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说没感觉了还能挽回吗,男人说没感觉能挽回吗

周离没吭声了。

所有东西都由他来提。

采购完,也才花了一个小时,现在才刚刚十点,槐序收到消息来找到了他们。

“有手机真方便!”槐序说。

“你咋知道我们在这里?”楠哥问。

“我已经记住了周离的气息,他在哪我都找得到他。”槐序很得意。

“我们现在去哪?”周离问。

“坐会儿吧。”楠哥瞄向了路边的一排椅子,“我有点困了。”

“……”

“到了网吧我就不困了。”

“好。”

于是三人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楠哥低着头打盹儿。

周离则把她买的鸭脖拿给槐序吃,并向槐序描述今晚的烤肉,男友说没感觉了还能挽回吗听得槐序一愣一愣的。

不一会儿,一只脏兮兮的流浪狗停在了他们面前,似乎是被鸭脖吸引来的,但到了之后它却直勾勾的盯着楠哥,表现出了些敌意。

楠哥抬起头,很镇定的说:“不要慌张,本楠哥从小就招狗咬。”

说完她又冲着狗:“汪!”

流浪狗:“汪!”

楠哥:“汪!”

流浪狗:呜汪!

见流浪狗呲了牙,楠哥哪里能忍,立马将手伸进挎包里摸索起来。

“咦我的甩棍呢?”楠哥小声嘀咕。

“放在家里了呀。”周离说。

“……”

楠哥的手僵住了,她转头看向周离,见周离也正看着她,那眼神中的意思似乎在说——

你是不是傻?

楠哥刷的一下站起身,撸起袖子,直接朝流浪狗冲了过去。

槐序吃着鸭脖,呆呆的看着楠哥。

“她一直这样吗?”

“对。”

还不到半分钟,楠哥就回来了,她的表情骄傲又不屑,一边把袖子放下来一边说:“这只狗比我想象中还怂,还是我们雁城的狗厉害!分手后没感觉”

“厉害。”周离点头。

“厉害。”槐序也连忙跟着说。

坐了大概一个小时,夜风吹得冷了,路上的车辆也变得稀疏,楠哥打了个寒颤——

沈约微笑道:“你不是不知道的,你只是不知道如何才能表达自己的感谢。吃点粥吧,鱼粥就好。”

李雅薇怔了下。

她本想请顿豪华大餐表达自己的心意,却不想沈约最终考虑的还是她的喜好。

粥终于端了上来。

很是温暖。

李雅薇用勺子搅拌下,热气上扬,让她的眼帘微微湿润。

“伯母还好吧?”沈约尝了一口粥,感觉这粥或许不如陈记鱼粥般别有风味,但料还是很足的。

李雅薇微微点头,“最近、我和妈妈打过几次电话,不是很频繁。不过……”

沈约了然道:“这已经是少有的频率了。我想伯母一定很开心。”

李雅薇默默点头,虽提醒自己不要落泪,但眼泪却始终在眼圈中转动。

内心有着异样,李雅薇突然道:“沈约。”

“嗯?”沈约感觉到那声音的一丝颤抖。

“当初和你初见时,男朋友说没感觉要分手我为了多活几天,一直在骗你。”

八点半左后,两个班的生活委员结了账,很多人都打车回了学校,也有一些比较爱玩的同学聚在一起准备去唱唱歌,还向楠哥和周离发来了邀请。

考虑到周离不爱唱歌,楠哥回绝了。

“包子呢,和不和我们去通宵?”

“我不去。”

“哦。”楠哥点点头,又小声悄悄问周离,“你要不要叫上你养的那只妖怪?”

“他肯定想去。”

“叫上呗,人多才好玩。”

“我得借张身份证……”

周离稍作思考,决定向包子借,因为身份证这个东西在这个时代还是比较敏感的,他和室友的关系毕竟算不上熟,有层血缘关系就不一样了。

然后楠哥又带着周离去就近的超市买了好多零食饮料,还又买了几罐啤酒。

周离有些无语:“你还没吃饱喝足吗?”

