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拉黑你后又放出来,男人拉黑我又解除拉黑

宋夫人转身走出去,宋雅馨叫住她,“妈,你干什么去?”

“我去给他们倒杯水。”宋夫人说。

“我去吧,你看着锅里的菜。”宋雅馨放下手里的铲子。

宋夫人觉得他们年轻有话说些,便走进来,接过女儿炒的辣子鸡丁,问道,“里面调料都放了吗?”

“嗯,都放了。”宋雅馨洗了手,拿出水杯倒了三杯新鲜果汁端出去,分别放在他们跟前,将空了的托盘放在桌子上,在桑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你看着很年轻,应该比培川小吧?”

桑榆说,“嗯。”

“你在什么地上班?”宋雅馨从果盘里摘了一颗葡萄放在嘴里。

桑榆并未遮掩,也不觉得有什么,回答道,“大一。”

宋雅馨愣了一下,看着桑榆小,但是没想到还是大一的学生,她的目光投向沈培川,笑说,“你喜欢这么小的呀?以前还以为你不喜欢女的呢。”

沈培川讪讪扯出僵硬的笑,“我也是正常人。”

宋雅馨点头,男人拉黑你后又放出来“也是,你又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和尚。”

王小思—样也没有理苏志海,抱着胳臂,郁闷的坐那儿—声不响。

氛围立刻变的十分的不自然。

“滴滴滴。”在苏志海正准备劝王小思时,自已过去被直接扔到—边儿的电话却不合规矩的响起来了。

王小思的头随着手机的清脆动听的铃音而慢慢转过来了,看着苏志海面色更阴沉。

早晨时自已就已经由于手机的事儿发过—回火,她反而是要看—看苏志海现在将没将她的话搁在内心深处。

真的是最不希望的事情却发生了,正在王小思的气头之上,可偏生自已的电话而又不合规矩的响起来了,这十分的显然的是要将自已坑惨!

“你电话来了,怎么不接呀!”王小思怪腔怪调的对苏志海说道。

苏志海尴尬的朝着王小思笑了—下,王小思现在在想什么,苏志海内心深处非常知道,拉黑却不删你的男人自已如果是真接过了这样的—个电话,估计恐怕王小思便会完全的暴走。

“我关闭电源,关闭电源!”苏志海看着王小思涎着脸笑道。

沈培川自然听出她这话里的意思,表情有些不自然,觉得她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今天我高兴,让培川来家里吃饭。你说些什么玩意儿?你的心情不好,不要带给别人,不饿就先不吃,去屋里呆一会儿。”宋局沉声呵斥女儿,“尽在饭桌上说些扫兴的话。”

“爸我是你女儿吧?你怎么赶我呢?”宋雅馨咬唇,“算了,我不吃了。”

说完她站起身,看着大家,“不好意思啊,我心情不大好,说话带情绪你们不要在意。”

虽说他早就知道苏志海不属于自已,然而自已要求的也不高,只需要静悄悄的跟他在—起四十八小时就好了,难道这单单四十八小时的时间,苏志海也不想给自已么?

“你真要走么?”王小思回转过身泪眼迷蒙的看着苏志海问到。

苏志海看着王小思立刻—愣,他明白王小思的情绪,然而这事儿—定必需得由自已过去。拉黑了又移出来正常吗

“呃,那敢情好,等你来了我们当面说吧!”孙姓老头儿安慰的说道。

“恩恩,好的!”苏志海点头答允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自已现在宝安医院,物理距离裕和雄伟的大楼虽说没从公司到雄伟的大楼那么远,然而依旧要坐将近半个钟头的公共汽车,自已现在上路,刚刚好可以逐渐的追上和孙姓老头儿的顺利移交。

站在—边儿的王小思听见苏志海说要赶去的那瞬,内心深处立刻—寒,甚至于可以听见自已十分的伤心的声音。

王小思泪珠子立刻哗啦啦啦~而下,她对苏志海转眼觉得无助,分明点头答允好要陪伴着自已,不复去想公司内部的事儿。

可是时间还没有过1小时,苏志海而又拿起电话,甚至于还有了离开的征兆。把你拉黑又放出来的人

哪个—点事也没有?王小思这几日为好生生的陪苏志海就经过—番抉择之后选择放弃了2个亲笔签字儿,可是自已为他辛苦的付岀的这些他知道么?

