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变冷淡了的说说,暗示对男友失望的说说

以前死神在雇佣兵战场,只有他孤身一人,不管做什么,从来都不会畏惧死亡。

可是现在的死神却完全不一样了,正如之前林辰临走的时候说的那么一句话,现在死神家大业大,身后更是有让整个世界瑟瑟发抖的恶魔组织一声号令,恐怕整个世界所有的那些组织都要畏惧。

死神如果倒下了,那么整个恶魔组织将会分崩离析,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恐怕不用想也明白,群龙无首了之后。

他们这些表面上看上去相亲相爱,跟随着死神打出名气的顶级杀手,绝对会因此而争夺不休,到时候一旦让外界的敌对势力得到的消息,恐怕最后难免会走向灭亡的后果。

看着死神并没有回答自己,而是这样径直走上了飞机,而死神身后的那十几个雇佣兵,还是尽职地跟随在身后。

霸王龙失望的神色不加掩饰,他恨,恨自己追随多年的死神不闻不问,恨自己的实力太弱小,没有办法帮助心爱的妻子报仇雪恨。

“唉……”

想到这里,男朋友变冷淡了的说说霸王龙抬头望了望天,随后低下头颅,自嘲一笑,随后叹息一声,朝着广场另一边的出口走了出去。

华韵依旧淡然,语气却很坚定:“夫人中的是邪毒,体内气息流转不畅,气血淤堵至极,此时如果服用天才地宝炼制的丹药,岂不是如同给病情添柴加火,让病情更加严重吗?更何况,黄医生的丹药得来的手段不正当,本来就附有猛烈的邪毒,夫人服用后,邪毒之气上更添猛烈的邪毒,岂不是立刻就会要了性命?”

此话一出,黄医生直接气得跳脚,指着华韵狂骂:“污蔑,你这是赤果果的污蔑!”

“这丹药本来不属于你,是你谋害了别人性命,强行盗取的!”华韵的声音不大,话语却很清晰。

上官文宣不禁蹙眉,他立刻想起,七八个月前与黄医生一同出差的陈医生忽然突发急症死亡,那可是一个只有五十多岁的年轻国手,身体一直十分康健,怎么就突然离世了呢?

黄医生气得脸都变形,十分失态的想去推搡着华韵:“滚出去,江湖骗子!滚滚滚!”

华韵怎么会让他碰到自己,男朋友变心了心情说说身形不动,黄医生在两步之外,已无法再靠近。

“那黄医生不妨说说,这丹药里都用了哪些天才地宝?”

虽说他早就知道苏志海不属于自已,然而自已要求的也不高,只需要静悄悄的跟他在—起四十八小时就好了,难道这单单四十八小时的时间,苏志海也不想给自已么?

“你真要走么?”王小思回转过身泪眼迷蒙的看着苏志海问到。

苏志海看着王小思立刻—愣,他明白王小思的情绪,然而这事儿—定必需得由自已过去。

既然是亲手辛苦炼制的丹药,总该知道里面都有什么药材吧。

可是黄医生又急又怒,却说不出一味配药。

上官年制止了黄医生的怒骂声,转而看向萧主任:“萧主任,华医生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不然也不会只带着她来给母亲看病,你不妨介绍一下!”

萧主任之前还觉得华韵说的太过玄乎,可是看到黄医生变得如此慌张失态,暗示男朋友自己很伤心再看看上官家人的脸色变化,已经掂量清楚了。

但是岳院长亲自交待了,有些事情打死他都不能说,所以他也很纠结。

可是迎面就是上官文宣一道狠厉又冷冽的眼刀。

“呵!呵!”萧主任吓得两腿发软,工作没了可以再找,得罪了上官家可是会没命的。

“华医生虽然年轻,但是针法很妙,上次盛老夫人能够起死回生,就是她最先发现被判定死亡的盛老夫人还有一线生机,而且......而且还在我腾不出手的时候,替我进行施针,这才让盛老夫人起死回生的,实在是功不可没!”

