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离婚没勇气怎么办,满足三条必离婚

而且余飞知道,给这些人绝对不要给好脸,你给他们好好说话,他们就会觉得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你给他们好脸,他们觉得你就是好欺负。

这次合同签订完之后,余飞在柿园村会严格按照合同办事,给这些人一点情面都不会留了。

这些人自然全都知道,余飞是来签订购房合同来了,但是余飞突然提出来,要买地的事情,很多人都皱起了眉头。

他们可都是打算以后在土地上搞事情,余飞竟然将购房和买地绑定在了一起。

要是今天和合同签订了的话,那柿园村百分之八十的土地,就会被余飞拿到手。

剩下的百分之二十,要么是一些本来就偏僻的不好的土地,要么是他们本来居住的房子所占据的土地,那他们以后就真的没有啥可以和余飞扳手腕了!

顿时很多人都不想签这个合同,但是余飞已经很明白的说了,不给地房子我也不要了。

要是余飞不要房子,他们的外债就还不上,甚至有些人借的是高利贷,每一天都在利滚利,拖的越久对他们越不利。

整个会场的地面上,好想离婚没勇气怎么办竟凭空覆上一层淡淡的冰霜,如同冰窖。

许多武者都运转内劲,来化解这恐怖的寒气。

但一些不懂功夫的富商,可就惨了,冻得瑟瑟发抖,刺骨凉意从脚底心直冲天灵盖。

就连吴大管家,脸上都浮现出惊诧之色,万万没想到段罡竟突破瓶颈,明显将《玄冰劲》练至大成境界。

另一边,见到段罡勃然大怒的模样,陆轩则幸灾乐祸。

陆轩原本还在盘算着,要如何让段罡帮忙除掉叶凡,但他万万没想到叶凡主动“作死”,惹到了段罡头上,倒省却了他不少麻烦。

这时,叶凡望着段罡,不屑道:

“年纪大有什么了不起,就能倚老卖老?那千年老王八,岂不是比你更厉害?真就是真,假就是假,花五亿买件垃圾,最终后悔的只会是你!”

“竖子狂妄!”

段罡怒不可遏,一声大喝道:“臭小子,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老夫就让你看下这法器的厉害!为什么我没有勇气离婚”

说着,段罡右脚猛地跺地,似有踩九州撼乾坤之势,身上的气势节节暴涨,衣衫也无风自动,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来到松树下,祁东斯放下李大叔的遗体,李芷芫说道:“就把我叔叔葬在这里吧。”

“什么?直接埋葬这里?”祁东斯有些惊讶,因为现在这个时代,土葬已经很少看到了,如此低调地就将李大叔埋葬在荒无人烟的松树下,未免有些草率了。

“对,我叔叔生前四海为家,他喜欢在大自然中生活,他曾和我说起过,他希望死后仍然能够一个人自由自在,我当时以为他只是开玩笑,没想到……”李芷芫解释着自己为何会决定将叔叔埋葬在此,可说着说着,便又哽咽着流泪了。

祁东斯终于明白了李芷芫的用心,这个地方正好满足了李大叔生前的愿望,幽静、自由、美景、开阔,好想离婚我累了还有比这里更合适的归宿吗?

祁东斯找来了一些木头,用手中的匕首将其削成尖锐锋利的弧形刃,以此当做挖掘工具,李芷芫想帮忙,被祁东斯阻止,“你看着你叔叔,我一个人就可以。”

祁东斯拥有非常丰富的野外生存技能,他很快便自制成了一把木质铲子,找了一个位置较好的地方,开始进行挖掘。

“哼,你要是说这么没良心的话,那我就不想你了,我只想我唐妹妹!”宋姐口才那可是厉害,毕竟是辣妹子嘛。

“宋姐,我把两首歌的曲谱拿给你。”陈文从背上摘下桶包,准备找曲谱。

“不忙,这事回头再弄。还有好几位朋友,给你介绍一下呢。”宋姐拦住了陈文。

“陈文,还记得我吗?”陈晓艺来到了陈文和唐瑾面前。

“艺姐!你是我们《海马歌舞厅》的女一号,我怎么能忘记你呢!”陈文赶忙打招呼,“老冯今天没来吧,他要是在,我可不敢跟你多说话,回头他又要揶揄我了!”

“他最近忙着写剧本呢,没工夫过来。”陈晓艺笑道。

“马老师呢,他今天没来吗?”陈文问道。

“马老师最近到处找钱,人都瘦了,有14种情况你该离婚了他才没时间过来听歌。再说了,他的爱好也不在这一块”陈晓艺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个好朋友,来,这是梁田,咱们《海马》剧组刚约了他出演男二号。”

陈晓艺把一个长相挺丑,但丑得让人喜欢的大男孩拽到了陈文跟前。

对于梁田,陈文那是太熟悉了,90年代初期开创了华夏情景喜剧电视剧先河的《我爱我家》当中,梁田扮演的贾志新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另外一个村民,站出来指着余飞说道。

“屁话真多,不愿意签是吧?那不奉陪了!拜拜!”

