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特别想离婚的时候,为什么我老是想离婚

虽然他心急如焚,非常担心李千影的安危,但是他不能如此莽撞的丢下家人赶过去。

他急忙掏出手机给奎木狼和角木蛟等人打去了电话,让他们六人立马撤回来,替他保护他的家人。

奎木狼和角木蛟等人接到林羽的指令之后立马便往回撤。

等待他们的过程中林羽也没闲着,给韩冰打去了电话,让韩冰通过军机处的技术部调出监控,查看李千影最后消失的位置。

因为李千影下午的活动轨迹十分简单,所以很快韩冰就给林羽回过来了电话,“她的车下午五点五十从紫金大厦出来之后,一路往东,在路过明辛街的时候失踪不见,她的车我们的人刚才已经找到了,就停在明辛街路旁,而这一带的监控下午的时候全都坏了,初步怀疑是被人工破坏掉的,所以她失踪的整个过程并没有任何的监控记录……”

“好,我知道了!”

林羽沉声答道,当特别想离婚的时候虽然他早就已经猜到了多半是这个结果,但内心还是不由有些失落。

“家荣,我现在就把换班的战友都召唤回来,连夜全城搜查!”

韩冰冷声说道,她此时也意识到了,今夜将是一个无比关键的时刻。

林羽跟韩冰说完之后没多久,奎木狼和角木蛟等一行人便赶了过来,其中奎木狼、毕月乌和参水猿守在了楼下,角木蛟、亢金龙和云舟则守在了门口的楼道内。

那些家伙从科潘瑞纳斯和雨林各个地方出发,就像潮水一般,跟着空中的三架直升机就冲进了雨林深处,显然是想洗劫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

随着那些家伙冲进雨林深处,咱们设置的那些机关陷阱,接二连三地被触发,干掉了不少蠢货,分散在雨林中的伙计,也跟那些家伙交上火了。

雨林中的一些洪都拉斯军警也加入了战斗,冲着黄金城宝藏而来的那些家伙之间,时不时也会互相攻击,外面现在热闹极了,到处都是战场!”

听到这番通报,叶天不禁冷笑了起来。

“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蠢货,通知那些分散在雨林深处的安保人员,没必要跟那些蠢货死磕,为什么总有想离婚的念头只要适当拖延一下那些蠢货的速度即可。

在没有当地玛雅人充当向导的情况下,仅仅外面的热带雨林,就能吞噬很多蠢货的生命,将他们永远留在热带雨林深处,充当肥料。

他们想洗劫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根本没有可能,即便他们突破阻击,接下来的那条险峻异常的山脊,将会成为他们的葬身之地。

杨天却是紧紧地抱着她绵软的娇躯,笑吟吟道:“就不放。”

苏一一挣扎了一小会儿,倒也就放弃了。

软软地靠在杨天怀里,小脸更红了,可爱极了。

“这下开心了吧,姐姐?”苏二二调侃道,“来吧,继续下棋吧?”

“才没有开心呢,”苏一一傲娇道,却是乖乖地继续和妹妹下起了棋来。

温馨而甜蜜的画面,实在让人不忍打破,想要一直沉浸在其中。

然而,没过多久,一道手机铃声便打破了这份宁静的温馨。

“铃铃铃铃铃……”

杨天一听便知道是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一看……是赵秋实。

赵秋实给他打电话倒是并不奇怪。夫妻会离婚的自然征兆

杨天身为仁乐医院中医分院的院长,却一直不在天海市,当了个甩手掌柜。

仁乐医院的很多重要事情,都是赵秋实传达给他,让他知道或是做决定的。

所以两人之间来往挺多的,经常打电话,并不生疏。

若不然,今天能不能活着回去,还得打个问号。

姜天成想象中第一天让对方放弃习武的计划失败了。

那个捂着肚子跑完之后在墙壁干呕的少年,在他眼里似乎变得也没那么贼眉鼠眼,好像还有些可爱!

蓝叶一阵心疼,毕竟是自家弟弟。

虽说那小子的体力完全不像个男人,但那股倔强的脾气,还挺爷们!

训练结束,姜天成适时的叮嘱两句,“多休息,吃好点,别省。”

顿了一下,满面笑容道,“明早继续!为什么总想离婚”

赵浩虚浮的骑着电动车离开了,姜天成抬头望了一眼已经有些酷热难耐的天空,向两个姑娘笑道,“走,请你们吃饭。”

姜漫泽“啊”了一声,有些负气,“为什么不叫上赵浩一起?”

