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离婚自己一个人过,就想离婚一个人过咋破解

说句不夸张的话,夏天平日感悟极道境,完全凭借自身悟性,没有人能给他指点。

这条路究竟怎么走,走向哪个方向,是否走偏了……根本不知道。

若是将令牌内剩下的两道极道境符文感悟完毕后,他完全找不到路了。

此刻听闻后,既好奇,也难免心动。

“极道境?”

凌烟的声音语态却透着诧异,“极道境是什么玄奥?”

“呃……”夏天一呆,“你不知道极道境?”

“不知道。”

凌烟并非装出来的,“地火水风基础天地之力,金木雷电元素之力,甚至空间玄奥,星辰之力我都知道,从未听说过极道境。”

夏天有些无语。

极道境果然是小众。

凌烟这样在外闯荡多年的武者都未听说。

他耐心解释道,“极道境也是一种玄奥,一种天地之力,但这种天地之力可以是任何玄奥,金木水火土,风雷冰霜空间星辰等力量,都有一个极限,这些天地之力,超出了极限之后,便是极道境……”待他说完,很想离婚自己一个人过凌烟陷入了呆滞之中。

“灵台境!!”

左小鱼不由轻轻吸了口气,“这不可能吧,灵台境乃是我断脉大陆最高境界,而且目前只有五人……”凌烟笑着打断了她,“五名灵台境,只是表面上吧,难道就不允许别的强者突破吗,唉,你们也知道,每一个大境界,不是努力修炼就能晋升的,那种瓶颈会让人找不到方向,如果我能得到龙鼎真人指点就好了。”

闻言。

夏天心下一动,问道,“我修炼的是极道境,他也能指点吗?”

极道境很难修炼,繁复晦涩之极,夏天早有体会。

当初在极武学院时,他曾特意向院长苏在道寻求指点。

然而对方告诉他,根本无法指点夏天。

不仅是苏在道,就是大夏国剩下的六位灵海境强者,也无法指点。

并非他们不懂。

而是他们对极道境也只是浅尝辄止。

因为大夏国并没有极道境的修行功法。

有的只是如同赠送夏天那样的极快令牌。

这对于灵海境强者而言,我想离婚了心累了等同于无。

而崔健的唱法明显有所不同,能非常准确地模仿原唱的风格,所以不光是林楼,就连那些外国宾客也被他所吸引,开始跟随音乐的节奏哼哼起来。

《草帽歌》唱完,崔健和他的伙伴们调子一变,又唱起了另外一首更加有名的外国歌曲(斯卡布罗集市),“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您正要去斯卡布罗集市吗?)Parsley,sage,rosemary and thyme(欧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代我向那儿的一位姑娘问好,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她曾经是我的爱人)……”

这首歌原是一首古老的英国民歌,总想着离婚一个人过其起源可一直追溯到中世纪,它曾被英国民歌之父麦考选进他编辑的一本介绍英国民歌的书中;后来英国民歌手马汀-卡西在原歌的基础上加进了自己的再创造,把它变成了一首爱情歌曲。

他们齐齐抱拳躬身施礼。

“参见大盟主!”

“参见大盟主!”

声音整齐划一,震耳欲聋。

“嗯。”

青衫中年淡淡一笑,“此间的事我已知晓。”

说罢,一甩袖子,迈大步向着殿内走去。

众人赶紧让开一条通道。

其中六宗主忍不住问道,“大盟主,您终于出关了,是否……”唰。

所有人期待望来。

大盟主轻轻颔首,“我已灵海境大圆满,本想找李谈打一架,奈何他不在,只能找别人出气了。”

哗。

所有人尽皆流露激动之色。

很快到了大殿,大盟主当仁不让高坐上首。

十二位宗族分列两旁。

剩下的数十个灵海境强者依次排列。好想离婚了一个人过日子

再然后便是院内弟子。

大盟主没有废话,直言道,“三十年来,悬河会盟人才济济,每一年都有天才参加考核,也总会有一两个人成为内院弟子,所以他们才敢如此嚣张。”