自已为他熬通宵保卫,跑上快速的奔下的抓药打伙食,忍住—直—直—直安安静静的待在这样的—个紧窄的空间,这些他知道么?难道自已辛苦的付岀的这些全徒劳无获么?

对于这些拒绝、厌烦和嘲讽,华韵不以为意。

依旧是淡然如水的模样:“黄医生的丹药如果给夫人吃了,才会要了她的性命!”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华韵的身上。

黄医生骂道:“你是看行骗不成,故意污蔑我是吧?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如此恶毒?”

萧主任拖拽着华韵:“华医生,你不要因为不甘心就口出恶言,这样不是医者之道啊!”

上官华指着华韵喊道:“快点出去,再胡言乱语,我就叫保安了!”

就连一直沉稳的上官锦也摇摇头:“华和医院的管理就这个水平吗?真是混乱!拉黑后恢复但是不联系”

上官绣则眉头紧锁:“小姑娘你不要在这里故意给我们添堵,赶快出去吧!”

只有上官年拦住众人,并摆摆手让大家保持安静,对华韵问道:“华医生,为何我母亲吃了黄医生的丹药反而会被要了性命,你不妨讲清楚,免得引起误会,也免得让大家心里不舒服。”

多年特案科的办案经验告诉他,一个年轻女孩能如此淡然,就肯定不简单。

“别嫌我笨。”沈培川站了起来,真有我去帮忙的架势,宋雅馨连忙摆手,“开玩笑的,还当真了。“

“你们坐着吧。”说完她转身进了厨房。

宋夫人站在一旁,看了桑榆两眼,心里闷的慌,转身进了厨房,本想撮合沈培川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的,他却带来一个小女朋友,心里自然是痛快不起来。

她看着女儿还在切菜,过来夺了她手里的菜刀,“你去外面陪客人吧,这里我一个人行了。”

“外面也没外人,有爸在呢。”宋雅馨没理解母亲的用意。

也不是没理解,拉黑了又放出来啥意思而是她心里也意外沈培川会呆女孩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母亲站在一旁,叹气,“当初你爸让你嫁给沈培川,你偏不,你看看人家现在,已经是副局了,这几年身边也没有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

“妈。”宋雅馨不想听母亲唠叨,“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别再说了行吗?”

世上又没有后悔的药,就算后悔有什么用?

“哎。”宋夫人又叹了一口气,过来帮女儿,“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宋雅馨不说话,锅里的油热了她把切好的生姜放在锅里,用小火煸出香味,然后放花椒香叶,最后将剁好的鸡肉倒进锅里。

刺啦一声,材料的香味一下就出来了。

“沈培川有今天,都是你爸提拔的。”宋夫人越想越不痛快,“那个女孩看起来太年轻了,男人拉黑又拉回来心理和沈培川一点都不相配。”

“哎,妈呀,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宋雅馨无奈的看着母亲,“培川一木头疙瘩,能找到女友,我们应该高兴的,你看你,怎么像不高兴样子?”

“本来是你坐在他身边的,你都不后悔吗?”宋夫人觉得女儿跟没心没肺的一样。

当初眼瞎选错了人,现在看到沈培川有女朋友了,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后悔有什么用?已经错过了。”宋雅馨扁扁嘴,“您就别说了行吗?”

宋夫人很快也想开了,“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但是两条腿的人遍地都是,而且你还年轻,又没有孩子,想要找个好的,也不难,又不是只有沈培川一个人了。”

宋雅馨抿唇不语。

“豪门无情,兄弟姐妹都能相互残杀,何况什么唐平凡的小舅。”

“别说我对他没什么交往,也没有见过一面。”

“就算有感情,只要他冥顽不灵的挡你的路,我也会支持你踩下他。”

她干脆利落地表达自己立场,让叶凡不至于因她关系而有所顾忌。

“有你这句话,我就能放手一战了。”

叶凡大笑一声:“只是你要不要跟唐平凡打个招呼,怎么慕容无心说也是他小舅。”

虽然叶凡对唐平凡没有好感,但唐门好几次支持了自己。

特别是象国一战无条件资金支持,他还是感激的。

所以也想给唐平凡一点尊重。

说不定唐平凡可以说服慕容无心不介入华西一战,这样就能避免双方刀兵相向的尴尬了。

“慕容无心确实是唐平凡小舅,但双方很多年前就已经闹翻。”

“以前唐门老门主还在的时候,慕容无心跟唐三国走得比较近。”

宋红颜翘起了双腿,端了一杯红酒,慵懒对着叶凡娇笑: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