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朋友怕我乱想,女朋友胡思乱想分手

外来势力或许不清楚极乐天堂的老板娘是一个怎样的人。

但是经常混迹于罪恶之城的人却很清楚,这个看起来妩媚动人的女人,其实才是一个真正的狠人。

否则的话,她一个女人,怎么能够在这种地方安身立命。

当然,也有传闻,她的靠山就是传说中的创世联盟。

也不是没有人打过她的主意,但每一个都死的很惨。

久而久之,极乐天堂可以说是整个罪恶之城最安全的地域之一,没有人敢再此撒野。

现在看到她出现,喧哗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

此刻。

她止住了脚步,淡淡望着被穿透后脑钉在门框上的罗雄,眼中闪现一抹怒意。

很快收敛。

旋即。

目光划动,掠过倒在地上的七八名壮汉,嘴角不自禁一抽。

最终又落在了夏天身上。

妩媚的脸蛋顿时阴沉到了极点,眸子中寒光闪动。

正如夏天猜测那般。

如今蔡老板手下十多人被杀……他竟敢在这样的场合出言调戏。为什么女朋友怕我乱想

这家伙的脑子被驴踢了了吧。

果然。

哪怕是蔡老板都是一愣,感到很不可思议。

她止住脚步,缓缓望去,依旧面带微笑。

“蔡老板,很抱歉。”

青年旁边的老者赶忙站起,“我们家少爷喝多了,多有冒犯,勿怪。”

“我没喝醉。”

青年当即打断,面带厉色狠狠瞪了一眼老者,“钱老,给我闭嘴。”

说罢之后,立刻又面带微笑看向蔡老板,“老板娘,鄙人李飞龙,来自暗楼。应该有资格请老板娘喝一杯吧。”

暗楼。

两个字。

大厅顿时安静下来。

不少的脸上全都流露出了震惊之色。

更多的人,看向青年的目光,全都闪现一抹惊惧。

暗楼。

那可是全世界都有名的三大杀手组织之一。

可事实上,这个方向,也并不是实际考察出来的,而是老头子手下的人从村民口中问出一些情报,然后大致估算的。但人的感觉不总是准确的。尤其是这种几十公里的路程,人在其中走得弯弯绕绕,爱一个人真的会胡思乱想吗很容易就搞不清楚方向了,鬼知道村民们给出的这个方向是不是靠谱。万一到时候走歪

了,不知道绕到哪里去了,那岂不是很蛋疼?

所以,杨天还是想寻求一下更稳妥的到飞云城的办法。“当然可以,这本来也不算什么秘密,”老奶奶微笑道,“出村子,往北边偏西边一点的方向走。偏一点就行了。不过,路途有点遥远,崎岖、分叉的道路也比较多,据说一

路上还可能碰到山贼什么的,所以……小伙子,我看你跟我一样手无寸铁的样子,我还是不建议你一个人走去飞云城。”

“那您的意思是?”杨天问道。

“你还记得我刚刚跟你说的老梁吗?”老奶奶道。

“记得啊,就是他从飞云城回来,带回了刚刚这么多消息,”杨天道。“对,老梁是我们村子里的商人,专门负责到飞云城去采购一些村子里没法弄出来的东西,”老奶奶道,“老梁骑马往返飞云城和我们村子,已经有很多年的时间了,经验丰富,也知道怎么应付那些穷凶极恶的山贼。而且他非常勤恳,只要天气不差,一般在村子里休息一两天就会继续踏上旅程。所以,我估计,为什么心里总是乱想他明天应该就又要去飞云城了

要说丁健对于邱俊没有怨言,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不然也不会单独和马啸天见面,纵然有资金不足的原因,同样也有对于邱俊的不爽。

“老丁,其实你可以换一种思路,这个事情,对于咱们来说,也不一定是坏事”,丁健妻子有些神秘的说道。

只见丁健听到自己妻子的话,也是被勾起了兴趣,看着自己妻子,示意她继续说;

“我记得上次马啸天收购合泰地产的时候,最后还让合泰的张亮换股,进入到啸天地产;

如果你也提出这样的要求,应该几率也比较大,毕竟你也没有得罪他,还能让他掌握富合地产,最主要是搭上了马啸天;

尤其是咱们在富合地产也没啥留恋的,以前你和老邱还有一些情分,这么多年,他如此对你,情分也耗光了,咱们也得多为自己想想了”

丁健其实也是有这方面考量,要说他和邱俊之间的兄弟情义,早就在邱俊架空他的时候,就已经消耗一空,现在也仅仅是合伙人关系罢了。

“你对我的好,我始终都记着,我也会报答你!一个人为什么会胡思乱想但是我不能拿命去陪你拼,我他妈家里有父母,有老婆孩子!我不是吃断头饭的地痞流氓,你懂吗!”荀向金同样一声嘶吼,随后胸口起伏的看着古保民:“当初你给我们家花的钱,我会加倍还给你,但是从今天开始,我们不要再往来了!”