“没有。”

楠哥还买了些鸭脖和鸭头,说:“现在才九点过呢,半夜会饿的,上通宵就得备些东西,你不知道就听我的就可以了。男朋友说对自己没感觉了

房东奶奶笑呵呵地,对于唐涵的邀请也表现的非常乐意,“锅里还有面,我端过来一起吃。”

唐涵望着房东奶奶矫健的身姿,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神情。

刚开始唐涵搬到这里来就是因为这里只有一个老奶奶独居,这样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但是现在想想,这个老奶奶独居这么大的房子,想必也是非常孤独的吧!

唐涵又联想到自己家的唐奶奶,忽然脸色就沉了下来。

为什么这么善良热情的奶奶要独居,而凶神恶煞的唐奶奶却有儿孙陪伴不用忍受孤独呢!这人和人啊还真是不一样的。

要是唐奶奶也能够这么慈祥会照顾晚辈,或许唐涵会喜欢她吧!可惜这是不能的!

唐涵迅速打断了自己这个可怕的念头,不想对唐奶奶抱有任何希望了。

这个时候,房东奶奶已经又端来了一碗面。

两人便在这个狭的房间里对面坐着开始吃面。

虽然只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葱油面,但是那浓郁的葱香,入口柔滑的面条混合在口中就有非常简单幸福的感觉。分手后没感觉了怎么复合

与此同时。

夏天右手一挥。

他手中的红鹰直接斩出。

强大的血芒将面前的义军吞噬。

刚才义军还是大举进攻,将双喜城的人攻击的节节败退,可是现在,当夏天出现的这一瞬间,义军的攻击直接出现了一个大空档。

“义军的首领们,给我滚出来。”夏天大喝一声。

气势!

此时夏天体内的帝王之气在一瞬间出现了,他站在那里,周围的人看他的时候,顿时感觉无法直视,甚至感觉直视的时候,都是一种亵渎。

这就是八十五星罪者的强悍之处。

身后双喜城越来越多的人跟在了夏天的后面,一个个也全都是怒视面前的义军。

原本他们的生活是非常安逸的。

可是现在。

义军居然直接杀过来了。

嗖!嗖!

义军之中几道身影杀了出来:“什么人,活够了是不是,竟然敢挡住我们义军的道路。男人不想真分手的表现

“我们义军的事,不用你来多问,我们义军怎么做,自然有我们的道理,我们是为了推翻世家。”对方回应道。

“你们自己看看,你们进来以后,杀的哪个是世家人?你们进来之后,见人就杀,见店铺就抢,这就是你们要推翻的世家?”夏天呵斥道。

“自古以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流血牺牲是避免不了的。”对方同样是丝毫不弱势。

“你们义军是不是当真认为你们可以为所欲为了?”夏天问道。

“没错,我们义军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因为我们有那个实力和资本,将来等我们推翻了世家,那整个天阵大陆都是我们义军的。”对方非常自豪的说道。

“好!”夏天点了点头:“有实力就可以为所欲为,那今天,我就要为所欲为一次,今天,我看看你们义军,有多少能从我夏天的手中逃掉的。”

杀!

夏天没有废话。

右手一动。

无数的血气直接缠绕在红鹰的身上,在这一刻,红鹰之上的血芒瞬间增加了上百倍。

叶凡的眼里很是坚定,语气也非常自信:“你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有事的。”

苏惜儿抬起头弱弱嗯了一声。男生说已经和前任了结了

一双眸子在温柔的阳光下有一种迷离感。

她不知道叶凡哪里来的底气和自信,但只要是叶凡说出来的,她就会毫无质疑相信。

“来新国这几天,对金芝林了解的怎么样?”

叶凡话锋一转:“现在的最大困境是什么?”

“华医名声不好。”

苏惜儿虽然心善人畜无害,但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来新国这几天,对整体情况还是早已经了解:

“新国是华人国家,以前对华医很信任,生病第一时间都会找华医治疗。”

“很多豪门权贵也都是找华

医大咖看病。”

“但十年前,新国对神州完全开放医疗市场后,大批境内华医跑过来新国捞金。”

“其中有一些华医医术不错,但更多是过来坑蒙拐骗的。”

“特别是莆系的医疗人员,来到新国就金钱开路,拿下不少医院的科室独立运作。”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