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朋友没父母想离婚,父母不同意离婚该怎么办

“我看你都瘦了,有好好吃饭吗?要不要我请个保姆去照顾你……”

“不用了!”

林菁赶紧打住。

“我不想欠你太多……我已经没有可以还你的东西了……”

“那就把你的后半人生给我,行吗?”

林菁抬头望着肖杨,对方真挚的眼神似乎能将自己灼伤一般地火热。

“我是说真的,现在只是因为有些特殊原因才保持联姻的身份,但是你相信我,我很快会从这段关系中脱离出来,名正言顺地和你重新在一起。”

肖杨诚恳的态度让林菁的身子都是酥酥软软的。

“我……我……”

林菁又想到了刚才“陈可”的名字,现在自己的处境,连什么时候会再和人交换灵魂都不清楚,更不要说什么人生了。

肖杨似乎看出了她的心事,问道。

“怎么了?我看你从刚才开始就有点心不在焉,是有什么心事吗?没朋友没父母想离婚是不是那张设计图纸上的名字让你不舒服了?”

“咦?明明是三十年,桃花仙子为什么说月余时间,会不会是记错了?”下面一位年轻修士自言自语道!

“住口!”身边的掌门人低喝一声“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这样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多谢掌门指点!”这位青年修士也不敢反驳,犹犹豫豫的问道“桃花仙子刚才说的‘月票’是什么东西?”

“想必是上界仙人的通用货币吧!”这位掌门人苦笑一声,道“可惜老夫没有,要是有的话,肯定要供奉给桃花仙子啊!”

一众道家修士不知道的是,就在不远处的角落里,昆仑极盘膝而坐,双手结出变幻莫测的法印,而三儿手摇金属铃铛,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嘴里默默念叨着什么......

果然,一些有实力的道家门派,献上早就准备好供奉之物,父母不同意的婚姻窍门其中一位实力极其强横的道家门派,一连拿出了十张月票!

瞬息之间,引得众道友纷纷惊呼,脸现羡慕之色,发誓下一次绝不能落于人后。

迎仙台上的桃花仙子莞尔一笑,对下面的众修士道“还是跟以前一样,你们需要什么灵花灵草,上前说出你们的需求,本仙子自然会赏赐给你们!”

一直到在椅子上坐下来以后,他才想起自己在博物馆侧面的澜海苑小区里还买了一套房子呢。

上次自己去看时,房子都已经装修好了,现在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屋子里面的甲醛等装修气味有没有散干净,要是散干净了,自己也应该买点家电家具什么的摆进去,然后将这边的房子退掉,住进自己家里去。

说起来也真是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在魔都买了房子这么长时间了,都还没来得及跟老爸老妈提一句。

这次回金陵,如何说服父母同意离婚怎么也要跟他们提上一嘴,要不然的话,等到时候想让他们搬过来住一段时间,也不知道要费多少口舌。

打定主意以后,他又从包里将随身携带的几本书拿了出来看了一会儿,一直看到夜里十点多,这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扭了扭脖子,躺回床上休息去了。

……

第二天,向南早早地就带着行李打车赶到了魔都高铁站,刘其正和齐文超两位老爷子也已经到了。

三个人在候车厅没有等候太长时间,很快就随着人流进了站。

比最惨的一点更惨的是,院感科又没钱又没权。

院感科主任只觉得口水都要干掉了,再看看院长的眼神越来越锐利,他渐渐地有点不敢抵抗了。

嘎吱。

会议室的双扇大门,被秘书推开了。

“院长,凌然凌医生来了。”秘书小声的提醒。

“喊他进来。”院长转了一下身子,面向会议室大门的方向。

正在拼命丢锅的各科室主任们决定休息一下,想离婚父母坚决不同意也都缓缓停了下来,看向大门。

凌然穿着一身白大褂,跟着秘书走了进来。

秘书就在凌然前面几步远,但是,看到凌然,所有人都自动忽略了碍眼的秘书。

一阵风从开着的窗户吹出来,吹起了凌然的白大褂。

被风吹的发皱的白大褂,带着影视化的动感,好像自己会奔跑似的。

几名女医生的眼神严肃的像是在做手术似的,瞅着会议室的门口,不愿意移开哪怕是一毫秒。

男医生们亦是神色难明,眼神闪烁。

“嗯,事情只要有了准备,接下来按部就班地执行就行了。”

向南点了点头,笑道,“等暑期的这几期兴趣班结束了,给行政部的放几天假,好好休息休息。”

“你一个甩手掌柜,就不要在这里指手画脚了行不行?行政部的员工都休息了,那公司还转不转了?”