余飞耐心耗尽,冷冷一笑,放下话筒直接站了起来。

孙赖子和瘦猴一愣,不过立马明白了余飞的意思,柿园村的人太过分了,就算是孙赖子之前为他们说过好话,这一刻也是看不下去了。特别想离婚却没有勇气

两个人迅速站起来,开始整理合同,准备搬上车然后离开了。

谁也没想到,余飞这次竟然如此的冷酷果断,顿时柿园村全体村民脸色一起难看了起来,终于知道他们惹了惹不起的人了。

余飞要是走了,他们别说未来,眼前这关就过不去了,消息传出去,今晚他们家家户户,就会被讨债的人把门槛给踩断了。

白永宇很想冲上去,将那两个不知道廉耻的村民给打死,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以为自己是谁?你们还有什么讨价还价的资格?

在不知情的人看来,余飞买那些房子,等于是白白出钱救人,买下来的房子毫无作用,全都要拆掉将土地给清理出来。

而余飞做这些,要是拿不到土地,那就是真的肉包子打狗,喂了白眼狼了!

所以白永宇看来,余飞两份合同绑在一起签,这是很正确的事情,总不能余飞买下来房子之后,离婚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吗又被村民卡脖子,然后地拿不到吧?或者出高价拿地吧?

“余老板!余老板你消消气!这些人都是一个混蛋,都是些目光短浅的蠢货,你不要和他们一般计较!”

白永宇急忙冲上来,将就要离开的余飞拉住。

白永宇可是得到了消息,余飞能够答应下来,那可是王德才亲自出面求余飞,要是他们把余飞气走了,王德才能够绕了他白永宇?

到时候王德才一气之下不管了,这事再次传出去,恐怕圣母都无法挽救他们柿园村了!

“他们才不是蠢货,天底下就他们最聪明了,便宜都要他们来占,亏都要别人吃,我这个老实人,还是回去好好过我的日子,让我看看这些聪明人,以后是不是家家户户都要飞黄腾达了!”

余飞冷冷的看了一眼白永宇,脸色十分的冷酷,大声的对着那些村民说道。

这说明有些人穷,自然有穷的道理!

在如今的社会,只要你不懒,去工地搬砖都能获得一个月几千块的收入,绝对不可能饿死人。

王春明看到柿园村村民的模样,他都感觉气的胸口疼,我好想离婚又没勇气转头看了一眼余飞,发现余飞气定神闲的坐在原地,仿佛对此毫无感觉,仿佛拿出来那么多的钱喂白眼狼的不是余飞自己一般。

王春明顿时十分佩服余飞这胸襟和度量,说实话余飞的成长之快,超乎了王春明的预料,之前还是一个毕业之后,待在家里游手好闲的废物青年。

可是余飞真正抓住机会之后,整个人做人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王春明看来,这就是一个人要一飞冲天的征兆,不光有能力,还有远见有胸襟。

“大家请保持秩序,现在让余飞老板讲几句话,请掌声欢迎!”

白永宇感觉自己尴尬的讲不下去了,便将话筒递给为了余飞,然后带头开始鼓掌。

可是除过村委会的几个人,下面柿园村的村民,跟着一起鼓掌的渺渺无几,个别人只是敷衍的抬起手,两只手碰了碰就放下来了,所谓掌声如雷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出现。

一辆摆渡车里可以站几十个人。

在陈文他们乘坐的飞机旁边,停靠了好几辆摆渡车。

天色晚,乘客人多,陈文也来不及去数到底是几辆摆渡车,至少有4、5辆。

摆渡车上,陈文左手抓着把手,右手揽着唐瑾的纤腰,他用自己的身体将拉杆箱压在车厢的墙壁处。

唐瑾右手牵着她的箱子,左手扶着陈文的腰,一脸的甜蜜幸福样。

下了摆渡车,唐瑾说道:“芳芳你先走吧,这会时间还早,我们的朋友还要再过一会才到。”

廖丽芳没什么意见,笑着挥手向唐姐陈哥告别。

小丫头走远了,陈文坏笑道:“唐姐,以前我真没发现你挺鸡贼的,居然知道把不相关人员忽悠走”

唐瑾说道:“跟着好人学好事,跟着你这个不法之徒,我肯定学坏了!晚上到了酒店,你给我好好交待问题,你到底做的都是什么买卖!”

陈文点头道:“行!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晚上咱们住下以后再慢慢聊!”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