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男朋友误会我绿他,梦见男朋友出轨

周医生失去了咸鱼的机会,干脆趁着凌然在旁,学习了起来。

凌然也没有多想,直接指点道:“伤口比较深,建议先从深部入针,浅层出针,这样结打在深部,不容易出疤痕。”

周医生连连点头:“这样表皮也好合拢。”

“对。”

“这边用皮下缝合?”

“恩,直接在切口打结,表皮不用缝合了,自然愈合产生的疤痕更小。”

“我这样进针可以?”

“可以,再深一点更好……”

凌然指导着周医生,两人一个说一个做,很快就将两个伤口给缝好了。

病人家属就在旁边看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否应该说话。

“怎么,你们要走啊?咱们不是说好了,等你们把伤养好了,我带你们转转吗?”王林苗听见这话,也微微有些意外,最近这段时间,始终是他在照顾杨东他们,几个人的关系也处的不错。

“我也想多呆几天,但是家里的活太多了,Boos一天天的催,我们不回去也不行啊!梦到男朋友误会我绿他”杨东咧嘴一笑,再度跟王林苗碰了下杯。

“行吧,那就等我啥时候去了沈Y,咱们再聚!下午我安排一下,找人送你们回家!”王林苗听见这话,也就没在多说。

午饭过后,杨东帮张傲和腾翔办完转院手续之后,众人就坐着王林苗帮忙安排的两台商务车,驱车向沈Y返程。

……

下午四点,红歌集团内。

“咣当!”

赵宗宝行色匆匆的推开门,走进了赵磊的办公室里:“哥,杨东回来了,你知道吗?”

“知道,刚才已经有人给我打过电话了,他现在就在老万的办公室里呢!”赵磊闻言,烦躁的点了点头。

“咱们一起去朝Y办事,但是却把他们扔了,现在杨东回来,万一要是对咱们产生了敌意,那咱们可就被动了!这事咋处理,你心里有数吗?”赵宗宝眨巴着眼睛问道。

那器灵缓缓的闭上眼睛,旋即睁开说道:“也好,你有烬意赤血剑,便以为别人都没有秘法了么?天鬼圣身不过是一道开胃菜,既然你如此有心,我岂能不拿出一些诚意来?”

鬼身佛婆还不是最终招式?女生梦到自己出轨了难道外婆还有压箱底的绝招?我立即看向了海师兄,他此刻却拉着我一路狂奔,弃娘也紧随其后,只有言师兄背对着我们,直面器灵。

那器灵自始至终都表现都稳若磐石,她矗立于我们前面,就如同外婆展现出来的气势一般恐怖。

“烬意!赤!血!剑!”言师兄再一次凝聚剑意,那把血色细剑逐渐泛起了滔天的气浪,他方才那一剑继续极多的能量,所以这一次将会一次性爆发出来!

我当然希望这一剑就是尽散力量的一剑,否则他再一次收回能量,恐怕意识就会陷入癫狂之中!

然而我的想法并不现实,那器灵真的得到了外婆的全部记忆,此刻的她身体忽然虚化了。

言师兄看到这一幕,蓄势待发的一剑竟没有了动静,甚至持剑的双手竟忍不住微微战栗起来,它似乎守不住庞大的力量,亦或者是压抑不敢放出来!

“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还能说啥!都往后退,把路给峰哥让开!”鲍三当即的便宜卖乖的喊了一句。

“既然事情出现在你门口,你就自己处理吧……林苗,梦见男朋友把我绿了把人送医院去!”孙峰对鲍三扔下一句话,又对身边一个小青年吩咐了一句,随后在司机的普通下,迈步走向了宝马740。

当天晚上,发生在曼声歌厅的一场斗殴,最终被定性为集体性的聚众斗殴事件,而双方的主犯,却全都是鲍三手下的人,其中一人因为非法持枪和故意伤人,被砸了十年有期徒刑,其余参与的人,也被判了六七个实刑,至于缓刑和蹲治安拘留的人,更是不计其数,至少牵涉到了三四十人,而杨东他们这边,因为有孙峰打了招呼,又有人把事扛了,所以压根没人追究。

同时处理这么多人的案子,对于鲍三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但他仍旧没有一句怨言,因为近年来铁矿行业的利润已经江河日下,他也急需有一个转行的契机,对于之前的鲍三来说,他选择硬扣住杨东等人,是因为他必须要跟平国华捆绑在一起,去从事行地产行业,而孙峰选择让一块地给他,已经足够他与拉单帮了,在已经见到利益的情况下,梦到前男友把我绿了鲍三肯定不会再去为了平国华,傻逼逼的跟万红仰和孙峰这些人掰手腕。

罗宇不经意地问道:“对同时段的其他节目,你怎么看?”