俩人说了一会儿未来,林楼把于兵兵送回宿舍,自己也回宿舍休息去了;第二天,继续在四合院里完善中日青年交流中心的工作。

而与此同时,在北京城的另一处地方,一群人正在开会,今年6月,中国加入了《南极条约》。

在《南极条约》下,分为协商国和缔约国——后者在南极国际事务中享有发言权,但没有表决权和决策权,由于并未在南极建立考察站,中国被归入了缔约国。

“同志们,我们这次过去开开会,每当会议讨论到实质性内容和进入议程表决时,会议主席就宣布:缔约国请到会议厅外面喝咖啡,而且事后连表决的结果也不通告,在我看来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满足三条必离婚

“所以我们必须建立自己的南极科考站,改变这种屈辱的现状,等下次开会的时候,在其他缔约国出去喝咖啡的时候,我们中国的代表必须留在会议室里,必须参加最后的表决!我就不信了,在联合国我们都拥有最终的表决权和否决权!为什么在南极就没这个资格!”

“我已经联系了一些科学家,准备向上级部门上书,争取早日建成属于咱们中国的南极科考站!”

那我不是麻烦了?而且,她好歹是个明星啊,要是突然变成傻子,肯定会引起轰动的好不好!”

猥琐男人脸上多了一个红艳艳的手印子,样子显得很是滑稽。

他心里其实很无辜又不是我把药倒多了,你扇我干嘛?你有本事扇你自己啊!

当然,这些话,他是不可能真讲出来的。他捂着脸,沉默了几秒,又重新露出谄媚的笑容,道:“老板您说的我懂。突然想离婚一个人过就算是这样,也不用担心。卖药的人说了,这药,甭管多大的剂量,只要之后把她给那啥了,药效就会消去,最多就虚弱几天,不

会有什么大事的。安全得很!”

赵邦德听到这话,微微挑眉,道:“真的?”

“真的!”猥琐男人连忙道。

“那就好,”赵邦德这下算是放下了心来,嘴角又重新露出了淫邪的笑意,“那我倒是可以看看,等会那清纯可爱的小美人,会在我的面前,变成怎样一个妖艳的荡妇。”

杨家。

杨天已经准备好一切,要和杨若彤以及其他几个杨家人一起,出发去薛老爷子的宴会地点。

天塌下来,高个子顶着,他们白云剑宗平素不是最厉害么?这时候不顶上去,那就会给人戳脊梁骨了。

“呵呵,天城自然有天城的布置,白云剑宗既然在此得到了诸多的好处,也就要奉行天城的策略,想离婚了想一个人生活况且天城不是故意没事找事,你也看到了,伪创世的火球还在那不断的燃烧,火苗在天城环形圈内,与日俱增,难不成坐等火苗烧身再去考虑这问题?好让你们尽最大的努力,享受到最长远的福利?那你置九重天的安危于何地?”我不免表情沉了下来。

执剑道君听罢,也一时半会不理解,就说道:“如今只有师姐进入了混沌境,我如今日夜苦修,刚刚触摸到了点道道,城主这就把我们赶上战场,岂不是有倾巢灭卵之嫌?”

“此一时彼一时,你没有成为混沌境的仙家,难不成谁人都要等你?既然天城如今已经有把握应对此事,便要抓紧时间的去处理!时机稍纵即逝,若是迟了分毫,谁又能担当这责任?”我反问道。

执剑道君当然不肯善罢甘休,准备拿出更多的反驳出来,但这时候,浅色元君伸出手制止了这师弟继续说下去,而是睁开了双眼,看着我说道:“城主既然决定要在这里打开一条通道直抵旧天城,想必已经有了初步的论断了,而告诉我们白云剑宗此事,就算是敲定了对吧?”

毕竟那个世界宛如一个平行世界,和现实的世界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

世俗之中的身份地位在那个世界一样重要!

而这就导致身份选择令牌更加重要了。

毕竟如果可以,有的圣子直接选择了圣城内一把手的子嗣,或者说地下皇帝等等。

这绝对是一份大礼!

“这是我们恐怖游戏内的前辈获得的东西,这是我们的诚意。”艾伦再次露出真诚的神色。

而洛尘接过令牌,随后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

“可以,欠条给我。”洛尘显然是收下了。

而艾伦听到这句话也是心头一喜,因为这代表洛尘同意帮他们欧洲参议院了。

那么这也说明,这一次欧洲参议院有救了!

毕竟洛无极若是真的站在他们这边帮助他们,那么这绝对一个极大的底牌!

怕是凡尔赛宫也会为此感到一丝不安和恐惧。

毕竟洛无极的可怕,不少人都算是领教过了,即便没有领教过那也是有所耳闻的!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