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老公已经死心,老公死心了 如何挽回

果然,卡佐正在看着他。

陈江不知怎么想的,也是机械的看着卡佐,就这样,这一老一少互相对视了近五秒,卡佐忽然转移视线。

“奇怪,他在搞什么鬼?”

陈江坐在原地一阵匪夷所思,之前卡佐没有杀了自己,将自己困在那个与卡布部落相隔的地牢里,本就已经很奇怪了,现在卡佐明明发现了他,却不揭穿他,陈江实在是想不明白,那个老头想要干什么。

“请新郎!”

礼仪大声一喊,一个只有一米六的矮个青年,一瘸一拐的走了上来,面目清秀的他,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他只是木械的跛脚前行,就像是一台冰冷的机器一般。

“请新娘。”

孙璐从另一边走到了台上,由于盖着盖头,她是被伴娘搀扶着上台,陈江看见台子上的孙璐,浑身一颤,差点坐不住了。

又是一阵烦琐的仪式,陈江咬着牙看下去,待到仪式过后,主题,终于来了。

“好,下面我们请新郎新娘,原来老公已经死心拜天地!”

礼仪高声呐喊,随后跛脚的卡尼尔巫子带着一脸哭相,缓缓的伸出手,想要勾起孙璐的手。

“住手,我不同意!”

“住手,我不同意!”

几乎是同一时刻,两道声音,又像是一道声音,突兀的从人群之中响起。

听见这声音,全场都安静了下来,被法力加持过的声音直直的刺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大家都机械的扭头看向了声源。

是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

卡尔玛在主持台上的座位上阴翳的盯着这两个相距不远的人,他的脸仿佛是要滴出水一般。

“灵儿!”

“小江?”

几乎又是同时发声,刚刚一脸惊喜的掀开自己盖头的孙璐和一脸震惊的卡尼尔全都齐齐发声。

孙璐今天的样子格外美,淡淡的浓妆使她本就洁白如雪的皮肤显得充满弹力,微色的红唇叫人尤怜,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忧郁却又惊喜意外的光芒,头顶的凤冠金光闪闪,身上的红色嫁衣都被她的芳颜盖过,可以说是世界最美,也不足为过。

吃完牛排,吵架后不联系你的男人五个人离开餐厅,前往唐瑾小区。

家里又是许久无人居住。

没关系,来了四个小女仆。

李小冰一声招呼,第一个带头去找卫生工具,6月份她已经在这处房宅打扫过一次,今天熟门熟路直接干活。

这一干活,陈文算是看出四个女孩的出身了。

李小冰做家务那是从小养成的好习惯,麻利得仅次于张娟。

肖莹从10岁起,就被父母送进了秦腔剧团做小演员,没机会学家务,但手脚还算勤快,看得出在各级学校里属于表现好的学生。

范子博小时候应该是不怎么在家里干活,但她有过一年的歌舞团职业生涯,在陈文宅子里打扫卫生的劲头还是值得肯定的。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曹艳艳嘛,陈文真是没法说她。

三个姐姐把最轻松的扫地活交给她,但她拿扫把的架势,看着就不是像干活的人,如果老公不理你怎么办姿势都是别别扭扭的。

陈文算是明白了,这种沪市人家的独生女,又是读本地大学,绝对不会有锻炼家务活的机会啊!

来电是一个陌生号码。

夏天不由挑了挑眉头,按下接通键。

未等他开口,里面便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声音。

“苏萌萌在我手中,如果你不想她意外的话,最好不要伸张,也不要报警。”

闻言。

夏天瞳孔一缩,眼睛当即眯缝起来,“你想怎么样?”

平淡的语气,让对方有些意外,但很快冷酷的声音传来,“你去新桥桥口等着,我会派人来接你。”

“好。”夏天很痛快的应声,又道,“我要听苏萌萌的声音。”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对方的笑声非常冷酷,“你也可以不来。”

啪!

