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对象没感觉怎么办,我对我对象没感觉怎么办

无耻仙帝这样想着,所以他的心理也极为暴虐。

无耻仙帝一人面对十多个仙帝,气势达到了生平最高点,哪怕此时的他状态没有达到巅峰时的80%。

在场没有丝毫言语,大家都知道,现在是你死我活的状况了,虽然他们是以多欺少,但他们丝毫不在乎。

各仙帝看到无耻仙帝一人面对他们这么多人竟面不改色,虽然是敌对状态,也对他产生了极大的敬佩之情和惋惜。

就像有句话说的,在有些时候,不但兄弟之间情同手足,而对手之间也惺惺相惜!

“战吧!”

“狂霸拳!”

“绝仙掌!”

无耻仙帝张狂无比的声音传出,他完全放弃了防御,一手一个绝招神通轰出,只对上那五个状态完好的仙帝,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虽然没有杀死一人,却直接重伤了这五人。

之后被其余的十多位仙帝打中,以至于身后的那颗星球都成了飞灰,无耻仙帝立即濒临死亡。

无耻仙帝露出惨烈的笑容,让人看得心头发慌,跟对象没感觉怎么办众人都有种不好的感觉。

虽然众人都这些刀兵,都有觊觎,可是,没有开光过的刀兵,是伴随着极大的危险的,很多天骄都忍住了,没有着急地上去想要自行开光。

而各大势力之强者,能够给刀兵开光的也并非很多,那些真正有能力的人,都想着保存实力,等到峰顶再与群雄争锋,所以,不会再免费给众人开光。

一时间,眼看着周围无数的刀兵,就立在原地,可是没有机会得到他们,很多天骄都黯然伤神,这可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滋滋滋!”

随着周围环境中,刀兵杀气越来越重,很多天骄出现了体力不支的情况。

“可恶!

很多小势力,本身就剩不下几个天骄了,这次再次遭到考验,那些老强者们都有些不知所措。

那些大势力之人,自然不会管他们的死活,对对象没话说也没感觉少一个人进入峰顶,那么就是少一个对手,这是最好的结果,很多人甚至想要淘汰更多的人。

“轰隆隆!”

突然,峰顶之上雷云密布,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蓝羲玄看着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将她揽进怀里,白幽若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柔声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蓝羲玄抱着白幽若的手臂收紧了些“你如果不能回去,你当如何?”

白幽若一愣,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蓝羲玄会问这个问题,而且他这语气如果平日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这门问,那就说明他知道了。

“我不知道,没有想过。”最终白幽若没有说出自己的打算。

“你真的没有想过吗?”

“我现在努力的修炼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心中所想,所以我只想好好修炼,当然如果能回去自然再好不过,如果不能,我暂时也未想过该怎么办。”

她这么说蓝羲玄便也相信了,其实对白幽若他们都有一个误区,那就是白幽若虽然已经上了大学,但是怎么她在怎么聪明怎么厉害也都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对对象没有感觉了啥情况而这个误区有的时候让她的话很有说服力,大家也容易相信。

“如果不能回去,那倒是我们一起想办法。”

嘴上说着,脚下却有些瑟瑟发抖!

“行,记得别忘了,尽快过来吧。”高崎笑着说了一句,临走前还不经意得打量了一眼漂亮前台。

“是个不错的肉,得想办法吃到手!”高崎在心里暗自琢磨想到,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欲望。

看着高崎转身离开。

漂亮前台脸上的表情再也保持不住,脸色慌张的急忙收拾自己的东西。

面前的电脑上,正打开着一个新闻网页……

高崎一路慢慢的跟着电梯往自己的办公室走过去。

一路上众多的职员看见他,表情都有些异常奇怪,甚至是厌恶恐惧的表情看着他。

“高……高总好。”

“高总……高总好……”

迎面两个女职员神采飞扬的不知道在八卦说着什么东西,脸上时而厌恶。

时而害怕恐惧。

聊的不亦乐乎。对对象没有感觉了怎么办

高崎脸色阴沉的从电梯里面走出来,一路上遇见众多的职员,居然一反常态的表情。

可傅德却看到了另一种景象,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居然在向后跑,而傅德扭头与之对视时,他的眼里居然放出来一抹幽怨的光随后就像是变戏法似得,镜子里面的那个傅德忽然扭曲,一个披头散发,舌头深得足足有三米长,舔着傅德的脸,两只眼睛只剩下两个黑窟窿的女鬼,诡异的出现在镜子里面!!

