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说不喜欢我了怎么办,前任说不喜欢了没感觉了

“码的,红发你他吗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张然自然不能让红发死在这里,对方死了,冈村的下个目标肯定是他,喷子上膛又是一枪,直接打得尊卢人肚子炸开,而冈村也立刻选择了躲开!

张然这一枪弄不好就要误伤到自己人,但是为了保住红发她不得不开,若是红发倒下了,营地里属于他的人立刻会树倒猢狲散!

“叶凡,你怎么还没来!”

张然的想法很好,在尊卢人进攻时,让叶凡从后方偷袭,再次打个里应外合,在面对野人的时候,他们就应该互相帮助,什么恩怨都应该抛在脑后,但是她却没想到方敏刚跑出去就遇到了尊卢人侦查的斥候,中了一箭的方敏也是费劲千辛万苦才坚持到柳梦雪和夏箐发现她!

此时叶凡和紫琪,瑶两姐妹正在必经之路上埋伏,“叶凡,先不要去营地,如果我们太早现身,尊卢人的后备队再过来,我们就会陷入反包围,前任说不喜欢我了怎么办那时候可就插翅难飞了!”

“我妹妹说的不错!”紫琪也赞同地说道,“先不要担心营地里的人,他们如果想活下去就会殊死抵抗!我们出现的太早,反而会影响到他们。”

“红发,你他吗小心点,他不是那么好惹!”张然刚才就想用手里的喷子高定冈村,但这厮反应极快总是能够迅速拽着身旁的人为自己挡枪,是野人倒还好,就怕他拽着的是幸存者,这也让张然不能开枪!

红发没有将张然的劝告放在心上,他手里拿着木棒对准冈村的头便砸了下去,后者灵巧地躲过,一个懒驴打滚随后刀锋直接指向红发的腹部,幸亏红发的反应够快,避免了被开膛破肚的命运。

“呦西!继续!”看着说话磕磕巴巴的冈村,红发不敢再大意,他谨慎地面对冈村,男朋友说不喜欢我了却发现对方简直是刀术大师,轻松的将其玩弄在股掌之间,木棒已经被冈村的双刀斩断。

看着下一刀就要被杀死的红发,张然果断的选择了开枪,“亢!”

散弹枪巨大的杀伤力让所有人都散开,冈村即使战力超群也不敢去硬抗枪弹,他抓起一个尊卢人便挡在前面,这厮竟然要发起反冲锋!

红发此时也慌了,他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冈村就是一顿乱射,但他太过紧张,子弹全部打到了死的不能再死的尊卢人身上!

这时,楚南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但在后方,一个教官猛地抡起防暴棍,狠狠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咚!”

沉闷的撞击声传来。

楚南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脑袋一歪昏厥过去,生死不知。

……

见到这一幕,王震虎目含泪,怒发冲冠,咬牙嘶吼道:“混蛋!你们竟然敢对楚南下手,老子跟你们拼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却遭到新一轮的拳打脚踢。

又过了好几分钟,连那些教官都有些打累了。

而王震,更是体无完肤,前任对你没感觉了怎么办奄奄一息,只剩着半口气硬吊着,否则早就昏厥过去了。

这时,几个教官半蹲下来,用膝盖压着王震的四肢和后背,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蹬!蹬!蹬!”

这时,崔志豪一步一步走向了王震,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阴狠的笑容,冷冷道:

“王震,你刚才不是还很牛逼么?现在不还是像条丧家之犬一样,乖乖趴在我的面前?我早就说过了,我的牛逼,你们根本想象不到!

“你脑子进水吗?”

叶凡靠在座椅上无视对方杀机:

“无论是明心公主还是城卫军,都是他们违背国主指令先动手,我们才被迫自卫反击。”

“如果城卫军乖乖放我女人离开八重山,三堂的兄弟根本就不用杀出一条血路。”

“所以你应该斥骂无视君令的城卫军他们活该。”

“而不是怪责我和三堂怎么屠掉他们。前任不爱了说再多有用吗”

“除非你跟城卫军他们一样无视君令。”

“不过看得出,皇无极权威好像确实不太够,否则他的君令怎么对你们毫无威慑?”

“不仅明心公主和城卫军不当一回事,连你们近卫军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叶凡直接扣上一顶帽子:“否则你就不会第二次把枪对着我这个国主贵客了。”

“你——”

柳知心怒意一滞,忙低垂枪口吼道:

“我对国主忠心耿耿,随时愿意为他赴汤蹈火,怎可能不尊重他?”

