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说不讨厌我还喜欢我,前任问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水月眯眼:“你真的没有谈过恋爱?这一套套的,看着不像是生手。”

傅瑾年得意:“学霸也不是只会学习,一通百通而已。食堂到了。你坐着,我去打饭。”

安排水月在教职工区域坐下,傅瑾年过去排队,水月托着腮帮子看着傅瑾年的背影。身高腿长的,看地她口水都要滴下来了,她也是个凡人好吗?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她越发觉得傅瑾年优秀,也让她的好感进一步地转化为心动。否则她干吗过来巴巴地听她听不懂的大物课?还不是为了多见见傅瑾年?

水月低头:“那我们明天早上见?”

傅瑾年:“我们在这附近走走吧,正好消消食。”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傅瑾年的课并不多,最多每天四节课,他更多的时候都花在科研或者论文上。那天和水月分开后,他就给水月发了一份他的课表,这样也便于他们约会见面。

拎着小挎包,水月在第三排靠窗的位置坐下,也许是因为宏观物理的讲师换人了,也许是因为傅瑾年的名声太响,前任说不讨厌我还喜欢我上次还有点空旷的课堂,这次变地分外拥挤。

听课是听不懂的,水域干脆单手撑着脑袋,明目张胆地看着傅瑾年。她的脑海里已经想着应该如何绘图,除了他讲课时候,水月甚至还脑补出了解衣图、**图等等。

再一回神,看着画纸上衬衫半褪的男人,水月忙不迭地翻到了下一页,心中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她明明不是个色女好吗?

怎么每次遇到傅瑾年,她就觉得自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勉强画了一张正经一点的画,水月看看四周,没有人注意自己,索性趴在桌上,继续自己的小爱好。

想到前几天自己过来替课,水月忽然微笑:“你就不怕别人说你师生恋?”

傅瑾年打量了下水月的穿着,非常地学生气,他眼中闪过一丝流光:“那没关系,只要能够坐实名分,师生恋就师生恋吧。”

水月拍了他一巴掌:“你这个人看着正经,还挺会顺杆子往上爬的。前任讨厌自己怎么办我是那么好追的人吗?太容易追到的,往往会不知道珍惜。”

傅瑾年有不同意见:“那是大多数人,不适合所有的个体,我绝对不是这样的人。走了,去吃饭了,我下午没课,要在办公室里写论文,你下午有什么安排?”

水月蹙眉:“我不太喜欢嘈杂的环境,我待在你办公室会不会打扰到你?”

“当然不会,我很开心你能够陪着我。”

水月嘴硬:“我一个人呆在酒店也无聊,我是看你也孤零零的。”

傅瑾年轻笑:“是,多谢月牙心疼我。”

水月摸了摸耳朵:“干吗叫地这么肉麻?”

傅瑾年理直气壮:“博诚都能够叫你小月亮,我也要有专属昵称,我觉得月牙这个称呼不错。”

在很久之前,他加入东方神剑的时候,前任不爱自己了怎么办项破军就曾经谈到过,东方神剑作为华夏官方最强大的暴力机构,所面对的不仅仅是古武界、隐世宗门中的武道强者,还有许多境外势力。

比如米国的“米迦勒”小队、倭国的“八岐大蛇”组织、沙皇国的“霜之哀伤”军团,还有大西洋中神秘的“亚特兰蒂斯”神圣一族……

其中,也包括许多异能者。

所谓异能者,顾名思义,指的是那些拥有特殊能力、超凡脱俗之人。

他们的异能,有的是天生的,有的是后天的,种类也是千奇百怪。

拥有异能,不代表就真的能够凌驾于芸芸众生之上。

有的人可能很早就觉醒火系异能,但终其一生,也只能控制指甲盖大小的火苗,充其量点根烟。

另一些人,却能在弹指间召出熊熊大火,焚天灭世。

跟华夏武道不同的是,一名武者,可以通过修炼、丹药、功法等等方式,来提升实力。

但异能者想要提升异能,却难上加难。

之前想了很多办法把他们剿灭,但是最后都失败了。前任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据史密斯先生说,之前的时候曾经尝试使用过导弹,但是却没有想到那边却毫发无伤,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武器根本就没有办法伤害到他们。

但是无论怎么样?他们现在都已经进入了,她叫李英维,知道这边的情况,所以也变得更加的小心翼翼,即便是觉得害怕,但是也有一种自信,能够把他们全部都带出来了感觉。

自己不能高恐慌,这给是他们的领头羊,要是我都已经表现出来自己的恐慌的话,那其他人应该怎么办呢?

“小涵姐姐,这里好恐怖呀,我们怎么才能离开这里?”

