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分手后想和好的话,分手了想和好感动的话

蒋婷婷被人推着离开的时候,还不断向叶飞愤怒喊叫:“混蛋,你害死我们了,你害死我们了。”

杜青帝没有放他们离开,摆明是收拾完叶飞就动他们。

叶飞拍拍唐琪琪的后背:“琪琪,你也跟她们走吧。”

唐琪琪毫不犹豫摇头,死死扯着叶飞衣衫:“我不走,我要跟你在一起。”

“走吧,我没事的。”

叶飞贴着她耳朵低语一声:“这里没信号,你留在这里也没用,出去了还有机会搬救兵。”

唐琪琪被打动了,清楚叶飞说的有道理,自己帮不了叶飞,跑去外面还可能报警求救。

看到唐琪琪不说话,叶飞趁热打铁望向杜青帝:“你要收拾我们,先收拾完我,再收拾琪琪。”

叶飞提醒杜青帝:“免得闹出不可承受的后果。”

“有意思。”

杜青帝笑了笑,挥手让人带唐琪琪离开。

除了不担心唐琪琪跑掉之外,还有就是这么漂亮的人陪葬,太可惜了。

“啊,对了,上神离开的时候,还给了我一个盒子,情侣分手后想和好的话说是之前就答应给你的,还请你收下。”甄达余忽然想到了什么,从袖子里拿出了个小方盒。

我当即接了过来,虽然没有当着甄达余面打开,但也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抖了下,就听出了是三面令牌一样的东西,这肯定就是传说中能够跨越一界逃命的顶级宝物了,是黑子本尊答应我的,毕竟做这事极端危险,我总是要有所准备。

“天一道的情况目下如何?”我问起了第二个问题。

甄达余笑了笑,说道:“上界的守护者除了韩珊珊,情况都很好,赵茜等新神,表现都很抢眼,而且都在我们势力控制范围之中,届时会安排他们在临近几个界执勤守界,你不用太过担忧他们。”

“尽量靠近大荒,而且选界的时候,由你们挑出可选几个地方,由我来选确切的界,否则这里的事情,我不会帮你们尽全力。”我冰冷的说道。

“这……选界之事,是上神亲点,非是我们这些……”

“是!”众侍卫纷纷点头。

而国王在走出这里之前,最后一眼看向小公主,道:“菲儿,去吧,一定要好起来啊!”

小公主抿了抿嘴,用力地点了点头。

……

“吱呀呀——轰——”

大大的宫殿门,情侣分手后想挽回的话被合了。

净翠阁里,只剩下小公主,和几个一直以来服侍她沐浴的侍女。

小公主深呼吸一口气,将手的火元水晶递给了一旁一个侍女。

然后她来到了池边,看着这一池浑浊的药水,心还是有一点点小嫌弃的。

要在这样臭臭的、看去脏脏的药水里沐浴,真得不是什么很幸福的事情呢。

不过,正当她这样想的同时,不远处的池子心,那颗刚刚被丢进去的白虎灵珠,忽然开始发起了光。

一股红色,如滴入清水的红墨汁一般,点染开来。伴随着一股灼热而磅礴的力量,释放在这一汪池水。

“干得漂亮!”邱庭玮说了一句,和任娇背靠背将气球挤爆,再火速地往第三关冲。

“你先,我帮你看着气球。”邱庭玮发扬风度,一般这样的关卡似乎女生花费的时间更多,

“行,你帮我看着。”任娇利索地戴好眼罩和帽子,邱庭玮帮着调整了下帽子上的那阵尖尖,确保它是笔直朝上。

“你上前两步……往左一步,刚和好的情侣说点什么太大了,往右来一些,好的,跳!”

任娇应声跳起“啪”地一声,气球爆了,她一把扯下眼罩,向邱庭玮奔了过来“到你了,你上!”

谁都没想到任娇玩起游戏来这么疯,她们还挣扎在第一关呢,人家第三关已经差不多了。看崔华一组也要到了,任娇喊了一嗓子“快点,翠花哥过来了。”

“哦,哦,来了!”邱庭玮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不过他长年跳舞,反应速度也不是盖的。按照任娇的指示,顺利地扎破了一个气球。

“第一名已经产生,其余各组各就各位,比赛重新开始。”导演无情地宣布,已经冲到第三关的崔华一组悻悻地回头重新开始。

还装……瑶瑶捏一捏吊带裙,斜眼撇嘴,对叶飞彻底不屑蔑视。

“喝完了?”