傅德看着镜子里面那个面目狰狞的女鬼,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般,他瘫坐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你……你……你是谁?你别过来,别过来。”

傅德坐到地上,一边用最后一点力气往后缓缓移动,一边摇晃着自己的脑袋,瞪着似乎要凸出来一般的眼睛,开始对女朋友没感觉了死死的看着眼前镜子里面,那个已经钻出来半边身子的可怖女鬼。

“咯咯咯~,咯咯咯~。”

女鬼将舌头伸到傅德跟前,粗糙的似乎带着倒勾般的舌头划着傅德的脸,冰冷带着粘液的舌头划过傅德的脸,傅德的心脏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他用眼角的余光瞄着在他脸上滑动的长舌头,猩红的鬼舌就好像是一根随时都能要了他性命的绞绳一般。

陆勋感受到刀十二庞大身躯而带来的压力,带着绝望的表情对韩三千磕头,说道:“你别杀我,我要是死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在基岩岛,我陆家是名门,我要是死了,肯定会引起很大的波动,你难道就不怕自找麻烦吗?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帮你掩盖陆峰的死。”

“陆峰的死?他是你杀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我掩盖?”韩三千冷笑着,双手撑着沙发。

林勇见状,赶紧帮忙搀扶起了韩三千。

韩三千继续说道:“在这个世上,为什么对对象没有感觉了没有人可以伤害苏迎夏,任何人都不行!”

“无论是谁,都要死。”

在林勇的搀扶下,韩三千慢慢朝着别墅门口走去。

惊慌的陆勋看着离开的背影,不断的大声求饶,但并没有换来韩三千的一丝停留,因为在韩三千的心中,任何救赎都不可能让陆勋逃过一死。

“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我不要。”陆勋跪地求饶,不断的磕着头。

“我没有牙签,只能用另一种方式代替,不过感觉应该差不多。”林勇抓扯着陆勋的头发,把他拖到了茶几旁边。

把陆勋右手死死的摁在茶几上,林勇操起烟灰缸,一根又一根的手指头,砸得血肉模糊。

别墅里荡起陆勋凄厉的惨叫,听得陆峰毛骨悚然,但是眼前这一幕,他除了眼睁睁的看着,毫无其他办法。

“爸,救我,快救我。”陆勋对陆峰吼道,感情中对对方没感觉了整只右手的指头已经全废了,撕心裂肺的剧痛让陆勋感觉生不如死。

“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陆峰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时候他只能心狠的让陆勋承受这个结果,不然刀十二亲自出手,换来的代价更大。

当左手摆在茶几,陆勋绝望了,慌乱的摇着头,对韩三千说道:“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不管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韩三千虚弱的瘫坐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道:“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甚至还有背地里骂他的声音。

“公司里面这是怎么回事?”

“居然变得陌生了起来?”高崎神色阴翳。

走出电梯,正好撞见两个两个女职员。

两个女职员一眼突然看见从电梯里面出来的高崎,瞬间吓了一跳。

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害怕起来。

连忙转过身,就想要离开。

“跑什么?站住!”高崎大喊一声。

皱着眉头,冷声喝到。

两个女职员瞬间被吓得瑟瑟发抖,回过头看了一眼脸色阴翳的高崎,想起刚刚在电脑上看到的新闻。

不管不顾,不听高崎的命令,直接脚步不停的转身小跑离开!

“不想干了是不是!”高崎冷笑一声。

大喝到。

两个女职员跑的更快了。

“他妈的……给脸不要脸!”高崎顿时脸色阴沉的怒骂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正要大步追上去。

后面突然一个声音急切的喊了起来。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