电话中断。

而且他认为,城主是值得尊重的,绝对不是那种说话夹枪带棒的人,所以还是不要和城主去说那些不靠谱的话才好。

“我知道了。”

夏天也明白了三一的意思,老公几天不理我不过夏天虽然平时硬气,但那都是跟那些想要伤害他的人硬气,他不硬气,就要被别人害死。

对于那些没有问题的人,他也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就口出狂言的。

“烦请通报一下,就说三一有要事相商。”三一拿出了一块令牌。

“三一先生,您拿着令牌,不需要通报的。”门口的守卫恭敬的说道。

“规矩就是规矩,还请帮忙通报一声吧。”三一并没有进去。

从这些细节就可以看出,三一是真的非常尊敬城主的。

很快。

一名守卫跑了出来:“三一先生,里面请。”

“多谢。”三一直接带着夏天走了进去。

很快。

夏天就到了一个大殿之中,大殿周围都是守卫,每个守卫站在那里都是非常的精神。

贺运九仙去毒龙潭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隐秘的,但这件事情却瞒不住天兽城的城主。

他还是能知道那里的情况的。

“对,这次就是为了五一的事情来的,他和五一有必杀的理由,具体事情我们就不用细说了,既然是必杀,老公吵架不理我那他肯定会想办法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五一,我也相信他有那个实力,所以我跟他简单的说了一下厉害关系,他也是一个不喜欢制造大杀戮的人,所以他和我过来,一起见城主您。”三一的话说的非常委婉,而且也将夏天突出了。

他仿佛是在告诉城主,夏天是必须杀五一的,但夏天也不想生灵涂炭,所以暂时可以让步,考虑其他的办法。

姑娘们先打扫卧室,再去客厅。

陈文来到卧室,从战术腰包里拿出两个信封,封皮写着樊舜华和许如云的名字。

樊舜华的信封里,装着一条小裤裤。许如云的信封,则是滚石做推广用的小旗子。

拉开唐瑾柜子的门,拽出最下面一个抽屉,陈文将两个信封摆放进去。

想着风华绝代的樊舜华,陈文悄悄又看了一眼端着拖把在客厅里拖地的范子博,小声地叹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女少尉。

抽屉里放着一排的信封,名字是金君妍、莫可欣、廖丽芳、田雨、易问娇、曹艳艳,以及今天新增的樊舜华和许如云。

许美玉的床单,被小丫头自己收藏。唐瑾、戴饶、谢婷婷、宋琴瑶、中村雅子的信封,老公生气了不理我怎么办存放在帝都南锣小院。

从许美玉开始,陈文收藏了14件纪念品,他琢磨着,今天会不会增加呢?

房间卫生打扫完。

陈文来到客厅。

他和曹艳艳坐在饭桌前的两张椅子上,另外三个女孩挤坐在沙发上。

女子依旧望着窗外,缓缓道,“你的任务很简单,就在夏天洗清嫌疑之前,找个借口把苏萌萌约出来。”

“什么?”

苗显明一愣,似想到了什么,脸色骤变,“你……你们想要绑架苏萌萌,不行,绝对不行!她的背景很深,你们这样会连累我的。”

“我有说过要绑架她吗?”女人嗤笑一声,顿了顿,“将这个戴着身边,只需缠住她一个小时,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说话间,女子伸手递给苗显明一个非常薄的手机,“你要一直和苏萌萌保持二十米的范围,这样的话,她的手机信号会被屏蔽。老公死心了怎么挽回他”

苗显明接过手机,但仍然很在意之前的话题,“可……可我该怎么找借口约她,她肯定不会见我的。”

“苗显明,动动你的脑子,现在发生那样的事情,即便你什么都不说,苏萌萌也会怀疑是你做的。”

女人透过玻璃的反光,凝视身后的苗显明,“你打电话给她,就说知道是谁杀死的武杰,她一定会出来见你的,毕竟只有你和夏天结仇。”

“只要我上了他,他就给我一千万,再给三成的新产品股份。”

“陈厉阳才是凶手,他才是要害唐若雪的人。”

孟江南竹筒倒豆子一样,把所有情况倒了出来:“冤有头,债有主,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出卖人,很丢脸,很唾弃,可孟江南知道,如果再不求饶做孙子,他可能真活不过今晚了。

“陈厉阳?”

叶飞眼睛微微眯起,收回了滴血的水果刀:“想不到是这混蛋搞事,看来昨晚还是太仁慈了。”

“行,今晚饶你一命。”

听到这话,孟江南瞬间整个人放松,不受控制瘫痪在地上,哭得跟一个三岁孩子一样。

接着,叶飞又缓步走到司徒静面前。

七八个保安硬着头皮上前。

叶飞淡淡一字:“滚!”

牛高马大的保安眼皮直跳,想要说话却口干舌燥,最终如惊弓之鸟一样闪开。

向来高高在上的司徒静俏脸难看,不想失去往日高傲,却扛不住叶飞眼神。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