杜青帝笑着丢下打火机,顺手捞起白兰地酒瓶靠近。

皮鞋得得得敲地,流淌着莫大凶意:“叶飞,别还手,也别躲,和对象分手想和好的话砸完一百个酒瓶,不管死没死,我都不为难你。”

“但你敢还手,或者躲开,那,我就要砸完整个酒吧的酒瓶。”

“有没有意见?”

很快,酒吧安静下来,现场除了叶飞和杜青帝一伙外,再也没有多余外人。

“小子,再喝一杯酒吧。”

杜青帝没有立即动手,任由叶飞喝着酒,随后皮笑肉不笑把玩着ZIPPO打火机:“喝完了,我就送你上路。”

几个手下从吧台搬来四大箱子酒瓶,全部空掉的。

一人两个。

毫无疑问,他们要爆叶飞的头。

“小弟弟,我奉劝你一句,趁着没人,赶紧跪下求饶吧!”

“是啊,跪到位了,说不定杜少或许放你一条生路。”

“别不知好歹,再不向杜少低头,分手过后想和好的话待会就来不及了。”

瑶瑶等七八个靓丽女人,一脸不屑看着泰然处之的叶飞。

这时候还不跪地求饶,她们觉得叶飞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至于叶飞厉害,她们没看到,也不认为,有谁比杜少厉害。

叶飞不置可否:“一个月前,我这里就没有下跪两字了。”

他一口气喝完杯中酒。

完了,完了,事情越闹越大了……看到叶飞一而再再而三得罪杜青帝,洪军和张菲菲她们心里更加绝望了。

“这年头,真是让人失望,阿狗阿猫都叫少。”

叶飞不仅没有害怕杜青帝,反而在卡座上坐了下来,还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你爹这么低调,你却这么张狂,不怕坑爹吗?”

他漫不经心瞄了瞄杜青帝。

尼玛?

还装?和女朋友分手了想和好

叉都上天了!蒋婷婷一伙见状完全气坏了,叶飞这王八蛋太能装叉了。

“清场!”

杜少没有再废话,对着手下喊出一句。

整个酒吧瞬间动了起来,全部客人被驱赶出去,服务员和经理也识趣去了休息室。

洪军和张菲菲他们也被赶去外面看守起来。

因为接下来的事情,肯定是他们不该看,也不能看的了。

无数人离开时都暗暗摇头,大呼叶飞今晚要废了。

谁都知道,杜青帝要动真格了,叶飞最好的结果都是打断四肢。

苏若曦将用来遮挡的,女儿的娃娃给放在一边,看着丈夫忍不住嘀咕一句:“哼,真是个大猪蹄子,这就睡着了。”

嘀咕过后,苏若曦想了想又忍不住笑了一下,刚笑出声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不让笑声传出去。

最后确认女儿睡得很安稳,苏若曦便躺下来,顺手摸到床边的开关,把灯也给关上。

在隔壁的房间里,卢翠玲一直都在小心听着隔壁的动静,通过后窗子望见灯已经关上,赶紧回到床上对躺下已经要睡的老伴说:“关灯了,情侣分手又和好的说说关灯了。”

冯建东已经开始迷糊,听到老伴的话,也只是含糊应了一声:“关灯就关灯,睡吧。”

卢翠玲看到丈夫迷糊应着,也是很满意地躺了下来,还不忘拍一拍老伴,让老伴伸手把灯给关上。

冯建东也是无奈从被子里伸出手,摸到床边墙上开关,把房间的灯给关上。

无声无息的一夜。

冯一帆这一晚睡得比较香甜,不知道是不是在妻子和女儿房间里,更有那种家的味道,让他觉得很安心,所以睡眠也变得更好。躺下不久便睡着了,这一睡就一直睡到了早上。

没办法,火元水晶的确也不轻,而她的身体又太过柔弱了,也难免会这样。

“菲儿来了?快来父王这边,”国王一看到小公主,眼神瞬间又温柔了起来。

小公主点了点头,抱着火元水晶来到了国王身边,也对国师点了点头。

国师也回以一个简单的礼仪,然后道:“小公主,接下来,我会将这火元晶石刺破,将它的力量释放在这池水里。然后,我和国王陛下会带着所有人到宫殿外等候,而您需要在这池水里进行沐浴。应该不需要很久,只要让这池水的灼热力量净化掉您身寒意便可。等您感觉到身完全没有一丝寒意了,可以出来了。”

小公主听到这话,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那开始吧,”国王迫不及待地说道。

他等女儿好起来这一刻,已经等了太久了。

国师点了点头,然后恭恭敬敬地对国王道:“那么,请陛下请出那柄王室之剑。”

国王点了点头,立马对一个侍卫下令,道:“去,把王室之剑请到这里来。”

2021-10-08

2021-10-08