殷健咳了下,知道这是领导在考较自己,认真分析道:

“我们最大的对手是深城卫视的《开怀大笑》,他们的节目形式很成熟,嘉宾之间的化学反应也不错,第一期的收视率只比我们低一点,很可能是一匹黑马,

然后是京都卫视的《王牌大战》,虽然搞笑的梗生硬了点,第一期的评价不太好,但他们前期的宣传比较到位,我估计后面他们也会对节目进行些调整。”

罗宇打断他道:“苹果台的《憧憬的生活》呢?我听说这个节目的口碑还不错。”

殷健心想领导果然是有备而来,还好自己平时都做足了功课的,当下微微一笑:

“憧憬的生活虽然找了几个女明星在微博上帮忙宣传了一下,梦到被对象绿了意味什么但热度也只维持了一两天,真正看过这个节目的观众并不太多,即便这部分观众的评价不错,但样本还是太小,没有太多意义……”

殷健胸有成竹地道:“罗总监,我认为,我们的主要对手还是《开怀大笑》和《王牌大战》,苹果台在周四十点档这一块,已经落后了。”

刚刚从八寨乡回来的凌然,还没有去过门诊,仅靠其他科室的转诊,以及急诊中心偶然的收入,并不足以维持日常的手术量。

事实上,凌然只用了一个早晨,就将昨天积攒下来的肝脏病人全都切了,接着,就只好来处置室和诊疗室晃荡了。

年轻医生或许还有病历要写,有管床的病人要处理,但到了凌然的级别,他如果不去开飞刀,或者整日做手术的话,其实并没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

简单来说,他现在就是熬出头的状态。

当然,这仅仅是在三甲医院,或者是云医这样的地区顶级三甲医院里熬出了头,若是还有更大的目标,比如职务上的晋升,梦见被男友绿乃至于工程院院士这样的指望,那就得在科研方面出更多的力,做更多的事了。

“凌然,来来来……”周医生是看到凌然来了,才开始接诊的,等到病人家属缴了费,病人坐到了面前,周医生就好像才看见似的,喊起了凌然。

凌然快走两步,来到周医生面前。

“年轻人玩滑板,把自己给摔烂了,你要不要给缝一缝?”周医生笑眯眯的站了起来。

“……!”鲍三听见这话,也是一时气结,毕竟面对真正急眼的孙峰,他肯定也哆嗦,沉默许久之后,才磨着牙开口:“峰哥,你今天肯定要压我一头,打我脸了,是吧?”

“呵呵,看你这样儿,怎么,委屈啦?”孙峰哑然失笑。

“峰哥,在社会上,你是前辈,我始终挺尊重你,但你今天要这么整,我肯定不服!我鲍三的确混的啥也不是,但肯定不是泥捏的!”鲍三梗着脖子,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我在珠江那边有一块地,始终都没开发,这事你知道吧,你不是想干房地产吗,我把这块地让给你,当初什么价拿的,我现在就用什么价格让给你,在中间一分钱利润不拿,做梦被绿了暗示啥你感觉这个条件,能让我把人领走吗?”孙峰笑着问道。

“峰哥,这……”鲍三闻言一愣,明显感觉孙峰的这个价码,开的有点太大了。

“当年我选人D代表,沈Y老万帮过我,他欠他的人情,得还!今天你让我把人带走,那我也欠了你一个人情,社会本身就是人情世故,感情也是在一次次的事情中建立的,最近几年,我生意做得不错,已经不缺钱了,但是我缺面子啊,这个面子,你能给我吗?”孙峰笑吟吟的再问。

一切只要数秒钟就能完成。

那就是——这样做的话,会不会太令人难以接受了呢?

而现在,外边可是有超过二十个研究员在齐刷刷地看着这里、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呢。

万一他们又不信,怎么办?

所以……

他忽然拿出银针,开始给李医生针灸。

“诶?他要给病人针灸?”

“针灸能有什么用啊?这可是新型瘟疫啊,哪里是银针刺几下就能搞定的?”

……大厅内的众人都是一片哗然。

“原来……他是用针灸治疗的?那他之前应该也用过?”梁先生微微皱眉,道,“叶博士,你为什么没有提到这个?你不会又是觉得不重要,就没告诉我吧?”

“是么?”梁先生撇了撇嘴,略带嘲弄和调侃地说了一句,也不再多问了。但言语中的意思,显然就是不太信任叶博士的话了。

……

一共就七个穴位。

这一套针法走下来,其实根本没什么太大的治疗作用,只是能起到一些保健、强身的作用。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