“呵!”

人家的表姐还在这里,我能说怕他对你有想法吗?

思索几秒,他叹气回道,“你难道不知道他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吗?让他回家吃饭,乖乖休息,这是为他好。跟着我们,哪有休息时间,明天还怎么练?”

接下来,他就开始跟外界联系,联系对象正是那些前往保护并转运玛雅祭司黄金雕像的武装安保人员、以及留在外面的公司员工、还有美国大使馆代表。

埃尔南多也在一旁打电话,他分别联系了洪都拉斯总统办公室和军方高层、再就是带队守护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的洪都拉斯军警负责人。

随着一连串电话相继打出,在这座火山盆地后方的雨林深处,一直想离婚是什么心理守护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的工作也得以顺利交接,由洪都拉斯军警换成了叶天手下的武装安保人员。

被替换下来的那些洪都拉斯军警,只能恋恋不舍地离开那尊价值连城的玛雅祭司黄金雕像,去外围警戒,防止有人冲击。

等到换防工作完成,并进行确认之后,叶天和埃尔南多才相继结束通话。

接下来,就该转运那尊价值连城的玛雅祭司黄金雕像了,但那些事情自有人处理,他们在这里也只能打电话了解一下情况,却出不上力。

随后,马蒂斯就开始向叶天通报外界其它情况。

“斯蒂文,随着那三架直升机从科潘瑞纳斯起飞,前往雨林深处转运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那些冲着玛雅帝国黄金城而来的家伙,全部都疯了!

那边的声音依然清冷,但他可以听出有些音调的颤抖中带着一丝火热,“还行。你呢?”

“我?大体还行,只是偶尔会想你过的怎么样?”

手机中传来“噗嗤”的笑声,想是彭清被自己逗笑了。

“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呢!想离婚了怎么办”

“我其实在等你的电话。”

“我是女生!”

“...”

一阵沉默后,姜天成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林羽心头怦怦直跳,额头上一时间也是冷汗直流,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杀手竟然会从李千影这里动手!

他只担心着这个杀手会拿他家人开刀了,竟然忽略了身边的朋友!

“家荣,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惊慌问道。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现在就过去!”

林羽稳了稳心绪,急声道,“对了,李大哥,那个快递员你扣住了吗?!”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起身抓过自己的外套,开始穿鞋。

“扣住了,我没让他走!”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忙道。

“好,你等我一会儿,经常想离婚是不是该离了我们见面再说!”

林羽说着便挂断了电话,穿好衣服作势要出门,但是即将开门的刹那,他身子一顿,突然想到了一点。

这一切会不会那个杀手故意设置的调虎离山之计?!

将他引开之后,然后再对他的家人出手!

想到这里,林羽嗡鸣作响的大脑瞬间冷静了下来。

“耍帅啊,你不觉得我背着它十分帅吗?而且这样别人也能知道我是一个刀客啊。”那个男子自豪的说道:“对了,诸葛王朗,你说的那个羽鹤真的那么厉害吗?他难道比我还聪明?”

“能比吗?”身穿西服的男子名叫诸葛王朗。

“我说也是,这根本就没法比,我承认我洪武的智慧比你差上那么一点点,但是那什么羽鹤跟我确实没法比,我比他聪明一百倍。”洪武一脸笑容的说道。

“别误会,我说的是你跟他没法比,他用脚趾头跟你比你也输定了。”诸葛王朗已经快要到达崩溃的边缘了。

“你什么时候回去问题都不大,最主要的是冰冰得先回去了,她要去控制一下现在江海市的局面,那些人来了江海市也不全是坏事,至少他们都是需要一个身份的,这个身份就是投资者。”叶婉晴淡淡的说道。

有人投资那对江海市的发展可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好吧,警花姐姐你现在是江海市特别行动处的处长了,先回去忙吧,我这里没事的。”夏天虽然十分不舍,但是他也知道,这个身份对于林冰冰十分重要。

“恩,那我就先走了,你养好伤再回去吧。”林冰冰点了点头。

“好了,你在这里好好的养伤吧,我们先走了。”叶婉晴说完站起身来,带着林冰冰离开了病房,此时的病房内只剩下夏天一个人了。

此时的江海市之中。

“你个白痴,居然会被人抓起来。”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说道。

“他说他是警察,让我举起手来。”那个男子无辜的说道。

“好吧,你这么说,那我原谅你了,谁让你天生就害怕警察呢。”那个身穿西装的男子郁闷的说道:“对了,你的刀能不能藏的更隐秘一点?”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