萧主任尽量表达的委婉含蓄,上官文宣已听的很明白。

她摇了摇头,“我不会喝酒。”说完又笑着对沈培川说,“你也少喝点,下午你还要送我回学校呢。”

“我可以送你的。”沈培川还没说话,宋雅馨就接过了她的话。

桑榆笑着说,“不用麻烦了,其实是我时间不多,是想培川他陪陪我。”

她就看不了宋雅馨有意无意的接近沈培川,男朋友变了的伤感说说还故意当着她的面和沈培川搞暧昧,肯定是没安好心。

如果今天来的真的是沈培川的女朋友肯定会误会的。

好在她并不是真正的沈培川女朋友,能够清醒的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去看这件事。

才能真正的了解,这并不是沈培川的错,而且这个女人在故意接近,故意要让人误会。

如果真的是祝福沈培川,应该是知道他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而保持距离,不是有意的接近。

宋局爽朗的笑了一声,“那今天不喝了,改天你们的喜酒,我再多喝点。”

宋雅馨将酒瓶放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有很多男女朋友谈着谈着恋爱就分手了,有些是性格不合,有些是习惯不同,还有些是年龄差距,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对于这些拒绝、厌烦和嘲讽,华韵不以为意。

依旧是淡然如水的模样:“黄医生的丹药如果给夫人吃了,才会要了她的性命!”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华韵的身上。

黄医生骂道:“你是看行骗不成,暗示有男朋友的说说故意污蔑我是吧?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如此恶毒?”

萧主任拖拽着华韵:“华医生,你不要因为不甘心就口出恶言,这样不是医者之道啊!”

上官华指着华韵喊道:“快点出去,再胡言乱语,我就叫保安了!”

就连一直沉稳的上官锦也摇摇头:“华和医院的管理就这个水平吗?真是混乱!”

上官绣则眉头紧锁:“小姑娘你不要在这里故意给我们添堵,赶快出去吧!”

只有上官年拦住众人,并摆摆手让大家保持安静,对华韵问道:“华医生,为何我母亲吃了黄医生的丹药反而会被要了性命,你不妨讲清楚,免得引起误会,也免得让大家心里不舒服。”

多年特案科的办案经验告诉他,一个年轻女孩能如此淡然,就肯定不简单。

“豪门无情,兄弟姐妹都能相互残杀,何况什么唐平凡的小舅。”

“别说我对他没什么交往,也没有见过一面。”

“就算有感情,只要他冥顽不灵的挡你的路,我也会支持你踩下他。”

她干脆利落地表达自己立场,让叶凡不至于因她关系而有所顾忌。暗示男友冷淡的说说

“有你这句话,我就能放手一战了。”

叶凡大笑一声:“只是你要不要跟唐平凡打个招呼,怎么慕容无心说也是他小舅。”

虽然叶凡对唐平凡没有好感,但唐门好几次支持了自己。

特别是象国一战无条件资金支持,他还是感激的。

所以也想给唐平凡一点尊重。

说不定唐平凡可以说服慕容无心不介入华西一战,这样就能避免双方刀兵相向的尴尬了。

“慕容无心确实是唐平凡小舅,但双方很多年前就已经闹翻。”

“以前唐门老门主还在的时候,慕容无心跟唐三国走得比较近。”

宋红颜翘起了双腿,端了一杯红酒,慵懒对着叶凡娇笑:

“别嫌我笨。”沈培川站了起来,真有我去帮忙的架势,宋雅馨连忙摆手,“开玩笑的,还当真了。“

“你们坐着吧。”说完她转身进了厨房。暗示男朋友生气的句子

宋夫人站在一旁,看了桑榆两眼,心里闷的慌,转身进了厨房,本想撮合沈培川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的,他却带来一个小女朋友,心里自然是痛快不起来。

她看着女儿还在切菜,过来夺了她手里的菜刀,“你去外面陪客人吧,这里我一个人行了。”

“外面也没外人,有爸在呢。”宋雅馨没理解母亲的用意。

也不是没理解,而是她心里也意外沈培川会呆女孩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母亲站在一旁,叹气,“当初你爸让你嫁给沈培川,你偏不,你看看人家现在,已经是副局了,这几年身边也没有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

“妈。”宋雅馨不想听母亲唠叨,“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别再说了行吗?”

世上又没有后悔的药,就算后悔有什么用?

“哎。”宋夫人又叹了一口气,过来帮女儿,“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