她杀气腾腾喝斥叶凡:“你不要血口喷人和挑拨离间。”

他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而已,连看个恐怖片都会吓得腿软,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没有抛下王震逃跑,就已经证明了他的仗义!

但现在这种局面,远远超乎了他的能力的极限,让他不知所措,恐惧无比!

突然,倒在血泊中的王震,竭尽全力仰起头,望着不远处的楚南,虚弱无比地嘶喊道:

“楚……楚南……快……快逃……去找……叶凡……”

王震的声音虽然断断续续,前任不喜欢我还有机会吗但却让楚南身躯一震,立刻转过身,准备逃出这个“魔窟”,将这些暴徒的恶行公之于世。

然而当他刚刚迈出几步,崔志豪却冲了出来,狠狠一巴掌甩向他的脸颊。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彻全场。

楚南被打得连退好几步,摔了个趔趄瘫坐在地,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最终跌落,四分五裂,碎成一片。

崔志豪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不屑道:

“小逼崽子,想要逃出去通风报信?门都没有!哼……落到这个下场,可不能怪我,只能怪你们做错了选择,不该跟叶凡那小子混在一起!”

叶凡淡淡一笑:“是不是尊重,你心里有数。”

柳知心气得要吐血,真想弄死叶凡,但最终压制了念头。

城卫军被屠的怒意也只能暂时按捺。前任说没感觉了回不去了

没有得到皇无极的击杀指令前,她如果对叶凡下死手,那真的会严重损害皇无极权威。

因为在世人眼里,近卫军是皇无极最亲信最依靠的战队。

几个近卫军也是说不出的憋屈。

而叶凡闭上眼睛休息。

他知道,这一战还没结束,甚至是刚刚开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升机缓缓下落。

柳知心对叶凡冷冷开口:“叶少主,皇城到了!”

叶凡睁开眼睛,伸伸懒腰,正见直升机下降在一个开阔之地。

这一块空地,摆着整整十八架直升机,周围还有大批将士荷枪实弹扼守。

不过吸引叶凡的,还是远处一个恢宏大气的皇宫。

又过了半小时,叶凡被柳知心领着来到一处宫苑。

一帮人顿时醒悟了过来,纷纷替林羽鸣不平,随后有人拿起石头和手里的杂物朝红鼻头等人砸了过去。

红鼻头等人浑身瑟瑟发抖,低着头躲都不敢躲,任由石头和杂物砸到自己身上。

“军队特供?你蒙谁呢,你说是军队特供就是军队特供啊?!前任不喜欢自己了怎么办”浓眉男这时候突然皱着眉头走了过来,扫了卢绍靖一眼,“再说,你一个退休的老头子,没事跟着瞎掺和什么?”

“就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有证据吗?再说,就算是军需特供,也得军需处来管吧?告诉你,我父亲可是给军需处处长看过病的!”万维运也赶紧附和着浓眉男的话反驳道,意思是让这俩人别想蒙他。

他现在严重怀疑这两个人是林羽的朋友,故意帮着林羽解围的。

再说,就算真是军队特供,也没这俩人说的这么夸张吧,还什么军事机密,吓唬谁呢。

而且就凭自己父亲认识军需处长这一点,他就可以有恃无恐。

不过可惜,他父亲认识卢绍靖,他却不认识卢绍靖。

“给我去死吧!”

他一声咆哮,雷劈枣木猛地就抽打了出去。

轰隆隆!

一道雷光破空而出,如潮水,似海啸,迎空暴涨数丈长,就如同一柄圆月雷光战刀般,杀机滔天。

这是雷霆神威!

所有的吸血鬼心惊。

就在这时,一个一直站立不动的吸血鬼掌心一翻,祭出一面宝镜。

铮!

宝镜横空,铮铮而鸣,吞吐出无尽的血光,迎上雷劈枣木劈出的雷光。

轰隆!

虚空大暴炸,仿佛发生了湮灭一般。

梁飞手持雷劈枣木,闪身暴退,嘴角咳出一口血来,手中的雷劈枣木仿佛被血光侵蚀了,光华一暗。刚才他仅仅被宝镜的血光照到了一角,就感觉灵魂在被拘禁,要离体而出。

此宝镜是血族十三圣器之一的幻境,当然不是真品,而是一件仿品,有诛魂夺魄之威。

就在这时,其余的吸血鬼也杀到了近前,五花八门的邪异能量对梁飞打来。

“叶师!”他吓得大叫了一声。

“嗯!”叶天轻声回应。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