更稀有的地方能够有童颜这样的好身材美女,原来这根本就是个不该发生的误会。

童颜根本没想过考理工大,但是理工大有热动专业,她爸妈是电厂职工,在她们的职业观念里与电厂有关的大学专业是他们眼里的香饽饽,于是不管女儿喜不喜欢,霸道地替女儿填写了高考志愿。

最终,不想读热动的童颜,就这样“被考”进了沪市理工大的热动专业。想离婚了怎么办

陈文问:“那么你自己到底喜欢什么专业?”

童颜说:“我不知道,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机会做选择,都是爸妈给我做决定,买玩具,买衣服,都是他们给我决定的。小时候我很喜欢一个书包,可是我妈妈不喜欢,就是不肯给我买,后来买了一个她喜欢的款式给我。前年过来读大学的时候,我想买条好看的裙子带过来,我妈妈不同意,只允许我带长裤长衣。”

陈文心想,这不会是什么“穷养女儿”吧?他好奇道:“我问个问题啊,你爸妈对待你弟弟,是不是也这样?”

“没错,曾经的你,是咱们蛮族人的信仰支柱,是你再为蛮神传递光辉,那个时候您是值得尊重,而现在,你只不过是一坨屎!”

“呸,你想用我们来威胁蛮族勇士,做梦吧!”

一百多个蛮族男女,竟然在此时,全都将血丸砸了出去,那是他们得到后,却从来没有服用过!

同时,他们跪在了地上,并冲泰达尔高呼:“求蛮王原谅统领们,是我们拖累了他们,现在我们愿意用蛮族之血,夫妻缘尽的13种表现来弥补这份罪过!”

“蛮王,再见了,生而蛮族,我不后悔,来世还愿做一个铁骨铮铮的蛮族霸血勇士!”

“我们……愿用蛮血,唤醒沉睡的同胞!”

“蛮王啊,请务必让后辈知道,今日的教训,也让他们知道,蛮族意志,不可扭曲!”

“就让这大蛮血脉的火苗,意志,传承下去!”

“我们……再也无憾了!”

就在这时,那些蛮族统领的百人家眷,不论是男女老少,全都统一从怀里抓出了匕首,在胸口,心脏,动脉处划过!

那充满至高无上的先驱,对蛮神尽忠,那对身为蛮族而骄傲的气血,从祭坛上流淌而下。

确切的说,他们全都龟缩进了圣堂国。

不少人和势力全都慌了。

显然,夏天活着的消息,四种婚姻趁早离婚以及接下来的时日,对于他们而言,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人世间的玛姬自然也接到了消息。

同样激动的不得了,可是夏天的手机依旧提示着关机状态。

此外,修罗佣兵团阿大等人,以及洛天、凌熊、萧风烈也在不断通过各种方法方式试图联络夏天。

不久后,他们得知了一个确切的消息。

摇光现身了。

而且他亲口证实,夏天已经安全回归。

但是此前进入的数百人,则全都死于了鬼谷子墓地。

有的被鬼谷子墓地的机关所杀,但更多的人,是被夏天击杀的。

而且他得到了鬼谷子墓地中的长生之法。

这个消息再次引发了轩然大波。

整个世界的各大势力都为之动荡。

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接下来的时日,必将是风起云涌。

者,哪怕交了该交的医药费,也没有药材可用,继续沉沦在痛苦之中。

光是这么想想,杨天就不由得有些气愤绝对不能放过这些奸商。

“判……判官大爷,所有的药材,都……都已经在这儿了,”刘小四战战兢兢地说道。

杨天点了点头,却又问道:“那其他几个房间,都装了什么?”

刘小四微微一僵,有些支支吾吾不肯说,“这个……这……那个……都……都是一些杂货……”

无论是谁,看到刘小四这般表情,都肯定看得出来其中有鬼。

杨天嘲弄地撇了撇嘴,道:“你不说,难道我不会亲自去看么?”

“呃……别啊!”刘小四下意识地伸手想拦,可刚伸手,杨天瞪了他一眼,他便浑身一颤,不敢动了。

杨天走出这个储存药材的房间,扫了一眼,剩下的还有三个小房间。

他走向其中一个,对着刘小四道:“打开门。”

刘小四脸色惨白,但看着杨天这强硬的态度,也知道没有什么劝说的余地了。只能乖乖地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