白晓明有些害怕的颤抖,这里面阴冷的机器让他无时无刻不再感觉到害怕和恐慌。

每次自己偷画都被他抓包,她难道不要脸的吗?尤其是画这种有点不正经的图,水月更觉得尴尬。他会不会觉得自己不矜持?觉得自己不正经?

傅瑾年探手捏了捏水月的脸颊:“我觉得挺好,我特别荣幸能够成为你的模特,你看你怎么不画别人,偏偏就选了我呢?”

“已经十二点了,该去吃饭了,请你吃教职工食堂。前任不喜欢你了怎么追回来”

接过这一茬,傅瑾年帮着水月将东西收拾好,顺手将水月的背包拎在手上,“毕业两年,很久没有来学校了吧?”

水月走在傅瑾年的身边:“确实,一直都待在老家,我记得食堂的小火锅很不错,我们中午吃这个好不好?”

傅瑾年顺手牵住水月的手:“行,一起去尝尝。”

水月甩了甩手,“你干吗牵着我啊?我们又不是那种关系。”

傅瑾年抓着不放:“我虽然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怎么和女孩子相处,可我确信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对我有好感,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培养感情。”

“这培养感情的第一步不就是从牵手开始吗?你要早点适应。”

刷完卡,已经停止下注了,众多人来不及加注,都看着显示器目瞪口呆。

比赛的时候我故意放水了,问前任我们还有可能吗对局就没有悬念了,对手似乎压了自己赢,发了狂似的冲过来,我反正步步后退,故意挨了几下擦伤,随后就逃得无影无踪了,最后时间到,我输了好几分。

回到了会场中心,神秘人来了电话,口气已经抑制不住的愤怒了:“让你赢了比赛,你却故意输了,很好!等着给你的几个朋友收尸吧!”

“兄弟,输光了吧?下次别玩火玩到自焚了。”我阴沉的回了一句。

对方身处大会里,应该是世家的人,赌注不大,那绝非特别有钱的大世家,更不像是要控制赌局的大庄家,如果要控制赌局,就不会只控制我一个。

他对赌博的规则也不是很了解,以今天我和对手的冷门对局,他居然也下了这么大的注码,我只要调查下谁这局下注最大,我就能知道他是谁。

而且综合了几次接触的印象,对方脾气难以自抑,年纪应该不超过三十岁,是个年轻人,并且很有可能是单枪匹马来的,前任说已经不喜欢我了他有隐身雨衣,那答案就差不多揭晓了,他或许是杨家的人!只有杨家的人才和祝玉萍有接触,也才会对我有杀机。

“然而,亘龙世界直到被毁灭那一刻,竟然都没有得到任何的预警,最后更是在整个亘龙世界被毁灭了,在无数超级文明势力内部却仍然是一桩未知的悬案!”

“这也太夸张了吧?!”杜龙有些不敢置信地喃喃说道:“亘龙世界这样庞大的势力一朝尽灭,整个玄天混沌世界内部的无数超级文明势力,竟然都不知道你们是被何人所灭?!”

“是的!”馨公主双目之中寒芒闪动,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回答道:“类似于亘龙世界被灭的情况,在整个玄天混沌大世界内并非个例!”

“有很多势力都认为,应该是某个强大的势力借助毁灭吞噬亘龙世界,进而让自己达到永恒完美的世界。”

“可我却总觉得真相并非如此,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没有任何一个还没有达到永恒完美级别的势力,能够像这样悄无声息地毁灭亘龙世界!”

“更何况,就算是好几个无限接近达到永恒完美级别的世界,联手起来对付亘龙世界的话,那我们应该会提前感应并推算出灾难即将到来,而不会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突然被毁于一旦!”

突然,旁边的裴舞像是想到了什么,俯下身子,伸手搭在刘勇的身体上,双眸紧闭,像是在感应着什么。

几分钟后,裴舞再度睁开眼睛,脸色难看无比,身躯却调整到最佳状态,左右环视,如临大敌。

见她这幅紧张的样子,火炮脸色大变,忍不住开口问道:“五号,难道是那个?”

“嗯!”裴舞点了点头,俏脸上覆上一层寒冰。

“那个?是哪个?”叶凡不知他们两在说什么暗号,一脸茫然。

这时,裴舞冲着那些特种兵,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们立刻去找其他组的成员,务必让他们在第一时间赶回营地,千万不要落单!”

“是!”听到命令,那十名特种兵纷纷转身,向营地方向走去。

待他们走远之后,裴舞才望着叶凡,用异常严肃的语气说道:

“总教官,根据我的推测,刘勇八成是被谋杀的!而且……谋杀他的人,应该是异能者!”

……

异能者?!

听到这个词,叶凡先是一愣,随后脑海中浮现出一段信息。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