“还我?哈哈,哈哈哈哈!”古保民听见这话,狂放的笑了两声,随后面部狰狞的看着荀向金:“小金子,你现在出息了,你他妈现在真是出息了!怎么,想跟我划清界限了?”

“你清楚就好。”荀向金梗着脖子回应道。

“好,既然你跟我聊亲情以外的话题,那我就用我的方式跟你对话。”古保民把烟头在烟灰缸内熄灭,目光阴沉的看着荀向金:“你为什么认为巩辉那些人会对付你,而我不会呢?”

“你什么意思?你要干什么?”荀向金听见这话,登时转头。

“巩辉知道你家人的信息,难道我不知道吗?他们能对你的家人下手,难道我不干吗?”

“古保民,你他妈敢!”荀向金嗓音尖锐,语气变调的喊了一句。

丁健虽然能想通,但是对于马啸天咄咄逼人的态势,也是很不舒服,容易胡思乱想是病吗随即说道。

“哈哈,这点丁总您放心就好,就算有人帮邱总又如何,谁敢帮他,那就是和我作对,后面总会有找回场子的时候;

但是,丁总,您呢,您的保证金要从何而来,最主要是,我会一直盯着,你觉得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富合地产股价能上来吗”?

马啸天略带威胁的话语,听得丁健直皱眉,对于丁健来说,做生意,和气生财,但是马啸天给他的感觉,纯粹就是为了报复邱俊父子两,哪怕亏损再多,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马啸天给他的印象,同样,也是马啸天故意给丁健的感觉,只有这样,才会让丁健作为旁观者退出,如果太过和气,丁健或许还会有其他侥幸心思。

的确,丁健现在都有些怕马啸天了,有钱,还记仇,最主要是为了报仇,哪怕亏损再多,也在所不惜。

“马总,我现在不能回复您,这两天我考虑下,再给您回复,如何”?丁健想了再想,最后无奈的说。

“……蠢货。”海琳诺开口,带着再不掩饰的轻蔑与厌恶,“你现在该担心的可不是我。”

帕纳色斯狠狠地瞪视着她,老是胡思乱想往坏处想长弓再一次掉转了方向,无数箭矢射向无声洞开的门外。

.

疾风拖着尖啸声扑面而来……一起扑过来的还有密密麻麻如一面光幕般的飞虫。

埃德头皮一炸,不假思索地挥手。平地而起的风墙大概阻止不了光之镰,但至少可以阻止向他们射来的利箭——虽然他被晃得发花的两眼其实什么也没看清,听声音判断……那应该是箭吧?

但他忘了光之镰有多么“喜爱”魔法。

在他试图控制它们的时候,那些不计其数的飞虫已经蜂拥而至,将无形的风墙硬生生变成了一面耀眼的光之墙。

呼啸而至的利箭穿透了瞬间被破坏的风墙,直刺而来的箭尖闪烁着光芒,却在埃德眼前犹如被酸液腐蚀一般迅速崩溃消散,变成了光幕的一部分。

埃德这才反应过来,这些敌友不分的飞虫在吞噬他的防御的同时,也一视同仁地吞噬了敌人的攻击……并因此而增加了数量。

“我他妈不想帮!”荀向金听见这话,仿佛条件反射一般的甩开了古保民的胳膊:“姓古的,女性胡思乱想的原因你要知道,你是混子,我不是!你他妈不怕死,但是我怕!你在外面混了那么多年,声色犬马都玩遍了,可我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我只想踏踏实实的过我自己的日子,凭什么你他妈的玩脱了,要拽着我一起下水呢?啊?!”

“今天来找你之前,我没想到,你现在居然会对我这么抵触,刚才这番话,就是你的心里话吧,我是一个混子,我这种人,会被你们瞧不起,即使面上再恭维,但是在你心中,对我这种人仍旧充满了鄙夷,是吗?”古保民听完荀向金的一番话,低头点燃了一支烟:“你还记得吗,你刚考上大学那一年,我就在外面瞎混,当时你爸得了静脉曲张,急需做手术,当时你们家别说手术费了,就他妈的连你上大学的钱都没有,那时候你们家穷,挨个亲戚家借钱,但是所有人都躲着你,最后是谁帮的你们家,你还记得吗?”

荀向金低头不语。

“你大学毕业之后,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在一家私企打工,认识了现在的妻子陈佳泽,你的岳父母对你说,想娶他们女儿,你必须得在当地买一套房子,而当时你农村老家的房子都他妈快塌了,又是谁给你拿的买房钱,还把你老家的房子给翻修了?!”古保民一番咆哮之后,瞪着眼睛看向了荀向金:“其实我他妈的早就知道,咱们这一大家子的亲戚,都是气人有笑人无的货色,以前我他妈当小流氓的时候,他们笑话我,要等着我进监狱,后来我有钱了,他们又笑话我是个土财主,没文化!但是荀向金你他妈的拍着自己的胸脯子问问,家里这些亲戚,谁他妈对你最好,谁身上最有人味!”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