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现在不喜欢我了,男人说喜欢你代表什么

“我那算啥帮忙,都是举手之劳,你这可是帮了我们家大忙了,我和你姑父一心一意的为几个儿子,你说这些儿子结婚盖房子的,我这也是真的没什么家底了,你这次可是给凤姑指了明路了。”姜兰凤此时的表情真的轻松了,因为想通了。

花开的心里也轻松了:“凤姑,人就是越走出去越长见识,所以我才希望李静不要太早的嫁人。”

姜兰凤点点头:“李静能有这个朋友,可能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了。”

花开笑着道:“李静对我也是真好,朋友间就该互相帮助的对吧?”

姜兰凤对着李静道:“李静,以后你要多跟花开学习,也多听她的意见,她比你,比咱们的眼光都远的太多了。”

李静认真的应下:“知道了妈。”

接着又说了会闲话,看着时间不早了,花开也就道别回家了。

回了家,男朋友说现在不喜欢我了花开对付了一口午饭,又喂了猪,拾落了一下家里的脏衣服洗了,差不多时间就开始做饭了。

红烧鱼,糖醋排骨,炸肉丸子,鱼香肉丝,都是前世她爱吃也拿手的,都安排上,再来几个素菜,荤素搭配着营养。

看到这一位严逸的专属化妆师,心里都有些心疼了。

“行了,赶紧坐下来吧,今天我给你画一个帅气的妆容,然后再搭配一个小西服,包准让你变成今年春晚最帅的演员。”

现在时间紧,任务重,二人也没有时间再去聊天了,化妆老师联盟将严逸拉到了座位上,接着就开始了紧张的忙碌。

作为一个央视的专业化妆师,化妆老师的化妆技术还是相当厉害的,仅仅不过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一个崭新的言语便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沈阿姨不愧是专业化妆师,实在是太厉害了,我都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帅哥是我了。男朋友说喜欢我对他好”

严逸看着自己全新的造型,有些惊艳的说道。

“好了,过去集合吧,争取今天晚上有一个好的表现,我看好你哦,小伙子。”

化妆老师看着严逸现在这衣服妆容,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笑着说道。

说完,便将严逸推出了化妆间。

与此同时化妆间门口的那一群少儿艺术团的小朋友们,也早就已经等候多时了。

然后…很多人就走上了致富路!

沈林的父亲沈梦溪就这样。

从88年开始,先后在ZY县、大同南郊区购买经营过左云店湾镇红窑沟煤矿等7个煤矿的经营权…

然后发了!

再然后就是离婚,沈林跟了他母亲…

沈林一直跟着母亲住在北京,这次回大同是为了处理父亲的葬礼还有他的煤矿生意。

毕竟他是独子,享有继承权!

沈林对煤矿经营没啥想法,受母亲影响,男朋友说只喜欢我一身的艺术细胞——母亲是歌舞团演员。

他从小学跳舞,发育之后,身材过于高大,干脆退团,在母亲的‘建议下’,去年考了中戏。

……

丧事办的很顺利…

毕竟沈家在大同也算小有名气,在家庭方面,沈梦溪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在做人方面,没的说!

别的不说,他们老家的小学,沈梦溪每年都会捐赠一批图书…

名声很好!

沈林一直跟他二叔有联系,在二叔沈星移的帮助下,七家煤矿的经营权作价七百万转手给了一位姓刘的大佬…

小竹没去多久,一会儿便急匆匆的赶来。

“怎么就你自己?那个丫头呢?”范老太问。

小竹本来想凑到方老太耳边说,但被方老太不耐的打断,大声说!

“小姐,那小田死了。”

方老太眼睛猛的一瞪,旁边的方老三脸上的慌张慢慢的变了,变成了无比的张狂笑容!

“你,你居然连她都杀了!”

方老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大嫂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感觉不到男朋友的在乎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老三!难道你想让我对你上家法吗?一把年纪了要点脸吧,敢做不敢当吗!”

老太太现在有点急火攻心,脸上涌出一片潮红。

这证据她已经找了很久,以为能让这方老三倒台,但没想到,这样一个扳倒他的机会居然被他发现了?!

“不要脸的是你吧大嫂!”

这话一出来,本来鸦雀无声的方家中顿时炸开了锅!

“三爷爷,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三伯你……”

许鸣昊本来还在一副得意洋洋地笑着,听到徐琳这么说,一个愣神,自忖道:“我变了吗?”