许弋澄没好气地说道,“放假不可能的,最多在这两个月的奖金方面,普通员工临时增加10%,主管级以上的,增加15%,怎么说动父母同意我离婚两个月一过,就恢复正常,至于其他的,其他的没了!”

“行行行,这事你说了算,我不插手。”

向南笑着摆了摆手,能当甩手掌柜,他还巴不得呢。

至少在目前来看,许弋澄还是很尽心尽责的。

这或许也是大部分文物修复师的性格,要么不做,要么就尽全力去做,至于做得好还是不好,那就真的只能看天意了。

在公司里一直待在下班,向南又跟大家一起吃了晚饭,这才回到租住的房间。

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人入住了,家具、地面上都铺着一层薄薄的灰,向南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将房子收拾干净,这才来到卫生间里洗了个澡,换了身睡衣来到房间里。

而长生仍然老僧入定般动也不动一下,神色不喜不悲,只是翻转法诀,炼化经脉和丹田里的水灵力。父母死活不同意我离婚

......

迎仙台下,从队伍里走出一位皂衣道士,此人留着两撇八字胡,神情带着点猥琐,斜眼瞥着桃花仙子,用苍老的声音说道“晚辈想求一株一千年份的通灵花!”

“你是苍云山千古洞的圣衣散人?”桃花仙子突然一改祥和慈善,脸上闪过一丝冷意!

“晚辈正是圣衣散人,如今正在苍云山修行!”

“你想用通灵花,来炼制子母追魂剑?”

“没有、没有!”圣衣散人瞬间露出惊惧之色,连连摆手道!

“没有?”桃花仙子的声音更加冰冷,喝道“子母追魂剑要用怀胎十月,尚未分娩的孕妇来炼制,何其残忍、何其歹毒,你竟敢从本仙子这里求药?”

“没有、晚辈绝没有这种心思!”

桃花仙子并不理他,扫过数百位修士,道“天道苍茫,我等修行之人本就是逆天而行,惕励自省、上察天意,尚不能求得天道,怎敢肆意妄为杀伤人命?诸位道友谨记,此人再敢炼制邪祟法宝,下个月,本仙子就不再来了,尔等想明白......”

长生感到一丝柔和的舒爽,满足三条必离婚双手结出法诀催动丹药化开,其感悟力愈加的强大。

不多时,整个武当山上,起了一丝微风,带着缭绕祥云向武当山汇聚而来......

三儿和昆仑极站在长生房外,感受到天地之间的异样!

三儿有点紧张的看向身边的昆仑极,道“这里的灵气太稀薄了,长生会不会进阶失败啊!”

“如果没有化气丹,进阶大概率会失败,可有了化气丹之后,也就有了一丝进阶成功的可能!”

“一丝可能?”三儿无语道“三儿好像记得,如果进阶失败,对修士的感悟力和信心有很大的影响的,前辈觉得这样妥当吗?”

尽管三儿语气委婉,可昆仑极还是听出了责备之意,微微一笑道“你这是指摘老夫吗?”

“三儿不敢,三儿只是为长生担忧!”

“老夫明白的!”昆仑极接道“可是,长生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将来大部分时间都会留在外面,更应该明白天地之间的灵气变化,对其心性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火盟主师伯!这里便是传说中的甸禾仙宫了吗?!”柳琰双目放光地望着面前这座无边无际的能量罩,还有那巨大能量阵门上方凝聚的甸禾仙宫四字,忍不住向身旁的火洪询问道。

他们这群联盟弟子,在火洪的护送下,自然是有惊无险地抵达了这个无边森林的核心区域,杜龙却没有他们这种待遇了!

“此处应该仅是甸禾仙宫的外围区域罢了,想要抵达真正的甸禾仙宫,唯有穿越外围那片迷宫群才行!”火洪轻抚赤红美须淡然笑应道。

“爷爷!怎么没有看到杜龙师弟的踪影呀?!”一旁的火小狐拉着火洪的衣袖娇声追问道。

火洪身形一震,脸上流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道:“那个臭小子估计还在无边森内没有走出来呢!那小子命大着呢!区区一座无边森林对他应该没有什么威胁!”

“无边森林对他虽然没有什么威胁,可那些黑杀会的坏蛋不是在找他的麻烦吗?!”火小狐显然不太认同自己爷爷的说法,略显忧心忡忡地嘟囔道。

火洪正想开口再说些什么之际,便见无边森林方向有十几道身影电闪而出,抬眼一看,赫然便是那黑杀会影杀灵主一行人也冲出无边森林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