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反复拉黑又拉出来,男人拉黑又拉回来心理

方老三没说话,耆老看着小江笑了一下说,“而且我还听到一个说法,就是假如这个本命蛊死了,那也温养他的主人也同样会跟着没命。”

说到这儿耆老不经意间手放到那旁边的盒子上,另外一个手上,拿出来一个明晃晃的银针,他什么的话都没说,但威胁的以为不言而喻。

扑通一声,乔江再也忍受不住,直接跪在地上。

“我说我说!都是都是方三爷逼,都是他。”

乔江害怕了,不为其他,因为养在方智身上的那个本命蛊不是别人的,正是这乔江自己的!

乔江边跪边朝着方老太挪动。

“三爷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法子,说样蛊虫可以延年益寿,但是他又害怕,所以先让我养一个本命蛊试试,这本命蛊最开始的时候,又最喜视人心血,放在宿主身上对人身体有害,为了逃避这最初养蛊的之痛,必须要找一个有血缘的人这最初的养蛊之痛给逃过去,男人反复拉黑又拉出来方三爷为了验证这办法,他丧尽天良,让我先现在方智身上养,然后在到移植到我身上,看看这方法能不能行得通,如果行得通,他好找人来养第二条!我不想干的,但是方三爷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干*就杀了我,我没办法只能……”

这是纸很厚,只有一张,通体发黄,部分位置还带着深深的褐色。

边缘许多地方,不知是不是因为年久的问题,被磨损风化得严重,都已经残缺不全。

陆阳铭一愣之后,明显有些失望。差点将血流干,居然只是得了这么一张纸。

轻轻展开,入眼全是梵纹。

字数不多,也只有上百字而已,但却是精辟简洁,直道直理。

其上的梵纹陆阳铭并不认识,因为这不是普通的梵纹,而是古梵纹。

古梵纹是上古之时,佛门的一种初始文字,其字不多,但是每一个字其中的含意那可是变化万千,哪怕是当代大德高僧对于这种古梵纹也没人敢说精通。男人将你拉黑又拉出来

但有一丁点不注意,翻译出来的意思便会千差万别。

陆阳铭这种门外汉,自然更不可能明白了。

保护得如此严密,肯定不可能是废纸一张,极有可能是佛门密法,或者是某个事件的记录,不管怎么说肯定对于原主人很是重要。

他正准备将其收起,手上鲜血不知不觉中已然沾染到上面,并且被其吸收。

“啸!”

一声鸟鸣响起,黑鸟立刻从陆阳铭的胸口飞出。

他一愣,随即大喜,黑鸟在空中盘旋飞舞了三圈之后,猛的一下俯冲而来,直扑陆阳铭。

这话落入齐莎耳里格外刺耳,对于齐莎来说,许鸣昊简直在用最侮辱人的方式来羞辱自己。她幽怨地看着许鸣昊,眼里流露出的是不甘和不解,自己曾经心爱的人怎么一转眼变成了这样。叫她拉黑不拉什么情况

齐莎的表情许鸣昊都看在眼里,不过一反常态的是,这回许鸣昊没有心疼,反而异常兴奋,仿佛别人的伤痛在他眼里是莫大的快乐。他一手揽着徐琳,一手肆无忌惮地挖着鼻孔,然后把煞有介事地朝谈曜谈了一谈,吓得谈曜退避三舍般地退后了好几步,生怕有脏东西弄到自己身上。

终于,齐莎忍不住开口说道:“既然你没什么要说的,那就分手吧。”

“等等!”许鸣昊听见她说分手似乎有些着急了,这让其他三人同时心里一紧。难道说许鸣昊还舍不得分手,还想挽回?

哪知许鸣昊语出惊人地说道:“你干嘛抢我的台词。记住咯,是我先分手的。你个渣女。”

这话一出,齐莎彻底泪崩了,她再顾不上其他,尊严已经被许鸣昊彻底击碎了。谈曜指了指许鸣昊,用异常犀利的眼神瞪了他一眼,然后扭头追了过去。徐琳拍了拍许鸣昊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你怎么变了个人似的,一个男人动不动拉黑你这么咄咄逼人!”

“成了!”

陆阳铭心中一喜,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

随着梵纹结界寸寸腐化消散,不到十分钟后,盒子已然完全没有了任何保护。

嚓嚓!

一声轻响,盒子自动打开了细细的一道小口子。

他赶紧伸手捧起盒子,果然结界没了。

盒中居然并没有任何佛门之力散发出来,这不禁让他一愣。

难道,这盒子是空的?

不对,若是空的,又何必用这么厉害的梵纹结界来封印呢。

心中疑惑了一下,立刻伸手打开盒子。

喀嚓!!!