徐琳认真地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道:“跟你中午。。。的样子比较。。。像。”

“我中午啥样?”许鸣昊一副无辜的样子在徐琳眼里就像是和她调情一般。

她娇羞地说道:“讨厌!人家现在还痛着呢。”

许鸣昊浑身暴汗,这才想起来中午还有这么一回事。他扶着徐琳道:“赶快到车上坐好。男朋友说我人好才喜欢我我们详聊!”

“讨厌讨厌!”徐琳像个小女人一般地奔回了车里,许鸣昊紧随其后,他迫切想知道中午的一切细节。这让他把和齐莎刚刚的分手都抛在了脑后。

“你要详聊什么呀!”

“中午我是什么样的表现?”

“啊呀!”徐琳的脸涨得通红,这还是头一遭的。她心里哀嚎一声,就算遇到最难缠的客户她都不会这样,这许鸣昊怎么这么会讨女人欢心。其实许鸣昊真没心思跟她调情,他是真的想知道中午发生了什么。

眼前已经慢慢不能视物,总体情况越发严重。

可是,这盒子真就像个无底洞一般,就是填不满。

陆阳铭双手翻腾,手上法诀不断凝结,阵阵光芒翻腾,左手上的神柳灵核也被激活,不断释放出灵力加入到血液的补充中去。

有了灵核灵力加入,陆阳铭原本已经错觉的身体瞬间得到补充,又恢复了不小。

但是,他知道,这只是短暂的补充而已,若再填不满这盒子的话恐怕只得作罢,只能带回去下一次再开启了。

只是,这重新开启的话又势必会重新来一遍,这可是极其痛苦的事情,到不如一鼓作气打开为好。男朋友问你为啥喜欢他

不得不说,以血为引,能量流失是巨大的。

灵核中的能量很快就又要用完枯竭,这个变化也是让陆阳铭惊骇不已。

这灵核上次被柳纯灵充满之后,其内蕴含的灵力可是比以前足足多了十倍不止,现在居然都没挺过十分钟就要用完。

“你究竟是什么?”陆阳铭怒吼一声,猛的咬破自己舌尖。

此时的春晚后台早就已经忙得热火朝天,整个春晚一共三十个节目,共分为三十个团队。

这些团队有大小大型的团队,甚至有上百一个人,而小新的团队就像是严逸他们这种人数不多的小品,只有三四个人为一组。

现在距离春晚正式开始只剩下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基本上所有参加春晚的演员们,此时都在各自的化妆间里面化着妆。

而严逸他们小组的其他人,男朋友说喜欢你是真的吗早就已经将今天晚上所用到的妆容,还有服装都穿戴完毕,就只剩下严逸一个人还没有准备了。

不过爷爷却并没有回到装修剧组的化妆间,而是来到了一个独立的化妆间。

此时这个画中间里面早就已经有数十个只有七八岁的童男童女们,这欢快的打闹着。

而严逸飞快地钻进了化妆间,里面的化妆老师也早就已经等候多时了。

“郭老爷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天天就知道欺负你,唉,果然不愧是年轻人呢,这身子骨就是厉害。”

严逸才刚刚钻进化妆间里面里面的化妆老师就忍不住感慨了一声说道,脸上个人是无尽的心疼。

这是纸很厚,只有一张,通体发黄,部分位置还带着深深的褐色。

边缘许多地方,不知是不是因为年久的问题,被磨损风化得严重,都已经残缺不全。

陆阳铭一愣之后,明显有些失望。差点将血流干,居然只是得了这么一张纸。

轻轻展开,入眼全是梵纹。

字数不多,也只有上百字而已,但却是精辟简洁,直道直理。

其上的梵纹陆阳铭并不认识,因为这不是普通的梵纹,而是古梵纹。

古梵纹是上古之时,佛门的一种初始文字,其字不多,但是每一个字其中的含意那可是变化万千,哪怕是当代大德高僧对于这种古梵纹也没人敢说精通。

但有一丁点不注意,翻译出来的意思便会千差万别。

陆阳铭这种门外汉,自然更不可能明白了。

保护得如此严密,肯定不可能是废纸一张,极有可能是佛门密法,或者是某个事件的记录,不管怎么说肯定对于原主人很是重要。

他正准备将其收起,手上鲜血不知不觉中已然沾染到上面,并且被其吸收。

“啸!”

一声鸟鸣响起,黑鸟立刻从陆阳铭的胸口飞出。

他一愣,随即大喜,黑鸟在空中盘旋飞舞了三圈之后,猛的一下俯冲而来,直扑陆阳铭。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