盒子轻轻打开,由于许久未开的原因,盒子刚刚一摩擦便碎裂开来。

寸寸龟裂,如蜘蛛网般很快爬满了盒子全身。

哗啦……

最终还是没能撑住,盒子化为粉末撒了一地,有东西微微落入他的手中。

“呼!”将手上的粉末吹掉,拉黑却不删你的男人一卷纸出现在双手之中。

此时的春晚后台早就已经忙得热火朝天,整个春晚一共三十个节目,共分为三十个团队。

这些团队有大小大型的团队,甚至有上百一个人,而小新的团队就像是严逸他们这种人数不多的小品,只有三四个人为一组。

现在距离春晚正式开始只剩下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基本上所有参加春晚的演员们,此时都在各自的化妆间里面化着妆。

而严逸他们小组的其他人,早就已经将今天晚上所用到的妆容,还有服装都穿戴完毕,就只剩下严逸一个人还没有准备了。

不过爷爷却并没有回到装修剧组的化妆间,而是来到了一个独立的化妆间。

此时这个画中间里面早就已经有数十个只有七八岁的童男童女们,这欢快的打闹着。

而严逸飞快地钻进了化妆间,里面的化妆老师也早就已经等候多时了。

“郭老爷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拉黑后又恢复代表什么一天天就知道欺负你,唉,果然不愧是年轻人呢,这身子骨就是厉害。”

严逸才刚刚钻进化妆间里面里面的化妆老师就忍不住感慨了一声说道,脸上个人是无尽的心疼。

花开端着汤道:“借妈吉言,希望我以后能找个眼光好的男人,不过这事不着急,咱们进屋吃饭。”

母女两进了屋,都上了桌,成年的和啤酒,未成年的喝饮料。

碰了杯,花万江动筷,大家也都开始品尝花开的手艺,今个晚上这顿饭,花开就在表扬中度过的。

吃完饭,古兰燕和花庆阳都帮着花开收拾碗筷,没一会就都收拾出来了。

吃完饭天也黑透了,开了灯,花开把水果和月饼放在了炕桌上。

然后坐在窗边看着天空的月亮,花开想起了叶亦繁,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叶亦繁是不是也跟着家人在一起过中秋?

她一直觉得叶亦繁是个有故事的人,他对人的防备,还有跟不熟悉的人说话时候的那个疏远,甚至是一种排斥,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这个男人还真的挺让人好奇的,年纪不大,能力很强,并且人脉这么广,还可以自由支配这么钱,他到底是什么来头?男人拉黑我又解除拉黑

此时省城部队家属院的一个二层楼的小院里,叶亦繁站在二楼阳台,也看着天上的月亮。

“什么东西什么证据?”

周小昆儿这时候也诧异的看着耆老。

自从从进入这小兖州,周小昆跟耆老两个可谓是寸步不离,当然除了他下去就方茹跟方志的时候。

这怎么耆老就有了方老三害死小志的证据呢?

不过话说回来,好像是在医院的时候,耆老就发现了小智死的蹊跷。

“其实一开始我还不不能确定,老太太说了小巫师的时候,我突然就明白了。”耆老走到周小昆身边,朗声说。

“小巫师?你居然也认识小巫师。”方老三很诧异。

“何止是认识!”耆老冷哼了一声。

“你应该问问他认不认识我!”

“你到底是谁?”

“算了,我是谁并不重要,小巫师这人醉心蛊术,一心养蛊,这点儿我没说错吧?而且这小巫师有手绝活,那便是教人养本命蛊!”

刚才方老三听见齐老说认识小巫师心中已然惊慌,当听到本命蛊这三个字的时候,他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完全不符刚才的冷静。

《神木》这帮人犯罪的动机是什么?

"回家抱着老婆儿子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最恐怖的就是这种:无法无天丧心病狂的恶行背后却有一个貌似合情合理的理由。

就跟爽姐想生不想养差不多…

这个故事拍成电影,都不用怎么改剧本的,直接照着记录就行。

内在的戏剧冲突太强烈了。

刚好,李扬看到了《神木》原著,彼时他正决心要筹备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作品——他以前在德国拍纪录片的…

每个影视从业者都有表达的想法,尤其是自诩知识分子的家伙们!

李扬也不例外。

看了《神木》之后,大受触动,于是定下了《神木》…

买下改编权,他决定自己重新写剧本,就叫《Blind Shaft》,翻译成中文《盲井》。

盲井这个词应该是李扬臆造的,本意也许就是“看不见的罪恶”的意思。

之后的《盲山》、《盲·道》统统用了这个东西。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